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教师节快乐 | 宁强老师,我们一起去敦煌吧

雅昌艺术网专稿 王林娇 著 2019.09.10

sksO4zm8zUaAVVi7QkAMmIuz7k5mkWh0Yp3F92z5.jpg

宁强《西域·敦煌艺术发现之旅》第一季·西域篇

关于敦煌,关于西域,开学第一课,必须要认识宁强老师。

宁强是谁?

也许有数十个重要头衔:教授、长江学者、博士生导师.....

但今天,我们想说的是敦煌学者宁强。

q3eMJOGaYIHBQZBijaiIrUHXK5RQ2BBSeGTiUpuS.jpg

敦煌莫高窟

对于敦煌,人们总是有太多的想象,金色的夕阳洒在庄严静穆的石窟造像上,仿佛心灵都得到了升华。

可是人食五谷杂粮,遥远的大漠戈壁,就连吹过的风都裹着西沙,北方人都难以适应的水土,却深深的吸引了宁强,这个来自四川乐山的年轻人。

340z3hoWeowgywT18lvRZPXP4ZY8nTTBbZWCE7RS.jpg

宁强教授在敦煌莫高窟考察

1983年,年仅21岁的宁强大学毕业,一心追念要去到心中的圣地敦煌莫高窟,攀越茫茫秦岭山路,穿过荒凉的河西走廊,到达大漠深处的莫高窟。

宁强和敦煌的故事,就从一个年轻大学生想闯一闯的心思开始。

这也是艺术头条APP送给你们的开学第一课,宁强在四川大学、敦煌艺术研究院、哈佛大学的学习,学会如何融汇中西的研究方法论。

7Tz734OSVBWIg3KvmhPz3MlCipA6gCned64IFrwu.jpg

莫高窟第220窟彩塑与壁画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于年轻的大学生来说,可能在当时所有的选择都比要去“穷乡僻壤”的西北敦煌要更好,最初是什么吸引了您要去敦煌去莫高窟?

宁强:说起敦煌和莫高窟,令人着迷的首先是壁画、彩塑等艺术,敦煌有中国最大的艺术宝库,学艺术的人,不去敦煌去哪里?中国最好的画家、作曲家、导演、舞蹈家都曾经到敦煌去追梦。学术之外,苍凉的风景也让我莫名的感动,曾经我甚至认为如果能死在敦煌,就进入了天国。所以临近毕业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去敦煌,

所以我给当时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段文杰先生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想参与敦煌艺术研究的意愿。段先生说因为敦煌是一个国际性很强的研究地,希望看一些我翻译的东西和写的论文,随即段先生就回了一封信给我说,敦煌张开双臂欢迎你。

其实现在来看,去敦煌这个决定也有一些偶然性,我并没有多深的考量或者计谋,反而是一种试试运气的偶然成分,这种偶然性在佛教里就叫缘分。甚至我都没有告诉我父母要去敦煌的消息,后来他们通过报纸刊登消息才知道我去敦煌的消息。当时的敦煌并没有现在这样的人尽所知,只有小圈子的人才知晓敦煌的名气。我想这就是敦煌会找到有缘人,而我也和敦煌有缘。

C13bDHCkcL5fDCPuxEemJuiPOh1EwPsJZrDsaGIZ.jpg

敦煌莫高窟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于您个人而言,离开成都,去到敦煌,在学术之外,对您有什么影响?

宁强:敦煌让我成为一个有意思、有故事、有经历的人,无论这些经历是积极的还是晦涩的,但让人有更深厚的一种力量。我常说我自己其实是一个漂泊四方、历经沧桑的人,虽然此后看我去了哈佛大学念书,又有了现在的这番成绩,应该说是一个幸运而非沧桑的人。但在我看来,一个人踏踏实实的幸福是安守在家里。如果你不是特别安乐的人,你才会去流浪走四方,才会去经历沧桑,才能变成一个有故事的人。

而我并不是特别安于安乐的人,比如相较于成都的安逸,我更喜欢出去闯一闯,去心中圣地敦煌看一看。也可以说,年轻时候的我在寻找一个人生方向的时候,敦煌突然出现了,并且感动了我,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缘分并不是这么浅薄的,后来我又去到了哈佛大学念书,这也让我在成都的同学们都觉得我这个人是“歪打正着”,当我决定去敦煌的时候,同学们都觉得我是疯了,以后肯定就没有宁强的消息了,但是歪打正着,没想到能去哈佛大学读书。

PHnys7Erruca9RgBG2xuCeaeROaY0OEv80v4Dk1a.jpg

敦煌莫高窟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在您决定去敦煌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实地感受过,您最初对敦煌的印象是什么?

宁强:那个时候就觉得莫高窟没什么人,就几个老先生守着,没有水喝,大家砸冰化水喝,日子应该是很寂寞和艰辛的。后来我决定去的时候,我当时躺在川大的宿舍,感觉天都黑了,本来成都的天就容易阴沉沉的,更加重了我的沧桑心情。后来段先生邀请我冬天去莫高窟一趟,看看我这个四川人能不能经受住西北的冬天,住在研究所的招待所里,也没看见莫高窟什么样子,结果第二天一醒来,满屋子灿烂阳光,特别明亮,一扫四川的阴霾之气,顿时我觉得莫高窟就是天堂。

第二天去看莫高窟壁画的时候,一进去就被震撼了,但是一圈下来我居然没有记住什么东西,就像是宿醉的感觉,这也好,那也好,但是也看不出来究竟好在哪里。后来段先生问我还想不想来敦煌,我回答说我想死在这儿,当时段先生一听,就说我是研究所的人了。

V6gWTT964mfV2xxU7dUeWanGhnwKuJY0JOScFQFz.jpg

莫高窟北魏第259窟内景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您到敦煌工作之后,和您最开始在四川大学床上躺着想象的工作是一样的吗?有什么差异?

宁强:有差异,真正去到了敦煌才发现生活虽然是艰苦的,但是学术研究非常专业,并且对专业要求非常高。也正是在敦煌,我对自己有个清晰的认识: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敦煌研究专家或者是之一。

但当时是在心里默记,初出茅庐的时候给自己定下了未来的研究结构,并按照这个结构去做。用了一年的时间,我把所有有关敦煌研究的著作、论文都捋一遍。那个时候因为外语没有那么强,但是翻译过的研究已经看了,尤其是中国学者对于敦煌的研究情况了如指掌,因为我想写新的东西,必须要知道前人已经做过哪些研究,包括艺术、文学、宗教、历史、音韵、古汉语、民俗等各个方向的研究。

对于研究者来说,我不认同说只是对着某一件艺术品就能做成最牛的研究,所以凡是和敦煌有关的研究我都会去细读并做笔记,最后和朋友一起合作出了一本书《中国敦煌学史》。但我那个时候真实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出书而出书,而是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全局观念的人,知道哪个地方是敦煌研究的薄弱点?哪里是自己的优势?并且你发表的某一篇论文都必须是新方向,否则你不会是一个全局观念的人,这是我去敦煌做的第一个工作。

tLBWKmQ1T4IFDRptdXQ12ut9PrfCmCtmKnWB4AOi.jpg

莫高窟北凉第275窟阙形龛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从这个结果来看,您最初在研究所建立起来对敦煌的研究方法是见效的,也可以说您可以一直在敦煌持续这样的研究,为什么后来会想到要去国外念书呢?

宁强:那是在1987年的时候,我受了一个很大的刺激。那一年我们在莫高窟召开了第一次敦煌学的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了一批外国学者,当时一个美国的专家在发言讨论时跟主办方讲中文,演讲用英文,转身又可以跟日本人用日语交流,遇到法国人时又用流利的法语,最吃惊的是,跟香港嘉宾对话时,他居然可以用熟练的粤语!这让我很惊讶,再次意识到学术研究的国际化视野多么重要。

同样一个选题,日本有几个专家提出了什么观点,法国人怎么看待的,德国人做过什么研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参照,否则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你不知道,纵使你再费九牛二虎之力去研究,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同样受到影响的也包括研究所的领导,所以当我提出要去美国深造的时候,段先生给了一句分量十足的评语:“宁强是我们敦煌研究所最为优秀的年轻专家。”所以我才有信心进入到哈佛大学,攻读研究艺术学博士。

uXFSBkvlJYmiHAsplzSZAAjgSQynOQ8v049W0RLx.jpg

莫高窟北凉第275窟北壁 尸毗王本生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那您进入哈佛之后对敦煌的研究和在敦煌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差异?

宁强:差别还是非常大,首先在哈佛大学必须修16门课程,通过考试才能取得相应的学位。但我是跳过硕士学位直接念博士,本来是不可能的,美国虽然容许这样的“跳级”,但也基本上没有这样的现象。我认为我是一个年轻的学者,并且发表了不少论文,完全可以抵得上一个硕士的学位,所以我很执拗的直接申请了博士学位,读了一年之后,考试成绩也不错。

但是对于研究来说并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当时最困扰我的事情,我就去拜访我的导师巫鸿老师,和巫鸿老师讲我的困惑,为什么我在敦煌做了7年半时间的研究,加上在哈佛一年的纯西学的研究方法,反而在研究上退步了呢?后来巫鸿老师告诉我说,这不是退步,而是一个新起点,做敦煌学术研究必须成为一个学贯中西的人,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后面我也发现确实如此,当你放弃了已有的东西重新开始的时候,是一个阵痛期,这个阵痛就是在你的脑子里打一个钻,特别不舒服,之前在中国语境里研究的越超前痛的越厉害,巫鸿老师也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这种“重新建立”研究方法论的痛苦过程远远超过当时一张白纸的年轻大学生,这要求自己的左右手有互搏的功夫,才能运用自如,才能有一套自己个性化的研究方法。坦白的说,这套双手互搏的功夫真难,有点儿像“一心二用”,既要把原来学的那套东西熟练运用起来,又要把新学的这套东西熟练运用起来,这两者其实是矛盾的,要找到一个打通二者的方法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厉害的人,我是经历了这个痛苦的。

RQGEEbVlkfFnxv63s2c5XKuk8zAOCmYtbxhuGk6M.jpg

莫高窟北凉第275窟北壁阙形龛内 弥勒菩萨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您从1991年到哈佛大学读书,这套通过“双手互搏”最终找到的研究方法的痛苦时候,大约有多少时间?

宁强:其实一直到毕业的时候都比较生涩,有一点强拧着胳膊打拳的感觉,因为读书的环境和独立做研究的环境是不一样的,读书的环境是要尽量吸收新东西,会花很多的时间去听演讲、去看最新的报告,每一个人使用的方法都不一样,这个时候自己就会处于一个比较乱的状态,总觉得这套方法也好,那套理论也好。这种情况下,我在准备博士毕业论文的时候,我知道是有一些问题的,所以说这个双手互搏一直存在。

但真正完成学贯中西的研究方法是在毕业之后的实践中,因为所有的学问其实都是人的学问,要完成对西学的学习,是需要融入这个社会的,必须要面对美国的读者和学生,所以我在毕业之后并没有立马回来,我要在这个西方社会中生存下来,并最终能熟练的运用我自己的那套方法论,可以说这是融合了人类学、考古学、艺术史、社会学、政治学等各方面的才能,都必须要具备,才能成为真正特别能干的人,才能辨别好坏和学术的真伪。

S04pB0uwMOeHDGVkZMqE7SM1yOJWdNmVDE4fO4mu.jpg

克孜尔189窟窟顶壁画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于留在美国工作,当时您应该也在耶鲁大学做过讲师的工作吧,这是您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吗?

宁强:的确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正是在耶鲁大学艺术史系做讲师,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毕业,毕业论文结尾的时候,耶鲁大学有这样一个工作机会,他们邀请我去做讲师开课,听课的学生其实和我的年纪差不多,都是博士生,这份工作挺有挑战性的。

西方人表达很直接,我记得当时班上有12个学生,我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投影出一张壁画,让大家对这幅壁画提问和发表看法,美国学生发言是最踊跃的,马上说这是敦煌壁画,是什么寓意等等,大概讲述了半个小时,等他结束发言的时候,我问他讲完了吗?学生很诧异说,这已经很透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回答说,你讲述的只有三分之一,我现在告诉你们另外三分之二在哪儿,接着我就开始我的讲课,讲了两个小时,最后学生们反映还不错,这样就结束了我的第一课。

CooerXA4b8wQfPKnMZOXkc0vuj26BMDkpJ4lPQPH.jpg

克孜尔212窟亿耳本生故事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正如您提到的一点,您在中西融汇的大转换过程中,对于您后来的敦煌学研究,以及追溯到后面的西域研究,这种研究方法是有影响的?

宁强:当然,影响是非常大的,首先是你在看待选题的时候更加自信,会去找大家认为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从而得到新思路。

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现在研究佛教艺术迄今为止遵循的两个原则,一个是日本人松本荣一教授出版的《敦煌画的研究》,我们所有关于敦煌石窟的研究都是根据这本书的方法,用佛经来核对;另外一个原则是北京大学的宿白教授所设立的,但最初也是从日本人那里来的,比如日本人做云冈石窟的研究使用的是“分形分式”,其他的都不研究,只研究这个石窟比那个石窟晚或者比别的石窟早,相对来讲在早期是比较僵化的一种研究方法。

那么我就觉得这其中是有问题的,我们且不说研究结果如何,仅仅是在研究过程中就会把很多选题做成死题。比如在对于西域的研究中,新疆、阿富汗等很多东西并不是根据汉文佛经来的,根本对不上,那么结果就是看不懂,大家就不敢碰,甚至大家开玩笑说,不敢离开敦煌,不敢去新疆,因为脱离了汉文佛经的语境就看不懂了。

但是我敢去,首先就是因为我读了大量的外文资料,西方人对于西域的研究是有一些基础的。如果汉文佛经对不上的话,那么就在历史中或者在别的文献中寻找答案,这就拓宽了佛教艺术研究的方法论。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特别感谢宁强老师和我们分享您做学问的研究方法。

写在最后:

宁强老师在学术研究上的天分和苦功夫不是你我都能达成的,能够自由的选择对于未来所从事职业已经成为一大幸事,也许今天的你正在不顾一切的敲着代码,可是怎么也无法忘掉年轻时自己想去敦煌去西域追梦的赤子之心。

此刻,虽然做不到说走就走,但每一个对敦煌和西域充满幻想的人,都有机会跟着宁强老师身如其境般的“走进”敦煌和西域的每一处石窟,知晓历经千年的中国文化。

艺术头条APP特邀宁强老师录制的大型敦煌和西域的文化课程正限时特价,能不能再次追梦西域,就在此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评论

  • fihedy

    04天前 0 0
    期待宁老师讲敦煌
  • 薇笑饭饭

    04天前 0 0
    年底应该就有机会的,期待和宁老师一起去敦煌
  • Lynn-2011

    05天前 0 0
    想和宁强老师一起去敦煌,有这种项目吗?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