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张强:井上有一——激情燃烧的书法原点

艺术国际网 张强 著 2017.10.25

  井上有一的作品,一部分仍然保持着文字所应有的形状和认读状态,但毕竟认读是处于次要的隐形位置。如他的《愚彻》,这个词句本身是毫无指向意义的生造,但在画面上却极具造型特性。“愚”在上,“彻”在下,“愚”的下方坚实地插入“彻”的上方之中,二者之间既不是草书式的连写关系,也非故意谬误性重叠,而是真实地“进入”。如同建筑的基础与建筑物的关系,同时也像木具的榫铆结构—般严密地结合在一起。它不仅在形式上,同时也体现在空间的转换之上。这里“视觉性效应”为主旨,强烈的黑白对照产生的是雕塑般的雄壮与朴厚。让里德感兴趣的正是这种单纯中所激发出来的震撼性力量吧!

《场》126×197cm

《素直》91.3×122.5cm

《野》126.5×213cm

  井上有一更多的时候体现出一份情绪的激荡,这种充足的热望使他足以与各种空泛的理论展开决斗。为了体验西方抽象表现艺术的力度并激发自己无尽的创造力,他以诗来表达出一个画家的理论,那便是“让一切理论都见鬼去吧”。

  “随心所欲地写吧/泼出去,把它泼到那些书法家先生们的脸上去/把那些充斥在狭窄的日本国中的欺诈和体面横扔出去/金钱难以束缚我/我要干我自己的事业/什么书法不书法/斩断它/我要同一切断绝/甚至断绝那些创作的意识/随心所欲地干吧?(《美术史论》95年1期)

  对于他的这种用激情淹没书法的历史与所有规范的主张,海上雅臣如此看待:

  “……所得到的正是那些摈弃写字时要求的心性,从而掌握了无限延续的线条的力量……有一通过不写字的写,体验了以写行为占领画面的空间,诸如这种占领画面的意识在日本人的美感中还不曾有过。(《美术史论》95年l期)

《豪》130.7×180.4cm

《象歩》91×136cm

《喝》94.1×159.6cm

  不去顾及所有的审美原则与技巧方式,只需将“写”这一行为真正贯彻到具体的画面空间之中,同时,把“写”这一动作过程看做是线条与空间得以成立的原因。而这两方面恰恰应当是书法赖以成立的原始性因素。故而“写”给井上带来了线条无尽运动的奥妙与空间构置的独特心理变化的凝结,并且洗清和净化了他的创作性质。他对此说道:“尽管书法是以线条来表现,但在写字过程中得到的是线条蕴藏着书法复杂微妙的秘密”(同上)

  而他在1970年所赋的和歌中,又在诉说着他独特的感受:“书法即空间/吾将为实现它/不惜燃尽生命的火花平”(同上)

  这就是井上有一的理论,以对一切规范和束缚蔑视的激情,来布满自己特有的黑白空间之中。而在他的《作品》之中,粗重的线条曾经占据了画面本来的空白,营造的是骇人的空间,黑白之间之滚动着生命液体的昭然轨迹,形成了激情表现对无端的漫溢。边缘上炸出的毛刺状笔迹预示着粗野与原始动作的掠过,这里的空间属于真实而原始的抽象,为了自由而抑制矫饰的企图。它以对日本原有优雅的决裂,而更具有西方式的抽象表现力量。

《王维诗 长啸 》241.6x121.2cm,1963年

  在对自己作品的回顾观照中,他推出过《贫》书法展。在整个展厅之中全部是巨幅的骇人的“贫”字。虽然此展是以书写汉字为前提,但从观念上已与传统书法观大相径庭,这同时因为以往书法极少有重复的书写,更不会如此独立地将单个汉字作为观照对象。这是一种真实的汉字造型的实验行为。

  井上有一用生命的原始人格抛弃书法,从而进入深层的书法之中。这是因为他用激情唤醒了书法,同时也赢得了书法的缘故。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