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栏】刘家琨:方力钧是现实感和行动力超强的人

雅昌艺术网专稿 严虹 著 2017.11.06

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封面

  2017年5月,青年女作家严虹主编的《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严虹采访了上百位嘉宾,希望通过这100个人物口述实录的讲述,用100条纵横交错的人物线索,刻画出一个优秀艺术家有血有肉的成长历史,让读者全方位地了解方力钧多维度的艺术人生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及由他引发的艺术现象、艺术事件是如何发生和发展,并构成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史。此篇文章为刘家琨口述。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方力钧》专栏]

  人物采访:刘家琨,建筑设计师,作家

  采访时间:2016年7月23日下午4点

  采访地点:成都当代艺术馆咖啡厅

  方力钧是艺术家中现实感和行动力超强的人,他不需要逃避社会或营造自我小世界来维持心境。他热衷历史和传统,用脚实地踏勘,用手直接触摸;往来三教九流,又知道脏乱地方总是有宝藏;出道早,世面大,小眼明察大耳听风;人前谈天说地,人后琢磨狼毫。表面看起来似乎他经常都在玩,但看到他那些一个接一个的展览,你就知道他其实什么都没耽误,效率很高,收纳又好那么强大的艺术创造力再加上那么强大的自我掌控,他的成功真不是碰运气等着伯乐来发掘的。”——刘家琨

刘家琨肖像

  我大学就是学建筑的,后来业余搞了一阵文学创作,最后又把心放回建筑了。因此,我其实是“半路回家”,或者说根本没有走。文学和建筑从艺术工具的角度来说没什么直接关联,但规律是相通的。文字是理解力的基础,一般来说语文好点算术也会好点,因为看得懂应用题。另外,多一个参照系有助于举一反三。

  第一次与方力钧见面是十几年前在北京,有人要打造当时还很冷清的后海,让我搞设计,让他当业主代表。那是我和方力钧第一次见面,简单交谈了几句就感觉到他格局很大。当时并没有一见如故,但方力钧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成熟、清醒而且待人见物都是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后来那个事就过去了。其实知道他很早,因为他成名很早,我也是个艺术爱好者。

  我们第二次见面好像是在广州还是深圳,一块参加一个媒体举办的颁奖,我是建筑奖,他是艺术奖,我们就在那儿有一些交谈。他正好关注成都的房子,我正好又是搞建筑的,约好了活动结束后在成都碰面,后来阴差阳错我们居然在成都成了邻居。他到成都以后,我们交往就多了,经常来了以后就约在一起吃饭喝酒,一起玩的还有张骏、郭伟、杜坚这些人。另外我们籍贯都是河北,是半个老乡。

  你问我交朋友的标准是什么?我说不清楚,我的朋友干啥的都有。要成朋友,总得某方面“臭味相投”吧,或者人家身上有我想有又沒有的品质,或者一起做过点什么坏事。

  两个男人要成为朋友就得顺眼。性格不一定相投,对这个世界也可以有不同的认识,但起码有一些共同的认识事物的基础。两个男人看顺眼了,一块喝酒合适,就能成为朋友。

  方力钧吸引我的是人格魅力和艺术成就。我觉得他是个“豪杰”,这个词好像现在比较少用了。他在生活中豪爽豁达,粗中有细,作派有点古风,像晁盖晁头领或柴进柴大官人那种。他情商很高,啥都明白但不尖刻,细心周到而不世故,有一种人性通达带来的随和坦诚,跟他一起玩,有趣放松。艺术上来说(其实艺术就是人的体现),他视野开阔,也特别懂中国现实的复杂性,又深知如何从当下现实中汲取能量。为人不一样作品就不一样,方力钧的气场很大,他的作品也是这样,有一种中国式的浑沌汹涌和复杂迷乱。

  方力钧是艺术家中现实感和行动力超强的人,他不需要逃避社会或营造自我小世界来维持心境。他热衷历史和传统,用脚实地踏勘,用手直接触摸;往来三教九流,又知道脏乱地方总是有宝藏;出道早,世面大,小眼明察大耳听风;人前谈天说地,人后琢磨狼毫。表面看起来似乎他经常都在玩,但看到他那些一个接一个的展览你就知道他其实什么都没耽误,效率很高,收纳又好。那么强大的艺术创造力再加上那么强大的自我掌控,他的成功真不是碰运气等着伯乐来发掘的。

  我曾经参加过方力钧在今日美术馆和“泉空间”的展览,最近一次看方力钧的展览是在北京“泉空间”,他的瓷作品第一次亮相,都快3年了吧。那次展览把他几个阶段的作品都放在一起,确实气场很大。开幕式现场轰轰烈烈,但人太多,几乎每个作品前又都有美女合影,不适合看展览;对艺术家本人来说也是个像当新郎一样要照应八方的力气活儿,眼神都恍(恍惚?)了,答非所问的。其实他的大多数作品我还是平常零星看的,我那次去主要还是想看瓷作品,作为一个不满足方正又怀疑歪斜的建筑师,我特别想看他怎么把控“失控”。那些纷繁的瓷格格,脆弱、空虚、美丽、偶然,岌岌可危又勉强支撑,有点像把人心中的隐忧做出来给人看,那种令人不安的状态真的把我迷住了。

方力钧作品

  方力钧的泼皮光头系列为人熟知,成为了他的符号。但在我看来他其实并不是仅以风格符号为归宿的艺术家。那些坍塌陷落的瓷块,从形式、材料和技术方面似乎都与泼皮光头形象并无关联。但不论是光头还是乱瓷,都是他拨开既定范式的遮蔽揭示出来的真实存在的状态,它们就在那里,但从未被赋形,一经他捕捉、提炼和创造,就以一种挑畔性的姿态登场,成为全新的艺术类型。光头使人发现心中有这样一种自我;乱瓷使人发现瓷器有其他美学。这背后真正的关联在于对时代气息的敏锐感知,透彻的思考,以及统一的方法论和清晰的个人气质,还有艺术上的胆大心细。

  我分别看过方力钧在成都、景德镇和北京的工作室。对他北京工作室的印象是很大的车间,冷颼颼的,没有情趣,感觉“野狗”心在外头。我因此猜想他应该是那种把事情一直装在心里面带着走,想透了才到工作室去上手的类型,而不是呆在工作室的氛围里等着想法长出来。但水墨头像又不同了,我还记得他在温暖小房间的案桌上想起就勾几笔那喜滋滋的样子。

  方力钧爱开车到处跑,我没跟他出去旅行过,他经常都是自己开车满中国跑,我跟不上趟。但我们在一起喝过大酒,喝酒喝大了是在景德镇,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记得那次在景德镇,一大桌人喝大酒,他偏要挨着我坐,又叫人拎来几瓶白酒,我只好跟他拼了算了。那次我喝断篇了,第二天把酒前回宾馆的场景记成酒后了,还以为是清清醒醒自己回去的;因为没脱衣服,早上起床还纳闷今天怎么这么利索。他也喝不见了,听说后来是在小区的花坛里找到的,头皮上还粘着草。理论上这一场差不多喝成平手,但他晚上又开喝了,这个我没法比。

  在成都,我们经常见面,吃饭聊天。最近一次和方力钧见面是两个月前在成都,我工作室附近的火锅店,他来了成都自然要约个饭局。这些年来他变化不大,他已经成形多年了。

  我们之间不用长谈,如果几句话能说到位也算深谈吧。

  (注:原标题为《两个男人要成为朋友就得顺眼》)

  严虹简介:

  严虹,笔名水果。资深媒体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小说集、散文集和长篇小说。生长在湖北,成长在北京。曾就读于北大新闻传播学院新闻系研究生。先后分别供职于法国L'OFFICIEL杂志中文版编辑/记者、艺术杂志主编,现供职于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大家》杂志。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