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恢宏的对话--画家张利华作品读后——张晓凌

艺术家 艺术家自助官网 著 2019.01.18

恢  宏  的  对  话
                                                                             ————画家张利华作品读后——张晓凌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张利华的作品长期地被两种对话的愿望所困扰:现实的与历史的。他的作品也由此可分为两类:一是以《饮》为代表的,关于当下现实的叙事。在这类作品中,画家以充分幻化的空间和图像来疏离现实,形成一种浪漫型的对话风格;另一类作品可以看作是画家对历史的重新书写,它完全截断了对历史的习惯性思考,以沉重宏大的叙事体,在和历史的对话中重新确认历史本身的真实含义。对画家而言,比这两种对话愿望更有意义的是,在这一过程中,画家逐渐获得了完全个人化的对话方式,一系列富有个性的符号、图像、色     彩、结构,从既定的语网中冲脱出来,充满着早期生命所特有的野心勃勃;同时,对话文本也走出意识形态背景,进入文化的提问、反诘、回答和无所答的层面,意义由此不断游离于画面之外,呈现出模糊状态。在不断的对话欲望中,画家必须忍受着超常的精神折磨;既要从文化上搜索重新书写的可能性及价值尺度,又要进行视觉重构的不断实验,并要使二者形成一种整体的个人化的对话方式,因为后者是画家开口说话的语言依据,前者则是“说”本身所应表述出的意义。
       与现实对话,在对话中设置意义的踪迹,是当代艺术家的一个重要情结。90年代以来,许多艺术家试图以夸张的形下姿态的大量市井语言的使用来保持和现实对话的敏锐度。一时间,日常琐事和世俗情绪尽掩去形上精神,对话被无条件的认同所偷换,成为艺术家们价值逃亡的最后遁词。面对此种勾引,张利华成了一个拒绝潮流的人。那些时髦的姿态、作品的亚文化气质使他厌倦,这使他的创作呈现出和潮流的反弹姿势:向着超拔现实的境界追索,以幻化现实的方式来提醒现实,以提纯的精神境界来拒绝和遏制无聊、调侃情绪的漫患。《饮》把这种特定表现得很充分。画家以戏剧化的叙事结构展开了宏大剧情:牛、人和红褐色原野和谐地存在于同一生命层次上,无主客之分。比起背影化的人,牛似乎更像一个自我戏剧化者,木讷的动作并不妨碍它的中心位置和开口说话的欲望。这使人想起王蒙、张贤亮小说中开口说话的马和贾平凹小说中开口说话的牛。非常有趣的是,为什么在当代艺术中,动物开口说话的频率是如此地高,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或仅仅是写作的需要?这些“动物语言”,不知来由,倏忽来去,却字字中的,逼视得人类不得不返向灵魂的自问。画家在画面上充分提纯了他所习惯的灰色原野,印象派式光色以扇形、叉形、圆形等各种光斑表现出来,闪烁不已;粗阔苍劲的用笔和夸张的动作十分协调,把一个幻化境界书写得如此完美。
       在幻化的现实中获得有限的对话权力之后,张利华又以《恒古系列》寻求另一种对话可能。他数年来一直沉湎于历史之中,在不断的价值疑古中开始了无休止的精神苦旅。在这里,画家开创了一种更为宏大的叙事体,它以历史的个别事件为起点,力图重新书写出具有普遍价值的历史的新的视觉和意义系统。画家以豪阔的用笔、沉郁低沉的调子、锈迹斑斑的形体、刻意经营出的风烛残痕等形成了惯用符号。随着符号的不同,思考的点位也在不断游移,开始了既片段又连续的史诗般的对话方式。可以说,在历史学领域内,画家又获得了纯粹个人化的对话文本和习惯用语。《恒古系列——化》的历史诠释是在象征性的深度中展开的。画家以大片的色块和肌理掩去巨大的石窟群,使前面风化的洞窟神经质般地被放大,完成了一次显微镜下的解剖学式的文化考察。那些扭曲、交叉、重叠的笔触宣示了“化”的不可抗拒的意义:它是一切文化和历史的终结,无论人类怎样制造历史和文化的神话,其结果都只能是宿命的。《恒古系列·无》则从人类文化自残本性来对文化进行新的书写。在画家看来,人类在历史中,不过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幼童,对文化而言,他既有着幼童的创造欲望,又有着破坏的天然本性,文化史站在这个角度上看,不过是人类文化自残、破坏本性的一种痕迹,而我们往往在文化至上的狂热中掩去、原谅了这种本性,从而为更大规模的自残和破坏留下了伏线。《无》毫无顾忌地提示了这一主题,是忏悔,也是提醒。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