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新写意主义丨陈九的墨积元语言——笔触中共生的浩渺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365566815990.jpg

新写意主义——第二届中国当代艺术名家邀请展

学术主持:刘骁纯

策展人:夏可君

出品人:崔迅

开幕时间:2020年9月19日(星期六)

展览时间:2020年9月19日—11月1日

展览地点:西安崔振宽美术馆(2/3/4/5/6/7/8/9号厅)

主办单位:西安崔振宽美术馆、西安市水墨长安艺术博物馆

战略合作伙伴:陕西省文化金融服务中心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拼音排序)

陈九 崔振宽 顾黎明 郭全忠 侯珊瑚 胡又笨 金锋 李惠昌 梁绍基 刘庆和 刘西洁 邱振中 隋建国 孙大壶 王冬龄 王非 王舒野 王小信 王昀 吴冠南 吴国全 夏福宁 于振立 张大我 张方白 张浩 朱金石

学术委员(按姓氏拼音排序)

陈孝信 程征 陈剑澜 贾方舟 鲁虹 刘礼宾 牛宏宝 皮道坚 彭德 王林 夏可君 殷双喜 杨卫 于洋

参展艺术家 丨 陈 九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367493865950.jpg

陈九,1957年生于上海,1987年进修于上海戏剧学院学习油画创作,曾任朱屺瞻艺术馆、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执行馆长。

◆ 近 年 个 展

2016 一方水:陈九个展 See ART艺术空间 中国 台北

2015 秋水吟:陈九水墨个展 尘垠佛际艺术中心 中国 上海

2007 看戏——陈九个展 皇城艺术馆 中国 北京

◆ 近 年 群 展

2019 江南意向 苏州美术馆 江苏 苏州

2019 星象·五年 水墨当下与未来研究展 刘海粟美术馆 中国 上海

2018 水墨概念 中华艺术宫 中国 上海

2018 常与变——水墨进程中的对话 朱屺瞻艺术馆 中国 上海

2018 极中——2018京沪当代艺术名家邀请展 库伯美术馆 中国 上海

2018 水+墨:从新海派到当代 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 中国 上海

2018 新现代水墨艺术宣言 贵点艺术空间 中国 北京

2018 异视——上海抽象艺术学术互动展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馆 中国 上海

2018 异形——2018上海抽象艺术宁波展 宁波美术馆 浙江 宁波

2018 墨非墨——上海当代水墨12人邀请展 贵州美术馆 中国 贵州

2017 叙事中国·水墨中国——香港回归20周年艺术展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中国 香港

2017 极地——新水墨系列展之一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中国 香港

2017 二十四节气 2017 LA ART SHOW洛杉矶艺术博览会 美国 洛杉矶

2017 台北国际水墨大展 “国父纪念馆” 中国 台北

2016 风水·墨变 玉衡艺术中心 中国 上海

2016 风生·水起·墨变——新水墨邀请展 上海艺术博览会 中国 上海

2016 文心雕龙——上海山水画邀请展 中华艺术宫 中国 上海

陈九的墨积元语言笔触中共生的浩渺

文 / 夏可君

水墨,乃是一种庄子式的卮言,一种生命的元语言,与世界保留着原初知觉关系。“墨积法”,对于陈九,就不仅仅是一种笔墨手法,一种毛笔在宣纸上独特的笔触痕迹,更是他形成个体风格语言的触机。通过重新挖掘水性与墨性的知觉,并结合传统的“积墨法”,他形成了自己面对世界的本体论语言,这就是“元语言”。墨积的知觉模式,隐含着中国艺术的创造性原理,即在保留笔墨的同时,却又不走向传统的意义生成方式,而是通过抽象性重建笔墨书写与自然元素的关系,化解我们这个时代欲望过于强烈的宣泄,通过自然的诗意迂回,重新生成一个万千丰富的世界。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390930454490.png

展览现场丨西安崔振宽美术馆 9 号厅

陈九先生的“墨积”元语言,不仅是一种方法论,也是水墨本体论语言的建构。我们知道,自晚明龚贤起就有了“积墨法”,这是一种通过反复渲染墨色,逼出留白处的白光,生出玉烟诗意,形成“气化”与“光感”融合的现代性语言;接续这个伟大谱系的则是现代性水墨之父黄宾虹,只是他以焦墨和宿墨来反复涂写,这种在渲染了青绿与赭色为底色的背景上的涂写,带有印象派的味道,以色隐墨,反复地涂写,留下山水画的整体势态,尽管局部笔触带有抽象性,而整体却依然是意象。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394897318110.jpg

陈九 《墨积Y系列之二》138×70cm×3,纸本水墨,2019

“墨积”的精神旨趣,来自陈九先生对于笔墨几十年的体会,是对龚贤传统积墨法的返照,纯粹以毛笔通过水性接触宣纸,不断书写形成笔墨痕迹,让此痕迹反复叠加,充分发挥墨迹的晕散效果,使之自由地晕化开来,而且通过重叠笔痕与墨痕,形成画面的形式语言。画面或者自动生成以线条为主的格子图像;或者就是暗示自然季节的各种形态;或者就是水性与火性的强烈对比;或者就是墨色本身的纯粹晕散,在内在的气感与光感中建构画面,使之具有玉质的触感;或者就是从墨块本身的书写及其笔痕中,建构一个万象纷呈的大千世界,从抽象出发,却生成出无尽联想的余象,其中有着中国艺术的创造性原理。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397450694930.jpg

陈九 《墨积 · 梅雨》240×120cm,纸本水墨,2019

陈九先生的“墨积”元语言经过了一个内在探索的过程,从《秋水》系列到《二十四节气》系列,直到《万象》系列,他逐渐丰富了自己的形式语言,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陈九喜欢的杜甫《徐卿二子歌》中的诗句:“大儿九龄色清澈, 秋水为神玉为骨。”秋色的水性在笔墨精炼后,生成出玉质的骨感,且此骨感具有生生不息的神性,这就是水墨的当代性价值,而这是西方艺术所不具备的。通过返照龚贤的积墨法,作者将西方形式转化为东方骨感,让水墨具有了新的色泽,经过时间的洗礼,让笔迹墨痕具有了玉的骨感,让水墨艺术重新变得浩渺与深广。

陈九的墨积系列,通过调节水与墨的浓度关系,冲和墨晕的细微痕迹,接纳光影与火性的强度,强化线影流动与典型之间的张力,直到巨幅作品上墨气有无尽漫延的浩瀚。陈九先生的作品塑造了一种现代性的水性凝望方式。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00078869590.jpg

陈九 《墨积 · 寒夜》240×120cm,纸本水墨,2019

一、《秋水》系列:墨积的气格

陈九先生这几年的抽象性作品,看似继承了中国21世纪之初的中国极多主义,其实不然。因为极多主义主要通过笔墨的机械重复书写,通过主体自我意志的放弃与遗忘,让书写活动本身及其书写过程成为主体,画面形式呈现为单一笔痕,拒绝一切的具象解读,但陈九的作品并不如此机械与抽象,而是带入了诗意的自然类比。

陈九的墨积吸取了西方抽象艺术的转化逻辑,但也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语言。此抽象化过程,就是从窗子到格子再到边框的形式简化,这是西方对于理性化的几何数学语言与建筑结构的转化。从蒙德里安的窗户,到美国莱茵哈特与马丁等人的格子,直到法国布拉吉若的支撑平面画派直接画出画框本身,这些都是“边界”(delimitation)的游戏。因此,中国式抽象书写也不得不面对此转化过程,只是原创的艺术家一定会有所变异,而且要从边界移向画面本身的诗意感受。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04356926410.jpg

陈九 《墨积 B 系列之二》78×43cm,纸本水墨,2017

陈九先生以笔触的书写开始自己元语言的探索,这些看起来如同蝌蚪一样的笔触,一直在游动,回到水墨的笔性同时也是回到生命的原点。这些蝌蚪一样的形态,就如同生命的细胞或精子,在母体的羊水中孕育着,回到生命的形态同时也是回到语言的原初形态,形成自己的元语言。元语言还需要经过抽象化处理,经过无数次书写,陈九渐渐找到了这些元语言之间的关系。这些生成为格子一样的形态,并非西方的几何形格子,而是如同中国南方庭院中的格子,形态似乎随着周围的风景在改变,不是固定不变的,似乎被阴影笼罩了。对于陈九,这就是唐代鲍溶《古鉴》中的诗意:“曾向春窗分绰约,误回秋水照蹉跎。世间纵有应难比,十斛明珠酬未多。”绘画如何捕获这绰约的窗影?这些墨线处于流变之中,格子已经松开,似乎是被雨水打湿后的南方窗格子投射在地上的朦胧影子。这些线条格子因为墨的浸润,更为生动,似乎还在水影中晃动摇曳。

这些基本的笔法,如同一个个单子,这些单子就是世界的基本主体。这些游动的墨积元语言,保留了书写性的笔触,这些笔触有着多向的生成方向,自由地游走,但又有着内在力度的控制。其每一次的生成都不同,形态多样,具有伸缩性,而且因为墨色在后面作为呼吸的背景,使之保留了自由的生成性。其在相互的游动与触及中,似乎又生成为一种相互牵引与延伸的格子,但这些格子因为墨色与笔墨的生动性又具有了格律感,这是经过抽象转化后的“气韵生动”,看似散乱随意,但在墨痕之间,生成内在的格律,体现出“气格”的当代韵味,如同白居易所言的“凝了一双秋水”。当然,这也是在塑造我们的一双凝视之眼!

在墨晕与线格之间的《秋水》系列作品,其黑、白、灰的色调异常迷人,尤其是水色与墨色控制极佳,其淡雅的色调,优雅而含蓄,宛若神玉,能够把抽象作品做得如此诗意又触感迷人,实属罕见。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07664652880.jpg

陈九 《墨积 D 系列之一》133×43cm,纸本水墨,2019

二、《二十四节气》系列:黑白主义的诗意

陈九继续深化了墨色的质感,就从书写性的墨线走向墨色的骨感与色感。这些墨块在发散之中自动蔓延开来,但是这些蔓延的墨线并非仅仅是抽象的痕迹与形式,而是向着自然性还原,保留抽象的笔触。这是新的生成机制,形成了陈九的新系列。其依然还是接续之前的《秋水》系列,只是更多带入了《秋水》中所言的季节的时间差池感,让抽象性的水墨吸纳自然的时间性,这是对于节气的接纳。

如同陈九自己所言:“如今手握一支毛笔,遥望潺潺流水,在中国人的农历二十四节气里,欲留下这流水的风姿绰约:渺渺茫茫,浮光掠影,纯是一分化机。从一笔贯到千笔万笔,无非相生相让,期盼活脱出一个特别的境界来。”

这段语句值得逐字逐句地解读,从中可以看到陈九对于水性与笔性的内在触感,感受到其作品生成的生机。他的作品融入了中国人特有的季节触感,但真正的诗意却在于那渺茫中的浮光绿影。如何捕获这转瞬即逝的美?这需要水性自身的潜能被展开,即水性被分化,纯粹地知觉上分化,在相生与相让中,生成出一个活脱脱的世界。如何相生又相让?这既是笔墨的功夫,也是生命的伦理,而在季节的时间触感中,该如何让这种生命的姿态在笔墨书写中重新生成呢?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11304268170.jpg

陈九 《墨积 X 系列之一》135×68cm,纸本水墨,2018

在了不起的系列作品《四季》或《二十四节气》系列上,陈九先生纯粹化了笔触本身的抽象书写,在看似无意义的书写中,艺术家赋予了其不同的节令名称。这就让抽象性接纳了自然的时间性,是对时间的感应。这是西方抽象艺术不可能具有的,也与传统的写意不同,其保留抽象的笔触却接纳了自然的元素性,形成元素性的律动。节令的变化乃是阴阳气数的变化调节,陈九把阴阳与黑白对称起来,通过黑白色度的对比、气感与光感的对比来形成新的知觉感知。他通过黑白、气感与光感,墨色浓度以及格子的形态,在画面上形成光阴与光影的变化暗示,这是绘画对于光影的接纳,这是如叙的朝夕光影,对于气韵格律化的自觉,看似无意,其实是顺着自然的节律生成出画面的节律。

尤其是水墨对于火性与光感的接纳,比如《惊蛰》,画面中间闪烁着的白光,似乎是闪电来到了画面上,还在颤动与燃烧,其火墨还如此灼热,但又如此安详。比如《镜花》这幅作品,画面上有着时光斑驳的花影,似乎是古老铜镜上的投影,一切都在消逝之中,但一切都被留在了画面上。在水气与墨迹的弥漫之中,有着光斑的闪烁,这是本雅明所言的灵晕的来临,是现代性的卓越审美!

尤其在名为《四季》的巨幅作品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无尽弥漫与渺茫的水世界,一切似镜花水月,柔软诗意,一切又好似世界的脊梁,支撑其衰落的世界。在画面上,无数的笔触,在几个月持久的默默书写中,让墨迹与默化相互滋养,生成出笔触无尽涌动的生机,打开画面的广度,相生与相让,由此获得了形式感。水墨并非表现季节的部分,而是传达世界元素性的触感,是世界无尽涌动的生机。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14763088090.jpg

陈九 《惊蛰》245×100cm×3,纸本水墨,2018

三、《万象》系列:世界的图景

随后,陈九还画出了新的《万象系列》,这是墨积的元语言,从第一个阶段以线条为主的“抽象墨积”,到节气系列以墨色为主的“诗意墨积”,到现在展露更多形象的“余象墨积”阶段。画面上出现了无数小墨块,小墨块中间出现了一些似有似无的形象,这是世界的开端,是水墨语言的开端,是墨积的元语言,是墨积带来的最初呢喃与呼吸。这并非具体的某种可读的形象,而是看似抽象其实又拟似万物的余象,体现了新艺术的生成机制。

一切看似抽象重复,但其实生成出万千差异的图像,看似可读,其实就是偶发的图像墨痕—在可读与不可读之间,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陈九通过旷日持久的书写,形成了更为丰富的独特语言。在博大的画面上,无数的墨块在呼吸,宛若佛教的神龛,宛若一念三千的大千世界,在看似单一的画面上,却生成出无数多变的形象。这是独一性与多元性的完美结合,但又并非具体固定的单一性,而是可以生成的,处于多变的剩余性,是一个个还在流变、还在生成的单子,但其中有着世界生成的“微知觉”。这是莱布尼兹单子的中国当代化表达,是西方现代性梦寐以求的书写形态,即既要表达个体的独一性,又要体现多元性,还要不陷入新的固定的综合,保持在无尽的生成变异之中。其彼此之间有着对话,有着相互的触发,而这些笔触还是有着自身的语气与语调,似乎刚刚萌发出来处于世界的创世开端,又似乎处于世界的末日。它们获得了自身存在的显现,一切看似已经破碎,但一切又都在相互保护,现代性的笔触获得了纯粹语言的表达。

也许这是生活在所谓大上海的艺术家,以其几十年的探索,以其文学经验,把庄子《秋水》的浩瀚世界与现代性的抽象一道共生,面对这个所谓的现代大魔都,以自己的想象力消解了其巨大的魔幻性与虚妄感,却又获得了艺术形式的绝对性与触觉的玉质感。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18667591030.jpg

↓ ↓ 横屏观看效果更佳 ↓ ↓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21613838940.jpg

陈九 《水印 · 寒露》43×78cm,纸本水墨,2017

整个现代性,都试图在抽象的简洁或者技术化的机械性与地方性的差异生产之间,找到新的个体普遍性,但几乎都没有成功。中国当代水墨艺术,或许可以提供一次结合的机会,整个现代性其实都是在渴望如此的“寓比”,或者中国的现代性一直试图让庄子式的卮言式元语言得到当代的表达,通过抽象性,与自然的拟似性发生关系,但这是“非感性的相似性”,是让自然成为主体,却又不是陷入世界的表征,而是通过黑白的对比,进入世界细微的感知,与世界共生共感的浩渺知觉,这正是波德莱尔在巴黎尝试过的诗意通感却又不得的艺术语言。

上海小说家金宇澄曾经写过一篇反映上海的小说《繁花》,小说家的语言别致,融合古典韵味、俚语与现代散文,形成了一个闪耀的皱褶,一个词,一个短促的句子,独立出来,故事散散淡淡,零零碎碎,如同上海的弄堂与街道,别有韵致。其对于现代性大都市的个体经验书写,既保留了古典的情韵语气,又接纳了现代性残碎的梦想。

陈九先生的水墨作品,也有着相似的隽永诗意,在当代艺术界能够如此把古典思想的深度与诗意带入绘画,以极为纯度的抽象形式,形成当代的视觉形式语言,让水性获得了神玉骨感的知觉,继续扩展了水墨永恒的秘密触感,对照变化中的混杂世界,以其自由涌现的余象,让这个世俗的世界摆脱繁杂的幻象,而进入一个寤寐思服的艺术世界。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25055242220.jpg

↓ ↓ 横屏观看效果更佳 ↓ ↓

https://image-artexpress.artron.net/app/toutiao/2020/0917/160031426826091340.jpg

陈九 《墨积 · 四品》99×65cm×4,纸本水墨,2019


来源:艺术家提供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