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藏家故事】陈仁毅:纵横艺术市场三十年 寻找遗失的美好

拍下王世襄夫妻爱情信物唐代古琴“大圣遗音”

陈仁毅让古物焕发新生,分享千年前盛唐琴音

tuh7wqL8TJORLxmUvJuARXnDxSw8cthr6FXlyaTK.jpg

陈仁毅

十六年前,中国嘉德拍卖现场,拍卖师高德明先请现场竞拍者欣赏一段由郑珉中使用“大圣遗音”弹奏的《良宵吟》录音,未见琴身,先闻琴声,而后给出250万元的起拍价。“250万有没有回应?”话音刚落,会场前座的一位买家大声报价“600万!”会场一片惊叹声和掌声。此后经过十几轮的激烈争夺,39号牌持有者,一位操着东北口音的竞拍人一举定价,以891万元天价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古琴的世界拍卖纪录,而背后的推手正是陈仁毅

hlHAJWh72X6m3Z2L6K73nBqdm8h8fHfUKbG64Guk.jpg

王世襄、袁荃猷夫妇

对于文物大家、“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来说,唐代宫廷制作的古琴“大圣遗音”是他最重要、最珍爱的两件藏品之一。“大圣遗音”是王世襄夫妻于1948年“鬻书典钗”,以倾家之资求得的,古琴也成为他们夫妻几十年恩爱生活的见证。直到2003年, 夫人久病辞世后,王老先生不忍睹物思人,便将家中所存古琴连同与夫人共度几十岁艰难时光的各种珍藏,尽数释出,交付中国嘉德拍卖,便有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60sGodcpgteri7mksoNv7SFOZFMisW4Nc1lqysAe.png

王世襄旧藏唐 “大圣遗音”伏羲式古琴

o7TAyCzSZEcG0i4eehsgBQ71bnh3oG31hCKdyqF8.jpg

“世襄荃猷鬻书典钗,易此枯桐”

“其实王老的收藏种类很多,最有名的还是跟他《明式家具研究》相关的家具系列收藏。我个人认为王世襄先生最重要、最具品味的收藏是“唐代至德丙申年‘大圣遗音’伏羲式古琴。此琴流传有序,原属清宫旧藏,自元代著名书法家鲜于枢、知名琴家锡宝臣等递藏。1948年,王世襄、袁荃猷夫妇以饰物三件及日本版《唐宋元明名画大观》,再加翠戒指三枚换得,其中最佳的一枚,为王世襄先生母亲遗物。

因为此琴对于文化和历史有着如此特殊的意义,几经思考,我发起了一个名为遗音再现 抢救文化的项目,也得到了知名作曲家谭盾、著名古琴演奏家龚一先生等人的大力支持。我希望通过举办慈善演奏会、出唱片等形式,让更多的人可以聆听到千年以前的盛唐琴音,让‘古物焕发新生’,展现它原本的价值,正如孟子所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陈仁毅用他特有的细腻而有质感的声音娓娓道来。

BqkSoPFSrgchIJbmGVITp0l7sLpzVKSYowsvR8LW.jpg

PirmCXWfVbCJGHvQg7xkBp0re1MXMPODQyUF0heN.jpg

王世襄旧藏唐 “大圣遗音”伏羲式古琴(局部)

“大圣遗音”琴遍体蛇腹断纹,这被藏家所赞美的断纹,却让演奏家犯愁:琴弦按不到底,不光滑的表面会带来杂音(沙音),没办法弹出完整的曲目。面对珍贵的历史文物,到底是选择保存唐琴的包浆皮壳完整,还是重新打磨、破坏皮壳、校调音准?这些问题历时八年仍无法解决,唐代古琴“大圣遗音”于2011年再次上拍中国嘉德,结果1.15亿元成交

历史难以还原,而流传至今的古代艺术品却让人发现历史、抓住历史、感悟历史,体会那个时代特有的美学思想和精神内涵。陈仁毅在寻找过去的美好中,邂逅了先辈审美情趣的凝结,还找到了接续文化脉络的方式。他感到由衷的欣慰,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中国人重新发现自己祖先的那种优雅与从容。于是他走进收藏,从未止歇。

仇国仕首本中国古代艺术摄影集《无尽意》忆述陈仁毅二十多年收藏旅程

qmuRvToEZwHNK4kh8SZnSYDLDhGw9x3TwUNleKbw.jpg

陈仁毅(Jerry J.I. Chen),春在 CHUNZAI创办人、设计总监,雅典襍Art of Chen 艺术品管理顾问公司执行长

陈仁毅,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朝气十足,浑身散发着儒雅气质。但他早年可谓能文能“武”(舞):从小喜欢打拳,靠着国术项目考试,考进文化大学,成为舞蹈系第一届两位男生之一;他曾想在毕业后,当个职业舞蹈家,但是眼见年过40的舞者在台上,常有力不从心的状况,陈仁毅才惊觉,舞蹈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在这个阶段,陈仁毅利用国外演出时参观美术馆跟艺术机构,打开了眼界,触发了他的思考,让他决定换个路径继续他的艺术追求,并开始了美妙的鉴赏收藏之旅。

8okY4DQ3pyucXmwkvBb1l92lkWNrshUgRYGnAfo2.jpg

陈仁毅曾过眼、经手、鉴藏的中国古代艺术品

从此,他心无旁骛,一直在做中国艺术品价值的发现以及海外重要艺术品的回流工作。在进入艺术市场初期,陈仁毅曾参与投资画廊、并与全球拍卖公司合作超三十年,还曾创办了最早的中国艺术品投资基金。多年来足迹遍布全球、视野开阔,丰富多元,加上上手无数艺术品的过眼和鉴赏经验,造就了陈仁毅极高的艺术审美和文人品位,成为享誉业内的全球知名中国艺术品专家,多年来助力众多博物馆和私人藏家建立优质的收藏体系。

PvfjxQoXwcrU4rgNEayip7EAOaJksnfGpHePGyJX.jpg

PxiLuWwCxxSWsAPQJWCvn8e8MtFJ26sQlbEQT02a.jpg

蘇富比中国艺术品部国际主管及主席仇国仕先生在拍摄现场(摄影:Julie)

“逾二十寒暑,陈仁毅以此为志,精挑细择,所蓄之物,希微溢美、浑涵生趣,照证藏者之渊学博识、果敢明断。陈君雅藏,除墨客赏珍,并蓄宫廷御制,文房、香器、根木、赏石、残像、清玩等,宜置书斋,细语君子高风。”好友仇国仕在《无尽意》自序中如此评价陈仁毅的收藏。

清 竹根莲蓬如意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明 居节 紫云长驻 灵芝清供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清 葵口铜花觚 “飞云阁”款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谈及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陈仁毅表示:“对我来说,收藏的价值,是在丰富生命过程中的阅读和学习。但是更有意义的,却是在鉴赏的过程中,体会那品味的涵养和人文的沉淀。我一直想要找一个摄影师,他能够真正读懂古代艺术品的美感和文化,仇国仕以他对中国艺术的理解及其卓越的摄影艺术造诣,绝对是这个计划最好的诠释者。

清 随形木根花几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清 乾隆御制 香盘词铜香盘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金 木雕立姿菩萨造像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那次拍摄,我们前后准备了近三百件艺术品,从文人、宫廷两个视角,包含不同年代跨度和不同工艺、材料、名家表现的一批精彩藏品。一年多时间里,他前前后后拍了将近两千张的影像,最后才挑出他最满意的一百张收录摄影集。”

syDtbnC1JHeDIyjOXslebNFWpedMiZLuxDOfvkjR.jpg

西周/战国时期 “乾隆己丑夏御题”陶壶,这件古陶壶出自清宫旧藏,曾著录于伦敦知名收藏家戴维德爵士出版的《中国陶瓷收藏》一书,也被用作此次摄影集的封面。

为何选择这件其貌不扬、灰秃秃的陶罐做为仇国仕首本中国古代艺术摄影集《无尽意》的封面呢?


QR63fgigsquUe17SdztJPZX4GMq3J1B53dxzRioT.png

图片来源:蘇富比官网

“2012年11月初冬,我在伦敦蘇富比看到这件古陶壶,让我联想起1936年伦敦知名收藏家戴维德爵士出版的《中国陶瓷收藏》一书,其中有一件刻有御制诗的陶壶。在诗文中清楚传达出乾隆意图透过河滨遗范的典故,阐述他将以德治理天下的情怀,并一路上溯至舜做陶于河滨的故事,实有效法古代圣人楷模成就今日帝王德行的深远意义。”

7NO3p6KpwBKoYRfQfFJNs6C3kMfh2KRfBT9ONfqo.jpg

陈仁毅在阅读西周/战国时期 “乾隆己丑夏御题”陶壶

没错,就是这件!

曾经被收录在目前已经绝版的戴维德爵士《中国陶瓷收藏》中(第180~181页)。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意外的惊喜——一件历经了两千多年完整保存至今的陶壶,曾经是乾隆咏赞御题的艺术珍藏!民国初期溥仪因宫中资金短缺,由内务府以皇室珍宝名义抵押给银行借款支应,最终才由英国收藏家戴维德爵士以赎回方式购得。

ddcgMbmZ5SmfdQtk4z6H35Vovgh7yHjSwdukl8Bb.jpg

乾隆咏赞御题的周朝陶壶

仇国仕摄影集《无尽意》

“如今,这一件底蕴丰厚、造型古朴、有着清楚来源著录的、出自清宫旧藏、亦镌刻着御制诗文、传世千年的艺术珍品,就摆在你眼前,你怎能不心动!最终,还是咬着牙,以将近120万美元的代价(拍前估价2万英镑),换回了这份沉甸甸的文化记忆。”陈仁毅忆起往事,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陶瓷鉴定专家刘越曾在《收藏之眼:20世纪海内外中国陶瓷收藏大家》一书中写到,戴维德爵士的收藏重心在宋代及以后的瓷器,他认同乾隆的品味,这件西周陶壶对戴维德爵士有着特殊意义刘越曾建议朋友去竞拍这件陶罐“你就去买吧!如果你能买到,别说2万英镑,哪怕花上20万英镑也是个大漏。最终朋友也没有买到,因为这件东西卖了735650英镑,按照当时汇率,相当于人民币700多万。”

纵横艺术品市场三十余年 钟爱老家具收藏

成就了第一件超百万美元中国家具的诞生

MQSvTCG6v9mdvZ3RNwRoBp1uQH1XIPe9C2bM5D8T.jpeg

陈仁毅尤为钟爱老家具收藏,从1987年开始了解并收藏老家具,走遍所有和中国家具文化有的地区。当时适逢改革开放初期,释出大量低廉老家具,刚好对接了香港外籍人士的东方风情,各种中原家具、汉民族家具,全部涌到香港。但他遗憾地发现,这些老家具好不容易经历几百年,完整地到了香港,就被锯了腿,八仙桌变成矮咖啡桌,因为市场要的是家具而不是古董,现在要几千万的东西当时不过几十块人民币,自然是说锯就锯。

R3JKVVbSxHv9DCsCk47A5q4Tk1MqhFnBjN4oHR4u.jpg

1996年9月,陈仁毅在纽约佳士得参与竞拍

在三十多年的收藏经历中,陈仁毅对1996年的一场拍卖记忆犹新。那是纽约佳士得全球第一场中国的黄花梨家具专场拍卖,当时全球知名的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因为财务问题,将多年珍藏的中国家具艺术品全部交给佳士得对外竞拍。

PFRbEj5HzQsR8ynk1rqoUKTbiyHxP1u9IXgby6By.jpg

17世纪 黄花梨嵌大理石插座式屏风,长181厘米,宽105厘米,高215厘米

这是拍卖历史上第一件超百万美元的家具,被认定为出自福建。(现藏于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

“在那个家具还不是艺术品的年代,我凑了120万美金远赴纽约,准备购藏心仪已久、流散海外的7件明式黄花梨家具珍品。就在开拍后,现场气氛极度热络,成交价格远超过我出发前的预估,只好逐一放弃,决定孤注一掷在最重要的一件黄花梨嵌云石大落地屏上。

y478dQA1e0g5WyB70v3m1f5FXzLpGGhmYydCmJF8.jpg

2000年,纽约国际亚洲艺术博览会上,陈仁毅(左)与美国知名藏家Mr. Bruce Dayton(右)在一起

“当时,我和美国明尼苏达州的首富布鲁斯·戴顿(Bruce Dayton)先生两人竞标到最后,最终他以110.25万美元标得此座珍贵的大地屏,同时也创下了当时中国古典家具拍卖的世界纪录。”布鲁斯·戴顿赞助的明尼苏达州博物馆中国艺术部门即将开幕,这件难得一见的黄花梨嵌云石大地屏,将作为镇馆之宝展出。

反观当时,竞标过程中,全球知名的行家与收藏家在50万美元之后竟再也无人出手,可见在当时所有人在面对一件中国古代家具艺术品时,价格与价值之间的落差竟是如此的巨大!

sEu2poZ2o7Ggx3ZNV4NNj6r3egA6BYU510JM0TRb.jpg

黄花梨嵌云石大落地屏的流转经历 

图片来源:知木网

“这是一场成绩特别好的拍卖,把中国家具艺术品从原来单件不到30万美金,一下提高到100多万美金的门槛。这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当时全球以西方收藏家主导的中国艺术品收藏的家具项目,摇身一变,用价格来肯定中国明式家具的地位。从此,中国家具的收藏进入了主流艺术品的行列。”陈仁毅虽未如愿竞得佳品,却为见证了历史而深感欣然。

那么,中西方藏家在收藏思维上有何异同?

KoksYdPoBlEc2yYalNY5lfydTxU4FcOozHfAtooI.jpg

陈仁毅(左)与安思远(右)在安思远纽约家中

在陈仁毅看来,“东方的收藏起步较晚,尚未了解到收藏品味的真谛,都是市场先有事件出来——比方齐白石、傅抱石高价位出来后,大家才开始聊这个事情,最后才去追逐价格、买进或收藏。这种行为或逻辑,对于艺术品项目的收藏或投资,都是非常不可取的,并且会直接影响到这个新时代对艺术品收藏正确的观念和艺术品市场未来健康的发展。”

ZXcT3ovyfJnDSmLyjwXT2ScJryAMAei8qKgGYaWQ.png

安思远

“而西方藏家的出发点,是基于文化内在的吸引力和对生活的品味,安思远的家就一个十分有趣的例子。20世纪90年末,我频繁旅行到纽约。每次造访安思远乡下的住所,或是他位于纽约中央公园旁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工作室时,他总会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这空间里的每一件家具、雕塑和艺术品在他旅行与生活中的关系。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生活环境中所有的陈设,其实就是他真实的品味和生活日记。”

PMMwGQ2UVJwsFErF8cjRMRVFUU2BRbzPekXjzlyb.png

VnrQhH36qAaM3VjfUiVtHRkf02DHWrUDrZMXvay9.png

安思远在纽约曼哈顿的家

据《纽约时报》报道,安思远公寓3.7亿元易主,新主人系来自哥伦比亚的金融大亨

“在康纳迪克州的乡下别墅里,可以看到众多类型的中国家具,有大画案,有大柜子,有椅子等,这些家具不是摆设,而是完完全全地融入在生活中使用,丝毫感觉不到人和艺术品之间有距离。这一点实际上也体现出他对艺术品的态度。能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将中国文人的细腻思维发挥得淋漓尽致,安思远应该是第一人。”

面对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市场,您对新老藏家有什么建议呢?

“第一点,“量力而为”,艺术品收藏的目的不能是为了投资和获利。第二点,要学会品味文化,让收藏真正的融入生活,丰富人生。第三点,当前的国际经济是处于一个非常紧张的变动期,以我个人经验来看,如果你是一个高手、好手,那么不管在经济上升波段还是下跌波段,都会找到很好的事情去做。所以这两三年将是古代艺术品很好的收藏时间点。我们叫这3年为采购的季节。”陈仁毅对雅昌艺术网说。

陈仁毅把数十年中国古代艺术鉴赏经验化作“春在”创新

三十年的艺术品收藏经历、二十年的老家具拆解经验,陈仁毅亲历了中国家具从苏醒到快速消失的辉煌年代,也参与了一场又一场重要拍卖。这让陈仁毅对于中国艺术品文化价值的理解更为深刻,看到了中国家具在全世界的特殊价值,也看到了当代家具设计的狭窄与不足。

“我发现古代存在过很多美好的创造,当时它们并不是博物馆里的艺术品,而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每个朝代都有不同的美好。”陈仁毅在感叹不同朝代的美好之时,也惋惜中国近代百年来的文化“空窗期”让国人丢掉了祖先的遗产,忘却了传统的手工艺。“一百年之后,当人们再回头看看今天这个时代,那代表这个年代的生活美好,到底会在哪里?”

skpqqZq4rN4HhUbndl7v9zbLrr7b3CFGCnKVUsZs.jpg

经陈仁毅过手的古董家具——明黄花梨圈背交椅椅式中腿足与圈口的造型,结构与曲度创意,影响了近百年来西方家具的设计

在陈仁毅看来,收藏属于过去的美好,我们从文化里吸收了养分,接下来就该吐出去,来创造未来的文化。2004年,陈仁毅在上海开办了中国第一个当代中式家具设计品牌“春在”,建立了第一个有规模、有概念、有产销配套的家居设计产业。陈仁毅希望通过“春在”,可以让全世界感受到新中式美学、当代精致的生活态度与新文化理想。

有别于复制古董家具的概念,他希望中式家具重新回到人们生活里,把过去诗一般的审美观,放在现代的生活中。这位资深的“文艺青年”陈仁毅还喜欢从各种艺术中寻找灵感。

m7mfQfx6yNie1XE1BRk1HUY2KQfQSWEEhMjYEB2e.jpg

FJZrl8d7tqiUWKl8PYdhVX0QHla6enuK8ixFGtyO.jpg

INwm4uMyutDtGbE0dmoaJasr08mdHRXgp2NElCbS.jpg

pUVLfgpwVjtN6pYdIcSSAjqk4ZdzPbt4oLCeWki7.jpg

2006年台北故宫"Old is New 时尚故宫“设计展

“春在”品牌推出 “大观”系列

2006年,两岸故宮80年院庆,台北故宫举办北宋大展,同期举办"Old is New 时尚故宫“设计展,通过这个展览,馆方也在反思他们的展览、出版、研究对当代生活有什么意义,台北故宫首次邀请一个家具品牌担纲设计策划,“春在”品牌推出 “大观”系列。

9A7HIZN40QynTYDpNHVtrKI1xpeczEO8clkk3y1T.jpg

宋徽宗坐像 188.2x106.7 絹本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官网

通过翻阅台北故宫馆藏宋画,“春在”设计团队发现宋代皇帝服饰非常简单,仿佛现在流行的北欧极简风:大红袍、暗花,黑色的乌纱帽;色彩上用内敛的红色和黑色,极度冲突又极度的协调,在冲突中找到特别协调的质感。而皇帝戴的平天冠两根直帽翅特别长,加起来超过一米长。水平方向是延伸的长帽翅,产生一种视觉上的张力,一种平衡的美感。它以一种内敛的气势和一种含蓄的态度让人折服。这种水平直线散发的威严是由内而外,与清代帝王着龙纹服饰的华丽衮服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外在的威严迥然不同。

r6QxffQi5rI8MCMAZ5eK4RdVJGUIXPrAiLZM6Ryr.jpg

9D1ZKk6shW6xA0hMHtX2Ko8zAQfiZG2f8ZpTnw7c.JPG

2006年春在“大观”系列

于是,“春在”用一根水平长线条来向宋代致敬,“大观”系列由此而生,这个设计第一次提案就获得台北故宫通过。“大观”系列里,还有另一件作品“流水三人椅”设计的灵感则来自形式和音乐之间的通感。

lBbOQoSryfnj8ApTPDr87NgIteQElNdLgSLlZrgl.jpg

gnbJeXrnfSn8Jte5ASO7UjoVShg7XW90ZWaXh2wQ.jpg

21mOLIqxx7VwSiVPF5tvNlBwXntHRDBeeQZjRbig.jpg

2006年春在“大观”系列

“一切艺术都有共通之处,细心观察,万物皆有灵感”。在常人看来,芭蕾舞应该很难和家具联系在一起。陈仁毅却表示,因为学习舞蹈时做过舞台打光,他很容易发现怎样的空间感和舞台效果是最好的。难怪“春在”的家具,总感觉“家好像就是一个舞台,光影交错间自成旋律,每件家具都恍若姿态优美的舞者

Gp5F7wILde83as9DblVg3hiY8dnNDgPVZahfff7Z.jpg

陈仁毅著作《中国当代家具设计》封面

故宫出版社,2016年出版

2016年出版的这本《中国当代家具设计——从文化鉴赏到春在创新》也因“春在”而起,也是对中国当代设计过去十年的总结与回望,它被业内人士称之为“中国当代家具设计美学的奠基之作《中国当代家具设计——从文化鉴赏到春在创新》的英文版已于2018年12月出版发行

t7Iutbk7EpqlW0MmR6XV3JcFkPY7dIIVcXLxSWpY.jpeg

APYlidkYJFOaVTDRrApkxdaJjlzqmBZ7raiGxee6.jpg

6q8zvvZrpfSf0BZLLesHBtGZobKUYEQmijEbHS98.jpeg

“春在”赞直系列

谈及出版这本书的初衷,陈仁毅表示:“收藏和文化是两件事,从文化到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切入的是一个新角度——当代家具设计。

zE4rFiflklOc7Dnvz6lS2UqJLFIIxGwbrVgJ6g7m.JPG

gQ3ptkwB6ISZuFAKWQg6VKf0VG64dj2QH3OAg5tR.jpeg

“春在”青藤系列

P05hDGy5eHJHZr8sILa0iCe8dldF1seGDu2ursJz.jpg

iHV8FykGlX2SWiYpcUyVKXsbcFx1xkkSVa4ALdNa.jpg

DeSvjs6iI7obDIRG20If3MDf4BAfS1dMuXDVvrFL.jpg

“春在”咏竹系列

MEkdvEPrJ4x20q4qq2bRdoKA0lWW6NBozw8UvENd.jpg

当代中式设计的“内涵层次表”

本来我以为已经有很多设计领域的人在谈中国当代家具创新,结果在搜寻相关书名的过程中,以此为主题的书并不太多。我们希望这本书不再让人只是看到造型和材料,而是看到家具的文化内涵、哲学层面的思考。这也是我们不计成本做这本书的动力。”

结语

自1987年踏入中国古代艺术品领域,至今三十二年,陈仁毅亲眼见证并参与了中国艺术品的疯狂和激荡,留下了许多沉思和遥想。他也把数十年中国古代艺术鉴赏的经验,投入到文化创意产业的推动,以文化和设计两个角度,来探讨和分享当代中国创意设计在未来的可能性。 

注:文章图片致谢陈仁毅先生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陈小利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