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著名山水画家于军福作品欣赏

本市热点 2020.03.28

 

image/20200324/de817de6aac85605b17f901bb0aef01f.jpeg

著名山水画家于军福作品欣赏

image/20200328/61bc3898196db79cac6a3e2e8ed87e22.jpeg

艺术简介:

于军福 ,当代著名山水画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河山画会会员、辽宁省美协理事、文化部青联美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作品在国家级重要展览中三十多次入选、获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海内外收藏家收藏。出版个人专著多部。由于"德艺双馨",曾被中共大连市委授予"大连市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梦里家山满目情

          ——于军福山水之“情”与“理”

 李毅峰

image/20200328/05a331a0e413f1a2446889cdf6d12a62.jpeg

《溪谷烟晓图》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中国的山水画作为中国文化的一种表征,是历代文人对自己生存环境大自然的观照,同时又是传统山林文化反闻于人而形成的认识观,它深深的打上了意识形态的烙印,从而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哲学内涵。

image/20200328/a840bf3a7a60077689df0536a1509fb9.jpeg

《梦里家山满目情之三》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初观军福兄的山水画,烟树微茫,丘壑宏阔,一派林泉高致、溪山养素的田园禅象。这令我不觉想起了唐代李白的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画面营造的意境似乎回到了远离尘嚣的山水之间,这与军福兄所营造的“梦里家山满目情”异曲同工。

image/20200328/f38a21b475673990622d9a5925a35a9d.jpeg

《深谷幽居图》124cmx246cm,水墨纸本设色

       我们知道,画贵造境。古人讲,作画要“出情入理,因心造境”,境由情入,境由心出,境是创作者创作结果的核心。如果从中国传统哲学出发体悟中国画的审美特质,那么就不难发现,情和心都是体认万物的通道。用心认识和发现自然中万事万物的法则,即所谓“道”,用心总结和探求生活与创作中的规律性,即所谓“理”,用心生发和感受自我内在的创作动机,即所谓“情”。军福重情重理,尤其在对山水布局的营造上,更反映了他用心感悟自然的创作观。

image/20200328/21dd3fcedb76615f77d8552dc586080d.jpeg

《山中春早图》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在他的作品中,创作的自由就在于他能出于情而入于理,以自己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形式,用心营造属于自己的审美境界。他以特别的心对创作“深入其理,曲尽其态”。他说,绘画要讲理。这个“理”就是对创作中的诸多艺术要素的一种控制和约束。经过部队历练而善于思考的军福可能更对“理”字有深刻的认识。

image/20200328/88e54a6a334bac2f198147364eb2022d.jpeg

《一隅涛声起,千里潮平阔》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在对境界的描绘上,军福的山水虽是写意,但他直承两宋,把宋人绘画中精谨不苟的状物精神和对对象本身形神的表现能力借鉴过来,这是他的“理”;但画面又注入的元人的写意风格特征和意境,用他的带有梅清、石涛特征的线条来“率”他的性,这是他的“情”。宋人绘画重渲染,重表现事物内在之理,讲究情节,在细节的描绘上尤为可贵。元人绘画重意,重个人气质和修养,所以元人的画境直从心中而出。从军福的作品不难看出,他对形的要求很严格,不管是山形,还是树形,抑或村宅茅舍,都能以自己的闭目语言表现。这既有宋人之“理”,又有元人之“情”。

image/20200328/dfdca9e774999b6e1b9b19460c13bb76.jpeg

《梦里家山满目情之一》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而他的这种对山水“情”与“理”的表现,又非简单的写生式的传移模写,而是他把自己对家乡的情怀,幻化成一种梦境,把要表现的一切元素,连同他的理和情,都统一到一个整体的大境界中,删繁就简,这就使他的作品能焕发出既有人间烟火味道,又有简约、空灵的理想主义风格。而善于对空白的处理,则使他的画境让欣赏者有了较大的心理空间。古人讲,“计白当黑”,他的空白,或是天空,或是白云,但画面的上留出的空白,有神秘的空间感受,空白空间动静结合,虚实结合,轻重结合,黑白结合,令其作品具有幽远的梦境意识。

image/20200328/3829be1bd9e073fbddc1da0267179365.jpeg

《冰峪河畔》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但军福的绘画是把情和理放在大的山水意境营造上,情和理并没有使他的作品陷入一般画家的习俗,他的理是来自他对生活深入体味和细心观察的结果,也来自他对艺术创作理性的认识。对生活的观察要转化为可视可感的表现形象,对艺术的认识要化为有情性的笔墨形象。画中之理与画中之物与作画之人,在他的画中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刘勰有句话,“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道出了理融于形的难处。而军福的理是出于情,这就使这一创作难处有了来处。军福是一位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人。生活使他丰富的同时,也使他重情重意于艺术。

image/20200328/b0814631d26365d76a3463a4670a9cb2.jpeg

《佛光晁耀图》124cmx246cm,水墨纸本设色

       在艺术创作上,对万事万物的观察,无不与自我的情性相交融。宋代文同曾向苏轼表露:“吾乃学道未至,意有所不适,而无以谴之,故一发于墨竹。” 军福也是把更多的生活之情性贯注到了他的山水笔墨表现之中。他从不把情感表现放在表面,而是从更深的层次去通过山水境界的营造来表达情感。

image/20200328/ce605ce02e466996971535321e95bfcc.jpeg

《密林春望图》68cmx136cm,水墨纸本设色

       石涛《画语录》中,开篇即是“一画之法,乃自我立”,这实际是自我意识的自觉和觉醒,它落在创作上,就表现为主观融合客观,以情感再创意象,这就是“因心造境”。清人方士庶在他的《天慵庵笔记》中说“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境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军福的创作从他情性“真处”着手,去营造属于他自己的精神和情感领地。从他的画中,难以看到像大写意一样的激情,但在他的每一笔对整体意境的营造中,又暴露着他隐藏在形式语言背后的千言万语,这千言万语汇成了声势浩大的画外之意,那就是梦中所系的家山情怀。

愿军福兄的山水再创佳境。

 (作者简介:李毅峰,著名学者、艺术家,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国画艺委会委员、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碧云苍岭图》136cmx68cm,水墨纸本设色

《清溪容云图》68cmx45cm,水墨纸本设色

《林密声幽图》68cmx45cm,水墨纸本设色

《林谷幽隐图》68cmx45cm,水墨纸本设色

《秋光翠岭图九136cmx34cm,水墨纸本设色

《山寒山静图》136cmx34cm,水墨纸本设色

《春水流香图》136cmx34cm,水墨纸本设色

《夏山清幽图》136cmx34cm,水墨纸本设色

责任编辑:王红雷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