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为《陈建中赏珍集》题写的前言

《陈建中赏珍集》 王璜生 著 2011.11.21

  20世纪对于中国来说,最突出以及两难的问题是,在貌似世界“一体化”的过程中,我们既愧对于传统文化和自我身份,也无法进入西方的主流场景;同时,另一种独特而有趣的现象是,本土的文化界,似乎更为热衷于域外的思想和观念,隔岸大谈观“花”的真切体会和无限遐思,俨然是一个“西方通”;而在域外或面对域外,大家则大打“中国牌”,从古代哲学智慧到东方养生深义,再来个儒、道、佛纵横贯通,令老外一头雾水连声称奇。

  其实,我们多少心知肚明,我们对传统文化既缺失深厚的学养基础和人文心境,也没有追补的信心和恒定的信念;而我们对西方文化和当代文化也同样,既没有历史及人文的背景,也缺少必要的审视、评判的标准和勇气,因此,如果我们能够自我意识到这一点,也许在两难的处境中方能摆正自己的位置,默默地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在这里,我们遇上了一位这样的艺术家,他默默地做着实实在在的工作,没有时髦的张狂,没有自我的膨胀,也没有太多的言语,然而他以不大但炯亮的眼睛,以恬静而睿智的心,在一个特殊的场境和位置,静静地观察和体验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和碰撞,努力将这种观察和体验用画面传达出来,他就是旅法30年的华裔艺术家陈建中先生。

  陈建中20世纪50年代末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从附中升入学院油画系,接受的是当时流行的苏式扎实的素描及色彩的训练。60年代初移居香港,后移居巴黎。这对于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中国艺术家来说,无疑是幸运的选择,当时,有多少中国艺术家能够有机会到世界艺术之都巴黎去朝圣一下呢?更何况陈建中还在那里定居下来。然而,在国内同行看来是幸运的他,却必须面对并承受种种生存的艰难及探求的苦衷。他当过饭馆的跑堂、皮革工厂的割皮工、家具厂的画师等等。但他一有时间便浸淫于艺术馆、博物馆及画廊之间,认真琢磨及弄清各流派画风的来龙去脉及与当时绘画发展趋势的关系。当时,巴黎画坛呈现的是一派繁荣而庞杂的气象,具象的、抽象的、波普艺术、观念艺术等等,令人眼花缭乱。陈建中经过了一个阶段的迷惘和摸索之后,将注意力渐渐集中到具象绘画方面,并确定以此为自己的发展方向。虽然,与当代许多艺术家一样,选择具象画法并不能说明陈建中的特别之处,然而,选择了具象,并如何以具象的手法来表现自己对生活、对生命的感受和理念,这才是关键而富有意义的。陈建中选择并深有感受的不是巴黎的繁华、热情、浪漫以及刺激,不是“红磨坊”,不是灯红酒绿的热闹和疲倦,而是在繁华巴黎被人遗忘的角落的那份深深的孤独和寂寂的恬静。他一直画着巴黎街巷的破门、残窗、败壁、生锈的扶梯和水管、路边的小草、栏杆里的绿荫……这批作品很快便获得法国艺术界的极大关注,并得到诸多的评介。

  这里,我们似乎留意到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陈建中的作品进入巴黎评论界的视野大概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这一时期,占据巴黎艺术界主流地位的是继五六十年代抽象绘画为主之后观念艺术,特别是非架上绘画的艺术手法特别受到青睐,而此类艺术多数关注的是现代社会中现代性或后现代问题等与人的生存的紧张关系、人在其中的焦虑感等等。但是,陈建中坚持以他具象的架上绘画形式,细致地表达着一位有中国文化背景的艺术家在西方当代社会中的独特感受,从而赢得艺术界的关注和认可。而西方艺术界对他作品的认可主要集中在他的中国背景和文化的当代表达上,如艺评家苏珊•德•可宁所写道:“我们越是深入他描绘精确得令人惊愕的世界,我们就越发现,这些异常的栅栏,这些我们不敢开启的紧闭的门户,这些有如翳目、开向空寂的窗洞和通往无有之乡的阶梯,其实都是风景,是我们日常环境中的风景,却孕含了宋代名画的固有哲理。……这位年青画家,技艺超卓,继承了中国画的本质价值,以他先祖——那些善于描绘人迹淡杳的山水画大师的敏锐,把他周围的有限世界,用现代语言演绎出来。”其他的艺评家及记者也有近似的评论。我们注意到,在西方艺评界,似乎对于在西方能够获得成功的中国艺术家,其评论多数集中在他们的“东方的文化背景”上,如“东方的诗意”、“东方的音乐””、“老庄的思想”、“东方的空间概念”等等,类似的评论同样被应用于赵无极、朱德群、萧勤等艺术家身上。而旅外的艺术家更是经常有意识地利用“中国的身份”,使用“中国的符号”如太湖石、明式家具、书法结构、水墨形式、太极概念等等,为西方人的评论提供释阐起点。陈建中却不刻意于“东方符号”的使用,他所描绘的门、窗、扶梯、墙壁、水管,有着超越国度、超越东西方疆域的另一种符号意义。也就是说,这些物象上面镂刻着人类共通的文化经验,它们是人类日常起居的残余物。这其中,陈建中或许是用一种超越时空的东方情怀凝视这样的物品,这些被岁月风霜侵蚀了的落寞的物品。但至少是这样,他不是从实物符号上而是从情感想象上呼应了东方精神。他避开直接抒写东方意象,或用抽象的画面作老庄式的哲学玄思。他选择了具体物象,这物象是东西方人类文明的公共财产,是生命在一种具具体体的环境中曾经存在过的印记。物象的变迁和被废弃,正体现了一种人类际遇,体现了生命的沧桑与无常。从这个角度而言,陈建中的画作致力表现的不是一种超验的玄思,而是一种现世关怀;不是一种表面的东方情结,而是一种深沉的人类情怀。这种表达使他打破文化与国界的疆域,为迎合“阐释”而拼命堆砌“符号”的矫情,此独特的画面内容和形式追求,在众多的旅欧艺术家中形成自己的面目,表达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家的生命思考和美学理想。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