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展览 | 陈彧君:“生长”的结果不重要 首先得破土

雅昌艺术网推荐搜索
雅昌指数
艺术播报
榜单
拍卖
收藏



龙美术馆(西岸馆)“生长”陈彧君个展现场

传说,有一位友人考取功名后外派做官,好友赶到溪边相送时,友人已乘船远去。为纪念这段友情,好友在溪边摘了一朵木兰花顺流而下,因此这条溪水也被称为“木兰溪”。

陈彧君就出生在这里,而他与哥哥陈彧凡已持续创作10年的“木兰溪”,代表了他的乡愁,是一位远行者对故乡最美好的依恋。

陈彧君在展览新闻发布会现场

陈彧君 雅昌指数(雅昌拍卖图录APP搜索“陈彧君”查看更多)

陈彧君导览现场

1月30日,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的“生长”陈彧君个展前,当我们再聊“木兰溪”,陈彧君说,“我觉得它告一段落了。”

近几年,陈彧君与哥哥陈彧凡商量,经过世界各地画廊、美术馆展览以后,“木兰溪”该何去何从。陈彧君希望,“木兰溪”变成这个时代的切片,大家能知道为什么做这个东西,应该怎么去做。


也许是向曾经的“木兰溪”告别,也预示重新开始,陈彧君将这条溪水变成固态作品,悬挂在展厅中央,并以无实体的传说,重新解读何为“木兰溪”。

木兰花

木兰花是否存在,并不知道,但陈彧君用艺术形式创作了心中的木兰花雕塑。这是一件并未完成的作品,更强调“生长”的过程。至于未来“木兰溪”如何,“我很难描述”,陈彧君说道。

展厅现场

2020年5月,陈彧君用直播的方式,把“木兰溪”项目带到莆田。3万多人的线上观众中除艺术圈朋友,也有他小、初、高中同学及朋友、在外华侨、当地村民......甚至引发当地政府单位对“莆田文化应该怎么弄”的讨论。

可能他们部分人并没有理解艺术是什么,却能引发思考,这好像就是艺术。这种改变身边互动人群的新方式,陈彧君觉得很有意思。

也许是从这里开始,陈彧君对艺术的想法变了。他对作品的“生长”状态,也从内部走向了外部。

以往作为艺术家个体,他不断向内发掘个人经验。如《2013-2019》中,他用6年时间记录一件作品的生长过程。“能否在新土壤里长出新的可能性,需要跟更多人形成多元通道交流”,所以今天,陈彧君把自己扔出去,尝试做不同跨界项目,跟不同人群交流,来看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景,在此过程当中慢慢理解时代的新东西。

因为在他看来,生长最重要的动作,首先是推开自我的大门,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然后,他更加放松地多元组合,这样的结果是:“既是亲生的,还有点新鲜感。”

展览跨界合作,也是大型“拼贴”作品

展厅现场

2008年,陈彧君回到家乡去寻找养分,这里曾受到南洋、伊斯兰文化影响而多元文化融合,让他开始了拼贴画创作。

陈彧君认为,拼贴作品里不同信息的错层叠加如同生活,而对于生长出的新东西,他的态度是“不停的接”,“所有东西都是自己经历的,最后放在一起变成马赛克”,陈彧君表示。

反观这次“生长”个展,又何尝不是一件大型“拼贴”作品呢?现场共分为4个空间,入口处的3个空间呈现了与4位不同身份朋友跨界合作的,关于他们眼中关于风景的小电影、视频作品。

除此之外,整个展览集中呈现陈彧君近期的社会性艺术实践,把故乡建构为本土场域的二度尝试,同时重点展出艺术家最新的水墨拼贴系列作品,由此全面介绍其不断推进的平面语言。

影像为徐晓伟《生长》

而之所以跨界合作,是因为陈彧君希望用不同的个体身份去看这个时代,而不仅仅是他自己看到的。

2020年初,陈彧君因疫情被隔离在妻子的家乡浙江东阳,无意中发现一幢废弃的老别墅,室内浮夸的11米浴池,眺望窗外便是整个东阳的城市景观。但如今的荒草丛生,象征曾经生活的停止。陈彧君透过这样的风景,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痕迹,“它应景了时代的分水岭。”


徐晓伟《生长》,影像(部分)

陈彧君选取老别墅的部分风景在展厅几乎1:1还原,站在巨型黄金浴池边看墙上两扇窗外,是陈彧君邀请徐晓伟为首的拍摄团队和舞蹈者,进入别墅随机创作的影像《生长》。让观众跨越时空,感受曾经的故事。

许以《2020》,影像

除了《生长》外,在老别墅的墙面上,《2020》是许以在疫情隔离期间拍摄的纽约街区影像,其中包括涂鸦文化。2020年所有人的风景范围被缩小,但却不可否认此前的历史痕迹。另外,叶水凯的《金生丽水》拍摄了疫情中的家中日常,诠释了当下风景的观看角度。

叶水凯《金生丽水》,影像


Aslan Malik《地平线》,影像

德国艺术家Aslan Malik《地平线》影像中,将上海和柏林的地平线风景融合,或许更点明虽每个人的地域、文化地平线不一样,却可以生长成新的风景。

展厅现场

展览中也有部分是半成品,甚至将作品卷起来挂着,观众只能看到包装,而不见内容。

因为对陈彧君来说,很多东西被重构后,面对新土壤和新天空,最重要是破土的动作,这才是生长真正地含义。至于是否变成一棵草、一棵花、一棵大树或其他,那是后面的事情。


坐在懒人椅上,听自然之声,看光线变化中的作品,现场营造的舒适观展方式,能让观众寻找到内心自我生长的方向。

而未来近5个月里,展品会变、空间也会生长...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话陈彧君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个展中,为什么想到做跨界合作?

陈彧君:2020年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大改变,我尝试跟不同人群交流,做不同跨界项目的过程中,开始慢慢理解这个时代的新东西。这对我来讲,是一个新的概念,我想知道外部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这次展览是在完成自己的一些新想法、观念。


今天的风景不是自然风景,而是通过每个人脑过滤掉后看到的东西,带着自己的意识和观念。我邀请了四位不同身份的朋友,围绕景观主题创作,其实是借他们的眼睛去看这个时代的风景。


我希望通过不同艺术家、不同身份人的角度,去看到更多维度的所谓“今天、当下是什么”。


影像为徐晓伟《生长》

雅昌艺术网:这次现场搭建花费了很大力度,可以介绍下您的想法吗?

陈彧君:我以往举办展览也会对空间进行改造,让作品可以对话。龙美术馆(西岸馆)本身空间体量比较大且挑高,在清水混凝土的空间里,要怎么让作品或观念有质感,其实挺不容易。


但我希望这次的展览让大众进来以后,有一种新的体验,找到共鸣或对他们来讲没有障碍的东西。


我不希望每个人盯着作品说,你到底在画什么?画的怎么样?我希望有另外一种维度,将改造整体空间、氛围,与作品交集在一起时,大众肯定会调动自己真正内心的感受,不需要去解释。今天提倡的艺术是大艺术,不是艺术家个体关在门内的艺术,它是跟所有时代、大众可以有通道交流的东西。最后再回到艺术家个体时,养分是不一样的。


营造空间是因为,艺术家有时候天马行空的想法需要一个框架,这个框架就像思想的收纳箱,将不同东西暂时安放下,然后调整、组合,最后变成一种抽象融合性的东西。


回看10年,我其实也好像在建构一种模型,不同的通道最后变成了一种景观系统,成就了看到的内容、媒介、主题。


展厅现场

雅昌艺术网:2007年您开始以故乡来创作,随后也经常回故乡。那2020年为什么想要再次深入木兰溪?

陈彧君:木兰溪这个项目做了10年,前10年跟后10年应该会不一样。前10年作为一个返乡者,可以代入对母体文化情感深处的美化。10年后,我希望它变成这个时代的某一种切片。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每个人都会面临在地文化属性和全球化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木兰溪”项目并不是在创造这条河流的具象风景,而是关于它的历史、人文人等整体文化的关系。作为创作艺术家来看,未来“木兰溪”能看到我回到家乡在做这个事情,而观众应该站在艺术家背后再去看他为什么做这个东西,他应该怎么去做。


另一方面,今天的艺术包容度更大、更开放,包括媒介也是。它需要在这个时代跟更多人形成一种交流,而我们要去想的是,用这个时代的不同媒介搭建多元通道,以开放的状态去表达理解对新时代的认知。


陈彧君,《未完成——第1部分》,2019– , 纸本水墨丙烯、综合材料,200 x 110 cm x 12
图片由陈彧君工作室提供

雅昌艺术网:您是指新的媒介可以改变艺术创作方式?

陈彧君:当时5月“重访木兰溪”直播时,我们还创作了一件作品,后来决定将它记录成一个行为,让大家看到有这么个事情就可以了。而在展览中,我们将这件作品捆绑竖在展墙上。


我觉得你要去了解这个时代,需要用这个时代的一些媒介和平台,才能触碰到一些东西。就像逛美术馆、画廊的人群,是非常窄的受众群体,而直播然后大家都可以进入。


评判它对和不对,行不行,老和新,都不重要了,所有东西放那里,它看上去像一种新的,又是你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看就是亲生的,还有点新鲜感,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在新作里,我更放松,更松驰。


陈彧君, 《生长第一季 No.19202804》 2019–21, 麻布上综合材料, 200 x 220 cm (由2部分组成),
图片由陈彧君工作室提供

雅昌艺术网:2013年,您开始运用中国元素、东方传统,为什么到至今才首次创作水墨拼贴作品?

陈彧君:艺术家的工作分明、暗两个部分,明的比如我们在展览看到艺术家一段时期的工作总结。而暗其实是艺术家内心,可能在持续关注或思考或尝试的一些东西。


可能与年纪有关,突然想要把吸收的养分揉合,包容度扩大的时候,拿出来觉得还挺顺眼。虽然变成了新的样貌,但拿出来也挺好,不需要去纠结更多其他层面的东西。


陈彧君 ,《生长 世界地图 No.1》,2018–21, 麻布上综合材料 ,800 x 770 cm (由28部分组成)
图片由陈彧君工作室提供

雅昌艺术网:2008年,您用拼接手法创作了《亚洲地图》,这次在现场有组《世界地图》的作品。

陈彧君:70年代到80年代受改革开放的影响;90年代初到进入网络时代,你会发现生活在不同的断层里比较错乱。在这个阶段看到这个东西,那个阶段又看到那个东西,慢慢到一定程度,又觉得其实所有东西都是你经历的,它没有最好,最后都会放在那里变成一个马赛克,可以不停的拼接下去,这就是你的人生拼图。


之前把它定在《亚洲地图》,是因为我觉得家乡与东南亚、南洋关联性比较大,又受很多与亚洲有关的电影、文化影响。


如今因疫情,你会看到全世界文化都变得扁平,所有的价值被全部改变了,每个文化变成一种类似的符号,都有自己的生长性,可以往外延展,没有高低之分。这可能也是我想创造《世界地图》的某种概念。


“木兰溪”系列

雅昌艺术网:“木兰溪”系列去过很多地方展出,每次亮相时会发生变化吗?未来,“木兰溪”会如何生长?

陈彧君:“木兰溪”是我和我哥一起合作的,我们从各自角度去生声,然后揉合在一起再做删减。我们也没有特别制定创作计划,包括一开始创作也不觉得它是一个创作,而是一个道具,是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创作一些问题的道具,就要变成一个项目,变成一个作品而已。它是随机性,不是一定按模式发展,因为两个个体也在不停变化。


我们不希望作品仅在展览里循环,而是变成一种新的东西,所以它包含即兴创作。未来也不在乎它变成什么样子,我现在最在乎的是,它先破土长出来,能接受新的空气,新的雨水,新的阳光。


所以我会做不同的跨界项目,包括明年可能会与传统博物馆合作,回到传统文化对话中。另一个角度,我们可能会跨得更远,希望将最新和最古老东西进行碰撞,可能跟时尚方面进行互动。


陈彧君, 《生长第二季 No.20211805》, 2019–21, 麻布上综合材料, 200 x 220 cm (由2部分组成)
图片由陈彧君工作室提供

雅昌艺术网:看您作品会产生一种亲切感,您选择创作媒介时,是有什么考虑吗?

陈彧君:艺术可以长在万物之上,以前教书时就跟我学生说,对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来讲,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创作。就像出去跟朋友、家人休闲度假,我看好多东西都可以变成艺术创作的一种素材和媒介。当你在野外没有带东西,用树枝都可以在沙地里创作。


艺术的核心是它的思想,停在哪个媒介上都可以。而你需要有一种能力去把握,与媒介磨合。


而所谓的亲切感,其实是艺术家个体对周边的触觉,这种触觉会把自己的心理感受通过不同的媒介转化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质感,我们自己在看其他艺术家作品时,也在寻找这个东西。


雅昌艺术网:好的,谢谢您的解答!

-END-


更多展览就在艺术头条APP

滑动查看


艺术头条致力于打造展览综合立体服务,将线上展览、宣传推广、直播、艺术IP开发、票务、艺术衍生品购买等多种功能融合为一体。


其中,我们新上线“把喜欢的展品带回家”购买服务,为观众提供观展的同时,一键下单,购买展品服务。现在点击你喜欢的艺术作品,我们将邮寄到家,线上惊喜价,已经开启!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立即前往下单 




商 | 务 | 合 | 作
艺术头条APP及电商平台 | 雅昌拍卖图录APP及拍卖收藏 | 得艺Artplus电商平台 | 雅昌艺术图书 | 美术 | 艺术家服务中心 | 文博数字化
商业合作请联系:ad@artron.net

把艺术带回家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雅昌艺术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