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摄影散文:罗伊·埃斯里奇谈五幅摄影作品


罗伊·埃斯里奇(Roe Ethridge)高古轩纽约个展「Old Fruit」前夕,埃斯里奇与高古轩季刊作者、评论家大卫·里马内利((David Rimanelli)展开了一次对话,埃斯里奇追忆了他在九十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期搬到纽约后所拍摄的多幅照片。在今天的微信文章中,我们一起来阅读五张精彩的摄影作品,并听埃斯里奇讲述这些图像背后的故事。


1

Roe Ethridge, The Pink Bow, 2001–02, chromogenic print, 30 × 24 inches (76.2 × 61 cm), Artwork © Roe Ethridge. Courtesy Gagosian


这是我在我父母的地下室里拍的一张照片。我母亲很喜欢在地下室里收藏东西,有一天我下楼去地下室,可能是想给她一些东西,也可能是想去拍些照片。我发现一个盒子,里面有随机放着的一些东西——粉红色的蝴蝶结,一本基督教小册子,还有我很小时候拍的一些老照片。我感觉我必须拍一张照片,因为它的色彩让我想起保罗·奥特布瑞奇(Paul Outerbridge,1896—1958,美国著名摄影师)风格般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 。或许对其他人来说,会觉得这只是些俗气的东西。而我很喜欢这些东西,它们是我身上的一部分。


2


Left: Roe Ethridge, Pigeon, 2001, chromogenic print, 50 × 35 inches (127 × 88.9 cm); Right: Roe Ethridge, Pigeon, 2001, chromogenic print, 38 × 30 inches (96.5 × 76.2 cm), Artwork © Roe Ethridge. Courtesy Gagosian


这不是我的初衷,但出于必要我不得不去租一些鸽子。我本想试着在城市里拍摄鸽子,在屋顶上和赛鸽手一起,但这样做实在是太不讨巧了。

我需要一个更可控的环境,然后我意识到,在电视和电影里鸟就像模特一般。最后鸽子变成了我“租借来的缪斯”,我也最终爱上了这种拍摄感觉。


3

Roe Ethridge, Refrigerator, 1999, chromogenic print, 30 × 24 inches (76.2 × 61 cm), Artwork © Roe Ethridge. Courtesy Gagosian


我对装饰和图案有着无尽的热爱。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痴迷于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但我也喜欢4×5大画幅相机表现建筑线条时所呈现出的平面、中性的风格。我的摄影作品《Refrigerator》(1999)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构图带有美学感,但也很个人化,有一种吸引眼球的巴洛克室内风格的怀旧感,而我正是在这样的美国南方环境中长大的。


4

Roe Ethridge, Ambulance Accident, 2000, chromogenic print, 40 × 50 1/4 inches (101.6 × 127.6 cm), Artwork © Roe Ethridge. Courtesy Gagosian


当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正在拍摄UPS快递公司的司机肖像,所以我带着我的大画幅相机和胶卷,那天我正在回威廉斯堡的路上。

当我走到第六大道和第14街的纽约地铁L线附近时,我遇到这样一个场景——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在路口的西北角有一个报刊亭,我告诉在那工作的几个人说,“我是《纽约时报》的摄影师。我想站在你们报亭的屋顶上去。”他们说,“好吧,你想做什么都行。” 然后警察来了,他们肯定是这么说,“你给我下来!” 我说,“好的好的,不过我可是在给《纽约时报》工作。” (笑)不过我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拍好了八张照片。当然,那天我并不是在为《纽约时报》拍摄,不过在那之前几个星期我确实给《纽约时报》拍摄过…


5


Roe Ethridge, New York Water Catskills, 2000, chromogenic print, 32 × 50 inches (81.3 × 127 cm). Courtesy Gagosian


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参加一个展览,我很高兴能加入到当时2000年MoMA PS1策划的群展「Greater New York」。我在那场展览里展出了一幅肖像、一个UPS快递的LOGO,当时我感兴趣把快递行业和摄影链接起来的想法。这张照片展现了纽约州北部一条汇入哈德逊河的河流,它正好能反映这个概念。

我当时正在尝试去做一种没有论文的摄影展览。我不想做德国的客观摄影,我也不想要仅仅变得特别的知识分子化。我只想踏实地拍照,拍摄能让我感到惊喜的而且有美感的照片。我渴望发现一些东西。现在回看过去,我可以看到我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我想这就是为何说《The Pink Bow》如此重要的原因;它是对这种思路的一个隐喻,一根丝带把华丽的装饰缠绕在自己的身上。


本文发表于高古轩季刊2020年春季刊,大家也可以通过点击篇末“阅读原文”登录我们的网站阅读英文原文。


Installation view of Roe Ethridge: Old Fruit, February 26–May 30, 2020, Gagosian 976 Madison Avenue, New York, Artwork © Roe Ethridge. Photo: Rob McKeever. Courtesy Gagosian


今年年初,高古轩纽约首次举办了罗伊·埃斯里奇的个展「Old Fruit」,展出了跨越过去二十年来的摄影作品。此次展览也是继高古轩贝弗利山庄和高古轩香港之后,埃斯里奇在高古轩举办的又一次个展。






香港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行7楼

7/F Pedder Building, 12 Pedder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T. +852 2151 0555

F. +852 2151 0853


hongkong@gagosian.com

开放时间: 周二-周六,11am-7pm


来源:高古轩 作者:高古轩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