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徐红明“东方红”融中西方绘画精神

国际在线专稿 姬荣菲 著 2011.03.30

  


(创作中)

 

  国际在线艺术收藏报道:北京白盒子艺术馆于2011年3月5日至3月22日推出艺术家徐红明“东方红”抽象艺术展。

  “艺术并不重复可见的事物,而是使事物可见”。徐红明的抽象主义作品将中国传统绘画精神融入西方抽象主义创作方法中,着眼于艺术形式的独特创造。他的作品以严谨的画面设计和颇具偶然性的创作技法,让观者在有限的可视画面中,感受无限延续、无限进深的精神逾越。这是隐藏于二维画面中的更深的空间程度,是作者对可感知与不可感知世界的看法与想象的表达。

  “东方红”展出了徐红明最新一个系列的抽象主义作品,这些作品是由矿物粉播洒而成。细小的颗粒自然随意、毫无人为干预的飘落在画布上,创造出一种不可控性的画面效果。显然,他不是在追求完美、完整的画面效果,而是将情趣融入到创作之中,在创作过程中表达一种对自由精神世界的向往。

  徐红明的创作手法汲取了中国传统绘画中“散点透视”,使他每幅画的局部都是鲜活的。他在尝试一种带有东方特色的抽象画创作。将中国的老庄哲学、佛教禅宗思想作为创作灵感融入画面的无限进深之中。在浮躁的现实社会中,通过艺术追寻一种心灵的慰藉。——朱延安

  


(东方红)

 

  徐红明的所有作品揭示出了艺术和艺术家的实践。这一实践不仅仅需要静止的战略,而且包含了整个想象力的领域,艺术家以双重的冲动穿越了这一原野。这种冲动不顾磨难,同时将特权赋予播散和凝聚两种运动。手,头脑和艺术家的整个身体都投入了创造的时刻,这一时刻是一种破除一切障碍的梦幻般偏移,同时始终自如地内接于编织在语言的娴熟和艺术家良知中的风格密码。艺术是一种流溢和尺度的实践,这一实践系统地超越哨位的边界和极限,在它们之外去创造一种不可能性的系统,一种产生自艺术家的姿态的心不在焉的方案——这一方案是一种在自动同时又校准过的图像线条中组织好的混乱运动之果实。 ——阿奇莱·博尼托·奥利瓦

  花满枝头的无枝无干的蔷薇——徐红明的非完整的抽象主义

  我频繁地与徐红明交流。我们对绘画的评论与评论家的评论无关,只是画家在谈论绘画。

  徐红明90年代的具象的绘画中,以完全不同于传统和现代主义绘画的处理主题的方式将表达的物象,那几乎是垂直的像荒野的带一些向远方透视消失的平面置于与画布的物理平面只有20厘米的距离。这种纳米式的,精神偏执的叙述局部的绘画观察方式和构图方式,是对传统和现代绘画的断然拒绝。画家对描画对象的每个局部的形和色的热烈分析的嗜好,对每个局部的视觉组成素的无限细分的深切欲望,使观者无法不想到这样一个问题:画家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呢?

  接下来徐红明完全离开了具象进入抽象。他长久地研究了中国传统的散点透视,以大观小的精神融合方式,循环观,移动观察,而对传统的玄的要素完全拒绝。他像历史上一些湖南人一样与传统的部分因素结盟,然后竭力使传统更加激进。 ——李向阳

  


(非云非雾非qi)

 

  徐红明自我解读:

  我的抽象画深受东方历史漫长的融合性世界观的影响。这种世界观有别于西方抽象画家们的那种分裂性的世界观。在西方美术史上,不论是蒙特里安的硬边几何,还是波洛克的抽象表现,其作品都是红黄蓝的分割。在我看来它们在走向纯粹化的同时不得不将自身也彻底地分解掉了。

  我的抽象绘画实践分为“理性几何型绘画”与“自由无规则型绘画”两个范畴,两种形式的作品。这实际上是两种精神状态下的产物: 一种是严谨规矩甚至是硬边的,一种是自由表现性的,无规则甚至无法确定边限的作品。

  这两种形态反映出我的精神的两个方面,而这两个方面对我都是必需的。它们都是用最典型的最有代表性的形体表达出来。在我的抽象世界里,理性几何抽象是用最简单的形体来对世界的构成规律的作理性表达:严谨的透明方块型体,在相互叠加、相互渗透、相互映射中体现着流动画面的规律性。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