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艺术号·专栏】王华祥:正义永远不会主动上门来找你​——“伪著作权转让合同”的九个破洞

王的词典 王华祥 著 2020.07.01

GgZDtYZi0CW12VgJDmvQzy4hnbLi7ua114xVNBwI.jpg

一、骗子出场。

联络人邹颇声称自己是重庆出版社编辑,有微信首次打招呼为证,时间是2018年12月19日(见图1)。也就是说。我从头至尾在和一个冒名者谈合作。因此、和一个重庆出版社假代表签订的合同,会是法律意义上的有效合同吗?我认为假合同不应该受法律保护。

YeNEO2umxKZ3QOZ1OEHTEdrhSo6JPRJoHKlzaTPm.jpg

(图1)

邹颇2018年12月19日加王华祥微信好友

自称是重庆出版社

二、骗子如何骗取我的信任?

在签所谓的合同的时候我问邹颇:你说你是重庆出版社,为什么你盖的章是始祖鸟的?他说,我们是重庆出版社的子公司,专做电子出版物。于是我的疑虑被打消了,因为他和我谈的就是合作出版电子图书。其实我直到看见“伪书”出版前,我都没有怀疑过他不是重庆出版社的人。(见图2、3)

2EQPJvOSdxPt88cTorGodAkzB0c5PJU5S6vqbhfv.jpg

(图2)

4MqQUkHzvU3bFFMBdgogGaVsnskmcro9oGTOK2aQ.jpg

(图3)

三、骗子改造假合同的方法。

我们在此之前谈的都是转让部分著作权而非全部,而且只能用于电子出版物,这和始祖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一致,也和我与邹颇的谈判内容一致。而该假合同全部改变了内容。证据是:

(1)所谓合同的内页没有我签名,也没有骑缝章。他们把原件换了,只保留下那最后的签名页。(见图4、5)

(2)“伪合同”和他们公司的经营范围不符。

他们只有出版电子读物的资格,而没有出版纸质出版物的权限。(见图6)所以。本合同。应视为无效合同。并且存在重大的欺诈嫌疑。

iRQ5RxlvoBcW3Are8nusLpLvGseKT5c3BS42Zu40.jpg

(图4)

W9tgEEP0ssslrXGTxOntZUTPSSkM6ZeiuJB646xZ.jpg

(图5)

FvIXMNefP1YFSzRwGKqVA3t1H3k6stElACbaGlmO.jpg

正规合同的骑缝章

(图片来自百度)

X3Z0Yw9tAQebL7K5KA1ATQMhcvwmo4WlaXfOU0nG.jpg

(图6)

只有电子出版物批发业务,没有出版纸质出版物的权限

(图片来自大树小满)

四、在伪合同中,没有一处写明哪些作品是出让给乙方的。

在合作内容1.1中,“乙方享有对甲方作品的优先使用权及著作权购买权,经乙方确认购买的甲方作品著作权,甲方需出售给乙方”。请问,有哪些作品的著作权是出售给乙方的?甲方的确认证据在哪里?本合同里的哪一页哪一行有具体作品名称和其它内容?作为严肃的具有法律意义的合同能用“全部”、“永久出让”这样的句式吗?

0JauP1YReeLOdZtKVBQytiRdzxx7MOEEq1hTBAcB.jpg

(上图来自始祖鸟发布的“八问王华祥教授”)

五:颠三倒四的数字能给个理由吗?

在1.2中,“甲方确认向乙方转让,乙方确认向甲方收购甲方创作的以下作品”。请问“以下作品”是指什么作品?又说“以最终确认为准”。最终确认了吗?那是什么内容?有多少件作品呢?在数量栏目里写的是“未定”(见图7)。既然未定,那在转让金额和转让价格这个栏中,填写的是40万人民币,但是在“三、费用及支付方式”中,钱数却变更成30万。(见图8)那被减少或者被蒸发的10万去哪里了?我得到的是25万(骗子和我谈定这25万是税后,骗子的老板李家友在八问中倒打一耙,问我交税了没有。我先代你们交税了,但是会让你们加倍奉还的)。而我退回去的15万是打给一个女人的,名字叫沙露(见图9)。不知道公款为什么让我打给私人,这个人和出版社是什么关系,是财会吗?我要问这笔钱是不是进了私人的腰包,交税了没有?我还要问:这种语无伦次的东西会是一个专业出版社拟订的合同吗?会是受严肃的法律保护的合同吗?

在“2.1、2.2、2.3、2.4和2.5”中,乙方用25万买断了我全部作品的著作权以外的所有权利,我几十年创作和教学积淀及发明的专利以及出版权,仅仅25万就卖了,这有天理吗?这像一个平等、公正、符合商业规则和双方利益的合同吗?我会签订这样的合同吗?这哪里仅仅是合同,这简直就卖身契啊!(见图10)

xExoCdDKqKzl3QLXe0vfSitzvE8mBEEtd0cOc0w5.jpg

(图7)

Fzmd3o3vRCU4OP9FJG0zLodn2w0ItHnRJAUR2LIm.jpg

(图8)

rGgIKcb5ijwVfY013dFaLgKja6Nz9wJu1GGDL8RR.jpg

(图9)

邹颇将一位名叫沙露的银行卡发给了王华祥

(图片来自王华祥和邹颇的微信聊天记录)

hu8PdTQAAyavseYLpXn30nIsjApwQJvVt5AiEc2H.jpg

(图10)

六、为什么没有签合同,没有交付作品就打款给我?

为什么签约日期是2019年1月15日,打款日期却是1月14日(见图11、12)。并且,在合同中写明要在1月31号之前将所有“选定稿件”交与乙方。请问选定的稿件是什么?合同中有具体说明吗?。可是这个钱确是在签订协议之前就已经付了,为什么合同未签,作品未付你们就打款了?是大度还是别有用心?有“3.2文字为证:“乙方应在选定作品出版或上传至…APP后,30日内根据本本合同约定的数额向甲方支付费用”。我来回答为什么他们要先付钱后签合同吧。因为在2018年12月19日至2019年1月14日之间,我们达成的协议是电子出版物。并且对方已于1月14日付款。这个签于2019年1月15日的所谓协议是被偷换了内页内容的协议。这就是我手里始终找不到合同的原因所在。【注:邹颇见我不同意,就假意答应修改,但说为了节省时间,请我先签一张空白合同。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都是这么做的,他出一次门不容易,为了方便,会带许多这样的空白合同(见图13)】的确,他的解释似乎也合情理,因此打消了我的疑虑。他还说:“我钱都打给您了,难道您还不相信我吗?我回去以后就把合同给您寄来。”但是从此就再也没有给我寄过修改后的合同,我也因为事情多忘记了这件事情。直到2020年的6月4号,我的研究生告诉我:他在淘宝上看到“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的出版物(见图14),我才想起来,曾经跟他们有过这样一段交往。直到他们把这份所谓的合同发在“八问王华祥教授”里边,我才醒悟过来:这就是那份空白签名页的作用(见图15)。一年前因为轻信被埋下的雷,今天终于爆炸了,这些奸商的套路太深了。我们一般人,简直是防不胜防啊。退一步说,即便我把一些作品的著作权出让给你了,那你们出的书就一定是我编著吗?

9wtTC3vgkOKgwG5BXQyx66MsYalheiM9R2h70Lwe.jpg

(图11)

(上图来自始祖鸟发布的“八问王华祥教授”)

RNYQKFomJpKDA7BXMXMNNoCfZWZpUwg76ypgPxzW.jpg

(图12)

bqC9D9dvhTg7Vu6memaQbyIOaIZcCCkFskYLrvcG.jpg

(上图来自始祖鸟发布的“八问王华祥教授”)

N0ZEqTsoTNKVZc7f5q2MKnV9z4XD6HLDeTjTYCDX.jpg

(图13)

王华祥签字的空白页

SvN2jk9kzxVF50jXF9IDhkkWRpKYONCIy56fjSP2.jpg

(图14)

2020年6月4日王华祥的研究生在淘宝上购买了此书

WV4BU3DCvSn1kl3ykwtKVMUvXsjPAXz4OHp5kAGC.jpg

(图15)

(上图来自抄袭的艺术)

七、一个能让人笑掉大牙的“约定”。

在5.3中,写有“如果甲方不是本合同约定使用作品的唯一著作权。权利人甲方应当书面告知乙方,并保证签订本合同已经获得其他权利人的一致同意。不会侵害其他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并保证在签订本合同时,已经获得所有著作权利人的一致同意授权,甲方有权签署本合同”。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条款。我能保证其他著作权人的同意吗?就好比我想把天安门卖了,然后我保证是天安门的东家同意我卖的;我想把万里长城卖了,然后我保证是万里长城的所有者同意我卖的。这是多么荒唐可笑的逻辑!同理:我有权利和有资格卖掉那些著作权人的权利吗?在5.4中,“甲方保证交付的稿件从未使用、公开或向第三方披露”。真你妈笑话。你们向我助手要以往出版过的电子文件,说是做参考。但在伪书中,全部被你们剽窃拼凑用了。你们偷用的东西来自两家出版社发行过的图书,一家是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于2014年5月第一次印刷,12月第二次印刷。另一家是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于2010年1月第一次印刷(见图16、17)。你们这些小偷、强盗,吉林美术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王华祥与飞地艺术坊》和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素描》早了你们多少年!(见图18、19)你叫我如何保证从未使用和向第三方披露?难道你们的要告这几家出版社侵权吗?还有比你们始祖鸟公司和重庆出版社更弱智更无耻更流氓的吗?

AthHDMyvx4zky53clLR1APyCrpvAQQ7cPZaICLci.jpg

(上图来自始祖鸟发布的“八问王华祥教授”)

xffrDIA7uvt2jnQLSoK2tDFKSrwR86hH6NcNuxXF.jpg

(图16)

《素描》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2014年5月第1版  2014年12月第2次印刷

An13zd8PfKsYnw4bjUgJH6LxnrhHrXEx5si3X31g.jpg

(图17)

《王华祥与飞地艺术坊》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2010年4月第1版  2010年4月第1次印刷

M494UYLgBp89wPgT3Ql6MxRKmOoedNMs2VkYBqTn.jpg

(图18)

《王华祥与飞地艺术坊》封面

RecKETafDa3NJX1tTv6Lr72qOyKzID8rE9OieKbS.jpg

(图19)

《素描》封面

八、一份没有经过我授权和签署的合同。

在7.4中,“本合同一式贰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双方各执一份为凭。”请问我那一份在哪里?你们答应寄给我。请出示你们的邮寄记录或者邮箱记录好吗?

P3qema6yeyyW56W9S5GBuTDlWVxAWFG6FuO1GW7D.jpg

(上图来自始祖鸟发布的“八问王华祥教授”)

九、最重要的细节。

请注意7.4最后一行字,这行字到底边的距离是5.5厘米,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本纸完全有足够的空间签字,盖章和填写日期。那为什么要增加一个第五页呢?而让这个部分白白浪费了5.5厘米的空白。而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和填写日期只需要四行字,只需要2.5厘米,完全不必另外加一页纸盖章签名。那为什么不用四页纸而非用五页纸呢?只有一种可能:因为前四页纸的内容是伪造的。(见图20、21)而第五页纸单独签,就可以把前面的内容任意编造和修改。这是始祖鸟公司和重庆出版社预先设好的圈套。我是被骗签的!大家想一想:这第五页纸完全是多余的一页纸。这是浪费!但是其阴险就在这里,这就是单独一页签名的秘密!你们被套路过吗?我必须打赢这场官司,我希望这个被称为2020年中国美术界第一侵权案的官司,能为所有被侵权者树立一个榜样,也为美术出版界的腐败与黑暗炸开一个口子,我相信:无论是政府高层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欢迎我们拿起法律和思想的武器,坚决捍卫我们正当的合法权益。通过我和他们的诉讼,让广大社会上的善良的人们汲取我的教训,注意提防演技超级厉害的小人和坏人。你也可能想象到世界上有坏人和骗子,但是你绝对想不到有这么坏而狡猾的人存在。都说正义总是迟到,其实不是迟和早的问题。你如果不支持和维护正义,不敢对骗子、强盗声讨抵制和反抗。那么,正义永远不会主动上门来找你。最后我要说一句:邹颇和始祖鸟的老板李家友,这俩人就是骗子!他们的所谓合同就该不受法律保护,就该无效,就该追究其诈骗罪,强夺他人资产罪!王华祥和中央美术学院的无形资产和知识产权理应被量化为始祖鸟科技公司的经济犯罪依据,而不仅仅是侵犯著作权和名誉权罪。至于重庆出版社的账要单算!(见图22、23)

王华祥

2020、6、29于北京

CGN0T7aYxsys4OoQIWmYBxZLS64675gBoMVTUN7W.jpg

(图20)

dJ4sDtr517hnR8ppLC0iOFeG1WexRY2D9aGX3bJ0.jpg

(图21)

CWY5SQl6LWGEKDh0ppyNuiucAjYVGFuTotWkYPbn.jpg

(图22)

80crVp3rrZqVnpoesfXB0Ut34jK7bgw148sfrRy0.jpg

(图23)

附:始祖鸟科技有限公司代表邹颇道歉

始祖鸟科技有限公司代表邹颇在2020年6月21日写给我的道歉信。我拒绝他们毫无诚意的道歉之后不久,他们就抛出了那份假合同。读者和法院可以自己判断。

4F5LjOVuipAAmnxjBa5XhfkXIUgB3356PhBX8qD8.jpg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微信2199354

    01周前 0 0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