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纪念井上有一百年诞辰:看井上有一如何解放书法?

雅昌艺术网专稿 江静 著 2016.12.20

“书法的解放”纪念井上有一百年诞辰暨对话井上有一艺术展

“书法的解放”纪念井上有一百年诞辰暨对话井上有一艺术展

6.0

北京太庙艺术馆

已结束 6810

  【编者按】书法家王冬龄说他是“‘近代美术五十年’的代表性艺术家”,中国美院院长许江称把自己的心留给了他,欧美观众将其与毕加索相提并论,中国评论家说他“影响了中国书法30年”……他是日本书法艺术家井上有一,被认为是“20世纪日本书法的一个奇迹”。作为书法的发源地,这位日本的传奇艺术家如何影响中国?今年是井上有一诞辰100周年,以“书法的解放”为题举办的“纪念井上有一百年诞辰暨对话井上有一艺术展”将在紫禁城太庙艺术馆开幕,展出井上有一的作品30余幅,其中10幅作品是首次在中国展出。

井上有一

  【决裂:书法是万人的】

  井上有一的经历也称得上“传奇”。1916年,井上有一出生在东京平民区一个贫苦的旧家具商家中。虽然井上有一一直梦想当画家,但家里却供不起他上美术学校。他进入国立师范学校就读,19岁便当上了老师,用自己工作得来的钱跑到城里去上画塾。学了五年油画因花费巨大放弃,转而学习书法,“简简单单一支笔一张纸就足够。”

  他于1941年开始学习书法,1950年凭借《法华经自我偈》进入日本书坛。经历艰难的求学之路,作为书法新秀发展顺利的他,却在1952年与日本书坛决裂。

井上有一

  1951年,井上有一参展了“第四届书法艺术院展”、“第二届书之美展”、“第三届每日书法展”。这两年的参展获奖,并未让他高兴,而是使他发奋创作的热情受到了挫折,他对评审工作更偏重于人际关系、而并非看中参展作品的内容和作者的素质大失所望。因为战争的结束,战中、战后各奔一方的书法家又聚集起来,恢复了书法私塾,沿袭过去师徒关系,以征集作品展的组织形式为名维系过去家族式的书道沙龙。

  有一对此极为反感,他用《书法的解放》一文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的不满和主张:

  没有比书法家自以为垄断着书法更滑稽可笑的事。书法是万人的艺术。在通过日常使用的文字谁都可以成为艺术家这一点上,书法在艺术中也是一枝独秀的。它好比原始人之与土器的关系。

  世上再也找不到像书法这样,可以融入生活的极简洁、直截了当、且内涵丰富的艺术了。

  书法是万人的!

  解放书法!

  书法家,放下你的幌子吧。人人必须是书法家。

  书法家,赤条条来吧。豁出去摈弃一切,作一个人重新起步吧。我首先,要向我自己这样大吼。

井上有一在早期创作中

  1952年正月,井上有一向老师上田桑鸠递交了绝缘书,宣告与陋习不改的书坛决裂。同时,与志同道合的五人成立研究小组“墨人会”,针对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美术状况下书法的作用,与欧美美术界的抽象绘画进行对比思考。为了使民众认识书法的潜力,改变将书法视为旧社会残渣的看法,连续发表了大量崭新的作品。井上有一明确主张回到“书法的原点”,“打破此种书写的日常性”,以“日日绝笔”的心境书写。

  【开端:“贫”字开启一字书创作】

  决裂让井上有一原本就贫困的生活更加艰难。

  工作以后,井上有一的生活还是很贫困,毕竟创作需要的笔墨纸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据说,他每月领来工资都要先还清上个月的纸账,用剩下的钱维持生活。大部分是在只有一菜一汤、腌萝卜当菜的日子中度过来的。与书坛断绝关系后,他的生活更是陷入了困境:内有虚无感缠身,租借的房子被房东收回。有一拿出仅有的一点钱,再加上借贷买下海滩的一块荒地,收起毛笔,自己动手修建小屋,拿起锄头和铁锹。

1956 《愚徹》

  整整一年没有动笔。而就在小屋盖好的时候,有一的创作却引起了美术界的贯注,他被邀参加了圣保罗国际美术展。拿什么作品参展?他想了很久,“我脑海中发现了愚徹一词,我认为这个词好,便写了下来。的确,自己发现的词使你能在创作文字时倾注全部心血。”这幅作品后来并被英国美术评论家赫伯特-利德收入《现代绘画史》,与波洛克、克莱因等画家并列其中。

《贫》 126×182cm 1972年 纸本水墨

  名气并没有给有一的生活带来多大改变。他不收学生,也不卖作品,白天在学校兢兢业业上班,晚上回到家用心创作。1954年,井上有一写下了第一个“贫”字,“自暴自弃般在破烂的隔扇门上猛击般地书写,这与当时的心情完全吻合。”

  自此以后的30年里,井上有一陆续写下64幅“贫”。1993年,在针对泡沫经济崩溃后沉闷的社会现状举办的《贫》展中一次性公开。当大家渐渐忘却了战争带来的伤痛,信仰着“努力便可创造幸福”时,这幅作品中具有动势的“贫”字,就似乎充满了“努力地向前跑便可脱离贫困”的正能量。

  也是从“贫”字开始,井上有一开始了一字书的创作,“以此为开端,不知不觉中‘我’变成‘我’,一字书成为我的本命。”

《花》 136.4×146cm 1968年

花系列作品

  花系列。“花系列”被视为有一代表作,创作最多,从1957年到1978年写了312幅之多。

母系列作品

  母系列。1961年,井上有一84岁的母亲去世。因为高龄产子,母亲对有一很是疼爱,有一对母亲怀有很深的感情。为什么不写日语或者英语,是因为“‘母’这个文字不仅仅是表示‘母亲’这个意思。就像老去的母亲的容颜一样,这个文字里能看到数千年的皱纹。”

《鸟》 219.7×145.5cm 1976年 纸本水墨

  鸟系列。“鸟系列”共42幅,创作于1976年至1978年间。1978年,在以《说“鸟”》为题的随想中,有一写道:“芭蕉的绝唱‘今秋岁已衰,云随风,鸟北归’。我在花甲退休在即之时才深悟此句的真髓,成了书‘鸟’字的契机。”

1959 圆

1959 骨

1960 豪

  自70年代末至80年代,井上晚年的集大成之作还有《越》、《吻》、《鹰》等。他用全部心血证明了汉字所具有的那种灵逸、苍雄、朴拙的魔力,因此他自信地说:“我写出来的字在日本社会中延用至今,历史久远,加之它们浸透着我手上的汗渍。所以我投入全部生命就能实现这个书法空间”,“要解释它浸透着我手上的汗渍绝非容易”。

  【打破:解放自我和书法】

  “ 活着就是要挥毫,宁愿做书之鬼 ” 井上有一如是说。在影像资料中,只见他半蹲马步地赤脚踩在巨幅宣纸上,手拿巨大的毛笔挥毫泼墨,这是井上有一特有的“书写仪式”,也是他解放自我、解放书法的方式。为了配合书写,有一定制了独有的笔墨纸砚。他把水性粘结剂稀释后和炭黑粉末调和成新的墨,定制了宽2米、长10米的特大宣纸,用马毛制成的特大毛笔,他的砚台是一只水桶。运笔痕迹历历可见。

创作中的井上有一

井上有一工作室

井上有一的毛笔

  继粘结剂之后,他将动物胶融入墨而使之固形,用这种技法创作了一批作品如《好》《母》《風》等。

1961 母

1968 风

  反复书写。虽然日日笔耕不辍,但有一留下的作品总共不过千件。因为创作一件作品就要有数十、数百件同一个字的习作变为废纸。“ 写啊,写啊,直到写彻底后再去挑选 ”。井上有一在读自己的作品时说,“写字不易,选字更难。”。在他看来,自己认为成功或者看了一眼就觉得不错都是不行的。这种字往往反复看几遍就会厌倦。“ 要反复看,但也不能挂起来看个没完,这样会越看越糊涂 ”,“ 可以把字挂在墙上看看,然后出屋呆一会儿,再打开格门定晴一看,往往能发现以前没看见的长处,给人新鲜感。具有这种新鲜感的作品,过后也会百看不厌 ”。他总结:“作品必须经得起反复看,百看不厌才行。”

1971 塔

1971 塔

  不断探索书写方式。他写“塔”字的时候,并不是从偏旁开始写,而是从下开始落笔。人们问为什么从下面写?下面是个“口”,他回答说盖房子不是有地基吗?所以这个“塔”字,从下面写和从上面写完全不一样。从下面写,“塔”就有基础在那里,盖一座活的“塔”,这个“塔”就能有很多不同的风采、不同的气质、不同的趣味、不同的含义。

花系列展出中,出现旧报纸

1972 愛

  在个展中,细心的观众发现,有的作品下部拼贴着旧报纸。这引起了人们的好奇,这是想表达什么?“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图,只是创作时把垫在下面的报纸也写到了,只好把报纸和作品一起展出。”有一从这件事得到启发,创作了一系列看上去“未完成”的作品,下端开始出现“缺笔”,看上去好像少了一截。

《十牛図(序一)》 井上有一 50x39cm 1984年 碳棒书 纸本水墨

  有一还不断寻找新的书写工具,炭笔创作就是其中之一。在有一的记录片中,他一边吟唱一边快速书写,左手扶纸,右手执笔,书写中仿佛使出全身力气,伴随着着咚咚的、像粉笔重重地敲击在黑板上的声音,左右手同时快速移动,与他同样用力地吟唱相附和,油然升起一种神圣感。这是一个严肃、庄重的时刻,需要贯注全部心神,用尽全身的力气,哪怕保留一丝一毫都会是一种亵渎。

  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创作上。他在随笔中有这样的自白:说老实话,“我白天黑夜想的都是书法创作,甚至校长的光头或学生们打闹也像文字在动。—要做书道之鬼”。所以上班前“早晨如果创作出称心的作品,那天给学生上课也有精神,心思能用在上课上。可是早晨多半是一塌糊涂,结果上课也好,办事也好,脑袋里想的全是今天回去该怎么写。放学的时间一到,就一溜烟儿地逃出校门”。

  随心所欲地写吧

  泼出去

  把它泼到那些书法家先生们的脸上去

  把那些充斥在狭窄的日本中的欺诈和体面横扫出去

  金钱难以束缚我

  我要干我自己的事

  什么书法不书法

  斩断它

  我要同一切断绝,甚至断绝那创作的意识

  随心所欲地干吧

  1982年,井上有一写下一首诗。这一年,他66岁,与陋习不改的书坛决裂30年。

  【夙愿:知足者富】

  1978年,井上有一创作了《东京大空袭》系列和《啊!横川国民学校》等与战争体验有关的作品,三十年来一直想写而写不成的,终于写成了:“迄今为止我的人生中,最惨烈的体验莫过于1945年3月10日东京空袭。我躲在学校楼梯下面很小的三角形贮藏室中,蹲在外面仅三米远的人堆里,瞬间化为油锅地狱时的惨烈喊叫终生难忘。当时的情景,我想在有生之年写出来,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了。”

《啊!横川国民学校》  1978年 145cm244cm

《啊!横川国民学校》 1978年 145cm*244cm

  1945年3月,东京遭到美军夜间大规模空袭,当晚正在学校值班的井上有一躲在楼梯下的仓库,极近的一声震响令他失去了意识。第二天,巡查校园的校工和家长们满地的尸体中发现了他,他的嘴唇还有一丝血色,通过紧急施救,昏迷了7个小时的有一最终醒了过来。幸存于流血之夜的经历,让井上有一深深地明白了战争与死亡这两个沉重的字眼。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偶然、不堪一击。从此之后,井上有一的作品愈加狂放。1949年底,井上有一写下《法华经自我偈》。因为这幅作品,他于次年在第三次书道艺术院展参展并崭露头角,开始获得人们的关注。

  1955年,战争结束十年,也是日本当时高喊“国际化”、探索“新方向”的第十年,井上有一的激情随之迸发:“在战争中有成千上万人以死的代价为我们换来了来之不易的尊严,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必须弄清什么是真正的‘尊严’,抛开传统,尽情大胆的去挥毫又会怎样?”

  井上有一曾在解释“贫”的时候说:“记得老子有一句话,叫‘知足者富’。我认为懂得这四个字,绝不会起战祸。”《老子》是井上有一从空袭中死里逃生的唯一藏书,是他在“尸臭弥漫的废墟听着防空警报”读的那本书。

有一临颜家庙碑

遗偈

  1979年,井上有一被诊断为肝硬变,医生说他只剩下五年的时间。四处求医未果后,有一把精力投向了艺术创作。逝世前两年半,有一按照原尺寸向全文临写颜氏家庙碑发起挑战;1982年10月27日,他效法高僧写下自己的遗偈:守贫挥毫 六十七霜,端自欲知 本来无法。1985年6月,井上有一病逝,即向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捐赠代表作62幅。 1989年,该馆举办"巨匠井上有一"回顾展,随后在全国6个公立美术馆巡回展出,于是,他被更多人的人接受和认识。

  在纪念日美终战50年,美国人克勒塔企划的赴美巡回展"1945年以后的日本美术"上,展出《无我》、《啊,横川国民学校》,揭露了战争残害平民的滔天罪行,也算是为有一了却宿愿。

展览海报

  此次“书法的解放----纪念井上有一百年诞辰暨对话井上有一艺术展”,将分成两个部分呈现:东配殿以“书法的解放“为主题的个展将展出井上有一的作品30余幅,其中10幅作品是首次在中国展出;西配殿以“对话井上有一”为主题的群展特别邀请了高振宇、何灿波、黄品臻、蒋再鸣、刘彦湖、吕子真、沈勤、王鸿、王见、阎秉会、一了、张健、张业宏、王学仲(特别参加)等艺术家,将展出作品近30幅,涉及陶艺、水墨、综合材料等创作领域。

  日本美术评论家海上雅臣介绍,1995年开启有一的中国首展,此次是艺术家在中国的第12次个展。“弘法太子(空海)赴唐学习并将书法传到日本,而时空穿越了一千二百余年的现代,通过有一的作品,书法的现代美术性价值在西方也得到承认...我为在中国三千三百余年前诞生的汉字、书法,通过一位共享汉字文化的日本现代作家,终于在汉字文化之邦的中国紫禁城展出作品,不胜感慨。”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评论

  • 木乱

    01年前 0 0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