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AAC专稿】宋冬:“不知天命”给自己一次重新反思的机会

2017.05.31

  【编者按】今年5月,经评选委员会评审,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三大奖项提名奖(“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年度艺术出版物”)正式揭晓。

  三大提名奖获奖名单如下:

  年度艺术家提名奖(按首字母排序):耿建翌、何云昌、宋冬、杨福东、余友涵;

  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按首字母排序):关小、郝敬班、林科、马秋莎、赵赵;

  年度艺术出版物提名奖(按首字母排序):《重思策展:新媒体后的艺术》、《关于展览的展览:90年代的实验艺术展示》、《立场·模式·语境:当代艺术史书写》、《偏爱原始性:西方艺术和文论文汇的趣味史》、《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

  据悉,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评审委员会将在北京终评会进行现场讨论投票,其最终结果将在5月23日于北京故宫“巅峰之夜”盛典上正式揭晓。

  艺术家宋冬

  本文的主角是提名年度艺术家之一的宋冬。

  2016年3月,宋冬在上海举办了个展“繁华的虚空”,时隔八个月后,他又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大型个展“五十不知天命”,不到一年的时间两场展览,通过宋冬的叙述,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年的时间,他又有哪些新的思考。

  雅昌艺术网:去年上海大学美术馆的展览“繁华的虚空”,您专门为这个空间创作了一件作品,能否谈谈这件作品?

  宋冬:有几项事我特感兴趣的:第一在浦东的陆家嘴,陆家嘴是金融商业中心,实际上没有什么文化机构。在那个地方有一所大学觉得特别不一样。

  还有原来陆家嘴那个地方都是普通老百姓的地方,现在是高楼林立,原来的地方一丝痕迹都不会找到,消失得干干净净,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能不能用另外一种方式把原来生活的痕迹通过一个窗呈现,把内和外重新呈现出来。所以我收集来不同地方的窗,把内和外勾连在一起。上海纽约大学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大学本身除了教学的工作之外还是一个文化交流的空间,是一个美术馆,这个美术馆本身是两面是墙,两面是窗。一面对着陆家嘴的世纪大道;另外对着学校大楼入口的地方,恰恰是可以把不同的窗融合在一起,我把窗里边的玻璃全部换成了镜子,原来的窗是透过窗沟通内外,这一次我的窗是通过窗来内观。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会取“繁华的虚空”这样一个主题。

  宋冬:我觉得是很多的东西他的外表你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实际上是一个虚空,因为我们其实人有很多地方是膨胀的欲望,这些恰恰是一种表面的繁华,真正里头能不能有一个实质性的提升,其实取决于认识的深浅和广度。所以我用繁华的虚空其实恰恰是今天我认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

  宋冬个展“不知天命” 展览现场 图为作品《一十无忧,二十不羁,三十不立,四十有惑,五十不知天命》(局部)

霓虹灯,尺寸可变。2016–2017年

  雅昌艺术网:今年年初,您在上海做了“不知天命”的展览,这个主题挺有意思的,跟我们认识是相反的,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主题?

  宋冬:因为我是正好在去年年底50岁,50岁从孔子的认识来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但是我已经到了50岁了,我觉得我不知天命,因为这个世界太复杂了,人就是人,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感知世界,知天命本身是一个认识的所谓的层面,孔子是圣人,他有他的方式,我30岁的时候我做了“三十不立”,40的时候我做了“四十有惑”,50的时候做了50不知天命,我把整个展览当成一件作品来做,分成了七个层面叫“镜、影、言、绝、立、我、明”,这七个字是我整个50年,不是这50年的总结,而是这50年里头我找了很多,实际上是我对这七个字所带来的很多的事物的所谓追问,到了50岁的时候我想通过一个展览,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重新的产生一个平台,让我反思我自己曾经思考过的事情,然后来进行一些呈现。

  这个展览是一个可以体验的展览,把这七个字一层一层的剥离开,到最顶层的时候是那个“我”,实际上是我这么多年是对我的一个追问,从86年开始,有很多的故事发生,但是一直在问“我是谁?”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问这样的问题,我们可能有的时候清楚,有的时候又不清楚,其实人生就是不断地在清楚和糊涂之中,我把它叫悟和迷之间不断地来寻找,有的时候觉得开悟了,但是大量的时间我们是在悟和迷的状态。

  宋冬个展“不知天命” 图为“影”单元 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50岁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宋冬:对于50岁的人来说,我觉得人生特别有意思,在渡过的过程中得到一些感知,没到的时间你可能不知道,比如说年龄大了眼睛就有点儿花了,身体、意识、认识有一些比较大的改变,我觉得人是一直向着前方走的,我们都有一个一样的终结,但是我们又有不一样的终结,虽然我们都要死去,这个是必然的。我们应该怎么去渡过生命,这是一个挺值得思考的事。比如说我对本命年特别感兴趣,我过了四个本命年,当我在第四个本命年的时候,开始去思考,为什么本命年有那么多的禁忌,我们得系根红绳,很多人说你今年要小心,到了第四个本命年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每12年一轮回,实际上各种禁忌是让我们反思过去的十二年或过去的二十四年,三十六年,四十八年,重新去审视我们应该做什么,所以在48岁的时候,那一年我一直是系着红绳,提醒自己重新再去思考,所以在48岁的时候想50岁的时候应该做什么,恰好上海外滩美术馆来邀请我做一个个展,所以就有了这个展览。

  整个16年我都在准备这个展览,以无界的方式呈现这个展览,美术馆的空间成为了我的空间,包括它的外部空间,所以“镜、影、言、绝、立、我、明”都是谈了不同层面的一个追问,但是每个字之间他们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并不是把它割裂开的,包括展览之后,我还有两个作品,一个叫《聊天》,一个叫《活动》,这两个作品实际上在过去都当成公教活动,但是我认为他都是艺术。

  比如二楼本身是一个电影院,我把它变成了一个对于影的追问和呈现的地方,把它变成白色的电影院,可以坐在那儿谈论影像、媒体,第三层是言。其实我觉得人挺重要的就是要说话,我认为人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叫畅所欲言,想说就可以说,但是有很多种原因,你并非可以真正做到畅所欲言,所以我做了一个无痕碑,这个碑上面有温度的碑,用毛笔蘸水在上面写字,字会非常快速地挥发掉,所以当你这句话还没写完前边的字已经没有了,通过它来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任何的东西,所以说无痕碑虽然最后看到什么都没有,但实际上它发生了特别多的事情。

  明放在最后,明是非常有意思的,相当于日和月代表着阴阳的字,把好多我们忽略的东西显出来让我们重新去思考,人生本身就是一个草图,我们一直想得到那个结果,实际上一直没有得到,就像这个建筑物一样,最开始叫亚洲文汇大楼,从来没有想到在今天会变成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今天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什么,未知恰恰是有趣的。

作品《警察》玻璃钢、丙烯彩绘,高度170厘米,16个。2000–2004年

  雅昌艺术网:最后您为什么要用警察这样一个形象?

  宋冬:其实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个警察,我想把警察那种自我审查的东西拿出来,艺术家是需要自由的,这个警察无处不在,电梯里有,一进门就有一个,这个警察不是雕塑作品,这是关于我的一个我,每个人都会有多个我,做这个展览过程中,一直在告诫自己,不断地去找“我”。

  雅昌艺术网:谢谢!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陈耀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