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赵宗彪刻木——《好风相从》作品赏析之刻木篇

  

  照理说,《好风相从》的诗书画印作品都已赏析一过。然而,还有一位作者实在无处归类,我就索性放在整个系列的最后,作为这组赏析文字的“压轴大戏”了——这就是好友赵宗彪先生的刻木系列。理由么,也很简单,他是画家,又是刻家,但他的刻与篆刻家又不一样,虽说都是玩刀的,篆刻是刻石于方寸,而他是刻木于圆盘。

  赵宗彪先生与我是同行,不光都是搞报纸的,在报社内部也都是管副刊的。他是浙江台州日报副总编辑,是有名的杂文家和文史学者,出了多部文史专著,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史记纵谈》和《三国笑谈》。我们经常在全国副刊界的采风活动中相遇,总是看见他拿着个速写本到处画速写,还喜欢给各地同仁画像,一路走下来,风也采了,画也画了。回到家自费印出一本小画册,分寄各地朋友。由此,使他在副刊界画名极盛,人缘极好。

  大概五六年前吧,有一次开年会,我俩又聚到一起。他主动来到我房间,说要商量一个事情。我有点诧异,咱俩的事情还用这么郑重其事么?他说很重要的。原来,他带来了一件艺术品——黑色木盘上刻着一个猴子造像,说是特意带来送给我的。我一看哈哈大笑,说好啊,我姓侯,与这位老兄算个本家,喜欢!他却不笑,认真地说,我是要请你看看,我近来琢磨出这么个东西,不知行不行?我闻言也认真端详起来。他说,只在纸上画,总是不过瘾,我就想用刻刀来作画。已经刻了一些习作,很多人都喜欢。可是我要听听你的意见,因为你是行家……

  我连忙摆手,“岂敢岂敢!我不会画画,也没见过你这种玩法儿。我认识不少版画家,好像都不是你一个路数,版画是要印出来的,而你刻完就完事了。所以,也不能说你这是木刻版画。”

  “反正,我也说不清楚,就喜欢自己鼓捣这些东西,说实话,拿刀画要比拿笔画痛快多了……”

  那一晚,我们谈到很晚,也谈得很深。我的建议是,先甭管它叫什么,只管自己玩下去,玩得开心、玩得痛快,那就注定是个好玩法儿!反正我们也不是艺术圈子里的人,没有顾虑,没有负担,也不用在乎旁人怎么说,只管玩自己的。有机会咱们还可以合作,一起玩儿!

  

  很快,我们的“合作”就有了成果——我把那个猴子造像拿回家里,李瑾一眼就看上了,说这个可以拓呀!当即展纸蘸墨,试拓一纸,效果不错。再拓数纸,越来越好。于是,就制成一幅拓片,让我题跋。我即兴在拓片上题了《大师兄造像》七绝一首:“何方神圣下凡尘,妙手捉刀刻老孙。敢问大师兄何在?水帘不在此侯门。”后来,这件作品参加了《我拓我家》津门展、青岛展、淄博展和广州深圳展,这只猴子也算风光了一大圈儿。

  此番,《好风相从》办展的倡议传到赵宗彪那里,他立即提出要刻几件作品来参展。随后就寄来了五件刻好的木盘。此前我曾收到过宗彪兄寄来的一本《二十四节气台历》,对他的这个专题展览也浏览欣赏了多次,可以说,对他以农时节气为主题的刻盘创作,我已有所了解,略加梳理就标定了这五件作品的主题,分别是《立春》《立夏》《霜降》《梅雨时节》和《冬雪鸱鸮》。可以说,都是他的代表性作品。我很感动。啥叫真朋友,就是在你需要支持的时候,不待你开口,主动伸出手——宗彪兄,正斯人也!

  

  宗彪兄的木刻圆盘,只有黑白两色,如果细细观赏,还有刀痕的凹凸,反射出不同的光线,形成刻痕肌理。就如同国画讲究“墨分五色”,他的盘子上也是“木分五色”。他的题材非常广泛,有乡村小景,有花鸟虫鱼,有渔舟唱晚,也有动物世界。单看参展的几幅作品,《立春》的梅花吐蕊,《立夏》的树叶夏果,都是单刀点线,线中有点;而《霜降》则是以线成面,形成剪影造型。《梅雨》则以俯视构图,点线结合,形成块面。而《鸱鸮》则更像是一幅速写稿“移植”到木盘上,刀法凌厉,简洁有力。纵观宗彪兄的刻木艺术,可谓视角多变,刀法纯熟,取材新颖,以小见大。他显然借鉴了民间剪纸的许多造型手法,并将台州特有的民间木刻花板的技法,大量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此外,他平时积累的速写素材,此刻成了他取之不尽的源头活水。无论什么物件或景致,本子里应有尽有。这恐怕是旁人难以企及的活的艺术宝库。

  无论何种艺术形式,其草创阶段往往是兴之所至,漫无目标的。所有技法、题材、造型手段等等,都为一个目标服务,那就是美。赵宗彪的木刻作品,具有浓郁的形式美感,其刀刻的木纹与别致的构思,成为形式与内容的融合体。图案化的效果,使他的作品非常适宜城市小家庭的审美需求,简单明快,格调轻盈。装饰房间,原本无需宏大叙事,也不必尽精刻微富丽堂皇,而他的这种情调小品,真是恰到好处。难怪他的《二十四节气》展览一经推出,就大受好评,四处邀展不断,而文化衍生品更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由此不难想见其受欢迎的程度。

  《好风相从》因展馆所限,并没有把这些作品挂在墙上,而是平摆在展台上供人们欣赏。观众可以就近观赏,甚至可以拿在手上抚摸其质感,细审其刀痕。很多人赞叹其新颖别致,具有不同于传统书画的现代感。

  而我在为观众讲解时则用了另外一种说法:这种新材质新形式的木刻艺术,或许会成为现代都市人的未来新宠——你们知道有个旅欧的中国画家叫冷冰川么?他的黑白画在欧美很受欢迎,他是在黑纸板上面用硬笔刻白线,与赵宗彪的黑白刻木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黑白两色的艺术,完全符合现代年轻人“极简主义”的审美趣味,说不定会带来一种新的审美思潮呢!

  (2021年2月12-13日,侯军  辛丑新春于北京寄荃斋)


来源:文艺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