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失语与重筑,有关海外华人的物件诗——《 S(ILK) -E-S-T-I-N-A/ 丝书六节》展评

2021.01.14

2020尾声将至,回望一年,绕不开的话题总和疫情有关。3月中旬以来,我国新增的输入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主要是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入境。根据公开信息测算发现:从海外回国的留学生,占到三地输入病例的四成以上,一时间,留学生成为了“弱势群体”出现在各大媒体之上。

教育部消息显示,我国在海外留学人员约160万,目前仍有140万左右在国外,中国留学生数量较多的国家分布如下:

cUfd2EXrLb8qMj5AnAKMpEhmm9qQJFF3t1vpAUOI.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权威数据机构按照测算得出,这9个国家的中国留学生数量,占总数的比例达到九成。而同样是这9个国家,累计的确诊病例,占到海外的一半。最突出的是美国,它疫情最重,拥有的中国留学生也最多,我国约有四分之一的留学生是在美国读书。

kJSB2F45U4jzzmStAXdaam1xb5WtRH9jAj9GH8RZ.jpeg

图片来源于网络

顿时,留学生这一本来光鲜亮丽,背负着家族期待的精英群体摇身一变成为了“尴尬一族”的代名词。回国,意味着感染病毒,充满危险的旅程,而机票更是洛阳纸贵,一票难求;不回,处境艰难更是不言而喻,失学失业、食品不足、种族危机......美国街头,长着亚洲脸的人被泼硫酸,推下地铁,在街上被骂“中国病毒”。对于海外华人,生存本已危机四伏,加之外界充满恶意且直截了当的暴力折磨,恐怕是隔离在家的国人难以切身感知的。

RgUDvPJMDkYGFzR7HTJuQNJLimImu9CuGI2SYRY1.jpeg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笔者在纽约大学教书的朋友处了解到,疫情前期,很多留学生只是春节回国过年,就再也回不到美国了。虽然不能回美国继续学业,但却不得不继续缴纳美国高昂的房租,或者拜托同学把家具寄存到仓库,转租群里到处都是跳楼大甩卖,甚至还有折价一半的转租房。

“当时我正在纽约大学教课,我的好几个学生都得连夜搬出宿舍,后来学校的政策来回改了好几次,但是并没有减缓学生们的心理压力。很多人觉得时间不够,不得不连夜找房、打包行李,带来了心理和经济的双重压力。” 受访者李骄阳如是说。

NNfSY30jP6M3LKtm3KTndRSNDu6FeQxzNfdZQlg9.jpeg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与此同时,和美国疫情同时上演的还有美国大选的分崩离析。大选中后期,特朗普政府出台的各种抵制移民和留学生的政策,勒令秋季没有线下课程的学生必须回国,但实际上所有学校都开设了网课,而因航空管制,即使大部分人想回国,也并不能实现。

而且,每隔几天就有针对留学生的新提案,H1B的改革要求按工资高低抽签决定是走是留;OPT签证缩紧,释放更多名额优先美国本土毕业生找工作;不断有传闻称要封锁微信和抖音,意图是要从社交媒体下手切断留学生与国内的联系,从而达到驱逐华人留学生的目的。

海外华人特别是留学生群体成为了四处流窜的吉普赛人,他们忍受着移民政策的翻云覆雨,在撕裂的大众媒体价值观里夹缝求存,在回不去的祖国和留不下的美国之间摇摆、撕扯、冲撞。

在亲历了如此种种的狂乱后,留学生们对于遭受的一切不得不感到心痛,从而引起一定的思考。最近,在纽约LATITUDE画廊闭幕的个展《 S(ILK) -E-S-T-I-N-A/ 丝书六节》中,旅美艺术家李骄阳在亲历和反观了中国留学生的一切遭遇后,梳理出自己的创作思路,通过六个互相呼应的装置作品,试图捕捉混乱、疯狂的2020年里的丝许光影。她在个展的前言中写道:

dCdCB5Wxq7cPialj0DZ0NEmbEjc3yfx8exVrrxD5.jpeg

“留学生迁居美国学习、工作,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痴妄能够换一种语法生活,能够生长出一种新的叙事。很多时候,甚至背负着上一辈的期待,’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那你最好成为那异域的和尚’。可惜和尚披附的华丽袈裟,多是由苦难缝制的百衲衣。曾经跟读习得的外语,或已变成电视上的谎言,推特上的妄语,和傍晚屋顶上那比日落来的更早的失语。我们眼见之物,耳听之闻,都是文本,而文本,从来都有关编织。”

下面,我们跟随艺术家的创作路径来剖析一下“见闻”是如何被编织成文本,又是如何在编织出的虚妄中亦步亦趋。

展出的六件装置中,其中两件以视频作为媒介。在长达 4’30’’的作品“I Promise to Enter the Oversized Hat ”的拍摄正值疫情高峰期,艺术家的一位同性恋朋友即将回国,国内的情形尚未可知,被中止的未来前途未卜,两者 夹杂的混乱矛盾如同他对性别的认知一样模糊不清。内在认不清,外在看不清,让这类本就特殊敏感的群体焦虑疲惫,但他仍决定戴起口罩以浪漫的舞蹈向曼哈顿告别。

FjzGyUBZZBKnMFQrXZuNMI192c3e7sg9BYmpqsuP.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k60vCTfcjD48xGXicECoqKSmxMMuAbYIBjTAwLfE.pn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dF4ojoIoe1LInkSNo1yECP6iQPyGlm6Y8hrvzBx6.pn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079S8arDWLrE4bZAktAQvmtt0T5VjX2OGtIFwntQ.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他身穿羽毛长袍在每一个熟悉的街景和建筑前起舞,告别了中国肉店里的幸运猫,告别了建筑看起来像迪斯尼乐园的美国警察局,告别了锁在商店橱窗里的人体模特……看似是告别了一系列奇怪的意象,实则都象征着丧失话语权的群体。

随着音乐接近尾声,他在街边纵情舞蹈的身影被淹没在一顶顶从天而降的大帽子里,超大的帽子隐喻不确定的未来,无论是一个人的身体,记忆,政治认同,还是性别,一切都可以被更强大的外力抹平,抛置在任何地方。我们对如此的庞然大物感到害怕,却终究走不出它笼罩的范围,或许只有可怜的肉体才是永远的家。

8dxVmIi0Bo2lKbTyChzSQqxbZIH4P25O8swU9XNy.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水母,大概是目前所知的存在历史最长的生物,甚至早过恐龙。装置作品灯塔水母(Lighthouse Jellyfish)的创作材料使用的是被迫离开美国的留学生遗留下的二手衣服——一件珍珠长袍。水母顶上的内部包裹着一个中国传统的针垫,形似地球被娃娃们围成了一圈,上面插的针也被围成了一个小的红色迷宫。错综复杂的组成部分里内核是中国的,而外在的形状却像灯塔里的水母一样闪闪发光,飘飘摇摇,它是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不朽物种,生与死亡交织在一起,像个旁观者一样目睹着当前现实世界里的一切。

“Unstitching Dictionary  ”(拆字典)这件作品中,一名留学生正在根据韦伯词典努力背诵英语单词,与此同时,她手中的字典页却被无情的撕成碎片。曾经努力学习,背了无数遍的英语单词,串联起了一个个在大选中象征民主梦 想的口号、标语,如今却演变成选举台上无法兑现的承诺,和选举台下支离破碎的沉默…..

lnXEhnF0SqRkk3RhKXfJFiHHFmLCSRmwmIOQ6dD3.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说出来的总和做出来的不一样,暗示了什么?疫情的混乱和总统选举的戏剧化,作为不幸卷裹其中的留学生,今日我们在纷扰的美国社会里听到的支言片语,会不会被重建成连贯的句子,从明天拯救我们,使我们免于被历史的深渊淹没?

DaTEqUMpMT1UTNFempxHodjDE8PWQ2hYM2sQ93Xe.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The Fuse,中文译为保险丝,作品整体形状是用编织中国结的红线来制作的美国国旗,尾部边缘连接了6个物件,蓝色的打火机,蓝色的颜料刷,蓝色的椅子,红色的针线盒和红色的口罩。这些物件把编织好的美国国旗拉扯的摇摇欲坠,象征混乱的美国随时都可能被引爆。

红色的针线盒上原本标的是assorted needles(各式各样的针线),作者以一字之差涂改成了assorted  needs(各种各样的需求),原本用来缝合裂痕的针线却变成了裂痕本身——缝不住,合不拢的分裂价值观。

273MnDXS6LZpLwrBjPDERg5RZ5fbawjfRz5Uw0pH.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红色口罩是用“拆字典”作品里的字典封面做成,语言本应是保护我们权益的工具,现在变成了封口的罩子,还沾满鲜血,语言的暴力或许没有身体的暴力来的凶猛,但是却更加的持久钻心,如慢性病一样挥之不去。

剖析完单个作品的创作意图,的确有乍看晦涩难懂之处,但纵观整组作品会发现很多意象都是重复交织的,正如标题《 S(ILK) -E-S-T-I-N-A/ 丝书六节》,Sestina原意是意大利的一种诗体——六节诗,由六个诗段(stanza)组成,每个诗段又有六句话,每句话的结尾的那个词是一个意象,一共有六个意象反复出现。

延伸到整组六件作品中,视频装置后面的人头共有六个,拆字典装置上束缚的霓虹电缆也有六根,The Fuse延伸出六根细线,悬挂了六个物体,都是在暗合Sestina六节诗的形制,每件作品都力图做到与主题呼应,然而这种刻意为之的呼应多少有一种太过努力的贴合。

Ulbpao66Kakk1c3kafEcs9GIKJtNRMs58xPiwVyz.jpeg

图片由LATITUDE画廊提供

​反倒是在作品材质上,几乎所有装置都使用归国留学生没能带走的二手物品进行无止境的织、拆来抒发愤怒、恐惧、失望,以及不断叠荡的焦灼情态。同样,这些废旧物的编织,缝合,重组,使每一件作品无论在内里还是边缘都渗透着一种带不走,留不下的无奈与无可为,从而在细微处巩固了整体立意——动荡不安的大环境下,异邦少数族裔的渺小无力感。

对于海外华人来说,科技交通的进步,网络信息的发达,“乡愁”早已不再是他们频频谈起的话题,疫情终将过去,大选尘埃落定,2020的恐慌也会随马上结束的12月被人渐渐淡忘,但是人与社会的冲突,种族之间的摩擦总会以其他的形式编织再现,或许伤痛过后的思考、表达才是循环往复的不变规律。正如,用废弃小物做成的这场展览试图在强势语境中夺回一些话语权,哪怕是一丁点。

来源:雅昌发布 作者:庞雪姣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