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专稿 | 2020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100幅中国艺术家新作

【导语】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回望这一年中国艺术家们的创作,整理出了2020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100幅中国艺术家新作,来告别2020,并祝2021年艺术能走得更好。在此,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也祝福每一位网友与家人过一个平安的春节,幸福安康!

100位艺术家名单(排名按姓氏拼音顺序不分前后):蔡国强、蔡磊、陈琦、陈淑霞、陈天灼、陈文令、陈彧凡、陈彧君、陈志光、仇晓飞 、党震、丁乙、范勃、方力钧、费俊、傅中望、高孝午、葛宇路、顾黎明、杭春晖、郝量、何岸、何多苓、何翔宇、贺丹、胡庆雁、胡为一、胡项城、贾蔼力、焦兴涛、景柯文、黎薇、李津、李磊、李怒、厉槟源、梁铨、梁绍基、刘建华、刘庆和、刘韡、刘小东、刘野、陆扬、吕品昌、马可鲁、马灵丽、毛旭辉、孟禄丁、庞茂琨、彭薇、丘挺、邱志杰、桑火尧、尚扬、沈勤、史金淞、宋冬、苏新平、谭平、王璜生、王家增、王迈、王庆松、王天德、王兴伟、魏光庆、邬建安、武晨、武艺、徐冰、徐累、徐震®、薛松、严善錞、颜磊、杨福东、杨诘苍、杨振中、叶剑青 、尹朝阳、尹秀珍、岳敏君、展望、张恩利、张慧、张培力、张晓刚、张羽、张钊瀛、赵半狄、赵刚、赵能智、赵赵、郑达、郑路、钟飙、周力、朱金石、朱伟。

1u2YlS0yHBZdgYjd8QHbbPhspfZqLtXfe6zq3I5b.jpg

蔡国强《悲剧的诞生》, 2020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蔡国强创作《悲剧的诞生》受尼采同名作品启发,由总时长约15分钟的三幕烟花构成。分别以一首诗、一幅书法、一场戏为形式,表现人类认清生命痛苦后仍要接受并享受它、与自然合一的精神,致敬人类“不屈、勇气与希望”的共同价值,与历经风雨的豪迈生存意志和能量。

f7wiWdp5oKFAfbMRa0bFy2BhL0z0WSBLXQZv4Q03.jpg

蔡磊 《一单元》,水泥,钢结构,58.5 × 40 × 232 cm,2020

疫情爆发后,蔡磊租用的位于顺义区杨镇的工作室被封而几个月无法进入。同样由于惊惧,蔡磊居住所在的小区也不准居民出入,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通过网购,然后快递到自己住的单元楼门口。取快递时,为了避开电梯这个最危险的群体传染源,蔡磊每天宁愿爬本单元的楼梯上下出入。楼梯成为蔡磊观察与思索的对象。在其个展《单元》中,这件作品作为最完整的单元楼道与楼梯的形象,体现出缠绕与周而复始的意向。与其他几件作品中楼梯形象不同的是,楼梯踏步之间的空间不再是虚空而是被另外一种颜色的水泥填实,楼梯结构上所依附的楼道四面墙,却化为虚空,与观者所在的空间融为一体。

K7qxLzZ8Ot9M2n7MIeBlVPqqQBmNF6ef7y5SKm1m.jpg

《早春》 陈琦 42×60cm 水印木刻 2020

2020年的春节是在疫情的阴霾下过的,原先约好的聚会全部取消,大家都在关注疫情发展事态以及应对举措。正月初四,我北上回京,心情沉重,因为不知道疫情是否会蔓延到北京,北京是否也会像武汉一样封城,人们的生活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学校能够正常开学否?

高速列车在飞驰,我的思绪也在漫无目的的飘散,突然我的目光被窗外田野上一对喜鹊所吸引,它们在飘零的雪花中,划着优美起伏的弧线飞向水塘边的寒林,那是一个令人温情的画面,尽管天上雪花飞舞,空气冰冷凛冽,但寒林高枝上有它们的巢穴。家总给人以希望,给人予力量。于是我豁然心生喜悦,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无论多大的灾难终有过去的一天,只要我们不失希望之心。江南的原野,尽管还在凛冽的严寒中,但庄稼已开始泛绿,严冬终将过去,春天终将来临。《早春》隐喻着新生,隐喻着希望,隐喻着我们最先走出疫情的阴霾,见到了阳光。

KoEPnjqhi0GgwIpncaNk3vStwoIquOpWh6oGNQs4.jpeg

陈淑霞 好牌-大王 36×56cm 布面油画 2020

2020年8月22日,“好牌-陈淑霞作品展”在亚洲艺术中心开幕,展览取名为“好牌”陈淑霞讲是个偶然,最开始并没有想太多。“ 总觉得时代背景下,我们可做选择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我们会对将要做的事情斤斤计较,计算因果得失。我们在日常的生活当中须谨言慎行,生怕一手好牌打成了臭牌。就我个人的状态来说, 这一段时间更多的是凭直觉做事情,手上有牌出牌的那一刹那可能就是下意识的。这一过程能在思考中建立也算是种享受吧。疫情对于社会、经济以及国际关系都带来了空前的影响,甚至我们的生活习性都要重新调整,可以说是一次重新洗牌。我是觉得一定要相信握在自己手上的就是好牌,才能有信心地出牌。是否按规则出牌,有多少胜算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牌’的过程中所享受到的快乐。”

2MhoxCTeVYFATYq4kjhnRKgmDdpft12MCqitR53p.jpg

陈彧君&徐晓伟《生长 No.210101 16:10:27》,摄影,300×225cm,2020-2021年

陈彧君擅长在创作中构建场域:它们根植于艺术家的土壤,饱含精神能量;同时,它们又脱离了在地束缚,具备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观众在此从现实中抽离,却又在充满象征与隐喻的元素中不断被唤醒真切的情绪。

iUx38JVKblqFekYdGaIEeUqpFzU8riWqN5IeXUsg.jpg

《爱的礼物》, 陈彧凡, 实木综合技法, 有机玻璃, 192×192×22.5cm, 2019 - 2020

陈彧凡认为个体是非常重要的,社会需要个体不同的差异性,随着社会发展,个体的差异性也越来越重要,因此个体和社会的差异一直是他作品的主轴,艺术是他用不同媒介来表达自己思考的一种方式。作品中所用的材料是他思维的延伸,是他随时可以用来表达的工具,这些材料从而成为他表达中的内容。

2aCANLYF7diWL0BVeuWfHpzKhsv6qLfhpswYXpk3.jpg

陈天灼《回忆刺穿心脏-塔》,160 × 120 × 10 cm,密度板雕刻,喷漆,油画棒2020

“回忆刺穿心脏”源自天灼在西藏庙里碰到一个小喇嘛,他和他买了几个护身符,小喇嘛的微信的名字叫这个,正好天灼有一些绘画画的是他去西藏的一些回忆,哈哈,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题目吗? 可怜的小喇嘛,受伤心灵,只要回忆,谁还不被刺穿心脏好几次。

6L9bZjG3nK302eCqBncemqPUvsccgWGo20yU5PMF.jpg

陈文令,选自《每日一顶》系列,2020年

2020年疫情期间,当时我困在泉州安溪,家乡盛产茶叶,当地人拿竹筛子在暖阳下捡茶叶梗。圆形的筛子里密密麻麻的工整小格子,很有当代感的简约之美在里面。我当时无所事事闲逛村中,一看此景,便顺手拿了一个筛子在头上顶一下,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老不理想,一直很快掉下来,找不到平衡,有一张不错,一下就撞到我心里去了。后来还发了微信,得到众师友的好评。我“每日一顶”是意指,其实每天都顶很多东西,但失败的比例较多,有时顶十几遍都不成功,越有挑战性才有意思。总之,我被封在小村庄里,无处可去。于是,把自己的身体材料,把自己的光头当展厅,用行为艺术的态度与方式见到什么顶什么,充满随机性,也有一些危险性,头顶老被物件砸到,真是痛并快乐着一发不可收。

PnEYwk5Po7buntk6k38x2Owvy7qgnjIGc0Pck34e.jpg

陈志光 《迁徙时代》2020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团队精神是亿万年来蚂蚁稳健生存的基本,它与人类的生存方式何其相似,让人感慨其隐晦渺小的身躯里居然蕴涵着如此的坚韧,正是胸怀如此的坚韧,蚂蚁在大地中的运动才生生不息如千军万马,井然有序、浩浩荡荡地驶向永恒的未来,有了这样的浩荡,终有一日到达彼岸。

XMyRv9WblJY9RVKeDrfTttub87RmRQdrBBn2twJT.JPG

仇晓飞 《赤》 red 200x300cm 布面油画 2020

仇晓飞在疫情期间的最新创作《赤》,如同作品的名称一样——层次丰富的赤红色层叠翻涌,激荡的色调构建了基础背景,画面之中独臂人物似乎被奉为“神话”,却表情凝固、动态迟缓、沉寂、安稳,一只掉落的“眼睛”似乎都要消磨不见,人物形象的具身化、色彩的冷静化都与背景的喧杂、图形的抽象形成强烈的对比。据介绍,画中的形象来源可追溯到艺术家2010年的一件作品《静靛》,里面张开双臂的老者描绘的是在意识中“梦游”的精神病患者,但不同的是彼时的背景是平静的深蓝绿色,而本次的作品中人物却成了“断臂”,这种色彩和形式上的转变也带来了更多品读的空间。

0bacceb0zex8v3MrCW1ZlVgUJ6fKjF3XzdZn9CyJ.jpg

党震 寒林雪霁 125×68cm 纸本设色 2020年

寂寥、荒寒向来是中国传统艺术文脉的核心之一,也是中国山水画自唐宋以来不少画家所追求的境界。从王维的《雪景图》到李成的《读碑窠石图》,从黄公望的《九峰雪霽图》到倪云林笔下之地老天荒的“一河两岸”,中国古代艺术家通过雪景、寒林、枯石等景象、景物的描绘创造“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之境,将“我”从自然中剥离,让自然景观自成一独特世界。此乃“禅境本清寒”之意,它跳脱儒家“生意”的形式美学观,去追寻一种“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还从静中起,却向静中消”(韦应物《咏声》)的境界,放弃对“我”的执着,让世界自在呈现,以达到追求世界之真意、追求生命价值之真意的目的。显然,党震便是通过对雪景、寒林的当代重构来延续这一中国传统艺术的文脉。

2JD2zFUwuZHWA8mjORIg6PTbGxmF8D28CvOUJNyd.jpg

丁乙, 十示 2020-12,椴木板上综合媒介,120×120cm,2020

2020年9月19日,“丁乙:十字体”龙美术馆(重庆馆)开幕,展览以“十字体”为题,旨在将丁乙的创作体系想象为以“十字”为基本要素生发出的一套“字体”, 丁乙的创作既发展了一套不断变动中的“字体”,还以这种“字体”建构了一种艺术中的“文体”。它包括了一整套不断发展中的修辞和语法,而远远不仅仅是一种形象。借此意象,我们也可以将丁乙的创作视为一种不断的“书写”,既以“十字”为字体,也在“书写”和“重复”中为这个“文体”拓展新的形式和意涵。

csVZRQIPA63EQSC7GLWyKrNb3UqYK5R7JcyJz5ZX.jpeg

《如影》,范勃,热感应装置实时成像、投影,2020

2020年范勃在今日美术馆的最新展览“无形的剧场中”呈现了一件大型互动性作品,观众观看作品时,就像是身处在电影院一样,展厅中两面巨大的墙面充当的影幕的角色,一块放映的是室内的场景,一块是室外的场景,通过红外线成像技术捕捉室内外的实时图像,这很容易想到平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测温。

疫情期间,相信大家都深有感触,就像被紧密的跟踪了一样,不管去到哪里都要登记个人的详细资料,另外一方面,对温度也非常的敏感,“体温”和“隔离”成为与身体如影相随的关键词,它造成与以往平常生活经验不同的某种“例外状态”的恐惧和臆想。因此艺术家的创作,通过室内及城市空间的观测和跟踪,使参观的人们既是观众也是演员,同时也在讨论观看和被观看的关系。

WoMOWXAeGDpE3Fb3SywG550EgkJRBkx7HaqWUWvb.jpg

方力钧 《2020》,488x1098cm,木刻版画,2020年

画家大胆运用两种互补色关系,通过蓝紫色的背景,将大小不一黄橙相间的人物头像烘托出来。画面中人物头像的排列组合,由原来形式感极强的有序组合,演变为无秩序随意性拼合,这幅版画突破了画家以往对画面的探索,打破单一视角观看的常规模式,一幅画可以变换四个角度来领略不同的视觉感受。

DoZgmuRAYd6j2DauQzbTZnXGffIL3ndAj1lefkrD.png

费俊 《预见:有趣的世界》项目网站截图,2020-2021

“是什么在塑造着我们对未来的愿景?”艺术家费俊的互联网参与式艺术项目《预见:有趣的世界》,联合了来自不同大陆、不同文化背景和学科背景的联合创建者,以艺术的方式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应。该项目是艺术家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作品《有趣的世界》装置一新的延续,由英国非营利性机构INVISIBLE DUST委托创作。

6Exz9FNBIJRpEpX42diBVRkW46I8QiA6GsgXSVDl.jpeg

傅中望《红楔子》 合金铝着色 尺寸可变 2020年 武汉合美术馆

2020年,雕塑家傅中望最新个展“楔子:傅中望”在武汉合美术馆隆重开幕,在本次展览中,傅中望直接将10个大大小小的楔子“插进”美术馆的外墙建筑的不同位置,尝试不同质感的视觉形式在公共艺术空间的共生与同构。

巨大的尺寸,鲜艳的颜色,当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以非传统的形式出现在眼前时,是一种什么样得感觉呢?这件作品就是很好的例子,给人们非常强的视觉冲击力,作品非常强势的占领空间,改造空间,从而打造出新的空间关系,同时也重塑了人与物之间的关系,当观众在面临或是观看这样的作品时,会情不自禁的被其吸引,被作品占有,从而引发思考或是想象。

XTRmwvESrUkB6uo1072vMdo6Tfh67hMbyMvPZEkK.jpg

高孝午《共境》—司马台长城

该系列作品共十余件,2020年高孝午从中选择三件:龟、鹤、鸽子,以AR技术在长城进行首发,阐释和传递“自然”“共生”“和平”“共境”等理念和愿景。《共境》意为共有、共生之境。其主题涵盖了艺术家高孝午想要传达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共生、共通、共融。

SbgiRp6zseAsnS081pTi0xyZyNp7T7Hqm3vCTuFM.jpeg

葛宇路,《备用电源》展览现场,2020,8屏影像装置、铅酸蓄电池、行为,尺寸可变. 摄影:杨威

2020年5月22日,葛宇路同名个展在北京公社开幕,展览开幕当天,他骑着一辆经过改装的能给随车蓄电池充电的捷安特自行车,从位于燕郊的住所出发,一路从河北到北京798艺术区的画廊。从他的能量转化的电能将被存储于蓄电池,以供应当天画廊展厅的电子设备运作。葛宇路的创作兴趣多集中对城市公共空间及公共生活的观察。他试图通过作品调侃生活中隐藏的矛盾,消解固化的权力结构,制造新的动态关系。

4vNK4cpi9V0q6e55qlmxdetUTu3olASZdRVSDIsc.jpg

顾黎明《山水赋-“鹊华秋色”图解》1200x180cm,布面丙烯、色粉、水彩、树脂胶、宣纸及拓印拼贴等,2020年

我的《山水赋》系列不是对真山真水的观看,也不是寻觅远逝的山水境地,更不是体味视觉的饕餮,而是探索传统的山水秩序在今天所遭遇的问题。试图效仿前人的对山水掌控的艺术要素,借助多重的媒介材质,通过“触感”的痕迹,表达我自己在当代语境下与前人对自然认识的差异与冲突,呈现当下人的心理状态。“触感”不仅是对陌生事物的身体性感觉,也是人在世界中的身体性存在的方式。我通过仿效与追忆,在前人的历史文化状态与现实的在场冲突中,试图重构一个现代与传统,人与自然相互冲突的当代山水境遇,引人反思。

yxBpgO5fvh9d75g0kfzryXq7eItXrdBaIzgeDbGK.jpg

杭春晖 《造型与时间 2020-3》 56.5×66cm  综合材料 2020年

《造型与时间》中的线条是层层树脂叠加过程中出现的。创作时,每叠一层树脂就贴一张彩纸,多层起伏之后,再用刀45度一切而成——所以,在切下去之前,谁也不知道作品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

“我要取消绘画的动作,但是保留绘画的形式。”

Mb80TmqtEmg3piGOk1HnNYiYpmj9Ki3E7Icqi2GS.jpg

郝量,套数·秋思——梦呓,绢本重彩,2019-2020

郝量系列作品《套数·秋思》一题受启发于元曲四大家之一马致远的同名套数作品《套数·秋思》,既暗示了郝量近年创作中的散曲式抒怀结构,也反映出艺术家对元代绘画以及现代以来造型变化的揣摩和反思,追问今时的情感形态如何可以通过凝炼的形式得以凝聚和再造。

kWfL9cgSiZSCdsjrHb9RM4xHZDTq7COQ9xneWHvN.png

何岸《爱与⽕箭》 ⽔泥,玻璃钢,综合材料 直径250cm 2020年

何岸是中国70后一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实践涉及装置、雕塑、摄影等多重媒介。生长在中国经济急剧扩张的年代,何岸的作品很大程度上反映着对中国城市化现象物理和心理层面的情感表达。灯箱、广告字、霓虹灯等城市符号被抽象成极致的艺术语言;由建筑或情绪营造的空间成为情感和想象力的体验地,在探索都市情感真理的实践中,何岸始终投射着他真挚、热烈、暴力而浪漫的情绪。

wyww7B08lQ7JB14lIKwxaMrQ7cuG08DnbXdb21Yd.jpg

何多苓《杂花写生 No.2020-1》,布面油画,100×50cm,2020年

“杂花写生”的那种诗意,作为中国人一定是一目了然,会联想到某些诗句,但我并没有刻意为之。我在花园里写生的时候会想到,古人在那个地方,周围有鸟在叫,你尽可能捕捉到底下的东西。因为花是瞬息万变的,一天之中光线也变得非常快,所以画花非常快,想慢都慢不下来,我基本上都是一次成型。在运用语言上跟长期作业的作品有一定区别,我用了速写式的语言,但整个空间处理我是把中国画作为范本放在旁边的。

xWmugEDu3FzjhBbaZHXDiNjHutoi0axh8gPzSVzx.jpg

何翔宇,《硬腭 20-1》,2020。展览现场:“何翔宇:硬腭”,空白空间,北京(2020年9月24日至2021年1月31日)。图片提供:艺术家与空白空间。

2020年9月24日,何翔宇北京个展“硬腭”在空白空间开幕,展览标题“硬腭”是指口腔上壁由骨头与肌肉组成的结构,用于维持正常发音和吞咽食物。如果用舌尖轻触,会感觉到褶皱和凸起,并微微感到痒。“硬腭”一方面承接了之前“口腔计划”(2012)中的感知的视觉化,并以绘画的方式呈现;另一方面也提示出语言交错在不同族裔之间所形成的共融与隔阂。

4RweRSHKA4IGZQhySROuKdof2y34l6kG9xPrBCbY.jpg

贺丹《陕北回忆·1978》2020年6月220x400cm

贺丹的作品很容易联想到布鲁盖尔,他的作品中也总是有很多的人群,关于创作他讲到自己对人群的意识也是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布鲁盖尔一定的影响,布鲁盖尔的图式及画面对他的冲击很大,他认为,在这个信息越来越趋于爆炸的时代,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有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是从群体开始的。他画的是关于自己生活中的“梦幻现实”,在这个现实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与时空不相符的事件。这样的荒诞,是因为社会发展速度过快,时空交错所衍生出的一些特有的有意思的气氛色彩。

JOFd7J2oHD6ihA0kmRDtrOlyGxuEGGs34SvwmNGi.jpg

胡为一,《蓝色骨头 No. 29》,2020,蓝晒法、日本竹纸、无酸卡纸、黑色铝合金框、亚克力,图片致谢艺术家

2020年伊始,新冠病毒席卷全球,胡为一由此开始思考病患、死亡等话题,并着手收集各种病患的X光片,包括胸片和其他部位。这些片子既有来自于他个人的,也有来自于家中长辈、素不相识者和一般逝者的。X光片属于胶片,材质和数码底片类似,艺术家通过蓝晒法将其显影,很好地消解了X光片里自带的黑色,画面因此变得明快起来,同时又伴随哀伤。之后,艺术家拍摄了许多花朵的图像,将其与X光片进行有机结合,为作品构建了一种生与死的双重维度。

td0akGqWcaely15IyJqsDTiiC14nI6JdeSFM7Caj.jpg

胡项城 超大装置"清晨序"局部 2020

人、鱼、鸟、麒麟、凤凰、牛......的图像或剪影,盏盏电子烛光散布在上海金山城市沙滩的海边,这些由现成品和雕塑组成的复杂装置,于海天之间建立了新的空间想象,与过去、现在、未来产生勾连。这是艺术家胡项城最新的超大型装置艺术计划——“清晨序”。

作品给人一种非常诗意的感觉,与此同时也给人们非常多的启发,尽管它的材料是废弃物,它所反思和表达的主题是沉重的。就像艺术家讲到的那样:“难忘的2020年,终究会过去。你好,2021!在疫情全球爆发的当下,我们祈愿生命的奇迹可以足够顽强⋯”

N4K0G3HdZdCEgFQ2QU1dObMQkR7bsEORidgI16Fp.jpg

胡庆雁《空立方》,青石,4件组合尺寸可变,2020

2020年12月23日,“必要的冗余——胡庆雁作品”在广东美术馆开幕,展览的主题“冗余”指的是一种无用之用。犹如艺术之于未来社会,却是人类有别于强人工智能而得以存在的关键因素。因而,冗余研究,成了胡庆雁以实践理性分析、把握并思辩整个对象客体世界的一种方式。

TqbdY7NPLU6JQT6rrwVftX0hAj0tqdUJplDN3tbZ.jpg

贾蔼力,《存在与⼏何》,2020年作,油彩、画布、银笔、亚克力、有机玻璃、艺术家原框,39 x 47 3/4 x 5 1/2 英寸(99 x 121.3 x 14 厘米)摄影:杨超摄影⼯作室 © 贾蔼力工作室

我有一个计划,要把整个中国的边境线以及长江、鸭绿江、黄河走一趟。我先把北中国的边境线全走完了,比如说像中朝、中俄、中蒙的边境线,路过了乌苏里江、黑龙江、大兴安岭。走过这些地方,曾经读过的文学,曾经在历史典籍里感受到的东西,自然而然有了一个真实的契合。曾经学习过的历史,它就缓缓地来了。比如说古鲜卑人的神洞、额尔古纳河、契丹神山、长白山中的辽金古战场、中东铁路、乃至珍宝岛。

如果没有真正站到那个地方,那种感受就只是一个知识性的感受。到达了那个地方,就会产生一种独特的感受,这种感受并不是为了去表达自己对历史的看法。这对于一个画家或者一个创作者而言,是挺好的东西。

SiQUTtvl07Ziv7kTq2XK9rmIV0yp8gilRP8jKAbs.jpg

焦兴涛 《好消息》钢板着色,2020

2020年,《THE CLUB俱乐部——焦兴涛雕塑作品展》在OCAT上海浦江展区开幕,呈现了最新创作《俱乐部》,这是一个露天剧场,焦兴涛把雕塑家身份弱化,更像是一个编剧和导演。他用最简单明了的符号邀请观众一起排演人生,每个人在展览中都将成为临时演员,成为俱乐部的成员,为下一刻排练着过去的自己。

DWrmrXFpPrNYyjgAAM4zIoS9LCXhKKRpAzTLwEe4.jpg

景柯文 豹 布面油画 200 x 200cm 2020年

景柯文在作品中强调了短暂时刻的独特性,以及人性的善与美,在真实和悬浮之间,画中的主角像被处于梦幻状态。这些图像徘徊在想象力和记忆力、情感和虚构感之间,向当代文化的发出问号。尽管每个系列在风格上各不相同,但每个系列之间都有联系,构成艺术家精神观点的全景图;景柯文的绘画方法与他的个人经历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保留艺术和个人主义。

8TsYgqkEU0zpSCsFHfFkpaRZXZVQkfYnat1txXA7.jpeg

黎薇 Once upon a time,装置,硅胶,真人毛发,衣物,6个真人等大的儿童,8辆玩具车,2020

黎薇的大型装置《Once upon a time》由硅胶、真人毛发、衣物、6个真人等大的儿童人偶和8辆玩具车构成。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宽敞的主展厅里 ,几个肤色不同、发色各异的人偶驾驶玩具车,似乎正在进行某种游戏。他们身穿统一制服,驾驶着威风凛凛的“Monster Truck”,全心投入在你追我赶当中,有的笑逐颜开,有的神情肃穆专注。

8090BxcIdwKrnkKnVVugp69vx5hULcf89zNdWkUP.jpg

李津 春天花会开  2020 纸本设色 230×520cm

李津隔离的时候,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画室。但一直等了很久画室才开放。这个时候一进去画室,那种创作的冲动无法抑制。尤其窗外的花也开了,感觉是忽然宣泄出来了。

Ism2xfuz6kTqYOSMPutW11gxlX7y9h1QZxpXu0hb.jpg

李磊 春江水暖1 布上丙烯 50cm x 40cm 2020

抽象画也是我练气功、练修养的方法,它与水墨不同的是精神不是跟着笔走,而是色彩、线条、团块、层次等重重要素集成起来,达到心物浑然、气韵跌宕、神意畅达的境界。

da1JiJZoWyx4e98NHqi5yU032FFzFWWVzxF2I5UL.jpg

李怒《被风吹皱的昼与夜》 2020

xixP8Wepay74kWa8XIOi0tp32yYnXEUtpLbE8Nua.png

梁铨 紫藤花下,宣纸彩墨拼贴,163×245cm,2020

《紫藤花下》是梁铨致敬如今苏州博物馆中的文徵明手植紫藤。那里吸引着许多人前来朝圣,以此回望数百年前明代画坛与文坛的黄金时代。

MJwptC1mGwzk8bKIqAnn5a1jCsk16tUMmQ6ggu6b.jpg

《月亮湾》梁绍基 中国 2020上海静安国际雕塑展 2020   H350, Φ200 cm  不锈钢

30余年来,梁绍基潜心于艺术与生物学、装置与雕塑、媒体与行为的探索之中。他的作品使人对生活、自我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和意义有了新的启悟。此次参展作品《月亮湾》以排油烟管为形进行创作,暗喻净化空气的无机工业材料转化为有机生命体,融于大自然。

3EApFnjsJhMEaA3Nr2fIlKZi6o5acUCYLlWavcKw.jpg

刘建华《泡沫》,瓷,可变尺寸,2018-2020,摄影:高旖婧

用雕塑、装置的语言来进行创作,材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不同的观念的呈现,不同的概念表达需要一种特定的材料才能把内在的东西激发出来,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模拟过程,它在概念上、呈现上能通过一种材料在识别上的转换产生一种个人的思考。像《泡沫》这件作品,它看起来非常轻盈,很廉价,形体的细节又生动,它可以让你产生与现实的联想。但是这件作品在呈现上因为使用陶瓷的工艺的要求,所以它变成自重的形体。

zmj01iZLhgHY721lkostLXHKtBs970zS7uhIS00d.png

刘庆和,《石舫》,纸本水墨,160cm×368cm,2020年

1987年,刘庆和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时代学习的是民间美术,在研究生阶段才转入中国画系学习。这或许是他作品中那种单纯绘画性痕迹的来源。民间美术专业当时的训练是以连环画为主,从而和正统的写意人物形成了区别,这些早年的教育,造就了刘庆和的两个特点,一是他对于线条塑造(笔)的偏爱,另一个是他对于“皮纸”的长期使用。“多用皮纸,是为了削减那种有意炫耀的水墨表现技法。”刘庆和语。

jaxEjkZFTtMM80cQamAwABrSeFsHV2XDWrf56xEi.JPG

刘韡,《1098.1吨沙漠》,2020,沙、玻璃、钢,1100 × 1100 × 560 cm,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沙子和沙漠作为物质和景观的指针,将观者的视野引向当今世界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冲突的核心地带,并由此引出对于土地、资本主义、殖民、贸易乃至气候问题的关注。

mcBUxtTAXRmb1IylWR8GZsY4US5nkdEq3cvxzWGf.jpg

刘小东,Tom一家人,2020

2019年1月27日,刘小东一行人踏上前往美墨边境的旅途。“我们遇到一位老警察人特别好。他带我们去他们家喝酒。他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我说,哪天再来由你决定,他问为什么?我说我要画你,你要是让我画,我明年的今天就来,不让我画我就不来了。他说,来!哥们让你画。” 于是,整整一年后,刘小东再度前往边境。他拜访了这位警察和他的家人与朋友们,在现场完成了画作《Tom一家人》。

YDnzsqfbnz1hKFrzy9do2tETajVv0gsGPX1lQyz3.jpg

刘野,《禁书5号(巴尔蒂斯变奏)》,2019-2020。丙烯油画,80×100cm。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卓纳画廊。©刘野

在《禁书5号(巴尔蒂斯变奏)》中,一位膝盖着地,有着刘野的肖像画的风格特征——大眼睛和及其纤长的肢体——的年轻女孩,其上肢压在一本绿色封面的书,脸上顽皮的表情掩饰了她诱人的姿势。正如作品的标题和有意摆放的位置所暗示的那样,这件作品使人想到近年涉及巴尔蒂斯及其画作《做梦的特丽莎》(Thérèse Dreaming,1938)的争议,不管艺术家是否暗指2018年上万民众上网联名请愿将涉及恋童癖性偷窥的作品从大都会博物馆(Met Museum)撤下以及由此产生的审查影响,在此艺术家轻松引用经典艺术和文学作品的方式,意味着他无需说明自己的立场。所有的一切都受制于冥想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居中斡旋的角色被稀释、未经审查,并且脱离了混乱的现实。

Ql935MlLPePYAX8hEpUTWdinrSsRQM4s9deU9O8I.jpg

《陆扬数字转生-技术展示》录像 尺寸可变2020 图 由Spiral|华歌尔艺术中心提供

在“金汤”展览展厅三个角落的大型屏幕中,艺术家陆扬平行转生虚拟异世界,寓意放下对表象的执着,回归心灵,探索宇宙的意图。

u64jdsawwIJIhvE6FTgPlJX70CVGRhjtfZysW28D.jpg

吕品昌 太空计划 金属、陶、不锈钢  展示面积1000x120cm  2004年至2020年

2020年吕品昌最新个展“埴象”中,展示了他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太空计划》,在《太空系列》中,吕品昌将陶瓷与金属、玻璃等材质结合在一起,表达出现代科技对传统工业的延续与发展,而这些材料都具有在烈火的熔炼中成型的特质。其作品与返回大地的“神舟5号”太空舱的造型相似,象征性表达了中国人参与人类和平开发外层空间的民族自信,从而在当代艺术的创作中再一次焕发了陶瓷艺术的独特魅力。

5jSj1SIQVAMD7uDC8KxXGoNf5Lthgmp79Fft4C23.jpeg

厉槟源最后一封信 2020

2020年厉槟源做了新项目“最后一封信”。1999年3月30日,远在东莞工厂打工做保安的厉槟源的父亲寄出了他最后一封家信,过了几天就意外去世了,那一年他的父亲36岁。在厉槟源的记忆里,为了更好地在广东找到工作,父亲曾学习了粤语。2020年,即将跨入36岁的厉槟源带着父亲的这封信回到了他最后生活过的地方(东莞)。厉槟源将这封信的内容拆成了36段式,分别找了36位在东莞工作的保安教会他这36段粤语,最后,厉槟源再将这封家信用粤语完整的读了出来。他将整个行为过程用录像拍摄下来,视频的结尾是厉槟源站在江边,用半生熟的粤语深情地唱着《讲不出再见》。

z3Th4ZToLxdHoL0XC9EwXlYkX2KIY4TRFP8FrXe3.jpg

马可鲁 啊打 白色 2020系列 210cm x 210cm

“啊打”可以追朔到我八十年代初的自创石版画,它可以追朔到我八十年代中的抽象的水墨书写,它同样可以追朔到我九十年代初的“All over”的极简的绘画方式。它或许还可以联系到我现在每日对书法的研习,然而又都不是这些。“啊打”系列是纸上和布上的油画作品,它们采用了特殊的转印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和改变了书写中的人为的痕迹,同质然而每一幅都有着独自的形态与感觉,使之更趋于“自然的痕迹”。所有这些努力无疑又是观念与概念在其间的结果,或许这亦是悖论,但这也正是它的精妙与重要之处。

xAQuI3nuEY4UT9GaMOV0C8nvBFZ50nMi4HDSEZtv.jpg

马灵丽 折射的合唱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20

我从小就看到成都人把自己私密的衣物、被褥都挂在大街上。《折射的合唱》是与身体之外在连接,我站在所有人的背后,观察和讲述,他们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个的故事。

ueSxjRfTi4vKjY0UlODc4riqLmb769wGYDZDXqCx.jpg

孟禄丁 朱砂  矿物质颜色黄麻 145cm x 145cm x8 2020

“朱砂”系列是孟禄丁采用纯矿物质朱砂粉碾到画布上,绘制的一个个巨大的符号。孟禄丁表示,中国古代曾传说朱砂可以辟邪,这让他开始对朱砂产生了更深的兴趣,并思考和研究它,决定使用朱砂颜料创作,试图赋予这个古老的矿物质颜色一种观念和意义。

73bRE4kACXYH1QTBexrI7akHQUGdag1jOI3HprvB.jpg

毛旭辉《夏日·绿色的乌托邦》,纸本马克笔,46×29.7cm,2020.07.07

在2020年,新冠状病毒的爆发也让毛旭辉对绘画有了重新的认识,也正是因被疫情“囚禁”在家中的原因,大部分的绘画作品采用的材料也是以马克笔、中性笔、水彩、水粉作为主要材料。与早期作品不同的是,他的作品出发点从早期以具象的事物作手法,将日常物件反复地观看和追问中作为艺术观念的启示;而疫情期间也让他对生活对社会有了重新的思考和审视。

1YNXpcGOIk6PJZ9S1XMQKbP3DHWPR8l3vuYcGU3P.jpg

《永恒与短暂》 180x500cm 布面油画 庞茂琨 2020年

庞茂琨在2020年创作了作品《永恒与短暂》,在庞茂琨看来,治病救人是白衣天使们的使命和天职,也是一种人性光辉的体现。在生与死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但能舍弃自己的安全来救死护伤,是何等的英勇和伟大!医生护士在危难时刻的担当只能令人膜拜和颂扬!

sndAKCMvdwoIxYsW9fDgn6NKssiIVvdqsrtq7aJL.jpg

彭薇 梦中人 60 x38cmx9, 2020 宣纸水墨, 绘画装置

书页般散落的《梦中人》系列,是彭薇与浸研文学女鬼形象多年的美国学者蔡九迪(Judith Zeitlin)的谈话而产生的互换写作。聊斋故事和西方女性文学家书信的并置,让观看者以当下的视角,再次审视男性叙述中理想化的女性。

j1cJpVWdQULjkebaF7FllXBDYpCt6L0tPNx3yKu5.jpg

邱挺 山外之山中 550X263cm 纸本水墨 2020

h6Q6w9CiqxAb7uQkIE1eBIOK9c1AEb6xEOkn4VOr.jpeg

邱志杰 讲演 2020

“这不是一场展览,这是一次行动。这个行动是对一个当前历史的一种评论/冷冻/拆解/发掘/存档/消毒,它涉及到我们对历史的态度,以及如何理解艺术家的历史使命。”

voLaIvSOUu2Wr08vcZzYnfeu4gVahgJaLC6WavXB.jpg

桑火尧《今年》 122×220cm 绢本综合 2020

2020对于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而言,都是非常特别的,都将伴随着我们整个生命的记忆。艺术家希望今年被历史铭记。他将全球通用的英文This Year(今年)融入作品中。虽人生不能永恒,但他希望艺术是永恒的,希望通过艺术的方式为未来存照。

M2cntsgWR0WdOyxt5dhwP4W9IOIZ9HduQIyRRTfb.jpg

尚扬《白内障-保鲜2》  布面综合材料 (局部-1) 171cmX262cmX18cm 2020年

“白内障系列”是尚扬2017年重新用塑料进行的尝试,他将聚乙烯材料覆盖再撕开,甚至把那些聚乙烯材料悬挂起来,其中有些是尚扬从画布上撕下来的,放到压克力框子里,相依并存,成为一个整体。作为“白内障系列”的延伸增补,尚扬通过包装自己的作品而完成了《白内障-保鲜》。基底部分仍用环氧树脂,兼有类似乳胶漆成分的切片接应,以拼贴置入白框,画框被打包带缠裹,并用保鲜膜覆盖。

rTfs0ryFtv2SkXoU3wMrjwqMgaSFch9n3YKxMfYf.jpg

《仿宋摹张萱<捣练图>》,沈勤,153cm×84cm×5,纸本⽔墨,2020 年

疫情期间,各种情绪纠结,一个多月什么事都干不了。想想大展在即也没多少时间了,然后开始画几年前就特别想画的仿宋代的《捣练图》。当年上海博物馆展出时就把我给震了,中国画的色彩能组合得如此完美,太震撼了。这幅画吸引我的首先是色彩,这几年一直想用高更、蒙克的画法去重画它,开始也是按此路径进行的,画面色彩处理得很舒服。接下来勾线时,慢慢地你就像个宋朝的画工,心情平静、仔细、舒缓,那感觉和单纯欣赏真的不一样。因为这组《捣练图》和借展的《贯休的世界》,艺术总监王野夫给起名“仿宋体”。一个名字而已,没那么多含义,我也不想要有含义。画展让我最头疼的就是起名字,名字真的不重要,但是对宋画我是一如既往地喜爱。

QnkaptJOapZQzlryuBSpSHawhvMwEQEiFRiVirz1.jpg

史金淞 作品名称:玉头 材质:玉石及机械装置等综合材料 尺寸:现场装置尺寸可变 年代:2020

《玉头》原先是一个附着在液压悬臂之上并连接着马达的小型单体装置,现在却以200件的复数形式组成了震撼全场的巨大阵营,将徒劳无功的自我毁灭从个人的无意识发展为集体的无意识,从而增强了戏剧性的效果。

psYHxmS0PjZ3i9h21BVsj9kXL6aXgid64ruIl4Ny.jpg

宋冬,《界碑》,互动行为装置,2020年

《界碑》放置在一个四面都可观摩的长条空间中,与作品本身的空间形成一种互动,作品的材质由无色喷砂玻璃、黑色青石、水和毛笔组成,这是宋冬2020年的新作,这件作品体现了他一贯的思考方式,他善于从历史文化的嫁接和现代的互动中,获得一种问题意识。

uy79yvKSpLJPFjgAINgZBfKIHK1tgsLx9niIfgUQ.jpeg

苏新平 《行走的人》 树脂玻璃钢310×360×120cm  2020

悦来美术馆“六个盒子”当代艺术展展厅里,苏新平用巨型雕塑表现的现实世界,4组3米高的纯白色行走的人,以苏新平油画中特有的步伐,大步迈向镜子,镜子镶嵌在墙面上,显然,再大的步子也无法走向真正的远方。

8ApIeEMBziSiYFA2IRlrPkWHw6EQl7P7lduaT0ny.jpg

谭平 Tan PIing 纪念 2020  Commemoration 2020 200 x300 x 2 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谭平的《纪念2020》无疑是一件凝结着沉思与时间的作品。作品中饱含着深刻情感。在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中,他在工作室里将自己内心的震动、挣扎和百感交集倾注在了画布上。《纪念2020》代表我们所有人在2020年的遭遇,在面对命运时无法言说的内心情感,唯有在哭墙前默然无声。

0TmiPwqEmVJ7Zr2d6GiYMtz9djzwOkYVrX4bupDl.jpg

王璜生《呼吸》装置 2020年

艺术家王璜生最新影像、装置、行为作品《呼吸》,以氧气瓶为关键意象,全片充满了呼吸声、心跳声和击打氧气瓶的敲击声。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认为,在当前的疫情下,这件作品可谓触目惊心。“作品与疫情的处境如此切题,但在表达上运用了叩击感知的元素,急促的呼吸声直逼人心,氧气瓶象征着救赎,而他自己敲击氧气瓶的行为如同驱疫的仪式……”

RaE6N13EizMSoHahN6T0yLJEOpKMXrjHCSYABhiy.jpg

王家增 物的褶皱-83(250×170×80cm)铁、铝、不锈钢2020

王家增的作品通常以北方工业城市废墟为主题,灰暗沉郁的笔调,擅于运用工厂的工人形象、铁盒子和厂房等元素作为象征性符号来揭示被弃物与剩余物的当代价值。艺术家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废弃的铝和铁等金属物质,将其形状改变,通过锤击、焊接、打磨,制造了一个个物的褶皱,烧制后布满无规则的坎坷的折痕展示出一种凝重感。

w2m2q6V8PkT57O6VKbB6dxAYzKWqxHe2brUwr0i7.jpg

王迈 好鹅No,5 布面油彩  2020

“天鹅”系列作品是为2017年在民生美术馆的绘画个展在特定语境的场域中准备的,民生美术馆的背景是一个金融机构,金融机构也是黑天鹅事件频发的领域。此类题材作品都是产生于这样一个特定场域,持续描绘这些题材也是在语境中的延展创作。

k4vT2JprguNwJFYsAzA7ipJmnVA6paVNLhnItO6H.jpg

王庆松“在希望的田野上”2020

2020年,在王庆松个展“在希望的田野上”中,他展示了一件与展览主题同名作品《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一件互动参与性的作品,来到展厅的观众可以坐下来,客串一下艺术家的角色,进行现场写生和创作。在展览现场,我们看展厅正对面墙上是一幅巨大的艺术家个人肖像,艺术家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神情庄严,在这幅肖像前面,摆着上百张对这幅肖像的写生作品。这些作品真的是“千奇百怪”,大家面临的是同一个对象,为什么会出现千百种不同的形象。

另外一方面,公众的参与,也让艺术创作这样一件严肃的事情变得轻松甚至是好玩起来,而前来参观的观众,在看完这些作品之后,或莞尔一笑,或捧腹大笑,甚至是跃跃欲试的画上两笔,这就是作品有意思的地方。

WH2JR00STDx1OgIPvL7XmFpkau0dtuIB4Q5XPelW.jpg

王天德 栈道隐寺图, 2020, 172.5x121cm, 宣纸, 墨, 火焰, 拓片

《栈道隐寺图》拼接了《石门铭》,这块石碑属早期的历史文体,再回顾自己在新加坡的所见所闻,历史的载体无论出处,似乎都存在着某种共通的、跨时空魅力。

XoiIeuDivAxGeNRtnnsxfPcpZ0AQ8f9gTAsOlL2J.png

王兴伟,《佛光普照》,2020,布面油画,240 × 290 cm

5hYIAIioxnPBitah9232vj2yncZGk7lvr304zMfm.jpg

魏光庆 梅 布面丙烯 120×100cm 2020年

dJPTJo3AdOrCeAYyX2BbTD89GFuRaKM9xU0laBCl.jpg

《英雄战胜牛头怪》,180cm×160cm,水彩纸镂刻,水彩、丙烯,浸蜂蜡,棉线缝缀于背绢宣纸,2020

《神话江湖》个展中,邬建安新作仍以独有的神话线索,探讨人与水、人与自然的关系。艺术家通过跨媒材的艺术实践,以东西方古代神话为源头展开多重叙事,从而构建出一则富有启示性的“当代寓言”。

VbkekdN8XmXKKgKtBC4jTFMQ9A1Fgi4sDWLzyIqe.jpg

福禄寿   136cm×68cm  纸本水墨  2020  武艺

4s6SKFWKj3LN4rQtDix7sTEo9KZohsAyex5qn4pG.jpg

武晨,所以,孤独的上帝就只能当上帝的孤儿,2020,布面丙烯 500×240cm图片由艺术家和魔金石空间提供

从“德夏”里受到的启发,这是两个中国音乐人和两个德国音乐人制作的一档点评“乐队的夏天”的节目。其中女主持人随口说了句“孤独的上帝就让他孤独去吧”。我对这句话进行了改编。按照文字本身的意思去理解就行,没有其他更深的意义了。

3r950oFymGZ8DpTYyt1ua8f9iLj2CdkPkHZhJTst.jpg

徐累《石浪》,绢本,156X99cm,中国水墨年鉴展2020

徐累乐于抽丝剥茧万物中的悖论。他以优雅而精准的工笔笔触,将笔下的奇石、山峦或良驹置于仿如神秘舞台布景的虚幻空间中,或有屏风、帷幔遮掩画面的主体,空间中富有戏剧性而意境玄妙。他充满了当代东方文人的气韵与风骨,在关于这次关于“东方”主题的对话中,充满了“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的超然智慧。

XVoGgqIkEyWZeUdEHE94slS7JFiYOLqIiwX7lEcL.jpg

徐冰 《背后的故事:鹊华秋色图》,180×590cm,综合媒材装置,2020

徐冰的作品《背后的故事:鹊华秋色图》重塑了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颠覆了对传统符号的解读,以当代的艺术语言反思传统,实现了传统的全新认知。

8jymBGUMZYVyAjkGWV2vQEMiXzz6yvjgxCMOnFfc.jpg

徐震®,工具系列_2020_致谢艺术家和没顶公司

徐震®作品《工具系列》,是世界第二大圆顶教堂宗教圣地圣保罗大教堂,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圆顶,全部被安上了当代生活中最常用的洗手液按压式瓶盖,从而将整个大教堂转变替换成了洗手液瓶,而观众也确实能从中按压出可供清洁的液体。

hRbiKO3rPirvAZeZhgYkuqRpKhdanOdvzJGlopdS.jpg

薛松 书法印象 300cm×150cm 2020年

作为当代艺术家,薛松认为,书法是‌‌中国传统里是最古老、成熟的艺术形式,想超越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用当代审美来解构‌‌传统书法,让它‌‌更有当代的视觉冲击力。‌”

95IHuI371aD1xTgqFrXwGVPU2dG1ynimkl8Y7GlD.jpg

颜磊 AIR,2020,增加剂量Updosed 综合材料Mixed Media,直径D50 cm

颜磊自2001年起开始创作⾃己的彩轮系列作品,最初创作这个系列作品的动因是:他从⾃己的绘画实践和经验中发现如果把从最亮到最暗整个行程划分为18个层次就能达到充分表达的绘画效果。同时,他把⿊和⽩之间的颜色划分为18个色相,加上⿊⽩2⾊共20个色相,18x20正好是360种变化,360这个数字也正好和圆周率吻合,颜磊因此把⾊彩以圆的形式组合在⼀起形成了彩轮。圆的封闭性和绝对性也暗合了颜磊对绘画这种形式的认识。因此彩轮系列作品在观念上是在指涉绘画⽆非是在⾊彩和明暗关系中转圈,借此调侃了当今绘画的虚⽆和⽆意义。

XaGYVKu6IR7F6YXWSrK8Ns3doBs1teennXbFhutK.jpg

严善錞 Album • Fu Chun #13 册页•富春 #13, 2020,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 综合材料 54 x 79 in. (21 1/4 x 31 cm)

尽管严善錞十年前便开始了《富春》系列的创作,直到2016年他才摸索出一套有别于其长期项目《西湖》系列的独特技法。严善錞说,“《西湖》系列基本上是自己的童年经验的一种美术史的转换,它的感觉来源还是一种视觉的记忆。《富春》则更多的是一种观念的产物。富春江一带的山水,自古就有不少文人的歌詠。但它在艺术史上的名声,应该是从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建立起来的。这不仅是因为这幅作品自身的艺术价值,也是由于它背后的曲折故事,以及后代的画家们对它的不断模仿和阐释。

xn9fzPutAxMghtcB0S3BFPS97nawv6C0XM7amtyo.jpg

杨振中,《现形F》,2020,青石,92*50*48厘米 “现形”展览现场,仁庐,上海,2020

杨振中个展“现形”,展出了他运用机器人雕刻技术创作的最新雕塑装置和记录作品形成过程的影像。这些作品是他运用新技术的一次尝试,既展现了拥有无限可能性的技术的魅力,也在反思其对人类能力的反噬,对探讨技术和人、现代和传统的关系提供了一条可能的路径。

qfEW5ggRGO4VYOyBHcw2TNanT8oXhAxVz9zk40d4.jpg

杨福东 无限的山峰—是风 之一_2020_布面丙烯_190(H)×320(W)cm

《无限的山峰—是风 之一》是杨福东临摹的丙烯绘画作品,这里他临摹是明末清初画家石涛的《十六罗汉图》。

QDPvQJyfPpFZoP6icCONSZVsH5wZNSNWnPPGpAM4.jpg

杨诘苍《止庐问疾》 白铜、柱子灰色麻石,下座为暗红石 高约400cm x 宽约160cm x 160cm 2020

谈到作品创意时杨诘苍讲到:黄少强先生是我老师陈凝丹和潘鹤教授、黄志坚院长的老师。我自幼在佛山东华里黄先生的画室附近出生和成长,1973 年入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国画组为徒后,耳闻目染黄少强先生的"屈子(原)行吟"气质对我师傅们的教化,受这一源流滋养,我毕生靠一支毛笔行遍天下。值此來纪念止庐师和感谢家乡,感恩师承。这次作品的最终呈现令他非常激动,这不仅仅是一件简单的作品,而是通过作品传达出他对于家乡文脉传承的热忱。

K4OpSdBFTJdnGU2yTTPEzAPP1b8qWY1NdZXyKVVl.jpg

叶剑青 世界 8,300x1250cm ,布面油彩 矿物色,2020

“北宋郭熙提出山有平远、高远、深远。中国画的传统中,有谢赫六法,讲气韵生动。”叶剑青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学习,深得学院绘画的造型精髓。又在长期的绘画实践中寻找个人的绘画语言方式。《世界》系列作品既有局部的具象山石树木,又有“高远”的雄奇;或“深远”的雾霭迷蒙;又或“俯视”的如临深渊。

eEPS5TZTzPenMKmFLPfdOwLis9maebU9CjXppW70.jpg

尹朝阳 浩瀚史-极昼 2020 布面油画 300×1100cm

这件作品是近年来艺术家尝试的群像与风景并置的最新试验,也是一件突破自然风景限定的开拓之作,这件准备了两年之久的长篇作品中,画中人物在俯仰之间目睹着新宇宙的绽放,漩涡带来奇幻与动感,展示出迷人的诱惑,象征着未来的光明。

32ZCnjIiofGob4Qkxh9RMYgC2b5fcRx5RQgj1GW2.jpeg

尹秀珍 巨型装置《未知》2020

作品将世界事件的紧迫性和情感的流动性转化为一系列天体,凝结了人类转瞬即逝的存在,并显 示出一个充满无常与不确定的世界。

8iKIj5bbcy1OlgUIzseHGcteJWe2ORJFHPBD0yLt.jpg

岳敏君《百合花》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20X100cm 2020年

敏君认为笑容和花朵的开放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代表这喜悦和美好。但是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背景下,在看似美好的东西背后,似乎隐藏或者遮蔽了一些人们不愿意看到,或者是不愿正视的东西。所以岳敏君认为有些美丽的美好的实际上是在掩饰某种罪恶。

NDQwonlO0wet7u3QZK1FE7OKK05fxW7g4y5mWBtX.jpg

展望 《物之边界》(2020年)

《物之边界》,其内容囊括展望自1988年至今的艺术实验创作历程中的种种“埃迪亚物”的起始瞬间。《物之边界》借用塔罗牌(扑克牌?)的形态,邀请观者参与互动,既可以单张作为单位对单件作品进行阅读,也可以任意排布,组成不同“埃迪亚物”之间的意义网络。

jzD2QyFWgZwG6z3n99lbQVCSWO7s7cSrIIMyMnwa.jpg

张恩利《外科医生》170×150cm 布面油画 2020

其实对我来说没有抽象和具象之分,所以不存在选择和纠结,但我觉得思维是具象的。它们也是肖像,不过更多来源于潜意识,而不是看见了某个人而画的。我觉得这是之前做空间绘画的时候,打开了题材的局限性,有时候就想把这些年对于绘画的认识画得简单一些,直观一些。

zMF1AKh0xtQED4KXRdU49EA1zEnCPzYp6oPW8QbD.jpg

张钊瀛《当刺痛不再存在,无花的植物蔓延全身》 160x100cm 2019-2020 布面油画、综合材料 (由摄影师HeatherWong图片合作)

2020年我完成了我的系统创作”终身学习“系列,而且大家重新有了新的思考,我觉得提供了一个路径,这是好事,坏消息是今年时间都压缩了相对有效时间,沟通成本变了。

oMENS28QckQLOIuFYymj0RNs7zem6ODqR8Mrr6yL.jpg

张晓刚,  《舞台3号:城堡》,2020年,布上油画拼贴,260x600cm

7kMkRsogLCI9cle6AHBLL05dEemCP2qeI14lhz0m.jpg

《同时播出》,张培力,多频录像;43,彩色,有声,11分33秒—64分03秒,26件(2000年展出27件),20002020年,艺术家惠允。

《同时播出》有两个创作背景,一个是1999年英特网开始普及,另一个是即将到来的千禧年让世界对未来充满期待。我当时写了一封公开信,通过欧洲一位朋友的网站发布,我希望世界各地的朋友帮我记录1999年12月31日当地时间晚上7点钟本国最重要电视台的新闻。这将使人们有机会看到在跨入千禧年的重要时刻,每个国家会有什么样的态度,他们会播报什么重要的新闻或者对于所谓重要新闻各自的反应有什么不同。之后,我收到了很多的回复,有些异国的朋友直接将录像带邮寄给我,这让我感到非常惊喜。我自己完成了对中国电视台的记录,另外26件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录像我没有做任何处理,将它们客观完整地呈现。我特意将关系并不是特别友好甚至是敌对的国家的录像摆在一起,试图形成一种对比,27国新闻的声音同时播放出来是一种嘈杂的混响,凸显了其中的矛盾关系。

nS04OxZlt8L4Asc80aUz7hhDNhNj4JzPmr4WJqXi.jpg

赵半狄的小窝 2020

作品《赵半狄的小窝》由竹子窝棚、口罩吊床、散落四周的竹子和竹叶构成。在这个搭建的小窝内部展示着他在疫情中完成的绘画。同时,赵半狄在展厅内举办聚会,接受朋友探访,它的存在让人们在此聚集并分享了彼此有限的时间。

kqodjXyfY7IL7XyUgwtUuhG6JbzzI17hutWA17ar.jpg

赵赵 《白色》 装置 尺寸可变,2020年

艺术家赵赵在他的个展“白色”中,只展示了一件作品《Chinese Garden》,这个花园中只有棉花。赵赵将棉花堆成长短不一的1.2米×1.2米的条块,这些条块组成了迷宫般的中国花园。置身在其中,会有不同的感受和风景,选择不同的路径会遇到不同的人,非常的有意思,尤其展览是在5月20这天开幕,让观众在心理上有种期待,会不会转角遇到爱,虽然疫情还没有过去,开幕当天有很多观众在其中拍照,脸上都是笑容,这或许就是艺术的意义之一,当然,温馨提示穿黑色衣服的观展需谨慎,因为会在衣服上粘上很多棉花,一不小心就把作品带回了家。

Epx1FNKQGqvEF8FlAtypFg45CbNM0N2BSHSXEgcd.jpg

张羽 《指印 2020.7.12-30》张羽 指印行为、宣纸、水1100×140cm 2020年

张羽的创作,身体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当我们在观看张羽的指印时,却并不觉得它们是一种传统思想统辖下的传统艺术,或施以新外衣的经典美学。或许,物质和身体才是其中的要义。”

XNwESIbUNgz5uAYD4RW3yrgIQcfHfQV7Cg49VQUU.jpg

张慧,《航线图》, 2020,布面油画,250 × 130 cm

作品在“中东铁路”项目中展出,此项目是张慧在人生与创作中反身回望的契机,也是他创作方式、绘画语言以及对图像逻辑的思考和实验的发展、反思与新生。

8qiR4W9Rzp1pntx7DRA89ERvNcUUFhYyGbxjabAq.jpeg

赵刚《“东北”系列–前卫主义建筑 1》2020 布面油画 65 × 50 cm

“中东铁路:赵刚”是艺术家自2019年7月赴东北采风研讨至2020年9月于北京工作室完成创作的大型绘画项目。赵刚十年前首次踏入满洲里,萌生了对东北地区历史人文的强烈兴趣;于五年前开始持续旅行展开对中东铁路的考察;2019年与艺术家张慧共同发起“中东铁路”艺术项目。本次展览囊括了艺术家前期在黑龙江海林横道河子所绘的6幅写生以及后期不断衍生的96幅“东北”系列,共计102幅作品。

zF46CRDjI1NKAWO023xWwy41g0KbD15O37jNmr7c.jpg

赵能智 纸上水彩   27cm × 39cm  2020

我的作品中的人物始终没有一个具体的所指,而是更多的作为一个“人”的概念。我在处理形象时抽离画中人物本身的时代、地域、身份等相关信息。他们不是一个被客观描述的对象。正是试图通过对人物形体夸张、变形的视觉处理,使精神性溢出肉体的包裹得以彰显,人物最后变成一个抽象的、心理的、符号化的概念。这些抽离了具体所指的“人物”仅仅是作为精神寄居的驱壳而存在。而集体无意识下的精神状态又必然是时代、社会、他者影响下的产物。

FwecvPkv8nA2kuXgTfrmnYfNQjhKWHkbQBvAlKVs.jpg

郑达 《机器的自在之语》,互动灯光装置,450×450×450cm,2020年 (技术支持:低科技艺术实验室)

进入到今日美术馆一号馆郑达个展“未知的未知”展厅,巨大的空间中只展示了艺术家的一件作品《机器的自在之语》,伴随着灯光的跳动、心跳声以及巨大的尺寸,在作品面前观众会有一种压迫感和被吞噬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是艺术家想要营造的。

当然,这也是一件可以互动的作品,观众可以握着一个手柄,将自己的心跳传送到作品中,在展厅的墙面上有两个显示器,上面显示着体验观众的心跳,而展厅中巨大的机械装置上面的灯光则会跟随体验观众的心跳改变;此外,在没有观众体验的情况下,作品自己也会运行,艺术家郑达与武汉本地的一支朋克乐队合作,录制了一首“机器”的音乐,然后驱动整个装置的运行。

f4xsqP26dPsHcoZ2CofIfuKpQxinEUxJWi2BiUl9.jpg

2020北京画廊周公共单元  郑路 《差翅亚目之目》,2020 综合材料 ,600 × 600 × 450 cm 由艺术家和SPURS Gallery惠允 作品搭建花絮记录致谢郑路工作室

作品阐释:“差翅亚目之目”是一只复眼,由一万三千个个体组成,在白天吸收太阳的能量,在夜间发光,犹如一个生命体,是生物和机器的联姻,是无机物和有机物相互嵌套的结果。

xjDMIy7Nhl6dopAloM3nMQu0ikSmPtNVM8ySYuuP.jpg

钟飙《公元2020》  400x90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20

从2020年1月20日至4月8日的80天时间里,钟飙由武汉、北京、法兰克福、哈根、波恩,再到北京的行程,经历了疫情的不同阶段以及在不同城市、不同国度的不同遭遇(其中包括弥漫恐惧气氛最严峻的时期);经历了3次隔离(计42天)并曾在隔离期间体温达到38.7℃(还被送往北京小汤山医院,虚惊一场)。正是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使钟飙深入思考——地球-生命-宇宙——这个并不能由人类掌控的复杂系统如何影响人类的命运;人类文明如何与无所不在的微生物世界共生共处。人类的肉眼看不见微生物的世界,只有借助显微镜才能观察这个族类。人类既无法彻底摆脱微生物世界,又必须时刻警惕免受其害。这正是鸿篇巨制——《公元2020》的诞生背景;这也是钟飙在特殊时期用艺术的方式思考如何打开宏大的历史与社会问题观察视角,以表达对极大不确定性的焦虑和对人类命运的深刻关切。

PNshyhooZ67bsG55qoJwUf7sXB4C9qks2rogCMMc.jpg

周力《春之六》 布面综合材料 250x600cm 2020

2020年个展“格林迷踪”中,艺术家周力将一系列绘画新作命名为“春”(或“春天”),这既是对于这一特殊的创作时刻的标注,同时也是对于波提切利《春》的一次当代诠释,特别是画面中自由舞动的线条,亦恰恰暗合了瓦尔堡笔下的《春》及其内涵。不同的是,后者诉诸图像的间隙与张力,而周力则希望找到一个形式的临界点:一边是童话般的期冀——亦如展览标题所指的深受浪漫主义影响的《格林童话》,一边则是一个时代结束而又不知所往的迷狂。

Lorkjup1KoPN7z6iYASKWfoTp5n2Y8HMp4ZmarnO.jpg

朱金石《来字》画框、木条、画布、颜料、木板 尺寸可变 2020年

该件作品由三部分组成,每一部分被分置在展场的不同展厅位置,包括廊亭的屋顶砖瓦之上。其中,位于东厅的是作品的主体部分。从作品材料上看,其由画框、画布、颜料、木条、木板为基础素材,通过画框、画布、颜料的层层叠加,而后由木条、木板钉钉包裹,最终整体形成一个长形立方体,其中一面的木板拆卸后立于墙面,几块木板处于半脱落状态。

lnQavar50Ue7k9ZjgGuIXQOoOQsDGlUZde92VU30.jpg

朱伟 宋仁宗,149X97cm,2020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陈耀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