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看展小知识】莫奈、马奈,谁才是“印象派之父”?

雅昌艺术网专稿 陈小利 著 2019.09.12

视频来源:英国国家画廊

马奈的吧台美女、塞尚的纸牌游戏、高更的神秘异域、德加的芭蕾舞女、雷诺阿笔下关系暧昧的情侣、劳特累克的红磨坊……这些耳熟能详的60余件印象派、后印象派世界名作因科陶德美术馆(Courtauld Gallery)翻修,正在日本东京度假,上演一出魅惑霓虹国人民的精彩好戏。

东京都美术馆“科陶德美术馆展 魅惑的印象派”已于9月10日揭幕,这是一次大型的巡展,将先后亮相日本爱知县美术馆、神户市立博物馆。科陶德美术馆绘画部门的策展人凯伦・塞雷斯(Karen Serres)在谈到本展举办的目的时,表示:“首先,希望能够向日本的观众介绍精美的印象派作品。其次,想要展示企业家塞缪尔・科陶德是怎样的人。最后,希望向大家展示科陶德艺术学院的最新研究成果。”

闲话少说,先上这次展览的明星展品图。

dZMrfRfRTEruHLt7RtAgE346smL2TTqI8aO5xRIO.jpg

保罗·塞尚《玩纸牌者》,1892年~1896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科陶德最爱保罗·塞尚,11幅油画和4幅水彩使他成为英国最重要的塞尚收藏者,为塞尚的艺术成就在英国获得认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此次展览,大家可以欣赏到塞尚的风景、静物画,以及著名的五幅《玩纸牌的人》的其中一幅,2011年塞尚同系列的《玩纸牌的人》以2.5亿美元被卡塔尔王室收购。

IKNXKxLTYiyoCyLoZTb84Wu37QW8SWeESGELhjEh.jpg

埃德加·德加《两个芭蕾舞女》,1874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GIBpaq9FzrBEtzkiBEXOF0v9YzuFYFJOEjebiGtD.jpg

皮耶-奥古斯特・雷诺阿 包厢 1874 科陶德美术馆藏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 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CEMiOAP5ozCin4MX7x1XAvLmDu9rrzyUU7s4Mb3r.jpg

文森特·梵高《桃花盛开》,1889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梵高在1889年4月给保罗・希涅克的信中,关于《桃花盛开》(1889)这样写道:“庭院、农田、庭院、树木,甚至山峦都像是日本的风景画。所以我深深地爱着这个画面。”

PuQmVp2RiRdk6gOKu7tz88rkhjjAXEFEoSNKewVj.jpg

克劳德·莫奈《昂蒂布(Antibes)》,1888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关于《昂蒂布》(1888),莫奈这样写道:“我从这里带回来的东西,正是那种甜美。白色、粉色、蓝色,全都被像梦一般美丽的空气包围着。”(看完上述印象派大师名作,你心动了吗?想拥有这些经典名作,请猛戳雅昌得艺商城

Qmy2OiEoscdqQ9NQMk9lOMC09dymK7MBeIEuOlyh.png

莫迪里阿尼《裸妇》,1916年,油彩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上述这些鲜少外借的世界名作曾是英国实业家塞缪尔·科陶德的收藏,更令人称奇的是这批精彩收藏于1922- 1929年汇集,换言之,从入门到完成核心收藏,不到十年时间。

他的藏品主要从法国交易商珀西·摩尔·特纳(Percy Moore Turner)那里购买,夫妻二人还加入了英国著名的学术团体——布卢姆斯伯里(Bloomsbury),并与当时英国的两位著名的艺术评论家克莱夫·贝尔与罗杰·弗莱有着很深的交往,这对其藏品体系的建立有着重要影响。

koyE41D878OoRif8BPMCHINyjW0iSNX2S1PeSZ3J.jpg

塞缪尔·科陶德(Samuel Courtauld, 1876-1947)

其实,科陶德家族是以银匠活计起家的,后来投资于纺织业,公司成立于1794年,到20世纪初,科陶德家族企业已经成为一家主要的国际公司,成功地开发和销售人造纤维、人造纤维和廉价的丝绸替代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如同一些著名的军火商一样,科陶德公司供给交战各国纺织品类军用物资,因此大发战争财,积累巨额财富。

ooNqMCmVTUmvbTU2dTOGW5UAkoVW3s5KAY3WZUim.jpg

塞缪尔·科陶德的第一件藏品:马奈《杜伊勒公园音乐会》

1901年,与新婚妻子伊丽莎白的意大利之旅唤起了他对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的热爱,16年后在伦敦国家美术馆举办的爱尔兰画商休·莱恩收藏展上,马奈作品《杜伊勒公园音乐会》为科陶德打开了法国现代艺术这扇新世界的大门。然而,他的收藏家生涯始于1922年在伯灵顿美术俱乐部举办的法国艺术展之后。当时,他的收藏包括了梵高《缠着绷带的自画像》《金色的桃花》,马奈的《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塞尚的《圣维克多山》,雷诺阿《提供住处》等画作。

bYekvgLFkV5XMEfMQhRUASPBCMzZzKJb57NjuHzE.jpg

保罗·高更《永远不再》,1897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在当时的英国,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尚未得到评论界认可,也没有美术馆愿意收藏。对科陶德来说,印象派是最民主的运动,谁都可以理解,谁都可以喜爱。

TrKuSftLLC63NpooxaDN2JFSiqUry1PzYCdgYB3n.jpg

科陶德美术馆馆长 Ernst Vegelin Van Claerbergen(摄影:余小蕙)

科陶德美术馆馆长范克莱贝尔根(Ernst Vegelin van Claerberg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有意思的是,科陶德从私人收藏到公立收藏的拓展非常快速:他第一张画是1922、1923年买的,几个月后就写信给国家美术馆馆长,表示英国美术馆的牆上应该展示杰出的印象派绘画,并且立即推动这项公共计划。他为自己和国家美术馆建立收藏是同时平行开展。

VMszFGufTyYcc5sRxRUxd5zekhGZTNli1vpeLpB9.jpg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1874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我们难以断定两者之间所依据的标准有何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在私人收藏上花的钱比较多,他提供5万英镑给科陶德基金,但自己收藏中两张最贵的画—雷诺阿的《包厢》和马奈的《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就已价值5万英镑。我们有他大多数买画的收据,对他什么时候用多少钱跟谁买了哪张画都非常清楚。

MeTWSwsFDIaD4jpROuW5sAzp2gNnjIZbMPXkLSto.jpg

爱德华·马奈《女神游乐厅的吧台》,1881年~1882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马奈去世前一年创作的《女神游乐厅的吧台》是本次展览的主角,亦是科陶德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czpVTxUaNhBo6sc8N8YGDbQS79LBVMrLnLIqIGWl.jpg

在聊这件作品之前,我们先来解决基本问题:很多人马奈(Manet)、莫奈(Monet)分不清,《草地上的午餐》是谁的作品?究竟谁才是“印象派之父”?

Manet和Monet就差一个字,写的潦草点,看不出谁是谁。然而,他俩的友谊也正始于这“傻傻分不清楚”的名字,事情是这样的:

1866年,终于熬出了点点名气的莫奈获得了参与巴黎官方沙龙的机会,原定的巨幅《草地上的午餐》还未完工,遂送去了老婆的肖像《绿衣女子》,不仅被沙龙选入,而且还好评如潮,这是他第一次参展,还获得成功。

12sytZ8jgCNZf05ydtrsuxQTwspJ0eEpZbvFKsMf.png

莫奈《穿绿衣的女子(妻子卡蜜儿)》,1866年 ,布面油画,231cm*151cm

一天,这位仁兄在马路上闲逛,遇见了几个老熟人,一上来就开始大赞老马的“新作”——《绿衣女子》。“躺枪”的马奈见到了原作者——克劳德·莫奈,在当时马奈的眼中,莫奈玩的把戏就是利用爹妈取的名字博出位,而画“同款《草地上的午餐》,这让马奈愤恨,最后两人还是和解。

Hn8yvYEQU64abpVJ90OKfWviua56YDb5MOJcmmEX.jpg

爱德华·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Le Déjeuner sur l'herbe)1863年, 藏巴黎奥赛美术馆

1863年在落选者沙龙中展出的马奈《草地上的午餐》一画引起轰动,它先于克劳德·莫奈的《日出·印象》而发声。这场争论使得马奈名声大振,一批年轻画家聚集在他周围,马奈无形中成为这些印象派画家的领袖。马奈虽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但他深具革新精神的艺术创作态度,却深深影响了莫奈、塞尚、凡高等新兴画家,进而将绘画带入现代主义的道路上,所以“印象主义之父”的宝座应属于马奈。

RJDGxXbSlorXJJhXelSQveO73TV5aDZTVszWXVud.png

克劳德·莫奈《日出·印象》1872年 48×64厘米 画布油画 现藏于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

在《草地上的午餐》之前的油画作品中,只有神可以以裸体的形象呈现,而马奈在这幅作品中却打破常规,破天荒的将普通人的形象描绘成裸体,这在当时是极其反叛的一件事情,被当时的人们斥责为低俗,并不被社会所认同。马奈在画法上对传统绘画进行大胆的革新,摆脱了传统绘画中精细的笔触和大量的棕褐色调,代之以鲜艳明亮、对比强烈、近乎平涂的概括的色块,这一切都使得官方学院派不能忍受。

F0cN9RXQ5DxnJ6nE58DJ4i5ugpYbESvBdFuwIzXW.jpg

乔尔乔内、提香《田园合奏》1510年至1511年 画布油彩画 现藏于法国巴黎卢浮宫

但实际上,马奈这画看似离经叛道,其画的灵感来源却甚为古典——其构图想法,来自乔尔乔内、提香的《田园合奏》,而人物造型,则全来自拉斐尔设计,莱蒙特完成的《帕里斯的判决》。

Vj3JeRTxrkjVVSRqJNnzVx83SlvqLlh6qITRsv1I.jpg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 )《草地上的午餐》(Luncheon on the Grass)1866

三年后,莫奈画了一张同名画《草地上的午餐》则更为传统,画家和模特们坐在草地上的餐布上吃喝着,餐布上放着酒瓶。

O51ocueIC4yjebMvHq5dzlW9Ddu4YXTaaZOqajqU.jpg

而本次展览的主角、创作于1882年的《女神游乐厅的吧台》,作为马奈的最后一幅大型作品,其特殊意义不言而喻,它常常被看成是马奈面向死亡的艺术总结,里面汇聚了他钟爱的主题:女性、酒吧、静物、目光……于是,《女神游乐厅的吧台》成了一个反观马奈艺术的窗口,也许正如画面上酒吧女身后的镜子一样,大家试图从这幅画中发现马奈艺术的“秘密”。

fMh7ToZFmVECkuSaX6vbJNv3udRsjhu0xcLeoz6v.jpg

马奈《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局部)

苏桑脖子上这个项链非常类似于我们现在流行的choker,看的出来是一个小盒子,里面的相片可能是她最爱的人

大家都知道,盯着女性的乳沟看是很失礼的行为。但马奈的这件作品描绘巴黎一间卡巴莱(一种具有喜剧、歌曲、舞蹈及话剧等元素的娱乐表演),我们的目光经由艺术家的刻意安排,落在了这名酒吧女招待胸部的一处细节上。在这幅画里,马奈于平淡的视野中放置了一束为人所忽视的繁花,彰显出现代艺术最迷人也最凄美的力量。

fKRc6f9ZEj5MTyrSGp4KWEiALpZT2OE9FTD6LTas.jpg

6d4arW7D8cWmEDtIKuEquWQYFS70JpKXHsAMmdkb.jpg

马奈《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局部)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画中瓶标上印着独特的红色三角形标识,是英国第一个受到官方保护的商标,于1876年由巴斯啤酒厂注册——就在马奈创作这幅画的6年前,把商品置于画中的想法比安迪·沃霍尔等波普艺术家更早。“这位艺术家决定把自己的签名留在旁边的一个瓶子上(在画作的左侧),毫无疑问,他的意图是:欣赏这件作品的人,应该把大批量生产的商品附着的那些没有灵魂的商标,等同于人类身份的建构。马奈用未经授权的巴斯商标的复制品,在画作的主角胸部盖了一个戳,这不仅意味着她是一个可以买卖的消费品,还暗示她的存在就像廉价的假冒产品一样可以随意处置,从而进一步贬低她的价值。凯莉·格罗威尔(Kelly Grovier)写到。

JY6cDpGzj1BNet0QN4Wl3yg1olLx44TF8ZAtY0vL.jpg

当1882年《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展出后,漫画家斯道普便“自作聪明”地纠正马奈的错误

有意思的是,面对马奈《女神游乐厅的吧台》,观众无需具备艺术专业知识,便可以指认出画面中的诸多不一致。其中,最主要的有两处:一是酒吧女的镜中影像与其正面形象不一致,一是无法确定镜中男子在镜前的位置以及画家所处的位置。除此之外,还存在着吧台酒瓶的数量、摆放位置与镜像的不相符,以及杂技演员残余的腿部影像等视觉问题。

3ymTnMRfxRrxqYBQkePqYfPAPXJi8xNahp4fBw1Z.jpg

在构图上,马奈利用前、中、远景之间对比度的改变来带出景深

马奈的死标志着作为艺术流派的印象派的伟大征程结束了。此后,只剩下印象派画家各自发展。

f32ZpLlTOZPbvTrBuQ6yvTxUpeukBlRCp4E12agM.jpg

保罗·塞尚《圣维克多山》,1887年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莫奈去了吉维尼,沉浸在他对色彩的狂热中,创作出超前50年、具有非形象抽象风格的作品;雷诺阿,被他所发现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画家震撼,正处在“乖张古怪时期”,他推崇素描胜过颜色;塞尚,则在埃克斯的乡间孤独地开始了他伟大的绘画时期,他试图以其原貌画人、画物、画风景。徳加,则进入他人生中最热衷于上流社会生活时期。他不再去看望老朋友,从不参加“印象派的晚餐”。他用颜色艳丽的彩色粉笔画浴女,用粗大的木炭棒更加彻底地远离了从前印象派的概念。毕沙罗,受到修拉分色主义绘画的影响,几年间都在“用点画画”。

9xjWBBtO2HJ88DfZAKt0J2StL9pnLKsKgyLDLThz.jpg

保罗·高更《梦》,1897年,油彩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ExWxtoLb7CwgQai717y7O5qUU5Nuo5BEBqTjLclf.jpg

劳特累克《Janu Avril在红磨坊入口处》1892年,纸本油彩

© Courtauld Gallery (The Samuel CourtauldTrust)

本次展览展出作品

最后,借用一下网络流行语“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


注:文章图片来自东京都美术馆官网

展览信息

科陶德美术馆展——魅惑的印象派

时间:2019.09.10–12.15日 9:30-17:30

展馆:东京都美术馆

地址: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8-36(靠近上野车站)

费用:全票1600日元;大学生1300日元;

高中生800日元;65岁以上1000日元;

中学生以下免费

巡回:

爱知县美术馆2020年1月3日~3月15日

神户市立博物馆2020年3月28日~6月21日

参考文献:

张霖源《当代艺术批评与<女神游乐场的酒吧间>》

麻娴《英国现代收藏家萨米尔·考陶德研究》中央美术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6年

(法国)让·保尔·克雷斯佩勒 著,杨杰 / 王奕 / 郭琳  翻译《印象派画家的日常生活》,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年6月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yxmyxm890518

    03天前 0 1
    哈哈哈,文章很有意思
  • 桠枫123

    04天前 0 1
    这件作品最迷人的是画中女人的表情,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无聊的表情,可能是她因为站久了,毕竟,马奈画画相当慢
  • 桠枫123

    04天前 0 1
    高中课本上的莫奈作品日出印象,让我一度以为莫奈是印象派之父
  • Art猫咪

    04天前 0 1
    印象派的艺术作品好美!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