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考古发现颜真卿真迹:学书法又有临本了

 

近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爆出重磅新闻:在近日发掘的一处唐代贵族家族墓地中,发现了一方由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书写的墓志铭。

这是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出土的颜真卿早期书迹真品!

从2020年夏天开始,陕西考古人员发掘清理了大量隋唐时期的墓葬,其中包括唐代贵族元氏家族墓葬共三座,出土墓志共四方。

 

其中包括唐代贵族元氏家族墓葬共三座,出土墓志共四方。通过墓志判断墓主人分别是唐代贵族元大谦、罗婉顺夫妇及其儿子元不器和侄子元自觉。


 

罗婉顺墓志(局部),书者为颜真卿

 

罗婉顺墓志(局部),书者为颜真卿

 

罗婉顺墓志(局部),书者为颜真卿

 

元大谦、罗婉顺夫妇墓志

由于这些墓葬曾经遭到严重盗扰,考古人员在墓葬内发现了剩余的铜钱、陶人俑和动物俑等陶器、以及银带扣、葵口高足银杯等文物共计两百多件组。

 

 

 

 

最令考古人员惊喜的是,根据墓志记载内容考古人员研究发现,其中罗婉顺墓志的书写者,竟是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

 

这是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出土的颜真卿早期书迹真品。

 

 

 

 

目前我国国内颜真卿书迹以碑刻为主,现存实体碑石仅十余件,基本多为颜真卿晚年作品。陕西省碑林博物馆内藏7件颜真卿书碑,是国内收藏多的颜真卿真迹,分别为多宝塔碑(44岁)、郭氏家庙碑(56岁)、争座位帖(56岁)、臧怀恪碑(60-63岁)、颜氏家庙碑(72岁)、马璘新庙碑(71岁)、颜勤礼碑(71岁)。

根据专家介绍,这次发现的墓志是颜真卿早年的书迹珍品,这个时期还应该是他的书法风格没有成形的时候,但是又有一些他之后书风的一些端倪。对于研究他本人和中国中古时代的书法史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血性男儿颜真卿

颜真卿出生于公元709年,祖籍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市),出生于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是唐代著名书法家和政治家。

史书记载颜真卿性格刚正不阿,一生历经了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位唐代皇帝,他敢于直言不畏权臣,所以一生也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

颜真卿书法精妙,擅长行书和楷书,创立了“颜体”楷书,对后世影响很大,与唐代著名书法家柳公权并称“颜柳”,又被历代书法家称为“颜筋柳骨”。

 

颜真卿画像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这首熟悉的《劝学》诗,出自唐代的颜真卿之手,然而真正让他名动天下的并不是诗,而是书法。他的书法丰腴雄浑、骨力遒劲,与柳公权并称“颜筋柳骨”。不过比他的书法更让人惊心动魄的,是他一辈子刀光剑影的人生。

为拜名师两次辞官

颜真卿是京兆万年(今陕西省西安市)人,祖籍为山东琅琊(今山东省临沂市)。他出生于诗书世家,五世祖颜之推曾写下著名的《颜氏家训》。不幸的是,在颜真卿3岁那年,父亲就病故了,家里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贫困。

 

《多宝塔碑》西安碑林博物馆藏

颜真卿继承了良好的家族文化基因,他非常喜欢读书,文章写得很漂亮,但他对书法情有独钟。这让母亲很为难,吃饭还是问题,哪儿有钱去买那么多笔和纸供他练字呢?

颜真卿看出了母亲的心事,有一天,他手里拿着一只碗和一把刷子,高兴地对母亲说:“我有不花钱的纸笔了,您别发愁了!”母亲疑惑地看着他。他说:“这只碗是砚,这把刷子当笔,黄泥浆可以当墨!”他在碗里装满了泥浆,走到墙壁前挥笔写了起来,写满后又用清水把字迹冲洗掉,说:“这就是纸啊!”

母亲笑了,颜真卿也因此练就了一手好字。

 

 

《颜勤礼碑》西安碑林博物馆藏

26岁时,颜真卿考中了进士,在朝廷里当了校书郎,后来又外放到醴泉(今陕西省礼泉县)任县尉,负责管理地方治安。这件工作相当繁杂,起早贪黑,没日没夜,但颜真卿总要挤出时间练字。人们看到他写的字,都赞不绝口,可他内心里却十分苦恼,因为字写到这个程度,没有名师的指点,就再难有长进了。他想到去拜一个人为师,可想起此人的脾气,又有点犯怵。

这个人就是张旭,擅长草书。他性格怪僻,最喜欢饮酒,为杜甫所列的“饮中八仙”之一(其他7位分别为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李琎、崔宗之、苏晋、焦遂)。喝得大醉后,张旭常常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有时甚至以头发蘸墨书写,因此被时人送予了“张颠”的雅称。

 

《颜世家庙碑》西安碑林博物馆藏

为了表示自己拜师的诚意,颜真卿毅然辞去了官职,赶到洛阳,投到张旭门下。张旭仔细地看了他写的字后说:“你的字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国家正是用人的时候,你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哪能在写字上花那么多功夫呢?”

 

《颜真卿三表帖》

话说得很婉转,可颜真卿听得出其中的拒绝之意。他也不敢强求,只好告辞回到了长安。没过多久,他再次在朝廷中得到了任职的机会,可他一直对未能拜张旭为师耿耿于怀,于是又一次辞官。张旭被他的诚心所感动,点头收下了这个弟子。

 

《自书告身帖》日本中村不折氏书道博物馆藏

然而让颜真卿失望的是,入门几个月,张旭要么就是将自己书写的字和前代名家的字帖给他,要他“倍加工学”,要么就是带着他游山玩水、赶集看戏,“领悟自然”,丝毫没有把诀窍传授给他的意思。有一天,颜真卿实在忍不住,对张旭抱怨说:“我来拜门求师,是想得到您笔法的精微秘诀,为什么只让我临帖、参悟呢?”

张旭不高兴地说:“我是见公主与担夫争路而察笔法之意,见公孙氏舞剑而得落墨神韵,除了勤学苦练和师法自然,哪有什么诀窍啊!”

 

《竹山堂联句》传为颜真卿书 故宫博物院藏

颜真卿从张旭的话中,明白了为学之道,于是他再也不去寻找捷径,而是埋头苦学,揣摩前辈笔法,把从自然万象中领悟到的神韵凝于笔端,终成一代书法大家。

粉碎了安禄山的“闪电战”

颜真卿学好书法后,再次出仕,曾在朝中任监察御史,可是他也像许多艺术家一样,不通世事,一味耿直,结果在天宝十二年(753年)被贬到平原郡(今山东省德州)任太守。诗人岑参为他送行,不无担心地写道:“郊原北连燕,剽劫风未休。”然而,这个地方最可怕的不是气候的恶劣,而是憋着劲准备造反的安禄山。

 

《乞米帖》浙江省博物馆藏南宋留元刚《忠义堂帖》本

到任后,颜真卿“废苛政、黜奸小、除奸诡、进忠良”,深得百姓爱戴。著名边塞诗人高适称赞他“自承到官后,高枕扬清风。豪富已低首,逋逃还力农。”当然,颜真卿对安禄山的野心也心知肚明,悄悄地做起了防范。

颜真卿以防汛为名,修筑城墙、赶制兵器、收揽壮丁,积储粮草。为了避开安禄山的耳目,他每天都是一副文人做派,吟风弄月,甚至还亲自主编了一部研究音韵的著作《韵海镜源》。安禄山派人来检查工作,他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之余,还即兴写了一幅字,这就是流传至今的著名碑帖《东方朔画像赞碑》。安禄山笑了,把颜真卿真的当成了一个只知道舞文弄墨的书呆子。

 

《放生池碑》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禄山起兵谋反,对唐王朝发动了出其不意的“闪电战”。叛军所到之处,守令要么开门出迎,要么弃城匿窜,没有敢勇猛地打一场的。没多长时间,叛军就直逼首都的最后一道防线潼关。唐玄宗李隆基束手无策,狼狈不堪,一边仓皇出逃四川,一边哀叹:“河北24郡,难道就没有一位忠臣吗?”

这时候,颜真卿挺身而出,不等皇帝的诏令,誓言讨贼。他辖下3000兵马很快就扩充到万人,并与时任常山郡(今河北省正定县)太守的族兄颜杲(音同稿)卿约定互为犄角,共同抗击叛军。

平原郡久攻不下,安禄山寝食难安,又气又急。攻陷洛阳后,他派段子光带着洛阳留守李憕的首级,前来招降颜真卿:“看到了吧,如果不投降,就是这个下场!”

颜真卿不为所动,冷笑说:“我认识李憕,这并不是他的首级。来人!把这个叛贼给我砍了!”

此举一下子稳定了军心,河北17郡又相继归顺朝廷,颜真卿被推为联军盟主,统兵20万,横绝燕赵,军威大震。天宝十五年(756年),他指挥联军在堂邑(今山东省聊城市)大破叛军,歼敌2万余人。

当时,颜真卿手中并没有精锐的部队,凭借的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武装力量。但他却打赢了安史之乱以来的第一场胜仗,“颜真卿”三个字于是成了一面旗帜,连守在安禄山老巢的嫡系将领刘客奴都派人跟他联络,准备归顺。颜真卿当即派人从水路给他送去了10多万军资,为了坚定刘客奴的信心,他还把自己不到10岁的独子当人质。

 

《争座位帖》西安碑林博物馆藏

河北诸郡的归顺和堂邑之战,截断了叛军和老窝之间的联系,安禄山只好终止进攻潼关,回师河北。颜真卿的这一番举动,为大将郭子仪、哥舒翰等正规军重整军备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唐玄宗听到这些消息,激动地对身边的人说:“我不了解真卿的为人,他做事竟这样出色!”

在这场关乎唐王朝存亡的战斗中,颜氏一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先后有30多人为国捐躯。在常山战役中,颜真卿的族兄颜杲卿寡不敌众,被敌军俘获。安禄山命人将他押解到洛阳,亲自审问。颜杲卿拒绝投降,安禄山当着颜杲卿的面,砍下了他的儿子颜季明的脑袋。颜杲卿大义凛然,痛骂叛军,结果被用铁钩钩断了舌头,依然骂不绝口,最后被残忍地处死。

 

《行书湖州帖卷》故宫博物院藏

数年之后,颜真卿满怀悲愤地记述此事,写下了著名的《祭侄文稿》。这篇用行书写成的祭文一气呵成,国仇家恨全部凝聚在了指尖,其中有好几处因为笔写干又顾不上蘸墨而形成的枯笔,让人感受到他当时苍凉悲壮的心情。这幅作品被后世誉为“在世颜书第一”,是唯一可以与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一比高下的书法珍品。

 

《祭侄文稿》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祭侄文稿》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横59.6公分,纵29.2公分,大概相当于两张A4纸横着拼起来的大小。它与苏轼《寒食帖》、赵干《江行初雪图》一起被称为“镇馆之宝”。

《祭侄文稿》写于公元758年,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在中国,宋元以前保留的书画真迹不多,历经战乱还能流传至今的书画基本上都是稀世之珍。

细部

 

 

 

部分印钤

 

颜之坚持人性三品说。他把人性分为三等,即上智之人,下愚之人和中庸之人。

他说:“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他认为上智之人是无须教育的,因为上智是天赋的英才,不学自知、不教自晓。

 

来源:艺术收藏快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