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专访艺术家罗苇:保持创作和生活的“奇妙时刻中”

汉辰艺术art 2020.06.04




罗苇,1989年出生在广东的艺术家,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是新一代国际化的年轻艺术家。

2014年发起水晶星体艺术项目,2016年创立Bio-R研究所,2019年开启克里斯托世界全球巡展。其作品曾在美国布罗德美术馆,英国华人曼切斯特艺术中心,法国巴黎大皇宫,韩国光州美术馆,香港K11艺术中心,北京X美术馆,上海宝龙美术馆等地展出,被世界各地艺术机构和私人藏家收藏作品300余件。




罗苇的艺术媒介范围很广,无论是做绘画、装置、摄影、表演,还是做艺术策展人、组建自己的乐队等等,她都在用不同的身份走进客观世界,发掘艺术在不同领域的表现形式,重新审视和定义艺术家。




罗苇致力于拓宽自己认知世界的边界,探索意识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她说自己是一个变量体,不同的环境,接触不同的人,就能形成不同的能量。世界不是不变的,它在不断生长,没有完全预设好的事情,只有不断变化的事情。变化才能创造新的事物,这才是吸引罗苇的地方。




罗苇你好,现在都在忙些什么呢?

罗苇:保持创作和生活的“奇妙时刻中”。


你在去年策划了一个名为《克里斯托世界C-World》的艺术项目,可以简单介绍下它的概念吗?

罗苇:这个世界是一个流动且变化的,象征着我们的遇到的所有事物,是自己投射的镜像,我们在一个网络游戏中冒险,每个生命都有自己闯关的路径,同时这个世界生发出了许多具体的“新玩意”,不断演变的物种,产品,艺术,在巡展当中在也会链接更多的群体和朋友。





C-World对你的意味着什么? 它是一次“转折性”的艺术实验吗?

罗苇:更深层的含义是与心灵的升级相关,从开始创作到今天,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派生出的作品或者创作的思路,如果我能看得更清楚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也许作品也会同时发生着改变。

这个世界的名称只是个代号,叫什么都没有太多关系,它承载的是我对世界的认知与创作的轨迹,“C-world”,“晶体星球”,“传波者”“克里斯托世界”“创世书”这些作品等等,其实是一种东西,我们总会通过某个名号去与他者的进行交流,就像别人叫我“罗苇”。哪怕作品中有许多的故事,但都不一定是观众所期待的“故事”,在作品中能看到的也许就是“我”和观者自己。它可以说是空的,反射的,透明的,无用的,可被丢弃的,但它存在着,有时还挺热闹,它包含着我每个当下意志的结合,铺开来看,是不是艺术无所谓,实验则在下一刻中。





你在作品中最想表达的主题是什么?


罗苇:就是世界本身。或者是在表层世界底下隐藏的秩序,这不是我非要去“表达”的,而是自然走向了这个道路,这么一说感觉又停滞了,你也可以换种方式理解,可以聊更实在的人类艺术活动-"布展"。“我”不是连续的,是跳跃的,非逻辑线性的,因此,做一个方案然后去一丝不苟地布展这种工作对于我来说很为难。这种情况下,艺术家没有必要去“布展”,其他人可以接替完成这部分的工作,而在现场布展,每一次都不太一样才是有意义的,因为艺术家的在场性的能量无法被取代,就是“此时此刻的存在”,你没有办法去模仿上一刻的自己,所有可被定义的规则在我这边会被燃烧掉。

无论是表演作品,还是创作新的绘画,装置和更大的沉浸式场景,我在每一个“现场”需要投入的时间和注意力要更多,观众体验到的维度层次也会不同。新的“世界”被描摹了出来,在不同的媒介上呈现。





在你的作品中,出现过很多有趣的元素,诸如游戏编程、脑电控制、星象学、神秘学、ESP研究等等,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可以分享一下你做作品时的状态吗?


罗苇:源自于10年前对真相的追求和探索,这个经历应该在很多其他的访谈也有提及,当时应该是一个极端的执念,就是如果我不能获得真相,那我的生命可以立马终止了,于是我展开了很长时间的研究,以及将自己抛出去,同时对很多未知的领域感兴趣。

超感知,宗教,脑电传输,星象占卜,有的时候研究时间长了,也慢慢有很多朋友找我看星盘,但我会提前说明,千万不要相信占星。不同的艺术媒介,也是因此涉猎。比如说《水晶宫殿》是来源于我研究“全球史”后发明的一个模型,根据这个模型可以推演过去,现在和未来,我把它用在作品中,形成了一个144个房间组成的地面游戏和空间装置,而《创世书》更像是日常记录的笔记本。目前阶段会趋向于更稳定的状态,越快乐和放空,越富有创造力。






你认为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基本功(天赋)是什么?思维到视觉的转换能力、或者创造一种高辨识度的视觉符号?


罗苇:高辨识度的视觉符号对于艺术与精神层面是毫无意义的,它是商业化的一种策略,也是利于传播的途径,创造本身不应该有一个具体的符号,一旦重复这个符号,创造性就停止了。过去成功的商业艺术家无疑都是符号化的,我们的社会也是被视觉工作者用专业技能堆砌了无数的符号,泛滥在海浪之中,说着煽动人们情绪和感官的营销方案,购买力和关注度因此产生,如果你想被更多人认知,那就去制造符号吧,但要知道,浪潮总有退去的一天,人们很快就会去追逐一个新的小浪花。

艺术家应该更多关注与自身的连接,做出更精准的选择和判断,也许会获得比商业上的成功更有价值的东西,那是艺术本身给人们带来的意义,也是它一直存在的原因。





你遇到过瓶颈期吗?有自己感觉很难推进的时候吗?

罗苇:没有一个过于具体的目标,就没有瓶颈,基本没有难以推进的时候,如果不想做作品,那就去看书,和陌生人或朋友聊天,玩游戏。无聊是经常出现的感受,对于自身的作品的,或是对目前所观看到的产生无聊感,就是往前推进的契机,即便如此,最近我也在打算学习“燃烧掉无聊感”。





作为一名85后艺术家,你认为现在的互联网和流行文化对你产生过哪些影响?

罗苇:很难逃过“他们”努力抓取你的注意力,就像点赞机制,就是创造出来让人容易上瘾的人性痛点体验,有时会因此感到虚弱和匮乏。但我会刻意避免一些无谓的消耗和沉浸其中,有意识去选择一些和自己频率相契合的事物,互联网让信息流动更快了,但如果你的感知更敏锐,线下的体验显得更无法替代。

我更喜欢“旧流行”,就像小时候听到那种遥远传来的广播歌曲,邻居家电视广告声音,会有颅内快感,流行文化在当下多元到难以记住,已经没有所谓的流行存在,任何一个人都能创造流行。





除了艺术外,你最大的兴趣是什么?平常如何放松自己?

罗苇:我会去树林里静坐,或躺在土地上接接地气,这样会让我感到精神变得更好,会有万物连结的感受,感受自然原始的声音和气息。如果不把艺术当做“艺术”,那么艺术就是最好的放松的方式,所以没有必要刻意去放松,因为我在创作时并不紧张。让人感到压力的往往是与艺术无关的东西,相对来说,我感到的压力很小。




2020年,你有哪些新的计划?

罗苇:疫情把很多展览的计划都推迟了,我也在反思作为一个艺术家还应该做什么。减少“展览”和不必要的活动,社交,多去专注作品,同时也计划着将我的艺术作品与人们生活结合起来。最近合作的服装品牌Malbeka,重视功能性的服装制作,有着18年的制衣经验,这次选择了用锌离子和降温的纺织材料作为一款抗菌口罩,并且能反复清洗穿戴,合作的缘由是我与品牌方有个共识:如果疫情的持续影响会蔓延更长时间,那么一次性口罩有可能会造成医疗污染。

我的想法是将艺术的介质彻底打破,艺术除了被收藏和展示,还能可被触摸,使用,居住,食用等等,以及更多的可能性。

在任何一件可视物上载入我的作品,传递不可视之物,会是未来的实践方向。





图片来源 / 罗苇
图文编辑 / 汉辰艺术@ALL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微信2199354

    01月前 0 0
    很棒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