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对话|寇克让:大地回春 再谈草书在当下(一)

经历了特殊的2020,2021年的春天已然到来。艺术家寇克让的最新展览定名为“大地回春”, 从“又一春”到“大地回春”,是他对自己创作阶段的总结,也是对当下社会和人们精神状态的期待。

2020年疫情以来,没有了繁忙的展览和应酬,人和艺术都发生变化,更多艺术家开始思考艺术,回看自己。寇克让是一个善于钻研的人,无论是健身、自由搏击,还是对书法的研究与创作,寇克让的2020年,持续在这两个不同的领域中深入实践与思考。

这一年,寇克让持续探索草书的书写结构、章法布局,用实验的态度去挑战草书的新形式;这一年,他也尝试新材料,两个月在青花瓷上的书写经历,引发他重新思考自己的笔法与线条。

再谈草书在当下,寇克让呼吁书法界应该宽容地看待草法的问题,自古以来的草书大家都具有开拓精神和创造性,应理解和允许书法家对草书的开拓精神。

utN9R227DcNyd7fC2fjug63JmPeYbGBK3ifXWeLA.jpeg

寇克让《大地回春》2020

原定于2020年12月31日在北京荣宝斋开幕的“大地回春”寇克让艺术展因疫情原因延后,但在2021年的春天即将到来的日子里,我们依然抱有对春天的期待。在这样的日子里,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与艺术家寇克让探讨了关于当下的艺术思考,关于草书,以及新展览的相关话题:

雅昌艺术网:多年来您一直致力于草书的书写与创作,关于草书在当下,您有何看法?

寇克让:关于草书的发展与演变,从汉代的草书到后来的张芝、二王、盛唐时期,草书的发展有其严格的章法,但是任何一个时代的草书都是有包容度的,不是“自古华山一条路”,每一个时代的草书大家都具有开拓精神和创造性,并不是一点都不能改变的,书法界应该宽容地去看草法的问题。

一位在艺术上有成就的草书家、书法家,他在字法上一定是有开拓的。在遵循草书草法基本规律的前提下,他对草法一定有自己的理解和发挥。如果不允许书法家的理解和发挥,他的草书秩序、风格秩序是无法建立的。

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行业现状却是,我们面临着太严格的学术环境,甚至有点钻牛角尖,大家对从事草书的创作者存在太苛刻的要求,我认为这是作茧自缚的和画地为牢。

我认为应该在这个角度要解放思想,容许具有个人特色的草法的存在,容许那些不违背草书基本规律的草法存在。


L41TVM1QBZAoYfDvhcNwuKUMBW8bsOVCemTSXGvJ.jpg

寇克让《韩愈<杏园送张彻侍御归使>》 2020

雅昌艺术网:您谈及的是草书的规则和拓展发挥的问题,能否给我们举例说明?

寇克让:每一个时代,草书都是具有包容度的,很多时候也会出现一个字的多种写法:比如颜真卿的祖先颜之推写过《颜氏家训》,针砭时弊谈及字法紊乱,说“百念为忧”,一百的百,一个怀念的怀,说百字的上半段,加怀念的念字下半段放在一起形成了“忧虑”的忧这个字的草法。但是显然,王羲之的帖中出现的“忧”字,肯定都不是一律如此的。

还比如,草书最早的出现是解决使用方便的问题,就是说草法有时候可以减到极致。有一个说法是东汉赵壹在《非草书》里说“草本易而速”。草书本来诞生的初衷是要简便、容易、快速。但是后来成为一个字体,必然有艺术的要求,有了一些更加复杂的考虑。

在这个过程之中,南朝人和北朝人都说过一句话“解散隸体麤书之”,而且文献上用的“麤”是三个鹿的“麤”,但是解散到什么程度?省简到什么程度?其实有时候是不一样、不是固定的。

而当出现了两种简化程度不一样的草法或简化原理,现在我们很容易遭遇到批判,可是当出现在王羲之笔下的时候就是对的?比如,王羲之《姨母帖》里“羲之”的“羲”和他后来的代表作《寒切帖》,以及永和年间《十七帖》主帖里“羲之”的“羲”的写法,这其中的草法完全不一样。总之,就是从一种草书简化原理来的字它都有可能是不一样的。

总结一下我想说的是,草书是认同人性和情绪,认同人的发挥的,草书的写作也需要宽容的学术环境。

草法的写法并不是要求“绝对准确”的,我曾经在一个讲座中,列举了从古典名帖经典之作中同一个字的20多种不同写法,讲座现场都是和书法领域相关的人,但是这20多个字,都脱离了原来的文字环境,没有人能够认出来这个字,

其实很多草法都像崔远说的“几微要妙,临时从宜”,这是它的常态,当某一个字出现在上下文中,需要上下取势的时候,或者承上启下的时候,字的书写有时候会发生一些变化,甚至巨大的变化。

p5Z8cHZM4dRrRDxYasfLkhxAnYSxQQsUI5KOzF7a.jpg

寇克让《许浑<送韦处士>》 33*22cm 2020年

南北断蓬飞,别多相见稀。更伤今日酒,未换昔年衣。旧友几人在,故乡何处归。秦原向西路,云晚雪霏霏。

fbWQEHtETIAtGI9oOiO9cOUHkh7pcqYKnd9XmiZG.jpg

寇克让《许浑<题韦处士山居>》 33*22cm 2020年

 斲药去还归,家人半掩扉。山风藤子落,溪雨豆花肥。寺远僧来少,桥危客过稀。不闻砧杵动,应解剪荷衣。许浑《题韦处士山居》。

雅昌艺术网:所以草书的书写一方面一定是有其规律和规则的,但同时也一定是一个宽容的和开放的体系。

寇克让:其实当代的许多草书家在这方面做出了大量探索,但是目前书法领域对这两种探索持的是两个极端的态度。

我的观点自然是支持探索的,我们想想历史上能够开创一代风气的书家,哪个不是把前人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呢?比如唐朝的孙过庭,很多人都说他是唐人得二法无出其右者,对他的评价很高,但是他的书法适合草书入门者,他的总体风格依然是在二王的范畴中。所以我们后世在谈唐朝草书的代表者,一定是张旭、怀素,显然是因为他们的开拓精神更强,才成为唐代的草书的代表。

孙过庭的造诣很高,也不是否定他的艺术成就,他的传承也非常重要,但是历史就是如此,一定是对历史发展起到推动作用的那个人才是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才是真正登顶的开拓者。

ioW7VanzAo5DlgptXwQYshBrKmggqomJFNOlOwwK.jpg

寇克让《论语》句 46*34cm 2020年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则内自省也。

雅昌艺术网:您的这个观点让我想到了您此前在一席讲草书,谈到一个观点,是很多年前有一位老前辈跟您说历史上真正的草书家只有四个半人的说法。第一是被称为“草圣”的东汉的张芝,第二个是被称为“书圣”的王羲之,第三王献之,第四是唐代张旭,另外半个是唐代怀素。

寇克让:在这里我也正好做一个澄清,那是我第一次把草书这样一个极具专业性的话题搬到剧院中,30分钟的时间要通俗地讲给普通人听,所以就借用了这样一个话题。我想要澄清的是,并非说历史上草书造诣高的只有这几个人造诣高,而这几个人是在历史上开宗立派的人,是他们在不同时代、不同角度建立了草书基本规范和基本秩序的人。

说怀素是半个人,也并非是否定怀素的艺术成就,而是他在秩序的开拓性上不如前面四位,怀素的作品传承因素更多,他草书的章法是以前有的,所以在草书规范和秩序的建立上的历史贡献上小一些,但是他在前人的基础之上确实把草书演绎得淋漓尽致。这就是当时我为什么在那个场合说了四个半人。

雅昌艺术网:所以还是印证了您最初的观点,那就是书法创作开拓精神的重要性。

寇克让:当然,他们都是因为开拓才能够被历史记住,是被历史承认的一代宗师级的人物。在书法史上,尤其是草书的书法史上,想把草书的基本框架和基本秩序往前哪怕推动小小的一步都是很难的。比如我们经常谈及的草书大家有很多,例如祝枝山、黄庭坚等,他们的艺术成就和风格也很独特,也建立了各自的艺术风貌,但是他们的草法秩序能脱出怀素和张旭的范围吗?脱不出来。但是不能否定他们书法造诣的高度。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刘倩,赵运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