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拍卖前瞻】纽约苏富比:万众瞩目的青铜琉璃方壶

一个世纪以前,比利时工业家、银行家及著名艺术品收藏家 Adolphe Stoclet(1871-1949)把自己的众多藏品收藏在其位于布鲁塞尔的大宅之内。Stoclet收藏了大量的奇珍异宝,其中包括了许多中国艺术珍品。多年后,一幅大宅内的照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16I5zEMQp9FQGRMSs4mFJlteMCCCmFToKhLPe7KX.jpg

由一张照片引发的关注

9N4XcHLwKopU8aaoLKyOGSzMaxpjrvZcppgnibmy.jpg

本方壶载于《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1935至1936年,编号406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上面是一只青铜壶。这只壶曾经在1935年,被Stoclet借给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参加了当时轰动世界的《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秋季纽约亚洲艺术周的苏富比拍卖会上,这件青铜错金银嵌琉璃方壶将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并进行拍卖。

这件方壶,青铜上饰以金银及彩色琉璃,锦绣卓绝,显然是专为王室贵族制作,其工艺足以代表战国时期青铜工艺的巅峰。此类装饰风格尤为华丽,独具匠心。现存的相似青铜器极其稀少,制作工艺罕为人知,相关文献著录很少。


沉寂80多年的稀世珍品重现拍场

petlIktILe0qD8TMsp3YKYnecdcW2WJaKyzpFkoN.jpg

河北省出土的西汉乳钉纹铜壶

目前已知的类似镶嵌琉璃的青铜器只有三例。其中,河北有一件满城汉墓出土的西汉乳钉纹铜壶,其年代略晚,经大量出版著录,广为人知。另外两例均于1930年左右现身市场,由日本藏家珍藏,自此几乎绝迹公众。此次纽约苏富比拍卖的这件琉璃方壶,自1938年后即从未见于出版或公开展出。

393vDq1NOrAW4xq29vdvdfYxQJVPb4Aq1Dsfw8Mc.jpg

战国 公元前四 / 三世纪

青铜错金银嵌琉璃乳钉纹方壶

来源:Adolphe (1871-1949) 及 Suzanne (1874-1949) Stoclet 伉俪收藏,此后家族传承,欧洲私人收藏

展览:《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皇家艺术学院,伦敦,1935年,编号406

出版:Albert J. Koop,《Early Chinese Bronzes》,伦敦,1924年,图版103AC.G. Seligman 及 H.C. Beck,〈Far Eastern Glass: Some Western Origins〉,《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Stockholm Bulletin》,号10,1938年,页1-64,图版X


嵌饰的青铜器,其制作工艺始于春秋时期。初期,由于受到技术限制,所嵌铜饰大多粗糙简单。后来经过工匠的尝试创新,在成器之上制出凹槽,再错以贵金属,所呈纹饰生动细致。

TTbzcC76NQHFD6WoDqIJKbBs9haC2Kv3GvNh2H2K.jpg

本器的错银纹饰,精细灵动,线条流畅,与同时期漆器的绘饰相得益彰,互相呼应,足见艺匠造诣。本壶所饰的金乳钉,是先在成器之上镶青铜乳钉,再取金片镶覆其上。与同时期所流行的鎏金法相比,此法制成的金饰更加纯厚。嵌饰中除金银铜外,战国青铜器还有嵌孔雀石及绿松石,然而所嵌宝石大多细小,相比之下,嵌五色琉璃的效果更加鲜艳斑斓。

这种技法工序繁复且难度极高,不仅因为当时琉璃制品稀少,而且各种材质所需技术各异,工匠们需要互相合作才能制作完成。

本壶在铸造之时就预留出用来嵌饰的凹槽,再制作相同形状的琉璃嵌饰,最后将其嵌入器身。因此,其器壁尤其厚实,体量巨大。

当时琉璃制品极少,形制也主要是舶来的琉璃珠一类,因此用琉璃装饰青铜器,极显奢华。

Shw2SPcwc7pNS1D8dQHxKog5varQ8IqYcFTqTXbQ.jpg

蜻蜓眼纹琉璃珠大约于公元前二千年中叶开始出现,主要于埃及,亦见于中东、近东等地区及西方等国,其色彩艳丽,通常被用作护身符。战国时期,此类舶来琉璃珠传至中国,不久之后中国匠工便开始尝试制作。最初以陶珠加琉璃作蜻蜓眼纹,后便能制出纯蜻蜓眼纹琉璃珠。单凭外观,中国所制琉璃珠与舶来者不易分辨,但通过化学检测,则可凭两者成份区分,证实两者并存于战国时期。


本品以金、银及蜻蜓眼纹琉璃作饰,华富瑰丽,不仅在中国青铜史及金属器工艺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同时也对于中国琉璃发展史意义非凡。本器上的三角形及菱形琉璃嵌饰,是专门按需要而量身设计,其形状及纹饰构思很特别。蜻蜓眼纹的“眼白”一般呈圆形或椭圆,而本品随其嵌饰的形状改作菱形及三角形,这种几何构图,使蜻蜓眼纹融入整体设计,可见中国匠者在舶来元素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别具匠心。

qVVRkbbIJW7z0HGFhy1cjfpXaY0KKQkg6lHoxlpb.jpg

秦 公元前三世纪 陶嵌琉璃方格乳钉纹盖罐 波士顿美术馆 

波士顿 Charles Bain Hoyt 遗赠 – Charles Bain Hoyt 收藏. 

50.1841 ©波士顿美术馆

在当时,工匠也曾尝试把琉璃施嵌在陶器上,来模仿嵌琉璃的铜器,从而大幅降低制作成本。现存此类作例极其罕见,可参考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陶嵌琉璃方格乳钉纹盖罐,有类似方格的纹饰,其交叉点上也有乳钉装饰。


逐渐复苏的青铜器市场

在艺术市场上,青铜器一直是艺术品投资中的龙头老大。其投资回报率一直很高。民国时期北京琉璃厂,发大财的古董商不少是以“吃金石”居多,当时一件周代铜鼎可换一堆康雍乾官窑瓷盘碗罐。

OD2ccM1OCwyAwLvWr9sbBN31nzu4XxjYmaEO3Qiw.jpg

西周宣王5年(公元前823年) 青铜兮甲盘

尺寸:高11.7cm;耳距直径47cm

拍卖行:西泠印社

拍卖时间:2017-7-15

成交价:RMB 212,750,000

“壮士亦何为,素丝悲青铜。”自古以来,青铜器都被视作“国之重器”。从宋朝时期,就有了青铜器的收藏。宋徽宗以及一些士大夫都是青铜器的藏家。此外,青铜器的收藏需要较高的鉴赏水平。

清末至民国时期,因为社会动荡,很多传世的青铜器流散在海外。因此,全球高端的青铜器器物大多数集中在欧美等一些国家。

GawwKrgDE5HauDZS2gnRvs5U9X14NfV0RaA6RcFR.jpg

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方尊

尺寸:高52.4cm

拍卖行:佳士得纽约

拍卖时间:2017-3-15

成交价:USD 37,207,500

在拍卖市场上,近三年青铜器的市场开始复苏。其中,佳士得纽约的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方尊以2.5744亿元人民币天价成交,创全球最贵的青铜器纪录。同一专场上的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方罍以2.3419亿元高价成交。国内青铜器市场亦表现突出,其中2017年西泠印社拍出一件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青铜兮甲盘以2.1275亿元高价成交,成为国内最贵的青铜器。

来源:雅昌发布 作者:孟语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