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对话|寇克让:大地回春 再谈草书在当下(二)

经历了特殊的2020,2021年的春天已然到来。艺术家寇克让的最新展览定名为“大地回春”, 从“又一春”到“大地回春”,是他对自己创作阶段的总结,也是对当下社会和人们精神状态的期待。

2020年疫情以来,没有了繁忙的展览和应酬,人和艺术都发生变化,更多艺术家开始思考艺术,回看自己。寇克让是一个善于钻研的人,无论是健身、自由搏击,还是对书法的研究与创作,寇克让的2020年,持续在这两个不同的领域中深入实践与思考。

这一年,寇克让持续探索草书的书写结构、章法布局,用实验的态度去挑战草书的新形式;这一年,他也尝试新材料,两个月在青花瓷上的书写经历,引发他重新思考自己的笔法与线条。

再谈草书在当下,寇克让呼吁书法界应该宽容地看待草法的问题,自古以来的草书大家都具有开拓精神和创造性,应理解和允许书法家对草书的开拓精神。

blZItQ29rw7bxD9OT0CDFdd7uBSWiwxg2qD7s6v5.jpg

寇克让《大地回春》

原定于2020年12月31日在北京荣宝斋开幕的“大地回春”寇克让艺术展因疫情原因延后,但在2021年的春天即将到来的日子里,我们依然抱有对春天的期待。在这样的日子里,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与艺术家寇克让探讨了关于当下的艺术思考,关于草书,以及新展览的相关话题:

雅昌艺术网:刚刚谈及的这些关于草书的思考,是否也会延伸至此次展览中,在荣宝斋举办的新年展览“春回大地”,能否跟我们谈谈展览的总体情况?

寇克让:实际上刚刚谈及的这些草书的问题也在这次展览要展出的创作中一直在贯穿和思考。

去年跨年之际,也在荣宝斋举办了跨年大展“又一春”,今年的展览则取主题为“春回大地”。如果说上一次展览是对我艺术的各方面都兼顾到的话,那今年思考的则是做减法,不去做全面的展览。

首先是作品样式的思考,与去年相比,今年展出的作品从实用功能上考虑主要展出两种样式:横幅与竖幅,选择了适合挂在办公室或者挂在家里的作品。

XeKIv5PPsPNOiP24I7BHhDAmnaTLZ1ezqYv1XRmG.jpg

寇克让 《戎翌诗》 48X180cm  2020年

招提精舍好,石壁向江開。山影水中盡,松聲天上來。一燈傳歲月,深殿長莓苔。日暮雙林磬,泠泠送客回。戎昱題招提寺。

GXK360MXJfYAQfQq0vRYsFTBV7DVoxmMjwyrStlK.jpg

寇克让  《卢纶<观袁修侍郎涨新池>》  48X180cm  2020年

引水春山近,穿云复绕林。方闻篱外响,已觉池边深。满处侵苔色,澄來見柳阴。微风明月夜,知有五湖心。卢纶诗。

其中竖幅的作品尺幅更大一些,写的也更狂放,对草法的顾及没有那么多,更多的是尽可能演绎笔墨本身的表现力,用笔上更加大胆,大开大合,墨色也忽浓忽淡,墨块和枯笔也有较大反差,放在巨大的空间中更能产生视觉效果,观众可能不需要太在意能不能读懂,更多的是传达一种笔墨情绪和气氛。

v4qWioDZkDQLglGWKxEzog2sz0daV28GTTtqfmSJ.jpg

寇克让《皇甫冉<谢卢十一过宿>》 34X138cm  2020年

乞还方未遂,日夕望云林。况复经春草,何妨问此心。闭门公务散,枉策故情深。静夜他乡酒,同君梁甫吟。皇甫冉《谢卢十一过宿》。

59RXsigY6s89dq8fFU0m3pgHrDdDCCko4PajcMk4.jpg

寇克让 《于武陵<寄友人>》 34X138cm  2020年

长安清渭东,游子迹重重。皆是红尘路,难寻君马踪。昔时情一别,渐老贵相逢。应恋嵩阳住,嵩阳有古松。于武陵《送友人》

横幅的作品对于法度的考虑就更多一点,回望我们历史留下来的作品,横幅的作品更具有书卷气,墨色也更加稳定,横幅作品尽可能保留书法的书卷气、书写性、实用性和辨识度。

第三种作品是以草书书写的“榜书”。榜书在古代基本都属于隶楷的范畴,很少有人用草书去书写。去年,我尝试了将八尺整张的纸裁成两个1.27乘1.27米的尺寸。选择这样的形式是受到了油画的启发,感受到方形油画加框后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效果。尝试了之后,我觉得正方形的作品有其独到的视觉冲击力,同时,以草书书写的正方形构图是非常难把控的,无论对于草书的发挥,还是章法构成上,对书写都提出了特殊的难度和挑战。

hRQ5aeCfqSD4HGZJ4MJUXqM2R3yL6TxRjBXEDsUs.jpg

寇克让《忘机》127X127cm 2020年

雅昌艺术网:这种难度和挑战该如何具体地去理解呢?

寇克让:可能关于这个类型的作品,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井上有一,巨大的字和独到的笔势给人传达出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非常厉害,在这方面做到了极致。

但是我要做什么呢?我想尝试更复杂的章法,最复杂的章法形式无过于草书。所以我是极其推崇张旭的《断千字文》,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学习,也一直跟祥林嫂一样到处推荐《断千字文》。去年展览中,我就是尝试其中独到的章法形式搬到榜书的创作中,但其实这是巨大的挑战。

比如在怀素的草书中经常出现两、三个字对一个字的情况,但是在张旭的书法中则会出现七个字对一个字的情况。怀素的草书中经常会在一行字的下面留白,也会出现在一行字的上面留白,但是张旭则会出现一行字上下同时留白的情况,他能做到章法上如此复杂同时视觉上又是非常协调的。所以在草书章法的激烈变化上,张旭是千古一人,没人能超越的。

这些年来,我在不断的在研究、模仿这种章法。我们在写草书的时候,有一个说法是“上齐一年,下齐十年”,意思是能做到书法上面看上去很整齐协调是非常容易的,但是要做到下面看上去很整齐协调是不太容易。同时也有一句话说:“下不齐很容易,上不齐极其难”,但是我现在想做的是: “上不齐,下不齐”。其实“上不齐”是相对容易的,在书法中也经常能看到这种处理,但是能做到一行字的上面缺字儿又在视觉效果上很协调,则非常难。就像齐白石一张画上,五分之四都是天空,但是即使画面大部分都“未着笔墨”,也是有内容的。草书的章法布局里也有这个道理。

8qp4xLlbe20QOYr7mcXfuqHGsfTsbZ5aB6UkFyBH.jpg

寇克让 《论语》句 46*34cm 2020年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则内自省也

ishgAxg0kNCFuxu4nztJjH5o3mx104ycgPhXhn1y.jpg

寇克让《上善若水》 直径34cm  2020年

雅昌艺术网:所以您谈及的去年的展览中的“榜书”,就是对这种章法布局的尝试?

寇克让:对,我在正方形的纸张中对此进程尝试的时候,我发现在这种上下左右都被同一个长度框死的时候,在任何一个方向都没有办法无限地发挥草书的章法,任何一个地方的留白都是对我带来巨大的挑战。在这样的限定的空间里,如何体现出草书章法极其不平均、疏密强烈对比的情况,又让它在视觉上是协调的,是不是很难?去年大家看到了我的一些尝试,今年拿出来的时候我依然觉得太难了,但是我还是特别想探索和实验。

来源:雅昌专稿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