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2019年全球最贵的十件拍品

2020.01.01


拍卖现场。图片: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相对而言,2019年并不是拍卖市场泡沫最严重的年份,尤其是与近年来拍卖势头更为强劲的年份相比,当时几件价值5000万美元的拍品可能会集中在一场晚间拍卖中。尽管如此,那些罕见的、高质量的、由一位大明星创作的作品仍然能够带来巨额收入:在2019年拍卖的10件最贵作品中,有9件越过了5000万美元的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件顶级作品外,其他所有作品都是在纽约拍卖的(而且都是佳士得和苏富比的作品),第10幅作品在伦敦佳士得拍卖。经典当代艺术品今年也继续在高端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战后和当代艺术品拍卖中,有八件作品的价格达到了最高。10件作品中有7件是在20世纪60年代完成的,只有两个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当然,这种趋势可能更多地与供应而非需求有关。如今,印象派大师的杰作简直是难得一见。

值得注意的是,前十名的作品中,除了一幅以外,几乎都是油画,而且没有一幅是女性的作品。女艺术家的最佳作品是1997年路易丝·布尔乔亚的《蜘蛛》, 5月份的成交价为3200万美元,在今年最贵作品榜上名列第15位。以下是2019年最昂贵的10件作品的概要,详细说明了它们的售价,以及买家和卖家信息。

克劳德·莫奈

《干草堆》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 18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价格:1.107亿美元

时间:5月14日

地点:纽约苏富比

原因:在今年春天苏富比拍卖之前,这幅明亮的干草垛画在同一个私人藏家手里已经有30多年了。它最后一次在佳士得拍卖是在1986年,当时的价格是250万美元,经过8分钟的竞价,最终以1.107亿美元成交,委托人获得了4328%的回报。这次拍卖也标志着莫奈的一幅画首次在拍卖会上突破9位数的记录,而且这幅画甚至不是他最令人垂涎的系列之一。(他的日本桥梁、鲁昂大教堂和“睡莲”是他的代表作)消息来源称,这幅作品被德国软件亿万富翁Hasso Plattner买下。我们听说,出价较低的是对冲基金经理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Griffin)。

相关阅读

杰夫·昆斯

《兔子》

在佳士得纽约,一个警卫站在杰夫·昆斯的《兔子》旁边。图片:TIMOTHY A.CLARY/AFP/Getty Images

价格:9100万美元

时间:5月15日

地点:纽约佳士得

原因:在某些收藏圈子里,这幅作品被认为是昆斯的圣杯——佳士得对它进行了明星级的处理。这只兔子来自已故出版业巨头S.I.纽豪斯(S.I.Newhouse)的藏品,这进一步增强了它的魅力。开拍价为4000万美元,经过长时间的争夺,最终以9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资深艺术品交易商罗伯特·姆钦(Robert Mnuchin)。据多方消息称,姆钦代表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竞标,击败了出价低于他的人——马里兰州格伦斯通博物馆(Glenstone museum)的实业家米切尔·拉莱斯(Mitchell Rales)。

这一价格远远超过了昆斯之前584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并创下了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新纪录,超过了去年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为一位艺术家创作的肖像画拍出的9030万美元。不过,公平地说,由于佳士得在年初提高了佣金,《兔子》实际上成为了“冠军”。这两件作品的拍卖价格是一样的。

相关阅读

罗伯特·劳申伯格

《Buffalo II》

价格:8880万美元

时间:5月15日

地点:纽约佳士得

原因:已故的芝加哥收藏家罗伯特·迈耶(Robert Meyer)和比阿特丽斯·迈耶(Beatrice Meyer)的遗产拍卖公司《Buffalo II》以将近五倍的幅度打破了劳申伯格此前创下的180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它表现如此出色的原因有很多:它来自一个特别令人向往的时期,也就是在1964年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金狮奖的那一年;它充满了经典的美国图标,从可口可乐的标志到肯尼迪机场;它已经50年没有上市了。开拍价为5000万美元,后来有六名竞拍者哄抬价格,这幅作品最终卖给了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总监萨拉·弗里德兰德(Sara Friedlander)的一位客户。由于劳申伯格大部分珍贵的早期作品已经被收藏在博物馆或私人收藏中,这样的机会非常罕见,藏家们也知道这一点。虽然有传言称沃尔玛女继承人爱丽丝·沃尔顿是买家,但我们的消息来源予以否认。(沃尔顿的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保罗·塞尚

《Bouilloire et fruits》

保罗·塞尚,《Bouilloire et fruits》(1888–90)。图片:Christie’s Images Ltd

价格:5930万美元

时间:5月13日

地点:纽约佳士得

原因:这幅质朴的静物画有着一流的出处,也来自S.I.纽豪斯的收藏。当它上市时,它受到了几家来自亚洲的客户的追捧,这些客户与佳士得的专家一起竞标,表明该地区的需求强劲。塞尚有一段动荡的历史:它是在1978年一场臭名昭著的抢劫案中被盗的,案发地是收藏家迈克尔·巴温(Michael Bakwin)位于伯克郡(Berkshires)的家中。这幅作品在1999年被找到,同年,纽豪斯拍卖行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29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它。

巴勃罗·毕加索

《Femme au chien》

毕加索,《Femme au chien》(1962)。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价格:5490万美元

时间:5月14日

地点:纽约苏富比

原因:《Femme au chien》描绘了艺术家的第二任妻子杰奎琳·罗克和他心爱的阿富汗猎犬卡伯尔。它的委托人(一位日本私人藏家)持有了它大约29年,在长期“消声匿迹”后,它重返市场。在没有财务担保的情况下,它以4800万美元成交,或5490万美元的溢价成交。对于这一时期的画来说,这是特别高的价格——尤其是因为这幅画并不像一位经纪人所描述的那样,是一幅“极具挑衅性的色情画”。“它既是一种商品,也是一件非常畅销的物品,”该经纪人表示。

安迪·沃霍尔

《Double Elvis [Ferus Type]》

安迪·沃霍尔,《Double Elvis [Ferus Type]》(1963)。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价格:5300万美元

时间:5月15日

地点:佳士得

原因: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金融家大卫·马丁内斯(David Martinez)为这件作品开出了高昂的价格,这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拍场上的平淡无奇。拍卖师尤西·皮尔卡宁(Jussi Pylkkanen)以3800万美元的开价拍下了这幅画,估价在5000万至7000万美元之间。这件作品很快就被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联席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拍下,据我们所知,他当时是代表第三方担保人竞标的。

埃德·拉斯查

《Hurting the Word Radio #2》

埃德·拉斯查,《Hurting the Word Radio #2》(1964)。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价格:5250万美元

时间:11月13日

地点:纽约佳士得

原因:这幅标题滑稽的矢车菊蓝色油画描绘了“收音机”这个词被金属夹子拉开的情景。最终的成交价比这两位艺术家之前创下的3000万美元的纪录高出了2000多万美元。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在拍卖宣布时表示:“拉斯查的这幅完美作品是他革命性文本画的早期范例,他的一系列作品使他成为同时代最具创新精神和影响力的画家之一。”多年来,这幅画一直在他的“最令人满意的私人作品”名单上,他补充说。这幅作品被普遍认为是秋季最强劲的一批作品,它是上世纪70年代初由卖家、收藏家琼·奎恩(Joan Quinn)和她已故的丈夫杰克·奎恩(Jack Quinn)直接从这位艺术家手中购得的。

弗朗西斯·培根

《Study For A Head》

弗朗西斯·培根,《Study for a Head》(1952)。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价格:5040万美元

时间:5月16日

地点:纽约苏富比

原因:这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画作来自艺术家的“尖叫教皇”系列,之前只在公共场合出现过一次。这是西雅图慈善家理查德·E·朗(Richard E. Lang)和简·朗·戴维斯(Jane Lang Davis)收藏的明星藏品。所以,他们的当代艺术专家格雷瓜尔·皮罗特(Gregoire Billault)说,他认为这是“尖叫教皇”系列中最好的一幅,也是“我在苏富比20年里卖过的最好的画之一”。这是伦敦艺术经纪人Eykyn Maclean代表客户抢购的。

马克·罗斯科

《无题》

马克·罗斯科,《无题》(Untitled,196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价格:5010万美元

时间:5月16日

地点:纽约苏富比拍卖行

原因: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委托了这幅色块画,并获得了3500万至5000万美元的巨额估价,以及担保。博物馆宣布,它计划用这5000万美元的收入来填补藏品的空缺,特别关注女性和有色艺术家的作品。尽管市场对马克·罗斯科名画的需求极其强劲,但一位艺术经纪人表示:“这幅画并不好……否则(博物馆)就不会出售它。”

大卫·霍克尼

《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

大卫·霍克尼,《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1969)。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价格:4950万美元

时间:3月6日

地点:伦敦佳士得

原因:除了去年秋天以9000万美元售出的大卫·霍克尼的泳池照,他的两幅肖像画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受欢迎的部分。这幅画是霍克尼的好朋友、大都会博物馆前馆长亨利·格尔德赫勒和他当时的男朋友克里斯托弗·斯科特的作品(音乐总监大卫·格芬在1992年以110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这幅作品,并承诺在1997年卖给埃布斯沃斯之前把它作为礼物送给现代艺术博物馆)。佳士得拍卖行明智地选择了比大多数藏品晚四个月出售这幅画,以免与霍克尼的创纪录的《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形成直接竞争。


来源:画室里的抽屉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