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井上有一”在西安 前卫书道生成的自由和表现

雅昌艺术网专稿 刘爽 著 2015.09.20

开幕仪式现场

  导言:“生成!井上有一”特别展由西安美术馆秦博策划,海上雅臣(日)与李建华共同担任本次展览的学术顾问。本次展览是西北地区第一次日本现代主义书法作品展,展览将以作品、文献相结合的方式,为观众呈现出书法大师井上有一的二十七幅不同时期的作品,作品跨度达二十七年。协办单位有:UNAC TOKYO、浙江三尚当代艺术馆、河北教育出版社/颂雅风传媒。展期为2015年9月20日—10月11日。

井上有一在创作的影像记录

  妖怪的字?

  井上有一(1916—1985)的图像式书写被西方艺术史学家称为东方抽象表现主义的先驱,在东方被定义为前卫书道的代表。日本传奇作家太宰治在其自传体小说《人间失格》中曾写道:“我也要画,画那种妖怪的画,画那种地狱之马。”井上有一的书法的粗狂和彪悍,也被认为失了法度,是“妖怪的字”。

  2015年9月20日在西安美术馆启幕的《“生成!井上有一”特别展》,为西安艺术圈带来了冲击。膜拜者和痛斥者交织,井上有一成了波德莱尔口中的“恶魔之花”。美与恶的代表。

策展人秦博

  井上有一的爱情、入世和出世

  此次展览是井上有一自1995年以来在中国的第8次展览。关于主题“生成”的解读,策展人秦博说:一是井上有一是东西方艺术共同的生成;二是井上有一书法的根源来自西安,他深受颜真卿的影响,两次临《颜氏家庙碑》,可以说,其艺术成就的生成与西安关系重大,是历史和文化的生成。虽然井上有一从未到过西安,但他与西安关系不可切断,此次展览在西安举办则显得意义耐人寻味。

展览入口处的文献资料

时间线梳理

  展览布置清晰明了,除了入口处的文献资料和时间线索梳理,便是根据书写内容划分的爱情、入世、出世三大版块。

爱情版块展区

作品《乃》

作品《足》

作品《爱》

  爱情版块在展厅的左侧。展现的是井上爱情心理的表达,包含“足”“花”“乃”“爱”等作品,多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作。据说,井上有一曾深深爱慕一个女子,这种情感不可得只有用书写的形式来表达情绪。其中“乃”字是其爱慕的女子名字中的一个字,“爱”字没有完成,据说,井上大师创作时根据纸张情形,写到哪里是哪里。于是,便有些貌似未完成之作。

  爱情版块展区内,有录像作品,关于井上创作的现场记录以及批评家们的点评。可以看到井上先生的身体书写是狂沙式的用尽力气。所以才有了那些强悍的视觉冲击力极烈的表现主义作品。

出世版块展区

被写入艺术史的《贫》字

作品《经济增长》 创作于1978年

《滑山床的熊》 碳棒作品 1985年去世前作品

  入世版块占据展厅最重要位置,表达先生对社会的看法。其中有最著名的“贫”字,这个字体几乎是其被写入艺术史的标志。“贫”字的书写占据了他生命里很多年,字形是一个人头戴斗笠战战兢兢的样子。这是井上个人形象的写照,他的真实的生命体验如此:一直生活在贫困中;同时,也是二战后日本整体社会状态的体现。此版块也含有1978年书写的《经济增长》,上面内容有经济增长,环境污染,如斯国亡等内容,表达了其对工业社会的弊端的不满和控诉。此版块还有《滑床山的熊》等作品,《滑床山的熊》书写于1985年,是井上有一的绝笔,那时他已经重病中,无法用毛笔,而是碳棒的书写。

出世版块展厅

作品《鸟》

作品《象步》 1958年

作品《孝》和《野》

  出世版块则是井上的内心世界写照。有线条自由流畅的“孝”,也有“鸟”“步象”等字。里面有1957年参加第四届圣保罗国际美术节作品,正是因此,井上被西方美术史家赫伯特.里德收入《近代绘画史》,纳入西方抽象表现范畴,被欧美艺术界关注。

  《生成!井上有一特别展》的27幅作品,呈现了前卫书道家书写式图像的自由和表现。

日本批评家、本次展览学术主持海上雅臣为雅昌记者讲述他和井上有一的交往故事

  海上雅臣眼中的井上:日日是绝笔

  海上雅臣作为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专程从日本来到西安。84岁的海上先生谈起井上有一依然激动不已,他说他在井上有一55岁的时候相识,当时他40岁,井上以及日本一些书法家正做着一些创新的工作,井上对当时的状态十分不满,觉得大家仅仅是形式上的新,内心的思维依然是陈旧的。海上雅臣长期定居巴黎,于是和井上有一解释西方的艺术动态,井上听后表示非常感兴趣,也很高兴,于是有了很多合作。海上雅臣为其策划展览并出版井上的作品,留下很多珍贵资料。

  海上雅臣说:井上先生非常尊重中国的颜真卿,喜欢他书法中的力量。并且认为颜真卿的价值在于打破,他时时在推翻从前重来,是个创新家。井上1982年12月开始原寸临《颜氏家庙碑》,因劳累过度导致住院,后来开始用铅笔、碳棒书写。

  海上雅臣希望中国的书法家可以和井上一样,不断的打破自己,每一次的书写都当作绝笔,“日日是绝笔”是井上一生的实践。一定不要循规蹈矩。

翻译家、本次展览学术主持之一李建华先生解读井上有一

  井上有一的价值

  “其实井上早期的作品是很有中国传统书法的痕迹的。后来越发不像,走上抽象表现的路子。”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之一、翻译家李建华这样说。他并不认识井上有一,但是1978年海上雅臣访问中国的时候,李建华作为翻译全程陪同,之后联系不断,便逐步了解更多的井上有一,也为其在中国的传播作出很多努力。

  书写(Writing)在西方经验中有着与东方截然不同含义,《书写的历史》开篇即写到“书写(Writing)是在人类无法用语言直接传递的信息、记录信息时诞生的。“然而这种传统的概念被后结构主义者所怀疑,认为书写(Writing)中的具体形象,远比语音重要,且更靠近内心。在井上有一的画面中我们并没有看到隽永的文字,反而是不确定性的图像占据了观看者的视野,他主动切断彼此的观看关系,而这些情绪化、个人化的图像使井上有一的作品被纳入罗伯特·寇特兹关于抽象表现主义的框架中。

  在理论学家的苦心经营下,艺术品具有了多种解读的方式,后结构主义者们在声讨“圣言在场”的同时提出自我书写转向他者书写。正如古典艺术转向现代艺术一样,井上有一的作品书写着现实生活遭遇悲喜——即形象与心境的指代关系。他的一生处在不断变化的思考中,在否定与肯定的循环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想达到的“前卫“——即文字与书写的关系,而这种无奈、怀疑、放弃、回归的心境都如实的呈现在他的作品之上,最终他所呈现出的书写(Writing)已经与书写本身发生了偏离。终其一生,他都在试图摆脱书写,而这种表白都就在他的作品之上。

学术研讨

展览现场

研讨会现场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