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王鲁湘:从“破天荒”到井喷,湖南准备了一千年

湘沪邦 2020.07.12

王鲁湘的客厅里一整面的书墙,满满当当放着各种书籍。靠近阳台窗户处,平时作画的书案上,宣纸堆成了小山。这位在电视节目中“说文化”的凤凰卫视资深策划人和主持人,生活中离不开书与画。而作为著名的湘籍文化学者,多年来他的目光既投向东西方文化之比较,也常常收回到故土湖湘。

在他心目中,湖湘文化是怎样的?最欣赏哪位湖湘文化人物?此次担任“湖湘文化十杰”评选活动的总评委,他会带给我们怎样的视角呢?

tqh39ZGlqz3kljbKF6yyTKqUftvDUnmwa56T5r2M.png

文化学者、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王鲁湘先生 担任“湖湘文化十杰”评选活动总评委

​王鲁湘:湖南历史上有过“黑暗时期”

凤凰湖南:我们知道您不仅是知名学者,还是凤凰卫视知名策划人和主持人,从您策划或主持的很多文化活动中,我们能感受到浓浓的人文启蒙情结。这次“湖湘文化十杰”的评选活动,很高兴见到您的名字出现在总评委当中。作为一个湖南人,您在传播湖湘文化时会不会有这样的尴尬:清代以前,在中国文化版图上声名显赫的文化大家,属于湖南土生土长的并不多,远没法与山东、陕西、山西、江浙等地媲美。为什么会这样?

王鲁湘:这确实是研究湖湘文化时特别令人困解的问题,就是在湖南的历史上确实有过一个所谓的“黑暗时期”,这个所谓的“黑暗时期”,不是说这个地方有多么的落后或者多么的愚昧,而是这个时候的历史上好像见不到对这个地方详细的记载,也见不到这个地方有多么杰出的人物参与了国家的建设,或者成为了这个时代杰出的领袖式的人物,不管是政治、军事、文学方面,好像这种人物在这个时期确实是寥若晨星。这是个谜。

KzcRfVSAmEbLvuNEFRHYdjVLCpRuvFS5KmGUyZvx.png

我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可能是由于湖南的地理行政区划在刚才说的黑暗时期,它没有被确定下来。比如说在清代以前,它还叫湖广,政治文化中心在湖北,并不在湖南。在之前元明两代,湖南过去还属于江西,它曾经和所谓的四川、广西、广东、江西甚至和安徽的一部分,过去是一个大的行政区划,所以它不独立、不明确。

XvCEyt8uJOzcGLhFYvMk4HaURSg3JeLA1VwyGHIf.png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觉得是浩淼的洞庭湖与长江相连,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地理阻隔。我们知道湖南的地形是一个向北张开的“口袋”,东、南、西三面环山,一口朝北,可这个口是被洞庭湖给“封住”的。我们现在讲八百里洞庭,以前的洞庭湖比现在的面积大很多啊,可不止八百里,洞庭湖还是与长江连在一起的,而长江的北岸又是所谓的巨泽,那又是一大片水域,所以过去这样一种江湖之隔,使得湖南在中原人士看来就是一个非常遥远、非常偏僻的地方,因此过去这里也就是流放之地。湖南人要想进入中原也非常困难,他要从湘资沅澧四水撑船而下,越过八百里洞庭后,再渡过长江,才能进入到中原,这个在过去交通不便的情况之下非常的困难。交通不便造成信息的不便,信息不便造成了人才等各方面的不便,所以这个现象在宋元明时期,就造成了湖南人才一时淹没、寥若晨星。唐代出个进士的时候被誉之为“破天荒”,可是你在别的地方的话,一科多少个进士是平平常常的。

王鲁湘:出现人才井喷,湖南人准备了一千年

凤凰湖南:可湖南偏又是个极具个性的省份,尤其是近代以来,像陶澍、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蔡锷,再到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等等,湖南人在中国历史舞台上雄踞长达一百多年,真可谓英才辈出,代不乏人。这与您刚才说的“黑暗时期”反差极大,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人才井喷呢?

wOgJwjsfjriqP13jsryLCqfMbp4g81VgAh8UUFfo.png

王鲁湘:湖南这个地域概念的形成其实很晚,应该说要到清代,在此之前并没有一个所谓的现在意义上、特别是行政区划上的湖南省的存在,所以,从这里来说,湖南人才井喷现象在某种意义上也要到清以后才有可能出现。这是地域上的一个原因。

还有一点最主要的是时代的原因,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这几个原因合到一起才产生湖南近代以来人才井喷的现象。所谓的天时,是指进入19世纪以后,中国的国门被洋人用坚船炮火打开了,来自西方的一些先进思想观念,通过闽南广东那一边,越过五岭长驱直入,湖南正好在空间上处于承接岭南的第一站,这是一个原因。

yQGtDUzVzKMI0p5YCoFdPOx4R7Ocb1rThwGlEtGf.png

第二个原因就是湖湘学派或者湖湘文化,用一千年的时间为十八十九世纪湖南人才的井喷做了学术准备。自南宋胡安国、胡宏父子从福建武夷山迁徙到湖南湘潭,在这个地方设馆讲学以后,培养了一大批的湖南学人,他们新理学的学术思想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为十八十九世纪做准备的,这种所谓的湖湘学派,倡导“春秋大义”“经世致用”这样一些学说,就奠定了湖湘学派学人治学的一个基本性格。这种性格和汉学、考订之学、宋学等传统儒学的地方学派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湖湘学派特别讲究,士人知识分子第一要敢于为国家做担当。当国家要用你的时候,你要能够一马当先,而且不能够像空疏无据的书生一样,不能领兵打仗,不能经世致用,不行!你必须首先在学问上要做好了这种准备,到了国家急需你的时候,立刻就能够建功立业。

还有一点就是在这种危难之际,特别是有重大国难当头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士大夫、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学者,能够有一种内心的坚强,一种文化的坚守,这些东西正好是湖湘学派所要求学人要做好的一种为学的基本功夫(王船山说“六经责我开生面”),所以这些准备其实已经做了一千年了。

HbDk70GHYutNFyN4e9ZCV5B4EQwFhN90DUCzaP7j.png

那么到了所谓的洪杨之乱,也就是太平天国进入湖南的时候,湖南的学人其实已经等待这个事件一千年了,当然湖南的人才就呈现了井喷的现象。在某种意义上,是湘军挽救了清王朝,是湘军促成了所谓的这个清朝的中心,是湘军带来了所谓的中国近代化这样一个开始。

凤凰湖南:多年来,您策划、主持《纵横中国》、《世纪大讲堂》、《文化大观园》等文化节目,在全球华人中产生很大的影响,有人评价您是“中国文化的喉舌”。作为一个著名学者兼资深媒体策划人,您怎么看待湖湘这种地域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的关系?

王鲁湘: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民族众多。同一个民族中间又分成很多的民系,比如汉族,由于方言、生活习俗等不同又分成不同的民系。在广东就有3大民系,他们都叫汉族,但是客家人、广府人、潮汕人他们彼此之间语言不通,生活习俗有很多不一样,所以看中国一定要这么细看才行,不能笼统的是把它做成一个对象来看。而且中国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它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常常会在空间转移。从早年的洛河和黄河交界的地方,到向西转移到关中,再慢慢转移到河南、江南,然后又北上到了华北的北京小平原,像这种转移就是中国历史的发展中一个时间的过程,也是一个空间中心点不断跃迁的过程。正是这种空间和时间点的不断跃迁,使得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一直在生长一直在壮大,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先后被开发的区域,就在不同的时间段里对中华文明做出了自己杰出的贡献。

sIMTecKWDqwFrCtJAAu88dIYgn9V6L6u7G6OE40t.png

我觉得湖南就是在中国古代社会的晚期,也就是清朝中后期,包括进入近代民国以后一直到现代,它开始从边缘走到了中国历史舞台的中间,扮演起了领导者的角色。所以才有了“半部近代中国史由湘人写就”这个说法。中国近代史的主角,可以说长期以来是被湖南人所充当,这个是毫无疑问的。包括湖湘对儒学的发展,儒学最早在起源于山东、鲁国,到了汉代就进到了洛阳一带,然后进入到宋代成为官学,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儒学的发展在往后的发展中间,有个很重要的一站那就是湖南,发展成为湘学,或者叫做湖湘学派、新理学,这个对儒学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

来源:凤凰湖南

编辑:菠菜/邓迪波

时间:2015年05月21日

前往艺术头条app查看全文,
体验更佳

取消前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微信2199354

    02周前 0 0
    湖湘文化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