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清逸立高古,文心诗画境——品读于兴洋的中国山水画艺术

  为画者,文心兼及诗性,正统也。文心,艺之源,可载道;诗性,画之涵养,亦脱俗。于兴洋山水画艺术取法传统,文脉纯正,心会古画之质,融通文人精神。使其画格质朴,古雅,清逸,灵透脱俗;如新月之出春山,晨露之泽秀竹,冬雪之藏良苗。品其佳作,心畅之,思之,似幽人独往来与岩泉之间;万古长空,一朝风月,得大道于数尺绢素之内。

  于兴洋师古有其特色,由古追今,自宋至清,师古典之精髓,探研风格流变,师承创新,专心于临摹,深得传统之法。由今追古,自清末至宋,反其道而行,从明清纯熟的笔墨,诠释宋元高古的意境。主法梅清,石涛及新安画派诸家之长,点景人物取傅抱石之古雅是于兴洋山水画的一大特色。博雅大观,师古人之心迹,而又突出特色,使得于兴洋的山水画艺术有新安画派之清逸,笔墨老练苍劲兼备高古之隽猶。如作品《嘉木繁荫》《秋山红叶》枯笔渴墨,苍中带润,披麻皴和牛毛皴兼用,笔力沉着松动。墨法清透,淡雅轻叠;透叠的秃笔点苔,自然鲜活。润染处,略施花青和赭石;画格清逸中显高古。赵孟頫有言云:“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织细,傅色浓艳。便自为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只有对传统文化的深刻领悟,诗书画印的综合修养才能达到“古意”高雅的境界。

  艺术之旨在于继承与创新,诗性情节的留守与现代意识的徘徊,是于兴洋山水画的又一突出风格。他一面敬畏古典,虔诚传统;一面澄澈胸怀,观照当下。作品流露出追问价值,反思存在,竭虑未来。作品《梵音》将传统的表现手法,文人诗性的情节,现代形式感的语言融合在一起。是理性的批判,还是非理性的玩世不恭?作品中古松耸立,僧人横排并坐,寺庙佛塔隐约其间。似乎红尘烦扰,六根须清净;是出庙庵寻净土,还是入寺惹红尘?是苦了轮回,还是辜负了佛性?是比德自喻,还是警言世喻?谁来解缘?诗性的赋予,给作品无限的空间;现代意识的融入,使艺术具备了时代的土腥气。

  谦逊,质朴,厚道,重德是于兴洋为艺处世之道。潜心研究丹青二十余载,多地考察实践,他写太行,貌黄山,图大别山,以自然为师,广博阔取,理论渐成,激发纯熟。一位为艺倾注全部的书法苦行僧,定将大放丹青之色。

来源:艺术家提供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