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AAC专稿】冯冰伊:我的创作思路和我本人是一起成长的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8.0

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

已结束 3868

2hTEyFeVnBkuINYIpMt74bqzh7lKtr7CvNqR6082.jpg

2019年5月27日晚,第13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评选巅峰之夜颁奖典礼将在故宫举行,艺术界众多嘉宾将会共同见证四大奖项的揭晓。

“AAC 艺术中国(Award of Art China)” 是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年度评选,创立于2006年,由雅昌艺术基金主办,雅昌文化集团承办。AAC艺术中国旨在借由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年度梳理和评选,呈现地区性文化语境下的中国当代艺术进程,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在世界范围内的整体影响力。

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评委会由当代著名学者、作家、策展人侯瀚如(Hou Hanru)担任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评委包括:芭芭拉·波洛克(Barbara Pollack)、董冰峰(Dong Bingfeng)、刘小东(Liu Xiaodong)、片冈真实(Mami Kataoka)、菲利普·皮洛特(Philippe Pirotte)、郑胜天(Zheng Shengtian)。

p82pVGXgCbcpV5fZbxoBX2pYEk6MqOaGfTw5SvCO.jpg

5月27日,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将在北京故宫颁发“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年度策展人”、“年度艺术出版物”四大奖项的提名奖及揭晓最终大奖,开启中国当代艺术的荣耀之夜。

其中,年度青年艺术家奖针对35岁以下青年华人艺术家,对未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有引导作用,综合评价其作品在本年度艺术探索及实验性方面有前瞻性突破。

作为青年艺术家,冯冰伊获得了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雅昌艺术网特别对话艺术家,关注其2018年在艺术创作上的突破:

qRQDCTXMlPnJCJ0HmKRs9Dm0uKBBulgHRw9LAPjU.jpg

冯冰伊

冯冰伊,1991年出生于宁波,2009年进入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201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并取得优秀毕业作品金奖荣誉,2015年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艺术学院并取得荣誉硕士(MA with Distinction)学位。

冯冰伊擅长以介于录像艺术与电影之间的影像语言,作为表达媒介,用诗性的语言构建自我意识的叙事空间。关注从文本到图像的研究,通常以一段文本作为引子,在对其注解中找到逻辑的断裂口,进行改写和重组,将其内容置于一个空间中抽丝剥茧,混合独特的世界观进行再编织。注重空间、文本与叙事之间产生的不同可能性在对视觉语言的影响上。创作形式主要包括影像装置、摄影、动画等。曾获2012—2013学年林风眠奖学金,中国美术学院本科优秀毕业作品金奖。

入围作品“愚者黄金”

GXg6ct8D2kazwCLxW7C7Rb2KafMbGxgzoiqqmR1y.jpg

1eQaprVXyFH3O8Y70NMmu29JTHhUxPQI7BZ1z7iw.jpg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展览现场

2018年3月10日下午,“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在千高原艺术空间一楼展厅开幕。冯冰伊的作品以人文主义的关怀为基础,但又充满了出人意料的“逻辑拼贴”和“意象跳跃”,而这些只是为了让那些“难以言说之物”显得更加美好而真诚。“愚者黄金”也是继冯冰伊2016年底在千高原“冷事实”之后的又一次个展,展出了艺术家的《归程》、《废墟》 、《天涯芳草》等影像,以及装置作品《微小的事》、《愚者黄金》。

6XKZ4NeHUlOAvkVMNBHx8mD80MA08BOy6aqIEU7L.jpg

冯冰伊 《愚者黄金》 流体装置 综合材料 80×25cm×6件 2017

WDGNi1z86PNwOVd8RHLQsxjOkvn5uvX9VLOR7BLS.jpg

冯冰伊《归程》 单通道影像 黑白 有声 3'40'' 2018

snWe8b0L0J2sLUipaP4iYQfc9Qq5gyISDETxCZor.jpg

冯冰伊 《天涯芳草》 单通道影像 彩色 2'15'' 有声 2018

这次所有的作品都是以单独的形式呈现,但它们相互之间又有着相互的联系。“愚者黄金”学名“黄铁矿”,是一种重量和外观都与黄金极其接近的铜矿,许多淘金者都被它所欺骗。当人们看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就在眼前,是否也心甘情愿被它欺骗呢?哪怕只是为了片刻的视觉满足感?也许在冯冰伊的个展里能找到答案。

i2vhZX9eipw8T6lhJDTJWjIDEFvoHrG1qM6IiSZu.jpg

冯冰伊 《微小的事》 灯箱装置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8

灯箱装置《微小的事》中,冯冰伊把在卫星地图上搜索到的无人区的画面,诸如海洋、森林、荒漠作为元素,截图下来打印在广告牌灯箱之上,并依次排列在展厅之中,就像是走在一条路上。灯箱上泼洒的沥青犹如供行人走路般,预示着人们走过这些无人区并对其进行开垦或者破坏。

m1VMurFIkfRFKdH2TUz66T74gpPKaalzWRSknmls.jpg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海报

雅昌艺术网:首先祝贺去年你在千高原艺术空间的个展“愚者黄金”入围AAC年度艺术家提名奖。作为第二次在机构的个展,继上一次个展“冷事实”后观众看到了更多形式的创作。麻烦谈下个人创作思路上的延续和变化。

冯冰伊:我的创作思路和我本人一起成长,但是从成长的起点来说我越来越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职业艺术家”,也不觉得自己的心是在“当代”的,我觉的我是在做回自己小时候乐意去探索的事。

雅昌艺术网:展览作品既是单独的也是延续的,更是你世界观的构成。那么,每一次的主题和你关注的点,是基于哪些?譬如童话对你的影响和你对它的再认识,利用某一物质的属性进行创作(流体装置),拼贴之下产生的陌生和美感(灯箱装置《微小的事》)。

冯冰伊:基于我自己一点微不足道的思考总结,就像我刚才说的,每个阶段会有感兴趣的事和玩物,这些东西会触发我的倾诉欲,我想把这个世界讲给你们听,用我自己的方式。

雅昌艺术网:“做回小时候乐意去探索的事”,可以理解成随着自己慢慢长大,对于原来所认知事物的一种更新的理解吗?

冯冰伊:大概可以理解为“人要用30年回到30年前”。

雅昌艺术网:你的作品多为影像,装置,会有一些文字叙述和你自己剪辑的配乐,麻烦谈谈这些你所擅长的表达方式吧。

冯冰伊:其实很简单,我喜欢电影和音乐,因为太熟悉了,所以觉得这就是理所当然的表达方式。文字其实更像是一个“小时候想做个小说家后来失败了,那现在就夹带一些私货吧”的感觉。以后我会尽量减少文字了,因为我觉得我的非职业小说家的职业生涯到头了。

雅昌艺术网:其实观众要去理解作品,需要的信息量和知识储备还是蛮大的。艺术家作为“讲故事的人”,对于作品的阅读上,有考虑过如何更好的去引导大家吗?

冯冰伊:我以前也会站在自己的作品前做导览,但是我最近开始厌烦越来越多的文本堆满作品。我以后会注意做一些不需要(各种层面上)讲太多的作品的。我心目中理想的状态是一件作品,一首歌,一部电影,我看了,我感觉我大腿的一根筋被吊起来了……这样就可以了。

雅昌艺术网:2018年你也入围了华宇奖,当时的作品是哪些?千高原个展之后的创作有吗,麻烦谈下。

冯冰伊:其实当时是和策展人刘畑聊了以后梳理出的大概4,5件作品,没有新作品,不过创作的时间跨度蛮大的。大概是一个新的展示序列?有“愚者黄金”“宏大的事”“我们的帽子里还有冰”“关于赫尔伽和其他”“微小的事”。

个展之后是有创作的,因为经过从学校毕业后大量的创作和社交阶段,我给自己放了个差不多大半年的假。那段时间倒是学到了不少不太实用的新技能,新作品大概就是我用那些技能来讲述我在休息(御宅)期的想法。我有新的想法了,新的世界观,要和你们分享。成品敬请期待。

雅昌艺术网:2018年,你印象最深的事或人是?

冯冰伊:去年年底通过华宇认识了有意思的同龄艺术家们。

雅昌艺术网:去年这一年,你的变化是?

冯冰伊:更愿意在家待着。

雅昌艺术网:对2019年及以后的期待。

冯冰伊:希望有更多钱做作品。

雅昌艺术网:这次入围AAC年度艺术家提名奖,也麻烦谈下对奖项的认识。

冯冰伊:很多年前就听说了,感觉是个很厉害的奖项。划分挺好的,尤其是那个“年轻艺术家”的单独分类,候选人都很厉害,期待有更多交流。其实有点不清楚初评和终评的具体要求,因为好像从头到尾我也没有自己递交什么资料,都是画廊在负责,所以有一点点困惑。

雅昌艺术网:谢谢冰伊。5月27日故宫见!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李璞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