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分裂的王轶琼大师

艺术家 郭海平 著 2019.01.18

分裂的王轶琼大师
王轶琼,哪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最活跃的当代艺术大师?

近几年,中国人的精神面貌随着王轶琼大师的身体每况愈下也变得一天不如一天,王心急如焚、坐立不安,这时,他已经没有力量再对这个社会再做什么了,唯一的机会,就是回到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版画工作室,他说,只有在那里他才知道自己还有一口气。

在工作室,最能证明自己还活在人世的事情就是刻铜版画,他看着眼前那透出柔和暖色光亮的铜版常常让他陷入无限浪漫的遐想,那耀眼的光亮中他看到最多的还是青春焕发的美女,这激起他发誓要完成《中国情人108将》系列,为此,他常常独自面对着光滑透亮的铜版疯狂,那种疯狂是没有声响和动静的,那是一种死一样沉寂的疯狂,他趴在铜版上几乎没有任何呼息,他说,那是在享受死亡。二三个小时的“死亡”体验之后,他又坠入另一种疯狂,他拿起刀,疯狂地向铜版扑去,铜版在他锋利的刀尖下发出凄惨的刺耳声响,光滑柔美的面容顿时便显露出一道道惨烈的伤痕,他开始笑了,那笑容比那伤口更残酷和残忍,他说,只有在这样的破坏和摧残中,他才能感到生命那来之不易的兴奋和喜悦。

王轶琼自称是残疾人,我对他说,在今天还有谁不残疾呢,只是大部分残疾只有每一个人自己知道而已,听我这么一说他便露出了一种品尝蜜糖般的神秘微笑,因为,他不再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当晚,我们在半坡村咖啡馆又谈起了当代人“残疾”的问题,并准备以此为主题策划展览。

在我看来,王轶琼在中国艺术家队伍中属一级残疾,因为他身心皆有严重的残疾,他喜欢声嘶力竭的嚎叫,去年12月1日,在半坡村转交仪式的派对中,他将女人的丝袜套在头上,赤裸着上身,胸前和胸后共戴着四只纸杯象征着四只白色的乳房,我不敢追问。

对王轶琼来说,他要的实在太多,他要艺术,要洋房,要金钱,要名誉,要爱情,要自由,为了这一切,他在他最新的展览招贴画上印上了七个醒目的大字“艺术大师王轶琼”作品展。

 

其实,相比他的欲望,他得到的实在是太少太少,然而,这种现象如同今天人普遍的残疾现象一样的普遍,王轶琼只是一个较为典型的个案,其实,王轶琼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中国当代艺术的醒目风景,这风景是流动的,是声嘶力竭的,是失望和痛苦挣扎的,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实质之所在。    (郭海平)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