微信分享图

神祇在胡汉之间:入华粟特人墓葬中的宗教文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

入华粟特人墓葬中刻绘有数量众多的墓主像,其在表现手法、种类、功能与观念等方面与中原汉人墓主像存在较大区别。 胡汉墓主像各异 据学者研究,中国墓葬刻绘墓主像可以溯源至战国时期。此后,中原地区西汉壁画墓有少量墓主像出现,表现手法继承了战国时期的侧面人像传统。东汉画像石墓和壁画墓大量出现,墓主像也相应大量…

  入华粟特人墓葬中刻绘有数量众多的墓主像,其在表现手法、种类、功能与观念等方面与中原汉人墓主像存在较大区别。

  胡汉墓主像各异

  据学者研究,中国墓葬刻绘墓主像可以溯源至战国时期。此后,中原地区西汉壁画墓有少量墓主像出现,表现手法继承了战国时期的侧面人像传统。东汉画像石墓和壁画墓大量出现,墓主像也相应大量出现。这时的墓主像打破了以前仅以侧面表现的手法,新增了正面或半侧面的表现手法。东汉是中国墓主像的兴盛期和成熟期,此后的墓主像表现手法均不出东汉传统的藩篱。东汉末期以后,汉人墓葬中的墓主像以正面表现手法为主。北魏葬具上既有正面墓主像,亦有少量半侧面墓主像,前者如大同智家堡墓石椁正壁、洛阳所出围屏石榻等,后者如固原雷祖庙墓漆棺、山西榆社孙方兴墓石棺前挡等。总之,汉人墓主像以正面表现手法为主,载体包括墓室壁画和葬具两种。

  从已有考古发现看,入华粟特人墓葬的墓主像仅出现在葬具中,主要位于葬具的大幅图像中——围屏石榻的屏风或石堂、石椁的壁面。相比汉人墓葬而言,入华粟特人墓葬中的墓主像数量众多,且大多为半侧面,如美秀、康业、史君(图1)、天水等。这种半侧面的表现手法应该来自粟特壁画的世俗艺术传统(图2),与粟特世俗艺术不同的是,粟特壁画宗教崇拜艺术传统中的神祇一般是正面像。另外,粟特盛骨瓮外壁的神祇亦多为正面像,而世俗人物亦以半侧面像为主。种种迹象表明,入华粟特人墓葬中的墓主像与粟特世俗艺术有着较多一致性,而与粟特宗教艺术存在较大区别。

  中国墓主像种类单一,一般出现在墓室壁画或葬具的中心位置,且多数情况下一座墓葬仅有一处墓主像。入华粟特人墓葬的墓主像种类多样,根据图像位置、墓主人物特征、表现形式等可以分为标准墓主像、普通墓主像和象征性墓主像三种。标准墓主像在一个墓葬中仅出现一次,是所有墓主像中最为重要的一种,一般位于葬具正面的中心位置。普通墓主像指除标准墓主像外,以普通人物形象出现的墓主像,数量较多。在男、女墓主均出现的墓葬图像中,二者一般不会同时出现在同一图像或同一场景中,与标准墓主像中男、女墓主同时出现不同。象征性墓主像指的是墓主像不以普通人物形象出现,而以鞍鞯俱全、无人骑乘的马或无人乘坐的牛车出现,附带出现的还有马背上由侍从手擎的伞盖、马首前部的侍者等。标准墓主像均出现在葬具的显要位置;象征性墓主像的重要性次之,一般会出现在标准墓主像两侧靠近葬具边缘的图像中。

  从种类看,汉、胡墓主像区别较大,汉人墓主像相当于入华粟特人墓葬中的标准墓主像。从突出墓主身份的艺术理想和表达手段来看,汉、胡在某些方面存在一致性。如华丽建筑与床榻共同出现在墓主像中,我们既能体会到墓主日常生活的奢华高贵,亦能窥探出死者及其后代心目中的天堂景象。又如宴饮与乐舞多共同出现在墓主像中,虽然酒具的种类、持酒具姿势及乐舞种类等存在胡汉区别,但通过饮酒作乐、观舞赏乐来营造彼岸世界的理想却如出一辙。再如有意夸大的墓主形体、独特的墓主坐姿、墓主周围站立的侍从等均在于彰显画面人物的主从身份和尊卑地位。

  人鬼截然两分的粟特墓葬

  汉代及以前的中国墓主像具有偶像和纪念两种功能,北朝、隋时期,胡、汉墓主像的功能各有侧重。简言之,汉人以偶像功能为主,胡人以纪念功能为主。虽然大多数入华粟特人葬具图像并没有严格遵循时间叙事的策略,但我们注意到,图像都是围绕一个或两个中心人物即墓主展开的,它反映的是墓主生活的某一个断面或细节,而标准墓主像无疑是其中最具有纪念意义的。对于死者及其后代,墓主像具有不同的意味与功能。对于死者而言,它既是一种回忆,也是一种憧憬;既是一种经历的展示,又是一种荣耀的定格。对于死者后辈而言,它既是孝心的寄托,也是祭奠的对象;既是光宗耀祖的警示,也是家风香火的传递。

  胡、汉墓主像功能的不同侧重,蕴含了胡、汉民族对待人、神(鬼)与墓葬之间关系的态度。神祇在祆教、佛教、道教艺术中,多以正面像表达,供养人多以侧面形式出现。汉人墓葬中的正面墓主像与宗教神祇像表现手法相同。可能的解释是,在汉人看来,墓葬与宗教均属于神圣场景的表现,不妨汇通二者的表现手法。粟特人却严格区分人、神之界域,扩大二者之间的距离,在墓葬艺术中,世俗的“人”以侧面手法表现,而神圣的“神”以正面手法表现。人、神距离之远近,说明了在墓葬艺术中,胡、汉处理信仰崇拜的敬畏心理与虔诚程度不同。

  粟特盛骨瓮上的墓主像甚为少见,入华粟特人墓葬中的墓主像显然来自中国墓葬的墓主像表现传统。但在艺术手法的运用上,又不出粟特壁画的藩篱。其实,入华粟特人仅借用了中国墓葬墓主像的躯壳,内在的思想观念则与粟特艺术一脉相承。汉人墓主像大多数量少,形式单一,在图像内部墓主处于观者的角度,注重的是对彼岸世界的憧憬。入华粟特人墓主像大多数量多,形式灵活多样,虽与汉人一样意在构建彼岸世界,但此岸世界形形色色的日常生活场面冲淡了这一意图的实现。可以说,汉人墓主像多呈现出观者的姿态,入华粟特人墓主像却以表演者的姿态、身份出场。前者明确区分日常生活与冰冷墓葬的畛域,而后者却消解了地上与地下的临界面。

  胡、汉墓主像的区别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如环境地域、文化传统、历史处境、生活风尚、思想观念、民族心理等。从历史处境来说,胡人作为移民进入中原,在社会结构组成中处于边缘、劣势,粟特文化很难与中原主流的汉文化相抗衡。入华粟特人所带来的异域文化传统、生活风尚与主导汉文化传统的儒家礼制存在较大区别。粟特故地“文明十字路口”的特殊地理位置,及粟特人经商活动所孕育的自由开放的民族文化心态,与汉人自视为“世界的中心”、鄙视“四夷”的民族文化心态完全不同。较之于汉人内敛的文化风格,入华粟特人的文化风格是开放的。在漫长而曲折的入华粟特人汉化过程中,前期(北齐、北周、隋时期)粟特汉化主要表现为对汉文化外表形式的接受,内在的思想观念仍以粟特文化传统为主。

文章标签

(责任编辑:龚舒)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全部

全部评论 (0)

我来发布第一条评论

热门新闻

发表评论
0 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回复
1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