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全球好展】大都会150周年庆戛然而止 我们也错过了《照夜白》

雅昌艺术网专稿 杨晓萌 著 2020.03.25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一定会成为焦点,因为《照夜白图》要展出了,而它的最近亮相是5年前。

原定于3月30日,这座博物馆将迎来其建馆以来的最大狂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建150周年特展,遴选250余件最具代表性作品,几乎涵盖馆藏中的所有艺术类型,意图呈现人类5000年艺术史。

这其中就包括大都会的“镇馆之宝”,中国唐代韩幹仅存于世的两件书画之一《照夜白图》。与其同时展出的中国书画,还有宋徽宗赵佶、屈鼎等重要书画作品,以及此前开幕的“近距离观看中国书画”展,这样重量级的中国书画精品展出,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可谓机会极少。

hUqe7xLvbNJBOQFhoiU11N3IorRw3yK0w1wjo8nG.jpg

▲《照夜白图》,韩幹,唐代,纸本画,纵30.8厘米,横33.5厘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照夜白:唐玄宗最爱坐骑

传说,照夜白“是唐玄宗李隆基特别喜爱的坐骑,这幅画就是描绘了了这匹骏马的形象,用水墨线描完成的,现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画面上,“照夜白”被系在一木桩上,作者选取马鼻被拴的情形,表现出“照夜白”的桀骜不驯鬃毛飞起,鼻孔张大,眼睛转视,昂首嘶鸣;四啼腾骧,似欲挣脱羁绊。

这件作品也是历代收藏家们争相追求的至宝。除了南唐后主李煜外,在清代入藏内府,被安置在内廷淳化轩,深受乾隆皇帝的喜爱。

BeLPJfmuLCvVapcE3aLJY0H9VBa0aNw3MW61xgTX.jpg

e1i6Erf3rOF9luPA1ZdOTd17i9enwwA0q9o20CAv.jpg

▲《照夜白图》(局部)

收藏过此画的溥伟曾说,凭着他手中的《照夜白图》和晋代陆机的《平复帖》可以抵得上张大千所有的藏品。众所周知,张大千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书画收藏大家,手中的书画精品也不在少数,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由此可见《照夜白图》在收藏界的地位。

此外,2020一开年开幕的“近距离观察中国书画”展,通过大量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庆祝建馆150周年。这个展览选择了40多件博物馆最早和最著名的中国书画珍品,其中黄庭坚的《廉颇与蔺相如卷》是现存最重要的中国书法作品之一;11世纪后期最著名的画家李公麟的《孝经图》,是他仅存的三部作品之一;13世纪后期最知名的全能画家赵孟頫所作的《赵氏三世人马图》,由赵氏三代人(赵孟頫、赵雍、赵麟)各画一幅《人马图》拼接而成,极为珍贵。

此外还有举世闻名的10世纪景观杰作《溪岸图》,这是可以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两件镇馆之宝——范宽的 《溪山行旅图》和郭熙的《早春图》鼎足而立的中国早期绘画的世界三大名迹之一。

5Dbsh2hlCYGNP8Q3VguM3K5sdsDVFxfWdqarrNxf.jpg

▲《月下赏梅图》,马远(中国,活跃于约1190-1225年),南宋(1127-1279年),13世纪早期,团扇,丝绸水墨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oYQ0LWXxqLppxdq6SgdVM7iHqjYrmyLl2DyisyJ4.jpg

▲《廉颇蔺相如卷》,黄庭坚(中国,1045-1105年),北宋(960-1127年),约1095年,手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O4IQvzxy0YJxXRJks1OWyZie0VdJvm5YSTQYeFte.jpg

▲《孝经图》,李公麟(中国,约1041-1106年),北宋(960-1127年),约1085,手卷,绢本水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HZIYfRF7iSsOEtZArKrpHbEcq6eg1ydPvnYgYirs.jpg

▲《赵氏三世人马图》,赵孟頫(1254-1322年);赵雍(1289 - 1360年后);赵麟(14世纪下半叶),元朝(1271-1368年),元朝(1271-1368年),画于1296-1359年,手卷,纸本水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ZCzFBLNnPDBqyvY6S9wm7PTAX35DfFdVBIb43sdl.jpg

▲《溪岸图》,董源(中国,活跃于公元930-960年),南唐(937-76年)悬画卷,绢本水墨色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而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建150周年特展”中,博物馆计划除了展示中国书画外,古埃及雕像、叙利亚文物、日本兵器盔甲、西方古典油画、欧洲皇室珍品、美国当代艺术,以及德加、马奈、莫奈、塞尚、毕加索、布朗库西等艺术史上如雷贯耳的名家名品均有所展示。

drCuh36if1D88VMoTMSIWvugADn3MJ6NX2i0InDE.jpg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央展馆外观

戛然而止的大都会150周年庆

1866年7月4日的美国独立纪念日,一位名叫约翰·杰伊的法学家,在法国的一个沙龙,萌生了“在纽约建造一座博物馆”的想法。这个富有理想和激情的倡议马上得到了一群美国公民的热烈响应,他们包括富有的商人、银行家、政客、著名的艺术家与思想家等。

ke3xv8N14EFzVDwcjkTwRr440ck7DKrMoTjBBVAH.jpg

1880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870年,建立大都会博物馆的倡议被美国纽约州议会正式通过。十年后,1880年3月30日,位于纽约第五大道与82大街交界处的博物馆主馆开幕,美国上层社会的精英纷纷到场庆祝,也正是这些人的支持和无偿捐赠,使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成为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

所以每逢周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都会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以示庆祝,如大都会的百年庆典,就从1969年10月到1971年春一直持续了18个月。

dwjWNUHWWPjAmIHoei6jlWd3dLeLiUrtsmWqG6B6.jpg

“19世纪末美国装饰艺术”主题展重要展品之一Herter Brothers公司制作的大型橱柜

y01yX8JEa5EfOfqOCwT1oAVsTclOdaICH8r8plrR.jpg

Wigmore 夫妇的房间的场景还原,配以同一时期的墙纸与照明设备,还原他们的生活环境以及其中的艺术品陈列。

今年恰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建馆150周年,博物馆从2019年末就开始举办和筹备一系列艺术活动,2019年12月2日,“19世纪末美国装饰艺术”主题展开幕,展览从加拿大收藏家 Barrie & Deedee Wigmore 夫妇捐赠的88件美国唯美运动时期和镀金时期的装饰艺术作品中,遴选近50件作品,涵盖绘画、家具、金属工艺品、陶瓷和珠宝等,大部分为第一次公开展出。

eXZrAqtLfsxa8QQp5giO4kKX3nZW8unBFxw70G9I.jpg

测量员,1854年 “馆藏1840-1860年代摄影展”展品

tAu4HcJxrgHVpDwqLdYEcxLKwzb23ElVkaokxJhf.jpg

巴黎林荫大道,William Henry Fox Talbot,1843年 “馆藏1840-1860年代摄影展”展品

VeSZ2z7331aij2XGBoXeXnOxCsfvfR5TFZNjlAkn.jpg

下棋的人,(传)Antoine-François-Jean Claudet,约1845年 “馆藏1840-1860年代摄影展”展品

tX5S36QYEaKFP420Tco8QJ4L10cgcGGQeJezjcwx.jpg

▲ 工作中的摄影师(局部),约1855年 “馆藏1840-1860年代摄影展”展品

12月3日,“馆藏1840-1860年代摄影展”开幕,分两期展现博物馆收藏的肖像摄影、风景摄影、旅行摄影和新闻摄影等,呈现早期摄影先驱者的探索创新精神。1928年,大都会博物馆已开始进行摄影的收藏,后于1992年正式成立“摄影部”,目前共收藏有1830年代迄今的7.5万件摄影作品。

vTlU63PTCJkO27deRHHRvOYTERjuMT8YMQtSmo1o.jpg

单柄大酒杯,约1580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bmfdn4b9GzB3Hk7oT190WN82tPlbIlc4hHgdrW5r.jpg

带软垫的扶手椅,约1689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PT30Sbgef3OYPRIo2ozwj700yrvgyOUGbPLcbNKD.jpg

松木桌子,约1740-1745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wpA9PP4pTflYmY1Zn6BNZnzKRs1c1ujDUZpqbCj3.jpg

茶壶,约1770-1775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gccJtdziT6plK0O9Jf1rvrs3rJP7TVlDmzKlTnWY.jpg

Croome 庄园挂毯室还原,Robert Adam 设计,1763-1771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QXimCIStoVYDr7fYvhr1iTAbrhZoPiZvNdf5ECCD.jpg

《沃森夫人肖像》,Joshua Reynolds,1789年 英国艺术展厅展品

3月2日,大都会升级改造后的英国艺术展厅重新对外开放,1000平方米的展厅中,三所贵族庄园的华贵内饰、100只典型的英式茶壶、Cassiobury 宅院的17世纪楼梯……700件藏品全面呈现了1500至1900年间英国装饰艺术、雕塑和设计三个领域的发展。

……

而这一切,都因为疫情戛然而止,3月13日,博物馆宣布闭馆至2020年7月。而计划于30日开幕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建150周年特展”也将无法与观众见面。

一个关于美国“土豪”的独特故事

这个展览,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精品展;也是150年来美国各界“土豪”——银行家、富商、艺术家的捐赠与心血;同时也是一个独特的美国故事,一个关于雄心、公民责任和慷慨付出的故事。

下面,就让我们跟随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看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庆祝建馆150周年,曾为观众悉心准备了哪些经典,而疫情的爆发又让我们错过了什么。

第一单元:初创时期

1872年2月20日,在纽约第五大道681号的一幢大厦内,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首次对外开放,当时的主要馆藏来源于美国著名收藏家、铁路业巨头约翰·斯顿的个人收藏,包括174幅欧洲绘画和数具古代罗马石棺。

DJByexgJn84XaX3KLCzaPzi7OBShQDSqdnyvDr5p.jpg

▲约翰·斯顿(1820—1893),美国商人和艺术赞助人。曾任新泽西中央铁路公司总裁,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始人之一。

QNP8K57gbiCBqDLUIEq9tf5KUtvUKkSj4dl4iWmC.jpg

▲描绘博物馆开幕盛况的木刻画,《法兰莱斯利周刊》,1872年

XTSmaFIzkUu9oJDi7M43ulKznPwRCJ2Ksfp2E2lT.jpg

▲20世纪初大都会博物馆的石膏像大厅

第二年,大都会博物馆就搬出了第五大道,到第14街128号道格拉斯大厦安置,因为原先的馆内空间不够了。这一年,博物馆从美国前陆军军官卢吉·帕尔玛·德·塞斯诺拉上将那里购买了35000 件古代塞浦路斯艺术品,虽然之后的几年里,这些文物中大量的重复品被售出,但大都会收藏的6000 件文物,依然是塞浦路斯以外,最丰富多样的一批。

除了古希腊艺术外,大都会博物馆的兵器盔甲馆也在世界上享有盛名,其藏品的数量与质量只有英国皇家军械博物馆可以相匹敌,而这一切离不开武器盔甲部的第一任部长巴什佛德·迪安。

BG5IHKkq6qoz50hMvZ09QtrYjCfK1ydIvmlnKq91.jpg

▲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一件日本大铠,由巴什佛德•迪安捐赠

巴什佛德·迪安可谓20世纪初美国学术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是顶级的古代鱼类专家、哥伦比亚大学动物学教授,但个人又酷爱古代武器盔甲,至1900年已拥有大约125件藏品,是美国古代盔甲方面的学术权威。在他的大力推动下,1904年,大都会博物馆成立武器盔甲部,并把自己多年的收藏捐赠给了博物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建150周年特展”第一单元“初创时期”特别展出了该馆最早的一批藏品,包括塞浦路斯文物、托尔特克文明雕塑、欧洲经典油画和日本盔甲等。

第二单元:艺术为大众

20世纪初,大都会博物馆将目光投向传统社会精英之外的受众,向设计师、手工艺人和学生敞开大门,进一步拓宽收藏领域。

eK6DC9ByAZxw0qJzJsEltaYBBbhKinn6uIoVQfSf.jpg

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创作,立于纽约中央公园的谢尔曼将军塑像

CqJnfbWi7ykWzJCqYuRhVe9biYiTAFkzgu6bL9So.jpg

《胜利女神》(Victory),Augustus Saint-Gaudens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1914-1916年翻制版

美国雕塑家高登斯的《胜利女神》就是这一时期入藏大都会博物馆的。高登斯是20世纪初美国文艺复兴的核心力量,1891年,他接到任务,为自己最崇拜的将领威廉•特库赛•谢尔曼修建骑马像,他设计让胜利女神引导将军,这件作品在1900年巴黎国际展览会上获得大奖。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是胜利女神的翻制版。

第三单元:奢华之愿

同样在这一时期,大都会博物馆开始收集来自欧洲皇室和贵族的珍品。造成这一改变的主要原因是一个古怪商人。

WaACTbxR3lgB1SfrRz3YZnc1iuHiCbYLcOSI7r31.jpg

▲雅各布 · s · 罗杰斯(1824—1901),美国商人,曾任北美第二大最受欢迎的蒸汽机车制造商公司总裁。

1901年,美国蒸汽机车大亨雅各布·S·罗杰斯去世,他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一笔500万美金的巨款遗赠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到21世纪初其购买力相当于1.7亿美元)。正是这笔钱,使大都会博物馆摇身变成“富豪”,有能力购买艺术品原作了,此后博物馆成立罗杰斯基金继续收购艺术品。

Isk9VkFI5WWnj64CUvivudjEzRjfq2J6fOFvfvNg.jpg

▲文艺复兴时期荷兰著名画家彼得·勃鲁盖尔(1525—1569)画作《收割者》就是罗杰斯基金成立头二十年购买的作品

sqSVZTCV74HRYjVI512Yt7nbhQNMjfI958AHlTzj.jpg

▲J.P.摩根(J.P.Morgan)(1837—1913),美国著名金融家、银行家和收藏家,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之一摩根大通的创始人。

罗杰斯之后,J.P.摩根、本杰明·奥尔特曼、阿瑟·塞克勒等一批富可敌国的大亨或艺术赞助人也都为大都会慷慨解囊,博物馆馆藏渐丰,大都会开始一步步走向世界级博物馆行列。

SzJJd2VrE5Hds6w0Ov0zfvGUkbXoNyzNBhfAdMqx.jpg

▲《持琴的年轻女子》(Young Woman with a Lute),扬•弗美尔,约1662-1663年

C0LLwati3p0Jaktjm7Mwo9hiqw7JiYqqziU2Ycsd.jpg

▲ 《圣母子与天使》(Madonna and Child with Angels),Antonio Rossellino,约1455–1460年

本单元主要展出镀金时代以来美国收藏家们捐赠的藏品,亮点包括扬•弗美尔的油画《持琴的年轻女子》、15世纪雕塑“圣母子与天使”、18世纪法国宫廷装饰艺术等。

第四单元:考古收藏

大都会博物馆的捐款除了购买艺术品外,1906年开始长期赞助埃及、中东等地区的考古发掘工作。因为当时的政策允许赞助者保留部分出土文物,所以大都会博物馆在1920-1930年间参与了众多考古工作,并大幅扩充了相关收藏。时至今日,大都会博物馆收藏了近36000件古埃及艺术珍品,排世界前列。

nxb4ba5iuAEjq8Yj4wZedlF1DZPbzbOrqQetkTU0.jpg

《持祭品的女子》公元前1981-1975,木质彩绘

这件作品出土于宫廷大管家梅克特之墓,在1920年的考古清理中,意外发现一个隐藏的小房间,除了两个雕像,里面装满了几乎完好无损、惟妙惟肖的船只、花园和面包作坊、养牛场、屠宰场等模型,让我们得窥4000年前的生活。

J5vOjOtNoh4nCu1luCmK6oKgy9BgET8J3qdZnKtv.jpg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法老 Hatshepsut 雕像,约公元前1479-前1458年

K76DEuiSmt7nytomLAgh6QMscoq8Bhjhe43RMhjx.jpeg

《王后头像残片》公元前1352–1336,黄碧玉 1922年第一次亮相便惊艳世界

Sdtb0RVEXQ3ENJbPgQuMST0I3PnM7q7wVGdwRruV.jpg

▲美国之翼庭院(图源:三联生活周刊,蔡小川 摄)

第五单元:国家叙事

1924年,大都会博物馆“美国翼”开放,通过博物馆的美国艺术收藏,帮助强化美国人的国家意识和国民精神。而美国之翼展厅的建筑墙面也是重要展品,它曾经是华尔街美国银行分行的一部分。

xWIS2Q2mpq5BkgbJIjDqvQubIAnArrhqd64b2hw5.jpg

霍默,《老兵新田》,1865,布面油画,61.3 x 96.8 cm,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1836-1910)是19世纪美国最著名的画家之一。他的代表作《老兵新田》画于南军投降,林肯被暗杀后的第五天,画家用老兵背对观众收割麦田的场景,象征美国从战争到和平的过渡,以及为统一与繁荣付出的代价:战争中的牺牲者和被暗杀的总统林肯。

OMDI9NdcjD7mEuVk9VOwK4PYFbBjySqTpF1CYIOO.jpg

萨金特,《X夫人肖像》,1883-1884,234.95 cm × 109.86 cm,布面油画,大都会博物馆

“美国翼”中最重要的展品是美国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1856-1925)的代表作之一《X 夫人肖像》,描绘的是移民欧洲的美国交际花弗吉尼·阿米莉亚·戈特罗。这幅肖像为上流社会设立了新的审美标准,开创了现代肖像画的新模式。

第六单元:收藏愿景

1929年,美国富商 Havemeyer 夫妇将他们收藏的近2000件艺术品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其中包括德加、马奈、莫奈、塞尚等法国画家的作品,印象派艺术从此正式进入美国大众的视野。

H. O. Havemeyer是美国实业家,于1891年成为其家族企业美国制糖公司的总裁。他和妻子都是艺术的狂热派和多产的收藏家,1929年,他的妻子将他们的大部分藏品遗赠给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Dbccth5qyQupffYERn1HQQN3Wm76I5d3CdzcPcQb.jpg

艾德加·德加(法国人,巴黎 1834-1917 巴黎),十四岁的小舞者,1922年浇筑,2008年加裙,部分有色铜,棉质塔勒丹薄纱,丝缎,木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917年德加逝世时,人们在他的工作室发现的,当时发现的人物雕塑有150余件,1922年,德加的后人决定授权将其中的72个小型作品重铸或修缮,这件作品就是其中之一。

马奈被视为现实主义画派与印象派之间起承转合的关键人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了一系列马奈的绘画和素描作品,并陈列在画廊中进行展示。

iHMLg1qEaDTwHbWcVZe3TtfgUTmzrKqnHNvs16o2.jpg

爱德华·马奈(法国, 1832-1883) 《贝尔维尤的ma奈夫人》1880,布面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是马奈最后一副关于妻子的人物画像。

TvJpuqGrUnxdxdSQBontKeuLMQl0rE2DFESqrd6A.jpg

爱德华·马奈(法国,1832-1883)《西班牙歌手》1860,布面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吉他乐手的时髦服饰是马奈定制的款式,且大多数都收藏在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

p4ZxV1B2k9ei5Cjc1J8cW5b8q5hlIrSEtmGU82qH.jpg

JUbrWRwO5jIRlNWjYX8i9kauabeOmTNF0lO1jDbc.jpg

馆藏梵高作品展,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梵高是西方艺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的画家之一,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了丰富的梵高作品,包含彩绘和素描,分布于各个展厅。

NMhNwiMjeM5eVEKR7Fg1t7mrRENDnRMhxRj2FeAz.jpg

文森特·梵高(荷兰人,1853-1890),削土豆的人,1885,画布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4pY07reMw3puYPjEOFS2F40tHNKXdYPwsOnjqhUG.jpg

文森特·梵高(荷兰人,1853-1890),戴草帽的自画像,1887,画布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削土豆的人》和《戴草帽的自画像》一正一反分布在同一画布的两面,展现了·梵高探索色彩互补的过程。

WESvZLqO8iKqFJRtWTuO5XjMJToZgHpokF6c070X.jpg

文森特·梵高(荷兰人,1853-1890),麦田与柏树,1889,画布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梵高认为这幅阳光下的麦浪图是他夏日画作中的最佳。

保罗·塞尚是一位后印象派画家,大都会艺术博馆馆藏了大量保罗·塞尚的作品。

O8BiBYeYL5WjI5dxVFWdLZJGhy7dIlZoNTO6CPjr.jpg

保罗·塞尚(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1839-1906年,普罗旺斯艾克斯),安托万·多米尼克·索维尔·奥伯特(生于1817年),塞尚的舅舅,1866年,画布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39UD8WuscTrWpU4p02nKGZFeG4JdjOUNRXXg9VdD.jpg

保罗·塞尚(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1839-1906年,普罗旺斯艾克斯),沐浴者,1874-1875年,画布油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作品是塞尚最早的几幅沐浴者画作之一,这个主题也贯穿了他剩余的职业生涯。

第七单元:理解现代主义

印象派之外,1930年代左右,大都会博物馆开始关注现代主义艺术与设计领域的收藏、展示和相关项目,这一单元展品的主要亮点包括毕加索、布朗库西、Georgia O’Keeffe、Charles Demuth 等艺术家的作品。

NEFXdhAiZEA0nuzwvzoqznS0u7Ddx9572Mo1ATvn.jpg

德穆斯,《我看到金色数字5》, 1928, 纸板油画, 90.2 x 76.2 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查尔斯•德穆斯(Charles Demuth,1883-1935)是美国现代主义先驱,也是美国第一个本土现代艺术运动——精确主义的主要成员。1923年,德穆斯成为他同时代的第一批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而购买作品的人之一。

其中《我看到金色数字5》是其最知名的作品,也是精确主义的代表作,描绘了一辆救火车在纽约街道飞驰的景象。德穆斯运用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的视觉语言表现了20世纪初美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活力。

nDIk70TGh9qpBw2lUgKMIEUFKsgG6KBwAA1BbYBA.jpg

奥基芙,《牛的头骨:红、白、蓝》,1931,架上油画,101.3 x 91.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30年代初,美国经济大萧条,美国文化圈急于寻找一种既本土又国际化的艺术形式,表达国家和民族的自信。在美国现代主义与欧洲前卫艺术的关系中起到过重要作用的乔治亚•奥基芙(Geogia O’Keeffe,1887-1986),他的代表作《牛的头骨:红、白、蓝》中,牛头骨的十字型极具宗教仪式感,红、白、蓝又令人联想到美国国旗,这件作品既展现了美国本土的自然遗迹,又具有国际风格的抽象美感。在美国三色旗的衬托下,它仿佛是美国现代主义的象征,预示着一种新的美国艺术即将诞生。

第八单元:破碎的历史

这一单元聚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都会博物馆工作人员对保护欧洲文化遗产所作出的努力,同时介绍德国考古学家 Max von Oppenheim 发掘的叙利亚文物辗转入藏博物馆的故事。

GEYlbCmxYckp1w92Co8csRwhhrSpqFtUEQ0VTPlr.jpg

《利比亚女先知》(Libyan Sibyl)素描手稿,米开朗基罗,约1510-1511年

1899年,德国外交家Max von Oppenheim首先发现了叙利亚哈拉夫神庙遗址,但当时的他并没有发掘权,12年后,Max辞去了外交官的工作,对遗址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发掘,结束后,他将大量珍贵文物带回柏林,并建立了柏林哈拉夫博物馆。

tDhXCXEmRsIKMQejujACZ6RZHcgtgPjXFymm7hcU.jpg

哈拉夫文化时期碗残片(Halaf Bowl fragment) 约公元前5600–5000年 陶器,彩绘 尺寸:3.23 in. (8.2 cm)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402长廊藏

不幸的是,二战其间,由于空袭博物馆受到严重损坏,这被认为是近东考古历史一次致命之击。值得庆幸的是,随后,Max将这些文化残片运至Pergamon博物馆进行修复,大都会博物馆亦参与其中,并有幸获藏部分文物。

第九单元:建馆百年

1970年,大都会博物馆迎来100岁生日,曾在60年代做过美国财政部长、时任大都会董事会主席的狄龙,对大都会的收藏做了一次调查,发现中国艺术,特别是中国书画,是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弱项,因此决定着重收藏中国书画。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聘请美国著名的中国书画专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方闻担任远东部部长,指导中国书画的收购。

UXbze46DLak5JD9VbwDvrVu1bv9y6krwt1XCk81A.jpg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早期收藏,多为赝品

在此之前,大都会博物馆“远东艺术部”的历任主管,虽然陆续收藏了一些中国书画,但其中多为赝品,能被称为博物馆收藏级别的作品寥寥无几。20世纪60年代的十年间,大都会博物馆的书画收藏基本上处于休眠状态。方闻的任职,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

北宋 (传)屈鼎 夏山图 绢本设色 45.4×115.3 cm  

1973年,在方闻的指导下,大都会博物馆以250 万美元从纽约著名收藏家王季迁手中收购了25 幅宋元绘画,其中一半是迪伦家族信托出资负责的。其中有唐代韩幹《照夜白图》、南宋马远的《高士观瀑图》册页、北宋(传)屈鼎的《夏山图》等一系列在后来艺术史撰写中如雷贯耳的名品,这也大都会在中国古代绘画研究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收藏。

北宋 徽宗赵佶 竹禽图 绢本设色 33.7×55.4 cm

在狄龙的支持下,1984 年,方闻又将顾洛阜收藏的 177 幅书画纳为大都会的收藏,其中包括郭熙、黄庭坚、米芾、宋徽宗、梁楷、赵孟頫、鲜于枢、倪瓒等诸多宋元名家的画作。

五代(传)董源 溪岸图(局部)

1998年,大都会又从王季迁的收藏中得到十二幅画作,由博物馆董事会成员唐骝千出资收购,其中就有举世闻名的《溪岸图》。

正是借由王季迁和顾洛阜的这两大收藏,再加上翁万戈家族、唐炳源温金美家族、唐骝千家族等陆续的捐赠,使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一举成为欧美最顶尖的中国古代书画收藏博物馆。 到1997年,大都会即成为拥有“亚洲之外最大的中国艺术展区”的博物馆。

第十单元:广阔视野

而近30年来,大都会博物馆不断新增藏品,作品几乎覆盖全球各个地区的各种艺术形式。

F9QTFSSGXN2KRgmtcjHoqWa6sOd7HZJjA1Y0Ggqz.jpg

著名化妆品牌雅诗兰黛创始人之子Leonard Lauder

2013年,著名化妆品牌雅诗兰黛创始人之子Leonard Lauder将其收藏的78件,价值高达11亿美元的立体派画作捐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而这一举措也彻底点燃了大都会和MoMA之间的藏品争夺战。

tSvNSXhL3FYpUXSjSDcjGd1BydjizSqNHUQ4BQim.jpg

《海边的三名沐浴者》,Pablo Picasso,1920年

毕竟Leonard也是MoMA的名誉主席。但他捐赠给的这批藏品,迅速提升了大都会在早期现代主义领域的藏品水平,使其可以与MoMA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收藏比肩。

SdktwbbExTJWjpTJWxNlj8HOqcE2B9si16Mql7KS.jpg

▲ 安第斯之冠(Crown of the Andes),约1660年

2015年,大都会博物馆又新增了一件重要的珠宝展品——制作于17世纪的印加古董王冠,这是当时印加古城的人们,为了感谢天花流行期间的庇佑,为教堂中的圣母玛利亚雕像制作的。整个王冠由黄金和祖母绿打造,代表了印加文化后期最精湛的珠宝制作工艺。

TrC0VYcxiTjNUouRGRiMwZStDBg6AYSToZxSxf0f.jpg

▲ 《背负十字架的耶稣》(Christ Carrying the Cross),Jan Gossart,1520年-1525年

ZDIyJZqqjZfpnTWiWI053e9fldvhg38gdB9kzi7e.jpg

▲ 《鱼市》(Fish Market),Joachim Beuckelaer,1568年

2015年-2016年,博物馆又收藏了一系列欧洲早期绘画作品,其中16世纪荷兰画家 Joachim Beuckelaer、Jan Gossart、西班牙画家 Luis de Morales、19世纪比利时画家 Fernand Khnopff 等人的油画。

1871年大都会博物馆收购的174幅古典大师绘画,奠定其在欧洲绘画领域的收藏基础。经过近一个半世纪的发展,目前博物馆已经成为全球收藏欧洲绘画最重要的公共机构之一。

今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已成为一座号称“人类文明文化百科全书式”的艺术殿堂,其收藏的300万件藏品,“涵盖了全球每个角落的文化,代表了从史前到当代5000年的文明史”。

1866年美国独立纪念日那天,一帮美国精英的愿景早已实现。希望我们能够在2020年的7月4日,重见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开馆!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Janzhou

    02月前 0 0
    很用心的整理,云游看展了!让我想起《让木乃伊跳舞》这本书
  • 福尔摩斯柯南くん

    02月前 0 1
    经典永存
  • 洋洋洋biubiu

    02月前 0 0
    好可惜
  • 手机用户1405560

    02月前 0 0
    期待疫情后见
  • 不吃鱼de菇凉

    02月前 0 0
    云游看展吧
  • ArtemisYu

    02月前 0 1
    啊 哼💢本来是我们的照夜白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