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雅昌专稿】一线深度记录!第23届湖南文博会的变与不变

WoLSI4U5dMrAOjx6R2TyCyM7eSf4IGrQVT9rxMhQ.jpg

这是一场特别的文物交流会。

没有开幕式,有的只是带着口罩的古玩商们串完酒店房间再串柜台,利落买卖,最终满意而归。

一年两届的湖南文物交流会向来被视为全国文物市场的风向标,连续两次创下超3亿元的成交额备受关注。受疫情影响延迟数月后,6月16日,第23届湖南文物交流会正式开启。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连续数年深入交易现场,整体观察本届湖南文物交流会的参与人数下滑、交易额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资深古玩行家们的笑看风云又给了市场一颗定心丸。

在线下拍卖停止、古玩市场半开门的当下,湖南文博会的如期举行,给了古玩行业一个信号和信心,正如湖南文物商店商家陈湘舟所说,“起码搅和了古玩市场这一潭死水。”有涨有落才是市场常态。老手们建议:低谷时期保留实力,囤精品,静待市场回暖以及下一个高潮期到来。

以下为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独家全程跟踪,记录的是本次文博会的变与“不变”。

3RIcQ9K0PTvj1qiIuKYQaodLlAeiuTnWf9eGRm7p.jpg

在潇湘华天酒店的大厅里,第一次出现了房间参展商的展示牌

【房交会:当“跳水价”遇上“精品难求”】

熟悉湖南文博会的朋友们都知道,房交会是文博会的预热环节,也是藏家们淘宝重地。

武汉藏家廖耿在上一届房交会以超十万的价格入手了一块玉牌,让不少网友对他印象深刻。早在一个月前,廖耿就开始往来于长沙和武汉之间,看货也是为了解市场。6月15日,他与团队小伙伴带着满满一车货到达长沙,成为第一批入驻潇湘华天的参展商:“第一感觉是过程非常顺利,前后不到5分钟就办理好了一切手续。与去年排队、等号相比,简直太方便了。”

ffROGSD1iASV2vjicLS3zL3HMtEwMhOct7VSJIWG.jpg

廖耿展示此次的买货

廖耿此次带货总价值在500万以上,除了传统玉器,还有二手奢侈品。在疫情期间,廖耿与一个经营奢侈品的买家在一次谈话中一拍即合,在古玩之外开启了他的二手奢侈品经营。“奢侈品代表了市场潮流,古董是古代的奢侈品。我在想,能不能把两个圈子的资源进行互通?我觉得是可行的,因为两个圈子的人都互有需求。不少过来逛古玩摊儿的玩家们都戴手表。”

不过廖耿的客户还是以玉器为主。笔者在现场看到,喊价800的四个小玉圈,最终以600的单价成交了两个。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过程,买主走到窗户边验货,边看边交流,几句话的时间就成交了。“好的玉器没有带过来,这次带过来基本上是以普品为主。”廖耿是少有的“跑完全程”的选手,他参加了房交会、文物商店柜台展销,还抽空逛了天心阁地摊。最后一盘算,卖了将近20万,最贵的那件卖了2.2万,其余的都以78000为主;买了近27万的货,最高的那件花了4万。

买的比卖的多,这是廖耿从疫情开始到现在的运营思路。“在来长沙之前,我这个月已经卖了18万,账上支出了19万,基本上是把自己的货做了一次升级。现在行情不是很好。大家购买以精品为主,宁肯买贵不买普。卖不掉就当是存钱。在做好资金比例分配的前提下,手里要留东西。”

武汉徐东古玩市场自4月18日开业,很多人开始持观望态度,不怎么去市场,现在慢慢地多了,趋于正常。目前市场的人流量基本上是疫期之前的三分之二,外地的人不多,主要是以本地人为多。廖耿也在尝试做线上交易,在朋友圈非常活跃:“有人说,坚持在朋友圈发图两个月以上就能有收获。我在解封以后第一天发图,当天就成交了一个翡翠戒指。现在直播带货也进入了古玩行业,此次房交会也有不少主播来我房间。虽然没有在线成交,但是可以让没有来的人看到现场,看到货也是很好的方式。”

0HcoFskomktz4sJKKODkq2YoOoWDdDV1oGe2o6Kv.jpg

耗子展示的藏品

河北的耗子是从杭州文物交流会直接过来的。他在杭州卖了10多件货,最贵的一件单品卖了5万多。但是他并不愿多谈:“基本上就是本钱出,再加上一个路费。没多少利润。”

来长沙第一天,他卖出了20多件,上万单品就一两件,其余的都以几千元为主。“今年受疫情影响,看东西的人还是比较多,不如上一年。大家的心气儿都不高,只要能挣个500 就放掉了。大家都是同行,要给彼此议一碗饭吃。互相串个货,相互扶持活下去。”

在交谈间隙,一个买家前后两次走了进来,问的同一件碧玉摆件。耗子出价1000,买家还到600,第一次耗子没有同意。几分钟过后,这位买家再次走进来,双方交流几句,最后以700成交。没有多余的话。“这一届的交易过程都非常干脆,都是行家买家,价格和行情也都清楚,只要双方能接受,双向让一步就成交了。”他直言,此次卖货完全是跳水价,“有些货压的时间太长,要么本钱出,要么亏点出。这次少挣点,下次再挣回来,互相找补一下。还是要乐观!”

xzMwiNdbU5NuTf89u6Bk35AGX32h6c8tX3VSNb8d.jpg

耗子展示“镇摊之宝”

在房交会期间结束的最后一晚,耗子转掉了文物商店的柜台。他这次没有买货,卖了20多件,总价16万,最高的一件单品以5.3万成交。单价最高的玉牌,耗子没有出手:“有很多人过来问价,有不少是专门冲着这块牌子来的。最终没有成交,我也觉得挺好。毕竟还得拿一两件能拿出手得镇镇摊嘛。”与去年相比,耗子有点胖了,也有了女朋友。91年的他,对自己的收藏之路有清晰的规划,打算沿着普品、精白、官做、乾隆、子岗这条路线一路进阶。耗子在守摊空隙去酒店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发现这次出来的年轻人不多,30岁-40岁以上为主。耗子很乐观:“以后肯定会有新的力量加入。20多岁的年轻人人,终究会慢慢走到30、40的中年队伍。”

pHPjO1i97L2fKdVelTJAYLAg7iZI1D8RKFKdRXJ5.jpg

【文物商店主场:输出普品 进货时期】

在房交会时,就有不少参展商在交流信息,据说国有文物商店不会参加。有惋惜的,“就是奔着文物商店过来买货的。”也有表示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外出都不容易。”619日,湖南文物交流会主场正式开启,按照往年安排,也是各地文物商店和参展商们蜂拥入驻湖南文物商店的日子。当日中午,在实地走访后发现,虽然没有出现往届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但是文物商店的一楼、二楼、七楼和八楼,一眼望去,柜台仍是满满的。一路逛上去,在八楼惊喜地发现了一排来自文物商店的柜台。

ar14wKLkE8vH8nu6zyN2qw3snSe4G1uboGuxMoqp.jpg

藏家们在湖州文物商店柜台看货

在湖州文物商店柜台前交谈间隙,有几个玩家过来看上了同一块蜜蜡。这块蜜蜡标价4.8万,按照文物交流会惯例,可以打七折。买家还想往下砍价,最低给了1.8万。工作人员不说话,默默地把这块蜜蜡收进了展柜。

湖州文物商店总经理朱晓斌介绍,此次湖州共带货超250件,总价超过百万,品类包括玉器、瓷器、木器和杂件。玉器以一万以下的为主,十几万也有;瓷器也是万元左右。当天销售额超2万:“受疫情为主,购买力很受影响。很多买货的人都没有出来,很多都是行内人过来买货,很多都是柜台之间的交流。”在朱晓斌看来,现在是进货的最好时候。他们也去了南京交流会,买了价值超10万的货:“销售成绩还不错。”

CpzbsuA5tswv975T6kBE60lxMSxFrKbHim14nxWq.jpg

长沙文物商店展示藏品,标价24000元/一对

长沙文物商店的经营以瓷器为特色,价格都在2000-3000之间,卖了近万元的货。与远道而来的前两家文物商店不同,长沙文物商店的柜台以展示为主。长沙文物总店业务主管陈赐炜介绍:“我们这边做柜台,除了卖货,也是一个展示。很多客户直接去我们总店买。成交额最高的一天超3万,基本上是这几个月的销售总额了。” 陈赐炜表示,除了古玩,长沙文物商店也在转型:“我们也会推一些文创产品,在长沙博物馆都有展览和售卖。”

3c91tDoSvbcp3P6icP2reWli9i1IKvuaPtowzHnf.jpg

nsnJkUdaJqLYEz6XgrESdNqAsDnOKp92Sm1lu7GT.jpg

湖南文物交流会现场

ykwUpo6dVeueiVHjPB1UxBbbh6f5cmntOGXQhPGr.jpg

来自河北的藏家周渤主营高古玉,对长沙玉文化和玉市场非常推崇

其他家没有来到现场的文物商店,一方面与疫情有关,一方面也与近些年的文物商店调整有关。本届文博会开启之初,湖南省文物商店收到了来自山西的贺信:原山西省文物交流中心恭祝湖南文物艺术交流会圆满成功!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了解到,山西博物院已与6月初完成了重组,包括省文物交流中心在内的五个单位进行整合,在山西博物院内设机构加挂山西省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山西青铜博物馆牌子。因此,这家成立于1978年的、山西省唯一的国营文物经营机构将成为过去,也将不复具有买卖文物的职能。

【资深藏家:乐观面对市场低潮期】

行业受疫情影响是必然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很多“熟人”的未到场。

SGhVztVPPeuiQfsW7Mweow17YWA9puf0G2qJ6OjN.png

苏先生的部分“战利品”,左为房交会收获,右边清代道光镂空三管龙纹瓶为大麓古玩城所得

上一届房交会拿到了套房的武汉燕子姐这次没有来现场,她的先生只身逛完了床交会和大麓古玩城的拍卖会,以很满意的价格拿到了几件瓷器,在文物商店交易开启的当天回到了武汉。苏先生表示,回武汉后他将不再外出,7月时候会去杭州看看西泠拍卖现场:“毕竟现在市场都不太好。总的来说,长沙市场要比武汉好一些,不光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也与多年的用心经营有关,藏家群体比较活跃。”

天津藏家吉柄泓是湖南文交会的熟客,一直很关注湖南文物交流会。在确认开幕时间后,他第一时间转发了消息。遗憾的是,他此次未能亲至,在朋友圈围观了全程:“此次湖南交易会是在特殊情况下举行的,由于疫情的影响,大型集会或推迟或停办,湖南文博系统顶着压力的这份坚守体现了湖南文博人对文博事业的热爱。全国的藏友也憋着一股劲儿的支持,除了部分仍与疫情拼搏的地区大部分业内活跃的人士悉数到会。”他从朋友圈了解到,这次仍有不少数量的好货流通,尤其古玉买家可以说是得胜而归,“古玉其实是个小众群体,一定是有强大的理论基础和多年的实践经验做支撑的,而且这部分人对历史文化把握的非常到位,所以很多情况下能够淘到别人不敢认的精品。”

对于目前的困境,不少玩家和藏家均表示乐观。来自山西的王荣是个80后,已经入行16年。与他一起经历行业风雨的还有两位小伙伴,主要在山西范围内买货,去全国参加各种文物交流会卖货,在山西拥有上百位的买货“线人”。虽然很年轻,买货、销售已是自成一套体系。此次来长沙,床交会成交5万多,柜台第一天出货近2万。“卖的单件价格也不高,利润加起来不到2000。以前基本上能挣个20%-30%。”

他看得很开:“以前买的东西在现在卖,只要够本就是赚了。”他总结,现在市场上小而精和实用器比较受欢迎:“能挂的,能摆的,木器文房都算实用器,椅子能坐,罗汉床能睡。而一些不好摆、不好用的东西,大不大,小不小,就算是便宜出,也没什么人要。”

王荣升并不着急,这是他自打进入古玩行业后的第三个低谷:“我经历了三次低谷。第一次是经融危机,那时我刚入行;第二次是非典,现在是第三次。等低谷一过,就什么都好卖,即使是残件都会有人抢着要。原来200多还有人嫌贵的东西,到了高峰期千儿八百的都有人抢。但是也有一些品类是一直比较平稳的,比如瓷器、木器和玉器。如果有资金,最好是买进不卖。只要疫情一过,肯定会有大反弹。”

yaiA9HUiJjbkl3t26Ri2Y6XmZHy3lCeRx6IkAU3h.jpg

图中这只玉碗,徐航出价6.5万。看的人很多,还价的很少

不少藏家和古玩爱好者们对文博会抱有极大热情。虽然现在直播兴起,但是苏州徐航还是倾向于实地看货。疫情期间,火爆的直播也影响到文物艺术品交易行业,不能出门的他忍不住玩了两把,结果打眼了:“买了一件玉器,东西是真的,但尺寸小了许多。文物艺术品比较特殊,一个细小的瑕疵都会大大影响物品的价值,还是得面对面交易。”作为入行30年多的老玩家,徐航建对行业发展非常乐观:“这个疫情没有关系。行业有高峰也有低谷。赚钱的时候不喊累,低潮的时候也不要诉苦。只要疫情稳定,疫苗出来,市场马上就会好起来。”

WFxo6hcuJo9xrDln0KHvmCjIhmm4OtkAMiCA4b6s.jpg

贺敏华展示其入手藏品

来自深圳的贺敏华非常看好长沙市场氛围,他此次买货不少,还为他成立的社友群做了好几场直播:“文博会举办了这么多届,热情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消减,我们文话社这次又有很多藏友从天津、东北、重庆远道而来,执着的在交流会上淘宝,我对后市还是非常的看好。希望通过这些活动让让更多爱好者喜欢上收藏,走上正路收藏。

受到疫情影响,此次文博会中,港澳台地区及海外参展商大幅减少,但长沙的市场龙头地位依然吸引了内地各省的参展商踊跃参展。活动主办方湖南省文物总店总经理郭学仁介绍,考虑到参展商来自天南地北,此次文博会制定了疫情防控方案,严格执行:“我们建立了参展人员信息库,进行实名登记,参会前告知防控要求,近21天内有出境史、居民健康码为红码或黄码等6种情况人员禁止入场。参展人员须佩戴口罩,出示身份证和健康码,体温检测合格后方可进入会场。”同时,加强营业场所通风,电梯、展柜、卫生间等公共区域每天消毒4次。

整个行业都在期待,随着疫情的结束,市场很快会恢复活力。

(雅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江静

开通会员 免费阅读该文章

取消去开通
开通会员 免费阅读该文章 ¥0.99 阅读全文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 手机用户2851841

      有2509号房主的电话吗?
      10月前 0
    • 微信2199354

      很特别
      10月前 0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