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三十岁的“灵魂”何以纪实世纪老人的艳舞传奇?

杨圆圆,1989年生,北京人。

14岁那年,她迷上了摇滚,人生从此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教会了她最重要的反叛精神。

从那时起,她不再想循规蹈矩的做一个好学生,而开始选择更主动地抵抗与探寻自己想追求的东西。

高中时期,除了迷摇滚,她也开始关注一些国外的文艺电影、小说······

音乐、电影、小说组成了高中时期最主要的生活。

H09HTR26gRelWy9FWieXl1imoN1lpgITE1qlO1mk.jpg

左起:杨圆圆与电影《女人世界》中的主角Coby及她的爱人Stephen

18岁,杨圆圆去到英国学习当代艺术摄影,此后开始了一系列艺术项目的创作,20岁开始频频参加展览。在她快30岁的时候,她决定拍摄人生中第一部长篇电影:《女人世界》,这部纪录片电影用了2年时间拍摄,目前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讲述的是一群华裔艳舞女郎的生活,以及她们的人生经历。故事以今年刚刚过世,93岁高龄的华裔艳舞明星Coby为主角展开。

nXRI3nJ066Hf4zeGxdrTqgf91AA6fm4WUTRUCkjT.jpg

Coby和Stephen在家中 源自《相爱的柯比与史蒂芬》

在影片正式公映前,正在OCAT上海馆展出的杨圆圆个展《上海楼》以一系列的短片展示了她在拍摄《女人世界》过程中的一些成果。展览中的短片《相爱的柯比与史蒂芬》一经公映,在国际范围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已经在15个国际电影节公映,在刚刚举办的新奥尔良电影节中,入选了“评委特别推荐单元”。

作为一位年轻的导演,杨圆圆开始进入了更广泛的视野。

这一切的开始,都不是偶然。

XSpl3jLgi1uF4twJ9Ef0lfAUqTtcooPUorbtfTTU.png

杨圆圆

与杨圆圆的采访是从她“叛逆”的青春时光开始的。

14岁迷上摇滚之后,杨圆圆开始去各个地下Live House看演出,不仅如此,她16岁加入了乐队,担任主唱。

那时正是北京摇滚乐发展的一个小高潮,杨圆圆和她的乐队几乎去过北京所有重要的酒吧演出场所演出,包括:愚公移山、Mao livehouse等。当年身边一群玩音乐的朋友,如今都上了“乐队的夏天”。

当时乐队起了一个很好玩的名字:叫“明天就解散”,2008年,杨圆圆要去到英国读书,先退出了乐队,一年之后,乐队就真的解散了。

但解散并不意味着结束。去到英国之后,别人都是想家,她却更想念那群音乐朋友。

虽然到国外留学,但杨圆圆认为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育,是在高中那段乐队的时光中完成的。

16-18岁,如花一般的年纪,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杨圆圆遇到了和她一样敢于反叛,勇于挑战的自由的灵魂们。正如那时候她的偶像鲍勃·迪伦一样,她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那样一个勇于超越现实的人。

KawVfSiPYun6auoAycDBrpK3GLeumXeQtG1v9atI.jpg

杨圆圆长篇纪录片《女人世界》剧照

“自由灵魂”下的直觉

如果高中时期的摇滚精神塑造了杨圆圆“自由的灵魂”,这个时期,对她造成影响的电影导演、音乐人、小说家,则塑造了她最早对于艺术和美学的认知。

在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1953)电影导演的公路片里,在爵士民谣诗人汤姆·威兹(Tom Waits)(1949)低声的吟唱着“时间啊,时间啊,时间啊···”的歌声中,在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 (1947)的小说中,杨圆圆获得了对艺术最初的感知。

杨圆圆后来才知道,高中时期这些他非常喜欢的艺术家,彼此之间都有着交集,有过相互的合作。这种独属于艺术家之间的友谊,让杨圆圆下意识地产生了兴趣,或许是从他们之间的友谊中,也映射出了她青春时光里与音乐玩伴们留下了的美好印记。

a5GRG9gRpYD8M9hn19ZCbP6E1tBbJOBbDJZKpQg5.jpg

杨圆圆长篇纪录片《女人世界》剧照

三十岁时,当杨圆圆自己成为了一位独立的电影导演之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可以那么自然而然地走上拍电影的道路;为什么她的电影里总是关于那些“旧时光”里被遗忘的人,为什么她能一瞬间就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有意思?为什么她总是能凭着直觉去捕捉到会不会喜欢这个人?

这种从高中时期开始的直觉,在她后来遇到Coby时,瞬间就被调动了出来。

ZSaxpNZ6LLSpTqBBuaAUhZ8s0c2mrgORp9UhMGhD.jpg

杨圆圆长篇纪录片《女人世界》剧照

留学时光

在开始拍电影之前,杨圆圆很长的时间都是通过相机拍摄记录的方式进行创作的。国外留学的时光开启了杨圆圆作为摄影艺术家的新篇章。

16岁时,杨圆圆收到了父亲送给她的人生第一台相机。从此,她便爱上了摄影。

去英国留学,学习的就是当代艺术摄影,这是杨圆圆真正开始接触到当代艺术。也开始慢慢地从专业层面理解艺术是什么。

杨圆圆的早熟、独立,让她很快地适应了英国的艺术教育体制。在这儿接受教育,对国内留学生而言是一把双刃剑。很多人一开始都是无法适应的。英国的大学会给学生极大的自由度。每年三个学期,学校给学生强制安排的课程并不多,只要在每学期结束独立完成一个项目,并且完成一篇论文就行。如果学生好学,自己想去用学校的资源,就可以不停地去暗房,用各种摄影的设备。

vHTRBRxIiKDSlIvWYoEL2wnWjAMbVX8lnNPpSN3z.jpg

杨圆圆长篇纪录片《女人世界》剧照

这种自由的,做项目的方式,却让杨圆圆如鱼得水,收获很大。尤其是学期结束,老师、学生们一起做项目总结的时候,大家各抒己见,彼此讨论,相互批评,是杨圆圆觉得最有意思的时刻。

杨圆圆还记得大学毕业前,老师对他们说:“现在你们听到小组的这些批评,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不顺耳。但你们马上要毕业了,要走进真正的艺术行业,到时候你会听到的评论可不仅仅是学校这些人。你们会听到各种各样的言论。现在能面对这一切就是对你们最好的练习。”

“你们在学校练习一个人做项目,往后你们才是真正的靠自己去做项目。这绝对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可能你们中间有些人并不一定会坚持下来继续做艺术······”

这段话长时间地留在了杨圆圆的内心,也让她在未来的道路上,真正地敢于去挑战,敢于自主地去做事情。就像她开始做电影,从不会到会,都是一边摸索一边实践。中间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她没有停下过脚步。

R8DRu2iJSbDxPXwMjTIwCE0gvoVmkYwMViAUFsbq.jpg

杨圆圆摄影作品:《海底隧道》

“图文共谋”的创作语言

这样的勇气,让杨圆圆2011-2012年还在上学期间,决定回国拍摄项目,因此休学了一年的时间回来拍摄。2012年4月,她获得了三影堂摄影奖美国特尼基金会奖。那年夏天回英国继续学业前,8月份,杨圆圆在在3画廊做了第一个正式个展“中间地带”。

2013年,杨圆圆完成学业回国。虽然之前跟艺术行业已经开始了一些接触。但年轻艺术家面对生存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此时她收到《艺术世界》杂志的邀约,为他们撰稿,这样一边做编辑的工作,一边做作品;一方面她发现自己很喜欢编辑的工作,另一方面一份稳定的收入,也让她保持做艺术的自由度。可以有时间去想自己到底要怎么做作品。

sSFC7gWz1unwFBNvcynqfDXnhi6tXTiZoufMYUBc.jpg

杨圆圆摄影作品:《购物中心前的公园小径》

早期,杨圆圆的作品更多的是以摄影师的状态拍摄照片,这些照片更多的是记录身边人和城市的变迁。

大学毕业以后,杨圆圆渐渐确立了一种“图文共谋”的创作“语言”。文字会被运用她的摄影、装置等各种形式的创作中。甚至她会在一个展览里呈现自己写的一系列短篇小说。逐渐地,她还在展览中融入了更多的元素:影像、表演等。慢慢地,后来做电影所涉及到的元素都在具体的展览中得到了实践。

杨圆圆发现,比起一位当代观念艺术家,原来她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讲故事的人。用最朴素的方式,讲述着和时间、地点、人有关的事情。她知道自己感兴趣的不是那些抽象的概念,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及在他们身上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故事。

3WZTHuwVnIPgj8UXigQqPnvntCtUwqzV2LsiDsVW.jpg

杨圆圆个展《大连幻景》展览现场,艾可画廊,2019年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杨圆圆是学摄影的,对她而言,摄影是一个抵抗人类遗忘,把人类踪迹存留下来的工具。

上大学时,她就一直对老照片很感兴趣,伴随着摄影历史的进程,人和照片的关系不断发生变化。物理照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人和摄影的关系也不一样。以前士兵们拿着爱人的照片上战场,如今,照片本身作为一个珍贵的物件的年代已经不复存在了。这让她开始对图像所记载下来的历史着迷。

尤其是20世纪因为战争带来的世界格局变化,让这个时期的历史充满了戏剧性。正是这一点,让杨圆圆对20世纪的历史产生了天然的兴趣。但她感兴趣的并不是一个大的时代变迁,而是在时代变迁下被裹挟的一个个具体的,充满了矛盾的个体的故事。

KWZI2UR5JFZVwyObf1FXaRX0AkrbTnLWUSzs3ZDb.jpg

杨圆圆个展《大连幻景》展览现场,艾可画廊,2019年

2019年,杨圆圆在其代理画廊:艾可画廊举办的个展“大连幻景”,是以一位1922年生于中国大连的日本作家清冈卓行的故事展开的。

这位作家出生成长于大连,与妻子也是在大连相识相爱,然而却在战争结束之后,因为身份问题,被迫带着“耻辱”离开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家乡”,去到日本。在其一生中,都活在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和对家乡深深的怀念中。

在阅读了这位作家的生平之后,杨圆圆被这份情感打动。也是基于他的故事,确定了作品《大连幻景》的基调。围绕他的生平,杨圆圆找到了与他有着相似经历的10个人物,构建了一个故事。对这群人而言,大连既是故乡又是异乡。

cE0xOQbq5RUR7rVyqMmqJW50o3xlJ1kHmq2EjmUp.jpg

美籍华裔女导演:伍锦霞

《女人世界》

2018年4月,杨圆圆受亚洲文化协会的邀请,来到美国去做关于“20世纪演艺圈中的华人女性”主题的研究。虽然当时是带着这样一个大的研究主题来到美国。但让杨圆圆开始后来一系列拍摄的是由一位华裔女性导演:伍锦霞缘起的。

伍锦霞1914年出生,1970年去世。一生拍了11部电影,但10部都遗失了。其中有一部1939年首映的《女人世界》,讲述了36个不同行业,不同阶层女性的故事。

在看到她的资料之后,杨圆圆被她的人生经历迷住了。这样一位导演怎么能被历史遗忘呢?一方面杨圆圆替她感到强烈的不甘,与此同时,她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到那些跟她相似的人。

os0BH6dztWJOZ26vU3NvM3kPZKn7kF6b1lGII0X7.jpg

伍锦霞导演的《女人世界》中的36位女性

跟随伍锦霞的脚步,她走进了整个20世纪美国华人女性演艺圈的世界。其中涉及到夜总会,粤剧舞台等演艺界的时空。这让杨圆圆萌生了做一部以华裔艳舞女郎为主角的《女人世界》电影的想法。

仿佛命中注定,杨圆圆就这样在拉斯维加斯与已经92岁高龄的艳舞女郎Coby相遇了。

4Ndy7XgoVQiUCQ4MsFFFck4mA61Ij7V3jliWF50k.jpg

华裔艳舞明星Coby

华裔艳舞明星Coby和她的故事

Coby1926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父亲是典型的第一代美国移民,因为淘金热,在20世纪之初背井离乡,从自己的家乡广东省投奔到远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兄弟,并在那儿开了一家杂货店,为了养活一家6口人,父亲像那个时候大部分华人移民一样,除了经营杂货店,也开了一家洗衣店,有时候还会帮着不会讲英语的新移民做翻译挣钱。

Coby的母亲是一位粤剧迷,很喜欢粤剧服饰,也爱做衣服。Coby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1n0em7DwExfR8Z4wbRV1SrB1pc22uju02ALz0mIq.jpg

Coby小时候(第二排中)与家人

Coby从小就爱跳踢踏舞,在她年满16岁之后,她来到华盛顿叔叔经营的华人戏院餐厅“Casino Royal”开始了她的跳舞生涯。母亲为她做了人生中第一套跳舞的服装。

N2I3jlZjTYynwFzTY58bMvGN5j1nzLC1sJYZTIGW.jpg

五十年代旧金山唐人街街景

大约18-19岁时,Coby遇到了一个经纪人,邀请她去他们的艳舞舞团。那是Coby第一次了解到什么是艳舞表演,面对经纪人每周开出的1000美元的酬劳,Coby虽然内心不情愿,但还是来到了旧金山中国城夜总会,从此走上了艳舞舞者的道路。

aDO7ElVFz4Z1anBmveG3WV2W6DS4ddVsoHTWJn5s.jpg

旧金山报纸对Coby的宣传

作为一位华裔艳舞舞者,她的异域面孔和服饰大受欢迎。在她舞蹈事业的高峰期,几乎跳遍了中国城的夜总会:成吉思汗夜、上海俱乐部、大观天台等,其中最大最有名的是紫禁城夜总会。

dUSnqFtLls1IUPhr132em7DvkFAjfI5XRZWMcoe7.jpg

年轻时的Coby

Coby在成为一位艳舞舞者之后,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钱,随后,姐姐第一个来到了旧金山,到1947年,全家人都因为她的缘故搬来了旧金山。

1962年,紫禁城夜总会老板宣布退休之后,Coby和家人决定买下了这个夜总会,共同经营。事业发展最好的时候,除了夜总会,她还在中国城经营过一家酒吧。

2rRK0dOE3BWnm6WJE97Z2QeEp0DVN3v9TSzSjmla.jpg

中年的Coby

在持续火爆了几年之后,随着旧金山白人舞者掀起夜总会脱衣舞风潮,Coby和她经营的夜总会生意渐渐衰退,并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决定关掉紫禁城夜总会。

oDsfK1eFr6fB0CAIzL17nrIISJFb9HLSoseilbEZ.jpg

老年Coby在家中,源自《相爱的柯比与史蒂芬》

70年代,面对高昂的生活成本,Coby搬离了旧金山,开始在湾区定居。也转而从事服装设计,间断地作为一个舞者去到各地巡演。

虽然作为职业舞者跳了半个世纪,但Coby真正出于自己意愿,快乐地去跳舞,是在80、90年代从跳舞界退休之后。

YrMRUyusqxFqLj4udnKL1fMfEHGJqu8htLMLjiqi.jpg

Coby与Stephen

Coby一生有过两次婚姻,在第二任丈夫于90年代去世后,70岁的Coby遇到了比自己小近20岁的Stephen。二人因跳舞结缘,并从此走到了一起。在之后长达20多年的时间,Stephen陪伴了Coby的余生,直到她于今年去世。

XTNwwD2lWSpAWOQ9ySQ71g0vLXjABClzHEEFYwhW.jpg

Coby与舞团的派对,源自《女人世界》片花

2010年,Coby遇到了由四个退休的华裔舞者创办的都板街舞团(Grant Avenue Follies),并跟她们越走越近,又重新回到了舞台,但这次,Coby才是真正出于对舞蹈的热爱。

VjSJtBvOcq2imWX1Z1wbjMJAyxl1wkoIRxsUlPxj.jpg

杨圆圆与“都板街舞团”(Grant Avenue Follies)创始人Cynthia(右) 源自《女人世界》片花

后记:杨圆圆与Coby的故事

2018年,杨圆圆第一次见到Coby和她们舞团,眼睛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她们。她意识到,除了拍一部纪录片,没有任何一种更好的方式来把属于她们的故事讲出来。这不能仅仅是一个当代艺术展览或任何一种形式,它必须是一部完整的电影。

JPP3wpDR3LnMsYHlSXBF2hVm7KfjHc35x7rPdPEy.jpg

2018年 Coby与舞团在古巴中国城表演 源自《女人世界》片花

面对这群高龄的舞者,杨圆圆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她马上开始筹备人生中第一部长篇电影。在没有任何资金的支持下,杨圆圆自掏腰包,花了几乎所有的存款,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她来往于中国、美国,跟着舞团去到了美国各地演出,并且带着Coby和这群华裔舞者去到了古巴,最后把他们带到了上海、北京进行演出。在这个过程拍摄了300-400个小时的影片素材。

WDFG6WCtWyUJdH2rjzhUQZ0zKBQi9WmOvHO78Spz.jpg

“都板街舞团”(Grant Avenue Follies)在上海外滩美术馆演出幕后 2019年

这部电影用了她高中时期就喜欢的公路片的结构。并以Coby为主角,展开了关于这个舞团成员为核心的一个故事。纪录片记录下了这群人非常真实的,当下的一种状态,也间接地反映了20世纪这群华裔舞者的历史。

PP7ol91wlbNffSwvYLtflszGhVFhVE4YKdzJgwAE.gif

翻看自己年轻时候跳舞照片的Coby

2020年,因为疫情,中美间的旅行变得不再可能。《女人世界》开始在北京进入紧锣密鼓的后期工作。此时,杨圆圆知悉Coby去世的消息,她觉得自己当时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在拍摄Coby和这群华裔舞者时,她们都给彼此的人生带来了一个新的世界。Coby对自己曾经的艳舞生涯沉默了一辈子,最后终于在晚年对这位来自中国的女孩敞开了心扉,讲述了自己一生的经历和故事。而对杨圆圆而言,她所学到的,是更加宝贵的与生命有关的东西。

(文中图片致谢艺术家杨圆圆)

(本文为雅昌艺术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罗书银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 京豫濮网络书画院

      与此同时,她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到那些跟她相似的人。
      11月前 0
    • 加薇13718811023

      太厉害了,收藏当代字画天下第一家,联系电微13718811023
      11月前 0
    • 加薇13718811023

      很好,想收藏当代保真名家字画联系电微13718811 23
      11月前 0
    • 中流v

      👍👍👏👏
      11月前 0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