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保利拍卖 • 精品回顾】现当代艺术丨油画作品珍品采撷




北京保利拍卖2005-2020现当代艺术


油画作品珍品采撷





刘海粟 1896-1994 翡冷翠

1930年作 布面油画 46×55厘米

签名:Liu Hai-Sou 海粟 1930 Firenze

北京保利2016春季拍卖会 Lot6721

成交价:人民币 8,740,000


出版:
1.《世界名画集(第二集)——刘海粟》,中华书局,1932年。 
2.《刘海粟油画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3.《艺苑》,南京艺术学院学报,1983年第1期,第76页。
4.《中国名家画全集——刘海粟》,第90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
5.《二十世纪中国西画文献——刘海粟》,第32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







刘海粟 1896-1994 圣扬侨而夫飞瀑

1934年作 布面油画 79.5×59.5厘米

北京保利2005秋季拍卖会 Lot1783

成交价:人民币 4,290,000



刘海粟(1896-1994),江苏省武进县人,我国当代艺术大师、近代美术教育事业的奠基人,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杰出的美术教育家。1912年创办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国画美术学院并任副校长,后任校长。1918年创立“天马会”、创办《美术》杂志。1916—1926年经十年斗争,首次确立人体模特儿在我国美术教育中的地位。曾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曾先后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和南京艺术学院院长。1919、1929年两度赴日考察,举办个展。1929、1933年两度赴欧考察,并主办了“中国现代绘画展览会”的欧洲巡展。1995年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成立。收藏了刘海粟捐赠的毕生收藏的稀世珍品和一生主要作品。1985年先后获得意大利国家学院颁发的奥斯卡奖、意大利国家学术研究中心颁发的世界文化奖、欧洲学院颁发的欧洲艺术大奖、国际艺术学联合会颁发的功勋证书、意大利培德利亚桑斯学院授予的“艺术骑士”证书。出版画册有:《海粟油画》、《刘海粟油画选集》、《刘海粟名画集》、《刘海粟中国画近作选》等共计40多种。发表论文有《刘海粟艺术文选》、《存天阁谈艺录》、《黄山谈艺录》、《画学真诠》等。


在他的油画作品中,线条表现的流畅奔放,如行云流水,具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型式;色调使用大胆直接,给人以强烈奔放之感,有后期印象派及野兽派的风格,多以线条代替色块的使用,但因油画颜料泻染效果不似水墨,线条与线条之间产生不刻意的留白,却使画面得到适当的舒缓空间,不因色彩的浓烈而感到闭塞混乱,却也因此塑造出属于自己特有的创作风格。从他作品中可见中西融合之效,坚持贯彻他所主张的“艺术上贯通古今,融汇中外,勇敢创新,不落陈套”。


本幅作品画背签有一地名,St.Gingolph位于瑞士,是著名的观光圣地。1934年,刘海栗在巴黎举行个展,有可能路经此地游玩,对当地的美景留下深刻印象,而做此作。






方君璧 1898-1986 吹笛女

1924年作 布面油画 73×60厘米

签名:Fantchunpi 1924 君璧

保利香港2016秋季拍卖会 Lot0141

成交价:港币 9,440,000


展览: 
1.法国艺术家沙龙,法国巴黎,1924年 。
2.方君璧作品回顾展,香港艺术中心包兆龙画廊、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香港,1978年。 
3.方君璧从画六十年回顾展,赛努奇博物馆,法国巴黎,1984年。 
4.巴黎的华人艺术家,赛努奇博物馆,法国巴黎,2011年。
出版: 
1. LES·ANNALES,封面,1924年。 
2.《京报副刊》,第82页,1926年。 
3.《方君璧作品回顾展》,第2页,香港大学艺术系、香港艺术中心,1978年。 
4.《中国当代艺术家——方君璧》,第6页,城市出版社,1984年。
5.《颉颃楼:方君璧夫妇藏传统及现代中国绘画和书法集》,第56 页,东方美术馆,2002年。
6.《巴黎的华人艺术家》,第93页,赛努奇博物馆,2011年。






方君璧 1898-1986 儿睡

1929年作 布面油画 50×65.3厘米

签名:Fantchunpi 君璧

保利香港2016秋季拍卖会 Lot0142

成交价:港币 1,416,000


出版:
《方君璧画集》,中华书局,1932年。





方君璧 1898-1986 北京香山碧云寺

1942年作 布面油画 100×81厘米

签名:Fantchunpi 君璧

北京保利2017秋季拍卖会 Lot4425

成交价:人民币 2,127,500



作为首位考入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校的中国女学生及第一个参加巴黎春季沙龙的中国女画家,方君璧与潘玉良、关紫兰等一同被公认为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上最为杰出的女性画家。在巴黎留学期间, 方君璧系统接受了西方传统绘画的学院教育,同时又亲身经历了西方早期现代主义艺术流派的风起云涌,因此其绘画广泛吸收了学院写实主义、印象派及抽象绘画等多重路径的精神及视觉资源。1925年回国后受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兄弟影响,方君璧开始尝试将西方绘画中的写生法与中国画的笔墨技巧相结合,力求探索出一条中西兼容——既有西方油画语言中对于光、色、型的精准把握,又能传达出充满文人气息与中国意蕴——的绘画路径。由此,方君璧也成为了“油画本土化”这一历史进程中极具开创性的重要代表。


在油画创作中,方君璧风格自由,用笔洗练流畅,设色清丽雅致。但令人感触最深的却并非外在、直观的“技艺”,而是从女性视野中所流露的宁静祥和、温婉隽秀的东方情致,常常给予观者以最深情的安慰,这一特点在其风景与人物画中均可体味到。《北京香山碧云寺》作于1942年,此时正值方君璧油画创作之盛期。此一阶段中,艺术家创作的写生风景画不少,但多为可人的清新小品。而《北京香山碧云寺》无论尺幅还是画面格局,均属当时罕见之“大作”。


碧云寺位于北京香山东麓,始于元代,从山门到寺顶共六重院落贯穿在一条中轴线上,层层殿堂,依山迭起,布局紧凑。此幅描绘山门景致,以略带仰视的视角尽可能地捕捉全景——山门前的阶梯与石桥,后面院中的金刚宝座塔,以及巨大的松树和远山,尽收眼底。画面布局中正开阔、均衡沈稳,但画家通过树木的高低参差与自由穿插又令严谨构图中充溢着灵动的生气。细察之,画中建筑物无不刻画精细:山门的灰瓦卷棚顶、拱券门洞、红色墙面,石桥的立柱与装饰,还有远处的金刚宝座塔,方形的须弥座上可以看到五座密檐式小石塔,塔檐、塔身均清晰可辨。全画在构图、透视等方面严格遵循了写实绘画的传统,营造出完整、深远的视觉空间,但在色彩的运用上则较为自由与写意,以高纯度的绿、红、白、蓝作为主体色,通过强烈的对比营造出阳光充足、明丽清澈的环境氛围。期间又通过赭黄、淡红、桔红色等中间色的穿插呼应,令画面层次更加丰富与和谐,呈现出一种兼具印象派与中国文人山水画独特意蕴的画面效果。


《蔡元培论方君璧之画






君璧夫人留法甚久,曾进波尔多美术学院两年,进巴黎美术学院三年,潜心自修者又若干年,对于欧洲画之技巧,心得即多,作品甚富,归国以后所见本国特殊之风景与人物,时时以欧洲之工具与笔法写之。即为中外知画者之所叹赏,近又以中国之纸笔与色彩,参用欧洲技巧,而写本国之风景与人物,借欧洲写实之手腕,达中国抽象之气韵,一种尝试,显已成功,锲而不舍,前途斐然,源于画集出版之初,特缀无词,用祝进步。







卫天霖 1898-1977 北京戒台寺

1932、1973年作 布面油画 43×48厘米

签名:一九七三 卫

北京保利2019春季拍卖会 Lot4505

成交价:人民币 1,150,000


来源:
1.卫天霖旧藏。
2.刘子馥得赠于卫天霖。
3.刘延芳得于刘子馥。
说明:
1.刘子馥为卫天霖亲家(其子刘延令为卫天霖五女卫迹之夫)。1973年,刘子馥来京旅游,卫天霖遂以此作相赠。刘子馥去世时,将此作传于女儿刘延芳。
2.原作附卫天霖亲笔题笺:“戒台寺是首都名胜古迹,在北京郊区西山,在1932年写生。今年又加以修改,以应刘亲家老师付来京作记念。七六老人卫天霖,1973,12月中旬。”



卫天霖是中国近现代油画的开拓者和先行者之一,同时亦是倍受赞誉,桃李满天下的美术教育家。与二十世纪初许多艺术大师一样,卫天霖也是一位受到西方文化深刻影响的传统知识分子,而这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艺术史上乃是一种普遍现象。与关良、刘海粟的艺术历程类似,出生于山西书香门第的卫天霖也在年轻时东渡日本学艺——1920年,卫天霖赴日本留学,受教于当时的日本名画家藤岛武二。留日期间,卫天霖系统研习了印象派的绘画理论与技法,但其艺术中亦保留了明显的东方意蕴。1920年代末,卫天霖回到北平,并从1930年开始任教于北京大学西画系,为新中国的美术教育事业做出了的贡献。回国后的卫天霖继续着自己在艺术上的实验与变革——在印象派技法的基础上,他大胆融合中国民间美术和工艺美术中的装饰性特色以及传统文人绘画中的含蓄婉约的意境,最终创造出一种斑斓华丽、格调优雅的油画风格。

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是卫天霖的第一个艺术阶段。这一时期,其作品具有印象派绘画的典型特征,在写实的基础上善于捕捉自然光线的瞬间变化,注重环境色的处理,强调物象的固有色和质感,画风质朴平实,还未出现风格化的倾向;在四十年代以后,卫天霖研究了更多的早期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开始博采众长,既吸收了塞尚的空间格局和毕沙罗的丰富的色阶层次,又尝试将印象派的色彩和民间艺术的笔线趣味结合起来,东西方艺术语言得到了很好的交融。七十年代以后,卫天霖的油画语言更加丰富,造型元素也更为多样化。他用纯粹的光、色、体、面来架构空间,用厚涂法和透明法交替的技法来表现光影交错的画面,画中具有一种意气勃发的生命力和雍容典雅的中国情结。《北京戒台寺》是1932年的写生作品,据卫天霖记录,他在1973年12月中旬对这幅画进行了修改,之后将其作为礼物赠予亲属。这两个时期——三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分别属于卫天霖的艺术生涯早期和晚期,两种重迭的风格同时体现在这幅画中,有一种穿透时光的奇妙效果。

从画面看,此幅主要描绘了位于北京西郊的千年古剎戒台寺(又名戒坛寺)以及为寺中闻名天下的“九龙松”。画中的戒台寺在古树繁花的环抱之中,正合乎深山古剎之意,绚丽的色彩和微妙的色调变化比较接近于莫奈的绘画,令人联想起《韦特伊莫奈花园》的宁静与祥和。画面整体上是一种冷暖交织的色调,左下侧的小桥、地面和寺院的墙面偏向于暖色调,这一区域从深红、浅红到淡黄、黄绿色慢慢过渡,色彩层次极为丰富。左上侧的繁茂的树木几乎遮天蔽日,这一区域以绿色为主,从深绿色渐变至黄绿色,同色系之间的协调性相当出色,树叶的缝隙之间透出的天空明亮耀眼,穿过树叶的光线落在地面和寺院的墙面上,造成斑驳的光影变化。卫天霖在这幅画中除了运用印象派的光色效应之外,他还尝试将中国画中“以线造型”的技法融入其中,尤其是“九龙松”如游龙出水般遒劲参差的枝干,其轮廓线即颇具书法笔意,有一种飞扬的动势和优雅的韵致,与缤纷的色点和色块彼此映照,形成点、线、面的形式构造。《北京戒台寺》并不是一件单纯的写生作品,而是采用了写生加创作的特殊模式。从画中可见,卫天霖在三十年代时着力于对印象派绘画方式的吸收阶段,而在七十年代以后则更多地考虑中西艺术的融合性,他将中国画中的虚实关系、拙朴的趣味与印象派的技法结合起来,酣畅淋漓的用笔和斑驳厚重的色彩予人一种强烈的生命感受。






关良 1900-1986 红玫瑰

纸板油画 55×38厘米

北京保利2017秋季拍卖会 Lot4423

成交价:人民币 1,380,000


出版:
1.《华人艺术经典——关良》,第54页,大未来画廊,1996年。
2.《关良百年纪念展》,第70页,大未来画廊,2000年。 
3.《二十世纪西画文献——关良》,第238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年。
4.《海派百年代表画家系列作品集——关良》,第124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



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坛璀璨华丽,其中关良是一位容易被人忽视,但却又极富个性的画家,其绘画技巧和艺术理论都很有着相当的独创性和启发性,是二十世纪尝试融合中西艺术的第一代油画家。关良在1917年东渡日本,就读于东京太平洋美术专科学校,师从藤岛武二和中村不折,这两位老师均受到法国印象派的影响,关良自己也对于西方现代绘画流派抱有浓厚兴趣,学习、研究了马奈、莫奈、塞尚、梵高等艺术大师的技法,这些都对其早期绘画有着直接的影响。关良在归国后又致力于学习传统中国画,从石涛、齐白石等人的笔墨中寻找一种与油画的共通性,他在油画上的观点是:「我们应当更接近一点东方才好」。在西方油画的写实空间中融入中国画的意趣,遂成为关良的探索方向和个人风格。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家中,很多人都在进行着「中西融合」的实验,如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等。相对于其他人,关良对于西画进行的改良并不是大刀阔斧的,他的油画作品仍然采用了西画中固有的构图和色调,率性的笔触与写实的造型相结合,造成一种混合性的趣味,他的画中还有雅淡的文人诗意,在静物画中尤其明显,有一种奇妙而和谐的美感,从此幅《红玫瑰》中即可见一斑。

在关良的静物画创作中,色彩浓郁的玫瑰、鸢尾花都是他喜爱的题材。此画构图饱满,暖色的花卉、苹果、桌布与冷色的花瓶、窗帘构成强烈的冷暖对比,由此拉开空间距离,背景中运用了静物画中少见的重墨色,衬托出花瓶与花卉。玫瑰花精心刻画出,每朵花的姿态均不相同,有盛放的,也有含苞欲放的,色彩亦有差异,鲜红、淡红、橙黄、柠檬黄,在绿叶的映衬下显得鲜活亮丽。瓷瓶的色调降低了明度,再以白色提亮,表现出浑圆的体积感和光滑的表面质感。一只黄色的苹果在桌面左侧,平衡着画面,也与右上侧的黄色玫瑰相呼应。画中的各种物象可以分解成各种几何形,圆形的花朵、苹果,椭圆形的花瓶,以及三角形的桌布相互交合,各种直线、曲线、斜线彼此交错,这些色与线的交响,构成了统一中有变化的布局。这种精心设计的视觉秩序和单纯强烈的色彩令人联想起塞尚的静物画,而画中流露的趣致则又使人想起传统的花鸟画。关良充分发挥了中西艺术的长处,创造出一种新型的绘画,正如郭沫若所言,他是“以西画作躯壳,国画作灵魂,以西画单纯明快、坚实浓郁的技巧来表达国画恬静、洒脱、淡雅、超逸的神韵。”







关良 1900-1986 德国风景

1957年作 布面油画 58×78.4厘米

签名:关良 一九五七年于柏林

保利香港2013春季拍卖会 Lot0127

成交价:港币 4,025,000







林风眠 1900-1991 白蛇传

布面油画 58.5×46.5厘米

签名:林风眠

北京保利2014春季拍卖会 Lot0540

成交价:人民币 5,290,000


来源:
前波兰驻上海领事馆包伟·贝戈尔(Pawel Berger)先生旧藏。2005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编号0228。







林风眠 1900-1991 霸王别姬

布面油画 60.5×45.5厘米

签名:林风眠

北京保利2014春季拍卖会 Lot0541

成交价:人民币 6,670,000


来源:
前波兰驻上海领事馆包伟·贝戈尔(Pawel Berger)先生旧藏。2005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编号0227。







林风眠 1900-1991 思

1920年代作 纸本坦培拉 109×78厘米

签名:林风眠

北京保利2018春季拍卖会 Lot4208

成交价:人民币 18,975,000


出版:
《人体美》,上海光华书局,1929年。



《我的兴趣》——林风眠






20世纪初叶的中国,正因东西方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个领域的剧烈碰撞而经历着一场五千年来前所未有的危机与剧变。然而似乎是再次应验了中国历史上那条最为神奇的悖论——“江山不幸诗人幸”,伴随着新文化运动的洗礼与西学东渐的推进,这个战乱频乃,满目疮痍的纷繁乱世又一次成为了文化上百家争鸣,思想激荡的“黄金时期”,堪称千古风流。尤其在视觉艺术领域,先后涌现出众多对于后世产生了重要影响的大师巨擎。其时的中国艺术界虽思潮迭起,流派林立,但在纷繁博杂的艺术观念洪流之中,由徐悲鸿所倡导的“为人生而艺术”以及林风眠所倡导的“为艺术而艺术”,却堪称当时艺术界最重要的两大价值取向,代表了此一阶段中国知识分子追求自身文化现代性的两条主要路径。


虽同为改革中国画的先驱人物,且都寄望以借鉴西方艺术的方式一扫中国画之积弊,创造属于新时代的新艺术,但对于艺术本质的认识及功能取向上,徐悲鸿与林风眠却有着巨大分歧。前者主张以现实主义美术介入生活、服务革命,而后者强调艺术审美与创造的独立性。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救亡图存遂成为横桓在这个文明古国面前最为紧迫的历史任务。因此,更容易为普罗大众所理解,更易于配合政治动员和革命宣传的现实主义美术逐渐取得了文化领域的主导地位,正如徐悲鸿所言“吾国因抗战而使写实主义抬头”。从此,抗日救亡取代了艺术自律,以林风眠为代表的艺术潮流与独特风格逐渐湮没于岁月的尘埃而憾成遗珠。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历史的纷争已然烟消云散,我们终有机会以更加客观的视角,对于林风眠及其艺术实践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梳理和研究,重新审视以其为发轫的那条伟大的艺术道路。唯经此途,方可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做出更加完整的认识与公正评价,进而在时间的荡涤之后重新寻回那些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和伟大价值。


1900年,林风眠出生于广东梅县西阳堡白宫镇阁公岭村。其父林伯尔尼为村中石匠且能书画。受此影响,林风眠自幼喜爱绘画并在父亲指导下临习《芥子园画谱》,完成了国画启蒙与基础训练。1919年,品学兼优的林风眠从梅县中学毕业。为继续深造,林风眠与大批青年学子一同奔赴法国,立誓“以苦求学”。1921年林风眠先后进入法国第戎美术学院及巴黎高等专科美术学校。求学期间,欧洲早期现代主义的重要美术思潮(尤其是野兽主义及立体主义)和代表流派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同时,在恩师杨西斯(Yancesse)的忠告下,他又深入研究东方绘画及陶瓷艺术。经此两条路径,林风眠逐渐萌生出调和中西的艺术理念,并在1924年初与几位同学共同组织了艺术团体“霍普斯会”,正式打出融合中西艺术的鲜明旗帜。1926年,林风眠学成归国。从此时起直到逝世,林风眠在接下来的人生旅途中历经磨难,命途多舛。然而无论是战时的颠沛流离,贫困潦倒,家人分离,还是战后多次政治运动中备受非难,获诬陷狱,乃至因文革迫害,忍痛将多年积攒数以千计的画作亲手销毁殆尽,在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林风眠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艺术理想,并将其贯穿于一生中最重要的两项事业——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当中,最终在两个领域均取得了伟大成就。


在艺术教育中,林风眠秉承蔡元培“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理念,提倡多元、开放的艺术创造。在回国后的近30年里,林风眠先后主持、参与了国立北平艺专,杭州艺专等多所重要美术院校的教学工作,大力倡导“介绍西洋美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而其得意门生如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相继成为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的大师巨匠,而其公正不阿的学术态度,其高尚的人格与艺德,更堪称典范。在艺术实践中,林风眠以宏观的历史视野充分审视中西方艺术,通过吸纳民间艺术并使之与西方现代艺术语言相融合,生成全新的视觉图像,藉以消解正统文人画,打造出穿越古今和中西界限的独特个人风格,从而将中国画从传统推向现代。通过一生的孜孜以求,林风眠在中国绘画之革新与发展的艰难历程中,在中西融合的伟大探索中结出了丰硕成果,其笔下独具神韵的人物、风景、静物、花鸟也因此成为了中国20世纪美术史上一道独具魅力的艺术景观。


“夫明镜者所以照形也,往古者所以知今也。”对历史的回望与探究,对先贤的追溯与理解,将为今天的革新与进步提供弥足珍贵的参照和楷模。在91载的跌宕人生中,林风眠始终将“为艺术而艺术”视为无上的信仰,即使在最惨淡、最困顿的人生时刻也不曾放弃“为艺术战”的伟大信念。今天,我们有幸呈现先生艺术生涯早期重要人体佳作一件,谨以虔诚之心再一次聆听伟大先驱者们回荡在时间长河中那掷地有声的阵阵足音。同时,我们也期待以收藏为契机,与更多热爱中华艺术的人们共同分享这一来之不易的艺术结晶,而识者,更当惜之,宝之。


《思》作于1920年代,在林风眠的早期画作中是一件极为少见的以写实主义手法描绘女性的作品。此作在创作近百年之后再次回到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的整体视野中,实乃填补了目前林风眠作品序列与研究史料的重大空白。关于林风眠不同时期的创作数据一直存在诸多缺漏与不详之处,这是因为坎坷多难的人生经历导致其许多作品都在抗日战争与文革时期被毁。从创作时间看,《思》是林风眠在巴黎求学时或回国后在国立北平艺专教学期间所作,刊登在1929年光华书局再版的《人体美》一书中。光华书局是民国时期上海四马路上的一家文艺书店,书店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出版了很多宣扬新文化的书籍,在当时凭借前卫的视角造成了广泛的文化与社会影响。此作当时的出版提供者乃是身为中国早期现代艺术的重要推动者与见证者的陈抱一。陈抱一与林风眠同属于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大约在同一时期,林风眠远赴欧洲,陈抱一则留学日本。两人在早期的艺术观点和绘画风格上有相当的接近之处,而陈甚至在《艺术世界》丛刊专门撰文介绍林风眠的艺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时,林、陈二人都在《美术生活》杂志担任特约编辑,从零星的接触中可以看出陈抱一对林风眠的欣赏之情。就《思》一作而言,出版物、收藏家等各项材料都很完备,出版物《人体美》增订册本身也因为存世珍罕成为收藏品,上海图书馆古籍部藏有一册,但不予外借。同时,在1926年出版的第437号《京报副刊》中,北京艺专第一位党支部书记,学生会主席姚宗贤曾发表文章《不懂》,来向普罗大众赏析林风眠就任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后所举办的第一个个人绘画展览会中的多件作品,其中提到《哀思》一作,根据所做描述,基本可以确定《哀思》与《人体美》中所刊登的《思》为同一作品,是以林风眠故去的德国发妻为原型所作,朦胧诗意的淡淡忧伤之味出自于对故妻的深切思念之情。


林风眠的油画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时有着两种不同的风格:其一是是受欧洲古典传统影响的自然主义风格;另一则为受德国表现主义和印象派影响的现代风格。这两种风格非完全各自独立,而是彼此影响的,从此幅《思》中即可见一斑。林风眠在欧洲写实传统的基础上融合了前沿的观念和技巧,虽然写实性并不是林风眠的标志性语言,但该作所展现出来的人物造型与色彩表达方式直接预示了其后期的风格转向。林风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秋景系列中绚丽的表现性色彩,仕女系列中简洁的几何化形体和唯美的情调,都可以从这幅早期人物画中找到端倪。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对于林风眠而言是一个启蒙性的阶段,他在早年时受过中国传统绘画的教育,但在巴黎留学期间他反而更加了解中国艺术的内涵。1921年,林风眠进入法国第戎国立美术学院学习西洋画。当时欧洲的绘画主流已经从古典写实过渡到现代主义,最受追捧的是野兽派和立体派等现代流派,马蒂斯、毕加索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林风眠,但这种影响主要体现在四十年代以后的静物画和戏曲画中。在这个阶段,林风眠在艺术创作上还“完全沈迷在自然主义的框子里”,对他影响较大的两人是第戎美术学院院长杨西斯和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柯罗蒙教授。杨西斯启发他在艺术上要广览博取,并在中国艺术中汲取营养,这一观点对于林风眠艺术的形成可谓至关重要。此外,杨西斯对于女性身体的表现与礼赞也影响了林风眠。反观柯罗蒙则是一位学院派画家,在二十年代的法国是保守派的艺术家,劳特累克、马蒂斯、徐悲鸿、林风眠在艺术成熟前都曾在他的工作室学习过。由是,林风眠在学习期间不仅打下了很好的素描基础,同时也广泛接触了多种艺术风格,这些都为其日后的艺术变革提供了准备。关于林风眠在这个阶段的艺术风格,因为存世作品极为有限,因此很难进行准确的概括。从林风眠的同学李金发的记述中可以看出,他花费了大量时间去户外写生,在博物馆中进行临摹研究,以寻找自己的艺术定位。“那时林风眠常常挟着粉笔画盒子到郊外去写风景,着色颇有两手,校长及同学都甚为赞赏。”他还常到私营的写生室去作素描,那里有固定的模特儿,“林风眠的人体速写,信手拈来皆成妙谛。”后来他渐渐创作较大的油画,多以咖啡馆为题材,“有如法国的罗特力(劳特雷克)的笔法,色彩常是很谐和。”可见,林风眠在柯罗蒙的工作室期间系统地学习了欧洲古典艺术,但他并没有像同时期的徐悲鸿一样致力于研究解剖学式精确的写实技巧,而是更倾向于印象派式的色彩和表现性的艺术语言。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徘徊在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之间,最终确立了自己的艺术方向从而形成了第一次创作高潮。就目前已知的数据来看,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思》代表了林风眠第一个艺术阶段的最典型面貌。


林风眠早期的艺术观念倾向于自然主义。他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后也多次描绘裸女,后期的裸女淡化了对于性征和肉感的描绘,舍弃了立体感,仅用平涂勾线画出,以一种粗放不羁的方式表现出东方式的优雅韵致,在他的仕女图中也具有相似的特征。林风眠后期的艺术突出了个人化的内在情感,接近于表现主义艺术。此幅《思》是林风眠在前后两种风格之间交汇的桥梁,虽然四十年代以后的人物画已经脱离了写实语言,但他对于情感和韵致的追求却从未改变。林风眠在《思》中用变幻的光色和朦胧的氛围烘托出人物的神情气质,这种方法在后来那些经典的仕女图中也经常见到。此外,画中的人物造型和空间设计也延续到了后期的人物画中。林风眠的艺术语言从早期的简朴自然到后来的多姿多彩,经过了一个艰苦的探索过程,《思》展现了艺术家在创作起点上的无限风姿。四十年代以后,林风眠开创了融合中西艺术的新绘画,在五十年代后又形成了更具现代性的“林风眠格体”,将立体主义的抽象构成与水墨画的基本元素相结合,解构和重建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画面空间的内在秩序。林风眠在后期受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影响较深,他与毕加索的艺术分期也有相似之处,都是从具象走向纯粹的抽象,因此可以说《思》类似于毕加索在“蓝色时期”的写实绘画,是其后期艺术的重要前奏,其珍贵价值不言而喻。


《思》是一幅优雅的写生作品,对角线式的构图使画面获得均衡且稳定,画中女性的姿势类似于杨西斯的裸女雕塑。女子斜靠在坐垫上,一手支撑身体的重量,一手自然地搭在膝盖上,双腿相互迭加,头微微扬起,双目微闭,似乎在午后的阳光中陷入冥思,姿态慵懒惬意,神情含蓄静穆。画家减少了细节的描绘,明亮的自然光线照在人体上,形成大弧度转折的体面,再以大面积的阴影烘托出体态,使人体有着一种光洁浑圆的效果,令人联想起阿里斯蒂德·马约尔的雕塑《地中海》。杨西斯是马约尔的门徒,后者善于塑造女性,用女人体来比喻自然。杨西斯也像马约尔一样喜欢表现女性的躯体之美。林风眠在这幅画中应该受到了杨西斯和马约尔的影响,用概括简练的雕塑语言塑造出一位体态丰盈的女性,有着饱满的形态与柔和圆润的表面质感,在庄重沈静中显示出一种坚韧性和力度,这种力度可能来源于母性的力量。


在构图与造型上,也可以看出欧洲学院派对于林风眠的影响。柯罗蒙在《被废除的最爱》和《宫女》中都描绘过裸女,他的绘画尽管有着各种奇思异想和匪夷所思的戏剧性,但是在技法上遵循了鲁本斯以来的古典油画传统。他笔下的裸女造型准确,解剖结构、光影关系都非常到位。此幅《思》亦是如此,女性躯体的准确性和线条的流畅性并没有造成冲突,可以看出林风眠已经充分掌握了传统的写实性造型语言,只不过到了后期他又打破了以前的定式,对画面再次进行了重新架构。《思》在色彩上是以平实的固有色为主,人物在一个令人信服的场景中,真实的程度与徐悲鸿的早期油画类似;布景上则运用了丰富跳跃的冷暖色调,结合变幻莫测的光影,产生了一种雷诺阿绘画中的晃动的光感效果;画中明暗对比强烈,明暗部分的配置造成了平面与深度之间的完美和谐。与此同时,林风眠还在画中进行了一些独立的探索,如画中女子摆出了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使小腿和右臂都消失在阴影中,但人物却并未失去重心。画面重心被安排在画面偏左侧,从女子的头部、颈部,垂直到地面,右下角的白色高跟鞋又与女子身上的白布相呼应。这种画面结构清晰地显示了林风眠独特的思考,为其后来的仕女系列创作进行了关键性的准备。综上,《思》一作代表了林风眠艺术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无论从艺术家个人的创作实践还是中国现当代艺术近百年的发展与流变来看,都具有极高的艺术史研究价值。


一方面在课内画着所谓“西洋画”,一方面在课外也画着我心目中的“中国画”,这就在中西之间,使我发生了这样一种兴趣。绘画在诸般艺术中的地位,不过是用色彩同线条表现而纯粹用视觉感得的艺术而已,普通所谓“中国画”同“西洋画”者,在如是想法之下还不是全没有区别的东西吗?从此,我不再人云亦云地区别“中国画”同“西洋画”我就称绘画艺术是绘画艺术。同时,我也竭力在一般人以为是截然两种绘画之间,交互地使用彼此对手的方法。





欢迎关注北京保利拍卖网络平台



欢迎关注北京保利拍卖抖音号



欢迎关注北京保利拍卖官方视频号



云征集联系方式


北京保利拍卖


❖中国古董珍玩部

E-mail:gd@polyauction.com

征集微信:polygudong


❖中国书画部

E-mail:sh@polyauction.com

征集微信:polyshuhua


❖中国古代书画部

E-mail:gdsh@polyauction.com

征集微信(公众号):gdsh_polyauction

❖古籍文献类

E-mail:gj@polyauction.com


❖现当代艺术部

E-mail:ddyh@polyauction.com

征集微信(公众号):ddyhpoly


❖邮品钱币部

E-mail:yp@polyauction.com


❖珠宝钟表尚品部

E-mail:zb@polyauction.com

征集微信(公众号):PolyPrestige


❖古董珍玩季拍部

E-mail:sijigudong@163.com


❖名酒茗品部

E-mail:zc@polyauction.com


❖科技古董部

E-mail:zc@polyauction.com


分公司子公司及地区联络


❖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

E-mail:sale@polyauction.com.hk


❖保利(山东)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E-mail:shandong@polyauction.com


❖保利(厦门)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E-mail:info@polyxm.com


❖保利义乌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E-mail:polyyiwu@polyauction.com


❖保利拍卖上海地区

E-mail:shanghai@polyauction.com


❖保利拍卖台湾地区

E-mail:taiwan@polyauction.com


❖保利拍卖日本

E-mail:polyauction2005@gmail.com


❖保利拍卖北美

E-mail:nyc@polyauction.com


官方网站


❖北京保利拍卖

www.polypm.com.cn


❖保利香港拍卖

www.polyauction.com.hk


来源:北京保利拍卖 作者:北京保利拍卖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