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献礼两会」——2021年全国重点推荐的人民艺术家丨葛寒冰

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葛寒冰,书画家、文化艺术策划人,1981年出生于山东高密。幼年师从于希宁、陈寿荣、高冠华;后又受教于刘江、朱颖人、宋忠元、周沧米、孙伯翔、单眉月、杜曼华、孔仲起、张立辰、吴山明、张耕源、蒋进、田源等。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梅兰芳文化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华诗词协会会员、浙江省之江诗社书画院副院长、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理事、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下城区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江南画院特聘画师、杭州政协书画研究院特聘画师。出版个人画集和图录多种。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陈佩秋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恩师中国美院博导吴山明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莫言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央美院原院长潘公凯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国美院博导林海钟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湖北美术院院长周韶华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央美院教授张立辰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曾宓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姜宝林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央美院教授邵大箴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影视导演张纪中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影视演员六小龄童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囯际顶尖钢琴演奏家郎朗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肖峰、杨晓阳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中国美协副主席许江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恩师著名书画家孙伯翔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潘鸿海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书画家金鉴才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恩师中国美院教授田源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陈家泠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与著名画家张道兴先生合影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宝相庄严 妙笔生花——读葛寒冰画作
任道斌

佛教是在东汉时期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外来文化。它因偶像崇拜,以及善于用雕塑、绘画来演绎浪漫的佛教人物故事,形象地宣传教义,而又被称为『像教』。

佛教还因为宣传和平、善良、寡欲的宗旨,以及主张『三世说』拓展了中土哲学,与中国古代固有的儒、道文化有许多相融之处,而受到文化界的广泛欢迎。

由此,画坛诞生了如三国曹不兴、唐人吴道子、五代贯休、北宋李公麟、南宋牧溪、元人赵孟頫、明人丁云鹏、清人金冬心、民初王一亭、近人张大千等一批善绘佛教人物的画家,丰富了中国画的发展内涵。

如今,除寺宇的佛教人物壁画在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壁画专业教师的努力下得到复兴之外,艺坛还涌现出许多善作佛教人物画的高手,如尉晓榕之善画白衣大士、范杨之善画红衣罗汉、王赞之善画南传佛教信众、林海钟之善写济公、李桐之善写禅修僧人、潘汶汎之善写吉祥飞天等,皆有声于大江南北。而葛寒冰则是其中成就斐然的青年画家之一。

葛寒冰,山东高密人,少年即爱好书画艺文,曾师从花鸟画家于希宁教授习艺。后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在江南师从吴山明、田源等教授研习人物、花鸟画;又从刘江教授研习书法篆刻。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执教于中国美术学院。

在素有『东南佛国』之称的杭州,教务之余,葛寒冰时时徜徉于六桥三竺间,在净慈寺的晨钟暮鼓中体悟禅宗的妙谛、造化的轮回,对佛教文化的兴趣日益浓厚。他不仅自称为『如是堂佛弟子』,而且搜访古代画佛名家之作资料,如李公麟《维摩演教图》、牧溪《水月观音图》等,谛视临摹,陶醉其中,以虔诚之心,启迪创作灵感。

他寻道而行,理义兼修。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佛教人物题材上全面开花,不仅善绘佛、菩萨、罗汉、天王、飞天、信众等佛教各阶层的人物,而且善写浪漫多趣的弘法故事,尤长于工笔水墨与设色的绢本创作,既有装饰趣,又有庄严感;既有仪式风,又有生动美;既有古典韵,又有新鲜意,令观者眼界大开。

俗语称『千佛一面』,指的是为释迦牟尼造像是按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来描绘,依此统一规矩,自然趋于大同。但寒冰既注重传统的程式,又能根据所绘具体内容灵活变通,如所写《说法图》卷与《藩王礼佛图》卷,图上的大雄形象虽都遵循『鼻梁修长,眉如初月,脸如满月,眼眶宽长,耳大如轮埵』等程式,但又根据故事情节的不同,作了具体的区分,前者为一正襟危坐的中年美男子,后者为一神态端详的虬髯长者;前者表现了说法者娓娓道来的从容,后者展示了佛主欢迎来仪的四方藩王;前者神旺气定,精力充沛,后者慈祥厚道,雍容大度。使说法与受礼的故事情节变得更为生动有趣,令人难忘。

但作为供奉用的《西方三圣》与《东方三圣》图中,无论是阿弥陀佛、药师佛,还是左右胁侍,寒冰则遵循传统的程式构图,一笔不苟,予以继承。如人物的相貌、发髻、眼神、手势、身姿、动作、服饰、持物、踏物、背光等,皆依约定俗成之法为之,但线条如晋人顾恺之『高古游丝描』,若春蚕吐丝,富有弹性而流畅自然。使人物的衣纹既有飘动的逸致,又有下垂的生趣,凹显佛身修长而圆润的优美质感,而且水墨之线条有浓淡之别,设色之块面有深浅之异,规矩而不失灵动,让全图的吉祥庄严之美得到升华。

如果说佛像尚有『千佛一面』之约,那么作为菩萨、罗汉、飞天、天王等,则在形像上受程式化的限止就比较少,灵活变化的幅度较大,服饰更为丰富。相对而言,世俗的秀丽优美在艺术的创作中成为主体。如观音造像,从精美华丽的宝冠,圆浑玲珑的项圈,到飘逸轻柔的垂带,和布满周身的璎珞,仿佛人间高雅优美、仪态万千的贵妇人,具有端庄大方、凛然莫犯的气质之美。寒冰笔下的观音,正是这种典雅美的化身。

众所周知,观音的形像有『三十三身』之说,其中『妇女身』最为民间所熟悉。而妇女身中又有『三十三观音』之多,其中杨枝观音最通俗常见,即戴女式风帽,披肩长巾,手持净瓶、杨枝的立像,几乎为民间的标准观音像。此外尚有白衣、叶衣、水月、岩户等形像。寒冰技法丰富,除绘杨枝观音外,还绘乘龙的龙头观音、少女状的持莲观音、密宗崇仰的千手千眼观音,以及鱼篮观音等。其中鱼篮观音的持物又与常见的鱼篮不同,而是净瓶戏鱼。可见寒冰所写观音,既大端不误,又不趋雷同,自出机抒,变法灵活,吐露了供奉的庄严虔诚,抒发了对美的浪漫追求。

中央美院金维诺教授曾称,菩萨的造型美在于『祥和的颜面,不是简单刻划笑容,而是在宁静含笑中,体现慈祥,体现菩萨心肠,体现形象内心的美』。使人能认识肉体之美,而又通过虔诚的信仰以超脱肉体,升华至空灵之境,在宗教追求与肉体现世的矛盾冲突中,找到了以艺术抒发的平衡。

寒冰的观音造像遵循了这一审美原则,并且衣纹疏密有致,线条流畅灵动,为安静的人物注入了一种生命的凝聚力,让安详平和的面容,平添了超越人世纷扰的高雅气度。

至于他画的开心弥勒、日光、月光、大势至以及罗汉、天王、飞天等,亦莫不宝相庄严,气韵生动,或吉祥喜庆,或慈悲为怀,或英武神勇,或翩然起舞,如梦笔生花,异彩纷呈,展示了画家的虔诚,表现了他对佛教理义的领悟,以及对视觉艺术的敏感。

寒冰是一位全面发展的画家,除工笔人物画之外,又擅长意笔花鸟及山水画,且诗书画印相得益彰。如果在细谨精巧的佛教绢画中我们看到寒冰内秀的一面,那么在纸本意笔花鸟、山水画中,我们则可以领略他厚积薄发、挥洒自如外俊的另一面。

对于意笔画的审美,艺坛有不成文但约定俗成的标准:以『似与不似』为佳,以『气韵生动』为高,以『墨沉淋漓”为好,以『笔头松灵』为巧,以『书卷逸气』为雅,以『意境高雅』为尚,以『抒情畅神』为最,以『自娱娱人』为善。虽然我这八点总结并不全面,但相信是大致如此。寒冰的花鸟画完全达标。

综览他的意笔花鸟,抒写了他的喜好,增添了生活的正能量。寒冰的花鸟画题材大致为三类:

一是赞美人的优秀处世品德。如梅兰竹菊“四君子”,淡泊、芳香、虚心、勇敢、坚贞;如松,坚贞、长青、凌寒不凋、高傲不屈、生命力旺盛;如荷,清香、出污泥而不染、美丽、花开若仙子。以此拟人比德。

二是传达对幸福生活的希望。如紫藤、凌霄花,生机勃勃、腾升万里;如牡丹,富贵、美丽;如丝瓜,谐音事事如意。他有《天宝日永和年》,绘白牡丹、红牡丹,吐露对国泰民安的祈求。具有象征之趣,寓意吉祥,颇接地气。

三是对故乡与生活的热爱,对自由的歌颂。如《家乡的风》,以蜻蜓翩飞荷塘,来表达对故乡的依恋深情;如《天趣》,绘双猴的母子情深;如《无虑展翅飞》,画翠鸟的展翅欲飞,自题『吾愿为鸟雀,无虑展翅飞』。以画言志,富有诗情。

寒冰的意笔花鸟画又因书法用笔,使得线条的变化与块面的盈缩甚得灵动之感,每件作品的线面穿插、色墨互动、虚实相生,多有冷暖、浓淡之变的韵味,引人注目,这无疑是可贵的。这显然与少年即拜于希宁先生为师的童子功有关。

寒冰的山水亦以意笔为之,落墨从大处着眼,以岩壑競秀、云水飘逸、山峦雄奇、林木争胜为旨,写匡庐,画黄山,以表现祖国山河的壮美,借此抒写崇仰磊落高尚之德。

对于寒冰的人品艺品,天津老师孙伯翔称他为『尚德青年』,『勤奋』、『机精』、『笃诚』;江南老师吴山明称其『是中国绘画创新与发展的新生和必备力量』;高密老乡莫言称其『彩笔绘锦绣,盈盈故乡情』。而西泠名家刘江、林乾良、朱颖人、杜高杰、丁茂鲁、张耕源、骆恒光、朱关田、徐家昌、吴静初、韩天雍、宋开智等,皆乐于为他的画作题句,可谓得道多助。

寒冰正年青,中华正复兴,祝愿他寻道而行,前程似锦!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来自西子湖畔的两个葛寒冰
为“寻道而行——葛寒冰绘画艺术展”而作
/谢海

葛寒冰要在上海举办其个人绘画作品展,他的同乡莫言送给他四个字:“寻道而行”。寒冰想在展览中展出佛教造像、意笔花鸟两个内容,于是,画坛大佬陈佩秋先生、周韶华先生欣笔题赠“花开见佛”、“清风相许”——90多岁的长者为尚未不惑的后学加持原本并不蹊跷,问题是,刘江、朱颖人、林乾良、丁茂鲁、杜高杰、张耕源、徐家昌、骆恒光、朱关田、何水法、吴静初、韩天雍等浙派书画界风云人物亦为展出的作品或题、或跋,就不能不说,这个展览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个人展览会,而是一个事关水墨传薪、事关文人酬唱的雅集了。

葛寒冰是我的师弟,我对他的了解除了绘画创作之外是有限的。所以,若介绍其人,我也是道听途说之余的瞎猜乱想。比如,我以前会说他从中国美院毕业之后就开始做起了职业画家,这是一个“愚蠢的选择”(没想到,多年以后,我也选择了“愚蠢”)。他很早就把艺术视为一生的事业,拒绝与任何的机构和文化掮客合作,耻于将自己的作品摆放在商业画廊,却和画家中的画家、和有思想的画家、和“好玩”的画家一直保持着一种非同一般的关系——如果说这些道听途说是众所周知,那么,如何解释他与梨园界名伶们、画坛前辈们、佛门的大德高僧们超乎寻常的交往?又如何解释他对绘画的痴迷如同塔尔寺门前叩长头的执着呢?甚至,我都没有办法说明他是通过绘画来“改变命运”,还是被绘画改变了命运。不好说。

不好说,不是力不能逮,而是说了也属于瞎猜乱想。好在,他的画很值得一说。

民国时期,画家之间的交往大多来自于结社,最不济的还可以通过写作互相吹捧或者是对骂,100年后,不管你是在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生活,还是在好的、不好的文化圈层里的坚持,交往的方式一律改成了微信推送、媒体的宣传推广,然后,等待点赞。被“美颜”的面孔、被掩饰的内容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和路过这个世界的人们异常的陌生,但我们又不得不频频点赞,处处留情。也许,这就是艺术在今天这个小屏幕时代的宿命,然而,葛寒冰不信命,他信因果,信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自徐青藤、陈白阳以降的意笔花鸟画美学意境直至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以碑学入画的方法论或许难以被后学有效继承与弘扬。因此,现在年轻人从事花鸟画创作的少之又少,而画有小成的更是凤毛麟角,究其原因,除了上述的美学意境难以在当下予以合理转换之外,中国传统绘画的承继问题、如何厚积薄发的问题及俗世之考量标准问题都形成了一个无法圆融通透的围城,所以,即便是专业院校的意笔花鸟学科的生源也是门可罗雀。

意笔花鸟不易,葛寒冰知难而上。要破译葛寒冰成长和其艺术样式的密码,首先要了解他年幼时曾师从于希宁、陈寿荣、高冠华等一代名家,负笈杭州后,又得刘江、朱颖人、宋忠元、周沧米、孙伯翔、单眉月、杜曼华、孔仲起、吴山明、张立辰、张耕源、吴冠南、田源等老师亲授的这一段历史。现如今,像葛寒冰如此这般的转益多师已经不可能了,“师门”在当下被赋予的含义已经直指为唯一,而“从众师”也只能是智皆可取,否则,最终的下场,最后的“果”,定然令人唏嘘。

葛寒冰尊古却不崇古,厚古而不薄今。我和寒冰交往十数年,我没有看过他“临古画”,这种治学之法在杭州是一种可怕的存在,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做派会让他变成某种不可理喻的“怪物”,甚至知道这种走钢丝的行为很容易变成祭品而最终成为“反面教材”,但他仍然坚持关注当代、关注亲眼所见的作品、关注亲耳所听见的画语录,他觉得所有“活”的比“死”的、原件比印刷品更鲜活。葛寒冰“不临古”,但是他的人却是“古人”,想画就画,想唱就唱,困了睡觉,饿了吃饭,一派魏晋风骨。正因如此,他的画幅里总是氤氲着这个时代久违的文人情结,让人玩味。

葛寒冰善长于意笔花鸟,近年来还醉心于山水画的创作。按明唐志契《绘事微言·山水性情》的“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说法,可以想象葛寒冰的山水画创作亦是强调性情的,强调意笔花鸟那般大开大合的,强调艺术家主观精神与自然界的高度融合的,所以,他的山水画艺术世界里依然还是秉承一种恬淡悠然的美学品格。

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的承继者,葛寒冰的创作实践是表现主义的。他生活和创作的主要阶段都在杭州,而杭州又是传统中国画最为坚实的堡垒,这使得对继承前人有独特见解、且有创新冲动和思考的葛寒冰只能面对社会的整体感而独自孤独。举一个例子,他画于希宁像于希宁,画朱颖人像朱颖人,然而,很多时候,一般判断是:像朱颖人可以,像于希宁不可以。葛寒冰朱颖人吴茀之吴昌硕——这是一个正本清源的逻辑,谁来解释一下葛寒冰于希宁潘天寿吴昌硕这样的排序就不可以呢?没有人解释,没有人解释就不可以?这是一个以偏概全的观点。有一个方法或许可以改变以上的认知,即画出自己的面貌。但是,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位年轻的画家,特别是对于一位意笔花鸟的画家是不是苛刻了一点。

葛寒冰的意笔花鸟画创作因为受各路名师的影响,题材和形式跳跃性很大,语言的象征意义很强,这给阅读和理解他的作品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更要命的是,我们往往喜欢用一个考量成熟的画家的思路来观照一个成长型画家,这增加了阅读葛寒冰作品的难度。

葛寒冰笔下描写的花花草草(还有山山水水),没有矛盾,没有不安,他也没有什么要警示的,没有什么要担忧的,他只是通过传统对景写生的方法获得一种致敬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生活的超越,他像极了一个隐于都市者,生活在一个与日益松懈的、日益商品化时代的另外一个时代,而他绘画作品之中所有的语言和象征、暗示、夸张等都只不过是皮相罢了。

即将在上海举行的个人画展里,葛寒冰将展出一系列佛教造像的作品,我想,这会让很多熟悉葛寒冰的朋友们大跌眼镜。几年前,我看到他创作的佛教造像系列作品时也有过这样的震惊,意笔的和工笔的、奔放的和冷漠的、客观的和图式化的,是心是佛?只到你发现不可能绕开这些作品时,你才会感慨:是心作佛——这些作品的形成与作者外冷内热的性格不无关系。

换句话说,在展览中我们将认知两个葛寒冰,一个是画意笔花鸟把生命、生长融入画面的葛寒冰,另一个是希望用一种力量赋予这个世界美好的葛寒冰。葛寒冰是一位很会表达自己的画家,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是在写他自己,表现他自己的内心世界。前者把他所看到的现实和梦魔般的主观意识表现在创作中;后者则将心声和希望借“佛”、借意识形态幻觉传递着理想的火花。

葛寒冰苦苦“寻道”快30年了,好在有“清风相许”,说其“苦苦”似乎有点牵强,因为他深知欲无烦恼须学佛,知有因缘不羡人,所以,纵然无法对他的思考和探索给出令他自己满意的答案和结论,他也不急。或许,他深知因无缘,则不果,机不投,因不果;或许,他深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花开了,就能见到佛了,所谓“花开见佛”是也。

2020
93日于杭州西风堂
(
谢海,文化学者、美术批评家、中国画学会理事)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佛教系列作品》Attachment.png

来源:筆墨丹青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