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快讯|收藏家仇浩然向M+博物馆再捐赠十七件藏品

IAbAPobOLSXDwqlOq1g7fvrsCfGLCsIByHBoiD34.png

  左:会田诚《太空屎》,1998年。M+,香港,仇浩然捐赠,2019年。 摄影:Nagatsuka Hideto © AIDA Makoto

  图片由 Mizuma Art Gallery 提供。右:Chim↑Pom《性欲电力转换装置「EROKITEL」实用机「KIBOU」》,2011年。M+,香港,仇浩然捐赠,2020年。 摄影:Kei Miyajima © Chim↑Pom 图片由艺术家、ANOMALY及MUJIN-TO Production提供。

  (2021年2月24日──香港)西九文化区M+今天宣布,获长久以来支持M+工作的重要香港收藏家仇浩然捐赠重要艺术作品。是次捐赠共十七件作品,分别由十三位重要的亚洲艺术家及艺术组合于1990年代至2010年代创作,这次捐赠将令M+藏品系列中的亚洲当代艺术作品更形充实。

  是次捐赠藏品包括出自七位日本顶尖艺术家及一个艺术组合的作品:会田诚(生于1965年)、Chim↑Pom(于2005年成立)、鸿池朋子(生于1960年)、小谷元彦(生于1972年)、盐保朋子(生于1981年)、高岭格(生于1968年)、照屋勇贤(生于1973年),以及矢延宪司(生于1965年)。是次捐赠亦包括五件来自多国的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分别为蒙天・汶马(生于泰国,1953至2000年)、李昢(1964年生于南韩)、梁远苇(1977年生于陕西)、刘韡(1972年生于北京),以及王浩然(1980年生于美国)。是次捐赠中出自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提供了宝贵的基础,有助M+形成完整全面的架构去探索日本当代艺术;而来自泰国、中国、南韩及美国艺术家的作品,则进一步令M+丰富的视觉艺术藏品更趋多元化。

  仇浩然是香港战后时期古董收藏家仇焱之(1910至1980年)的孙儿,自幼受祖父熏陶,年少时已开始收藏艺术品。他建立了丰富的亚洲当代艺术收藏,并专注支持与亚洲艺术及教育相关的慈善活动、博物馆展览,以及促进亚洲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文化交流的工作坊。仇浩然长期鼎力支持M+,自2016年起,他一共捐赠了二十五件作品,包括是次于2019至2020年间所捐赠的十七件作品。 他现为M+视觉艺术国际委员会的主席。

  聚焦当代日本艺术家

  是次捐赠当中包括两件出自会田诚的作品,会田诚是日本艺术界享负盛名的人物,其作品极富挑衅性。他的《太空屎》(1998)是一幅技艺高超的大型画作,描绘了一大条褐色排泄物,飘浮在布满彩色细点的黑色背景中,恍如是在外太空。第二件作品《艺术与哲学#1:判断力批判的批判》是一件与房间大小相若的装置艺术,当中包括五百多张画作,是会田诚在康德的著作《判断力批判》的书页上绘成。

  由Chim↑Pom创作的互动式作品《性欲电力转换装置「EROKITEL」实用机「KIBOU」》(2011)是一部自行组装的机械装置,其设计是将男性的性欲转化为电力来源。Chim↑Pom以这种看似一本正经却又颠覆性的发电方法,代替日本所依赖的核能发电,以其别树一帜的诙谐幽默,回应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为日本带来的创伤。

  由鸿池朋子创作的《mimio──漂流记》(2005)是一个录像装置,作品为投射在一本巨大而空白的书册上的流动影像。这部手绘动画的内容围绕一个虚构人物在古老森林中的旅程,结构参照童话的叙述方式,结合开放式的说故事手法,表达了艺术家对神话创作的着迷。

  日本艺术家小谷元彦的三件作品亦包括在是次捐赠藏品内。《SP extra:畸形脑面集 半骸幽女 双生儿》(2007)由两个日本能剧面具组成,面具上令人观之难以忘怀的畸形面容,呈现如钱币般一体两面的美与丑,以凄美的方式陈述大自然的二元性及不协调性。《空:九头蛇首》(2009)及《空:辫子》(2009)皆为雕塑作品,以看似毫无重量、如丝带般的纤维强化塑胶为素材制作。 从这两件作品可见小谷元彦一直以来着力探索重力、身体经验,以及无形力量的可见性。

  《天根》(2006)是盐保朋子采用轻盈合成纸创作的大型三联幅作品。作品垂直悬挂,形成宽四米、如波涛和流水般流泻而下的动态构图,揭示艺术家对自然事物细致入微的观察,以及她对生命能量及意义的思索。

  由高岭格创作的《水位与体内音》(2004)是一个将影像投射于透明水槽的艺术装置。影片中可见一名年轻女子在水中裸泳,画面如梦如幻境般,配以诡异的灯光及不断变更的拍摄角度,让观赏者顿失方向。

  在照屋勇贤作品《黎明系列──刀组》(2008)中,一套日式厨刀彷佛被随意插进墙身,每个刀柄上均垂附着一个脆弱的昆虫蛹壳。艺术家藉着结合精巧易碎的蛹壳与现代物件,指出自然产物与人造物料之间的差异,将动物的生命周期与人类的暴力及死亡并列对照。

  矢延宪司的《Torayan火车头》(2005)是令人一看难忘的雕塑,外形像是蒸汽火车与水底交通工具的混合体。作品为其《孩子的城市》项目而设计,这个缩小版的火车头表达了艺术家对于复古未来主义美学的兴趣,还可见他渴望创造一些机器,协助人类在经历原子灾难后的世界中生存。

  来自亚洲其他地区及亚洲以外的作品

  蒙天・汶马是泰国二十世纪备受尊崇的艺术家,也属于最早一批在国际上广获赞赏的泰国艺术家。他的作品对于泰国从传统信仰体系及农业社会过渡至现代工业化经济体的转变,流露出一股愁绪。他的画作《清迈的寺庙》(1993)描绘各种各样的器皿,而这也是他作品中常用的题材。蒙天・汶马是虔诚的佛教徒,对他而言,器皿象征无常与虚空,亦代表死亡与永恒的概念。

  《无题》(无限分割)》(2008)属于李昢创作的《无限》系列。作品由预制板、镜子及LED灯构成,创造出无尽空间般的错觉,令人看得入迷。作品展示现实与观赏者所感知的无尽空间之间的冲突,从中可见艺术家对建筑模型及未来主义的兴趣。

  梁远苇创作的《早春图之一桌四凳》(2010)与其一贯的画作风格大相径庭。艺术家在一组折叠桌及折叠椅上绘画,并以精心设计的空间布局摆放它们,藉此重现中国传统山水画中扁平的视角。

  由刘韡创作的《无题》(2012)以在城市拆迁及扩建过程中被丢弃的现成物为素材。作品中采用了图腾似的结构,将钢鼓、碗及漏斗堆叠在一起,并以金属支架和灯管固定,批判当代中国的资本主义及消费主义。

  由王浩然创作的装置艺术《我爱你,但不能和你在一起:四幕剧》(2015)由小型金鱼缸、人工植物及预制的层压木架所组成,糅合动物的特异行为与香港本土美学元素,是王浩然出于对这方面的兴趣而创作的早期作品。

  仇浩然说明这次向M+捐赠藏品的原由:「我认为对一所博物馆持续提供支持,并对其专业团队予以信任极为重要。我向来的目标是支持并鼓励亚洲艺术家对全球当代艺术整体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M+扎根于亚洲,放眼国际,具有超越国家及地域限制的优势,可以展开研究、展览并鼓励推广亚洲艺术家的重要工作。我多年来一直支持M+,当中经验令我捐赠这批藏品的信念更加坚定。」

  M+视觉艺术主策展人姚嘉善论述仇浩然的收藏理念:「仇浩然的视野独特,知识丰富,对亚洲艺术深有洞见。他持续与创作其藏品的艺术家对话交流,更为这些艺术品增添一层宝贵意义。这次捐赠的作品展现了1990年代和2000年代在日本及整个亚洲发生的重要艺术浪潮和运动,有助我们更深彻了解艺术家如何回应各自所处的社会和政治语境。」

  M+副总监及总策展人郑道链阐述仇浩然的捐赠对M+的重要性:「M+的跨国当代亚洲艺术收藏堪称最具代表性及最大胆创新,而这些新增的艺术品将M+这一地位更形加强。此次捐赠也大有助于我们创造更多独出心裁和发人深思的叙事,探讨当代艺术如何为亚洲的视觉文化作出重要贡献,而亚洲视觉文化现已在全球引起共鸣。仇浩然对M+的持续支持及信任让我们感到非常鼓舞。」

  M+博物馆馆长华安雅强调仇浩然及其他私人收藏家的捐赠对M+的重要性:「我们非常荣幸持续获得仇浩然的慷慨捐赠。他是经验丰富且非常热心的香港收藏家,一直大力支持艺术。私人收藏家的捐赠令M+藏品系列更为丰富多样,并涵盖更广大的地域。仇浩然持续向我们捐赠,彰显M+在国际艺坛上的独特位置,并肯定了M+作为亚洲首间国际级当代视觉文化博物馆的地位。」


来源:雅昌发布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