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她用镜头记录下不堪直视的伤痛 成为美与丑的转逆者

得艺artplus 2019.09.11

“四十岁后,时间的时钟继续稳步前进。三岁,五岁。十岁。然后,当身体本身消失的那一天。当这些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流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一直对时间感到敬畏,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完全覆盖了我的身体,在这些照片中被悄悄释放了。”


 ——石内都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09353513700.jpg


时间流逝的受害者


1988年,42岁的石内都辞去工作,用了一整年的时间拍了《1.9.4.7》系列,拍摄对象是同龄女性的身体的局部。

石内都认为,尽管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应该是最熟悉的,但事实上我们对它知之甚少。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11622459500.jpg


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脚是让石内都越来越感兴趣的部分,也是因为拍摄她开始有很多机会仔细观察别人的脚。


“我从没想过,发现脚所包含的美丽、尊严和美妙的魅力会是如此激动人心,正是因为它们固执地踩着大地,一直支撑着身体的其他部分,才成为一个人真正的品格隐藏的地方。”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17098812850.jpg


从未谋面的女性的手指或脚趾,有着深深的皱纹和纤薄的指甲,而所有被拍摄的女人从事的职业被标示出来,刺激着观看者,不可避免地,让我们联想到这些女人在生活中所走过的道路,想象着她们的个性最深处。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19195763940.jpg


暴露在外界中的皮肤,是时间流逝的受害者。无论你喜欢与否,都不能阻止时间给我们的身体留下的痕迹。


在完成《1.9.4.7》系列后,她又接连创作了《1906》和《1899》,拍摄对象分别是出生于1906年的男性现代舞蹈家大野一雄和出生于1899年的祖母。他们的身体局部,精确地记录了时间对身体的雕塑,充满了沧桑感,却也是无可反驳的真相。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22751765080.jpg


石内都真实、直接,丝毫不去避讳那些我们所不愿直面的生活真相,正如她所说的,“我拍摄的近乎都是我的羞耻”。


记忆的皱褶舒展开来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24640583920.jpg


石内都1947年出生于日本群马县,在横须贺度过了她的孩童及少女时代。作为战后的美军基地,在石内都的青春记忆中,曾是美军基地的横须贺是一个充满了性暴力与屈辱的地方。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27095666590.jpg


为了克服对故乡的恐惧,28岁那年,石内都将第一个拍摄系列对准了这里。石内都翻阅了很久不曾打开的家族相册,以前空气的颜色、气味,甚至是细碎平淡的片段一点点苏醒,少女时期的感伤情绪将记忆的皱褶渐渐舒展开来。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29779924270.jpg


《绝唱·横须贺街头》之后,石内都拍摄了《公寓》和《连夜的街》,分别拍摄了废弃的居住场所和红灯区。作为她早期作品的三部曲,此系列是一个追溯“自我”的回忆之旅。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32714564220.jpg

美与丑在一瞬间逆转的力量


石内都的镜头有一种独特的嗅觉力,能寻摸到通常被人们抛之脑后、甚至会引起生理性不适的事物。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34521831290.jpg


一个人希望在生活中保持身体毫无瑕疵,伤痕可能隐藏着一些不想言说的伤痛。石内都拍下被刻意隐藏的“伤痕”,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告诉你伤疤的存在,它们是过去的印记,焊接在身体上的一部分。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37466921620.jpg


2000年之后,她转向了彩色摄影,拍摄对象主要是她的母亲,在母亲去世之后,她拍摄了一系列母亲身前使用过的衣饰与化妆品的组照。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19/0911/156816440076240090.jpg


对于石内都而言,摄影的力量无关于美或丑。“而这污秽般发黄的碎屑,若拍成照片,就是自画像。要凝视身体的这种性质,摄影是最适合的。照片拥有将表面与内里、整体与局部以及美与丑在一瞬间逆转的力量。”


(图片来源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