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雅昌快讯】徐悲鸿与齐白石 尽然不同的人生却能相惺相惜?

2018.02.02

“白石墨妙·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

“白石墨妙·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

9.1

北京北京画院美术馆

已结束 1.2万+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对于徐悲鸿,齐白石如此感叹。

  齐白石与徐悲鸿,这两位20世纪美术大师,纵然艺术成长之路、年龄出身与家庭背景都不尽相同,自上世纪20年代末相识后却一见如故,在数十年间惺惺相惜、友谊真挚深厚,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段佳话。

齐白石 《寻旧图》 151.5cm×42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一幅齐白石的《寻旧图》,带有自画像性质的画里,背对着观众的持杖老人便是齐白石自己,他用详尽的题跋与自作诗讲述了徐悲鸿邀请自己赴北平艺术学院任教的经历。这幅画曾经在北京画院展出多次,每次都引得观众追寻他们的故事。

  此次,北京画院与徐悲鸿纪念馆共同合作,联合推出“白石墨妙·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专题展,以徐悲鸿旧藏齐白石作品为基础,同时配合展出北京画院收藏的齐白石、徐悲鸿作品,将两家艺术机构收藏的齐白石艺术精品七十余件套汇聚一堂,并通过相关作品、文献、信札全面梳理两位艺术大师相识、相交、相知的详细过程,可谓是徐悲鸿眼里齐白石,也是齐白石眼里的徐悲鸿。【艺术头条导览回放】北京画院新春展:“白石墨妙·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

  作为2018年开年首展,展览于2月2日下午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正式面向公众开放。

齐白石《知己有恩》 1933年 北京画院藏

  “在我父亲和齐老爷子交往的数十年里,除了一张画是我出生时齐先生送给我的,以及少数相互赠送之外,我父亲收藏的几乎所有齐白石的画都是购买所得。我父亲与齐先生相约,齐先生画的画里,自己觉得是精品的作品,都给我父亲留着,隔几个月我父亲去齐先生家里时,先生就把画都拿出来,说一个价格,我父亲就都买下来。”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告诉雅昌艺术网,所以这次展览中不乏齐白石先生的精品力作。

  如果要向观众推荐值得关注的精品,那就非两套 《白石墨妙》册页莫属,这也是我们经常提及的“白石墨妙”的来源,也是徐悲鸿视若珍宝的齐白石作品, 两套册页,每套十一开,集中了齐白石所擅长的花卉、水族、草虫、蔬果等题材,堪称齐白石艺术风格成熟期的精品佳作。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二)十一开之九 33×47.8cm 纸本设色 194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二)十一开之四 33×47.8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二)十一开之五 33×47.8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二)十一开之一 33×47.8cm 纸本设色 194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一)十一开之二 33×47.8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一)十一开之七 33×47.8cm 纸本墨笔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一)十一开之五 33×47.8cm 纸本墨笔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白石墨妙册(其一)十一开之一 33×47.8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北京画院展览部主任薛良告诉雅昌艺术网,徐悲鸿对这两套册页视若珍宝,所以在册页封面上欣然题写“白石墨妙”。“白石墨妙”这四个字可以视作徐悲鸿对齐白石绘画最中肯的评价与认识,两套册页早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由荣宝斋制作了珂罗版画在全国发行。

徐悲鸿 《白石翁九旬寿联》227.5x43.5cm 1950年 北京画院藏

  关于齐白石与徐悲鸿的深厚友谊,可以从一幅徐悲鸿为齐白石九十岁生日写的对联中窥出一二,此次展览就以这对《白石翁九旬寿联》为开篇。以“康强逢吉真人,瑞老返童还无尽年”祝白石老人九旬大庆,据徐庆平回忆,徐悲鸿一般不写如此大字,而且以绿枝红桃作为对联的背景,这在徐悲鸿的创作里更是少之又少,可见齐白石在徐悲鸿心中的分量。以寿桃为背景,一是祝福先生福寿,二则是因为齐白石先生也喜欢桃子,尤其是北京的水蜜桃。

  关于齐白石喜欢吃桃子,徐庆平回忆,这件事情在父亲徐悲鸿的心里永远记得:“每次桃子成熟的季节,我父亲总是要让当时北平艺专的那辆小轿车去接齐先生,来到我们种桃树的院子里,两人相距摘桃子,一起品尝,每次回去的时候都要给齐先生带一筐桃子,而下车的时候,齐先生就不下车,说‘桃子先进屋’,然后先生做在躺椅上,一筐桃子放在自己的脚边,两三分钟就睡着了。”

齐白石《山水》 72×29cm 纸本墨笔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倾胆徐君”源自齐白石的自作题画诗“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在这幅赠予徐悲鸿的山水画中,齐白石深为自己有徐悲鸿这样的艺术知己而欣慰。齐白石的山水画真山实水的真切感受,简洁大胆,轻松欢快,但是在北平的传统画界认可齐白石山水风格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而徐悲鸿却敏锐的发现齐白石山水画的艺术价值,以及赞扬其“胆敢独造”的艺术创新精神,“倾胆徐君”也就成为齐白石对这位忘年艺术知己的最好评价。

齐白石、徐悲鸿 《墨虾蜀葵》101×35cm 纸本设色 194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为了邀请齐白石到大学里任教,三次亲自到跨车胡同齐白石家中拜访、邀请,多次谢绝的齐白石深深地被徐悲鸿的坚持和执着打动,终于答应到学校里任职教课。薛良介绍,其实,齐白石之前不接受徐悲鸿的邀请,并非因为恃才傲物,而是齐白石自觉是农民出身,书底子太差,去洋学堂教书是自己应付不来的。面对齐白石的这种顾虑,徐悲鸿更是义不容辞的当起了白石老人的“助教”,在一次画题为“白皮松”的考试中,齐白石评定考生的成绩优劣,徐悲鸿完全赞同。而在课堂外,徐悲鸿更是亲自接送白石老人上下课。

信札 徐悲鸿 24x36cm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信札 徐悲鸿 24x27.5cm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信札 徐悲鸿 23.5x66cm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后来徐悲鸿离开北平。虽然从此之后两人相隔千里,却丝毫没有影响交往,无论徐悲鸿走到哪里,他与白石老人一直互通书信。仅北京画院藏的徐悲鸿写给齐白石的信札便多达20通,内容涉及艺术、生活、交往等方方面面。

徐悲鸿《奔马图》 52×78cm 纸本墨笔 193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墨虾》 24×29.5cm 纸本墨笔 193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多次在书信中嘱托白石老人将最新绘制的佳作留给自己,并按照润例将稿酬寄去,这也是成为徐悲鸿纪念馆藏齐白石作品的主要来源。除了购藏齐白石的画作精品,两人之间的艺术交流也颇为频繁,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欣赏到徐悲鸿与齐白石共同合作的《蜀葵对虾》等作品。1938年,七十八岁的齐白石喜得贵子,远在桂林的徐悲鸿专门创作《千里驹》为老人贺礼,而齐白石也精心绘制《墨虾图》一册寄予徐悲鸿作为回礼。

  随着两人交往日渐深刻,徐悲鸿对白石老人的晚年生活也是照料入微。此次展览中有一封徐悲鸿写给齐白石的信札,主要内容便是端午佳节将至,徐悲鸿专门托人给白石老人送去鲥鱼、粽子等节日礼物,还在信中细心的嘱托鲥鱼的烹饪方法,从这些交往的细节中可见徐悲鸿对老人真切的关怀。而齐白石对徐悲鸿这种无微不至的照料也是终生感戴,曾多次对身边亲友感叹“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

  1953年9月,徐悲鸿不幸逝世,但在很长的时间内,周围的人谁也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齐白石,怕他老人家接受不了。老人问:“怎么不见徐悲鸿来?”大家只好推托说开会去了,出差去了,又出国去了。过去每年桃子熟了他俩都要相聚品尝,后来就只有廖静文一人送来一篮桃子……时间长了,老人也约略感到出了事,也就不再多问,只是一天天话越来越少了。吴作人回忆说:“有一次,我去他家探望,他一反平日沉默寡言的习惯,忽然对我说:“我一生最知己的朋友,就是徐悲鸿先生……”

齐白石、张大千《荷叶对虾》 100×24cm 纸本墨笔 194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 《玉米小鸡》

  齐白石与徐悲鸿两人尽管人生背景各异,年龄悬殊很大,艺术风格也大相径庭,但是却丝毫不妨碍两人至真至纯的艺术交往,不妨碍两人在传统艺术探索创新的道路上肝胆相照。也正是因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相互推崇、相互尊重与相互扶持,才会使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丰富多彩,才会有我们今天宝贵的的艺术遗产和精神财富。我们也希望广大观众在欣赏齐白石艺术魅力的同时,也能用心感受中国传统文人交往中的真挚与温情。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