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雅昌专稿】龙美新展“心不为形役”:钟鼎之间,古人如何悠游林泉?

2020.07.28

儒与道,仕与隐,是中国文人处世哲学的两面。虽然文人始终想在林泉之中悠游,但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影响,又使他们积极入世,为官仕进。于是,在钟鼎与林泉的进与退中,文人找到了一条绝佳的道路:于俗世中别构隐逸高地,并冠之以“小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的名义。书画、园林,便是到达这条道路的两种方式。

MQuAMB5tsX1ktMsy08WY9in7PIXIlTwakKYMlJxh.jpg

展览海报

7月18日至11月22日,“心不为形役:从孤舟草堂到桃源江南”在龙美术馆展出,以向当代观众展示,尘俗之中,古人如何描绘心中的那份“桃花源”。本展遴选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王薇夫妇私人藏品近30件(套),包括元代赵孟頫,明代吴伟、张路、文嘉、陆治、仇英、祝允明,郑重、李士达、蓝瑛、沈士充,清代龚贤、袁耀、朱瑞宁、顾洛,现当代黄宾虹、溥儒、苏天赐、黄永玉、车鹏飞等古今名家经典画作,分为“孤舟草堂”、“桃源仙境”、“江南水乡”、“当下自我”四部分展出,借由渔父、草堂、桃源的意象带领我们走入古人的隐逸世界,再借着明媚的江南水乡引领观众回到当下自我。

HURkqlQjeYLHK3FlMdvo5B2JyoTKSVQuF5zKHd6U.jpg

赵孟頫,《归去来兮辞》局部,纸本水墨,28×20cm×5,元,龙美术馆

除展出名人名作外,以“隐逸”和“江南”为关键词,以时间为线索,通过古今“隐逸文化”的对比及江南文化在“隐逸文化”中的崛起,使“隐逸”核心要素的变化更为清晰的同时,也使观众思维得以在古今之间跳跃。

古人隐逸文化中的核心意象

孤舟垂钓,草堂掩映于山林之间,是古人隐逸文化中的核心意象,也是此次展览名称“孤舟草堂”的由来。孤舟垂钓,与其是孤舟,不如说是一种渔夫精神(因为孤舟并不单单出现,而时常与垂钓者组合)。一湾瘦水,一鱼竿,垂钓,孤,静。

3wIg8jplKi8fzeys0LAEzFs7W3apVH6nNqGIObV1.jpg

吴伟,《柳荫炊钓图》,绢本水墨,296.7×159.6cm,明,龙美术馆

yO2LcIz4nnfGekEoutf5g9aZOlMQn1nL2QzP7o7o.jpg

文嘉,《蘋洲垂钓图》,纸本水墨,82×32.5cm,明,龙美术馆

渔夫精神源于屈原《渔父》及《庄子》中的渔父形象。自屈原和庄子之后,渔夫形象在文学和艺术作品中就成为了清高孤洁、避世脱俗、啸傲江湖的智者、隐士的化身。渔夫在魏晋之时,多出现于山水诗中,一直到唐宋成为了固定的人物形象。张志和、荆浩、许道宁、黄公望、吴镇等人,都曾以渔夫为主体作画。古人画渔夫,是他们推崇清高孤洁的情操,想要成为一名避世脱俗的隐士。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着老庄哲学对中国文人根深蒂固的影响。

xxygk8CkQhPxStslFtYdE8tvp3Xr0IIxQeBKqmNc.jpg


0mvNxW08eVxN3xW4MYmiAq4C1sghQejY19A3i09Z.jpg

张路,《山水人物册页》局部,纸本设色,33×59cm×6,明,龙美术馆

2B4DLofP8Jz50dj7ztdv65CWmrqsbd4GlP1x5TUA.jpg

陆治,《仿王蒙山水》,绢本设色,130×37cm,明,龙美术馆

草堂的意象多少也带有这样的意味。不同于“渔夫”的超凡脱俗,“草堂”怎么看都带着那么一点儿烟火气——有草堂存在的地方,必然有人,有人,则必然有坐卧起居。因此,不同于“渔夫精神”代表的清高孤洁,一味绝尘,“草堂精神”或许代表着主体想在尘俗与孤高中找到平衡,构建一个清新雅致的桃花源。

W9OM6WjoGkYz2Fl4wp9HGNUp1JZ6RK9CvTf5oWrI.jpg

龚贤,《别馆高居图》,纸本水墨,212.5×55.5cm,清,龙美术馆

1gljXFt7Mvfm4WUDQfQ5bjjQ8JS6crXMrLrtxQSI.jpg

 黄宾虹,《高士临流》,纸本设色,136.5×67.5cm,龙美术馆

陶渊明的“桃花源”之于江南

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描写了渔人乱入先秦遗民的避世之地,那是一个有着良田美池的世外桃源,没有战乱的人间仙境。后世取材自《桃花源记》的桃源图、富有道教色彩的仙境图亦多为具有隐逸理想的绘画题材。明中晚期以后,桃源题材的绘画增多,以文征明为首的吴门画派对桃源图尤有诸多的描写,故乡江南渐渐融入画家笔下的桃源景象,现实生活中的江南水乡及名胜被画家视为心中的世外桃源。

xn4AlRNwgOCxyxs78hwLdz9ngDUdd2UDUGGpIF6Q.jpg

vcfUPEvzBGcmckZZo8EVBEqoFGIV1eScLVpJfklk.jpg

朱瑞宁、顾洛,《山水人物图册》局部,纸本设色,39×69.5 cm×21,清,龙美术馆

上为:顾洛《归去来兮辞》;下为:朱瑞宁源图

k78TdNzHg8oLu4Ex8QYRRMqZQo3ZPDTuSpStmrBe.jpg

郑重,《仙山楼阁图》,金笺水墨,18×51cm,明,龙美术馆

此次在“江南水乡”单元展出了李士达《花村春庆》、蓝瑛的《晴岚翠暖》及沈士充的《江南秋色》。从构图来看,此三幅画都采用“以大观小”画法(全景式构图);从气韵来说,除李士达着重描绘春和景明之中,人们宴饮达旦的喜庆场面外,其他两幅都着重以勾皴之法描绘江南烟雨蒙蒙、流水潺潺的自然景象。

Z4YVFoGiRsaPi9bMoUnzJmF0Zkf7a4SMWlvHslW5.jpg

仇英,《蓬莱仙弈图》局部,绢本设色,29×93.5cm,明,龙美术馆

6xoIGQd7pbHwFspAgp4ZwqfmsjohSXlz4itapaCu.jpg

蓝瑛,《晴岚翠暖》局部,纸本设色,40.5×337cm,明,龙美术馆

及至近代,画家笔下的江南又具有当代的时代气象,古元《江南三月》,融合着版画与水彩的魅力,将插秧的画面以刻刀娓娓道来等等。

luvnk5eJU3fSe8YIQZ0fXN57RXjlolC7aYR46qs6.jpg

沈士充,《江南秋色》局部,纸本设色,26×584cm,明,龙美术馆

Uwc3X3ry9tcHs94qpPmQZgUlMoPQQlEhUH8ilQzq.jpg

古元,《江南三月》,木刻版画,23×43cm,1957,龙美术馆

孤舟、草堂、桃花源与江南,虽表现形式与核心意象始终变化,但古往今来,人们对于心灵纯粹宁静的追求是永恒的。毕竟,谁心里还没有一个“桃花源”呢?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李家丽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 微信2199354

      好展
      08月前 0
    • 龙凤佛艺术收藏

      都是真迹真品!
      08月前 0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