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专稿 | 陈栋帆:呼吸之痕

陈栋帆:呼吸

陈栋帆:呼吸

8.0

杭州游牧画廊

已结束 1327

2021年,是重要的世纪节点。

百年前,《新青年》曾惊醒整个时代。

百年后,吾辈亦紧握艺术和想象力积极向未来发出邀约。

此幕间时刻,雅昌&艺术头条携手青年艺术家们同触深邃脉冲,期翼窥得更具勇气的成长之音。

G2wk38mS57Hy9k3qG2YV5Avtt2Exj6kKTgHLkIGO.jpg

第一篇,是关于陈栋帆

2021年,他拢聚十余年多维创作DNA,新衍某种能量浩大的新物种。生动丰富的艺术状态中,个体温度与时代气息奇妙链接,历史文化、全球事件与日常生活无声酝酿,终在百年新时代的重启阶段获得再次出发的新可能。

s8wHZMKWULM09KE0OIV3NGhZvUerPmEixinfZrlx.jpg

陈栋帆在“呼吸”个展现场  杭州天目里游牧画廊

陈栋帆 | 呼吸

“没想到绘画是个坑,就这样陷进去了。”

陈栋帆甩了甩灰蓝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然后就开始主动在绘画里寻找意义。”

“什么意义?”我好奇追问。

精神的意义。

QtS07yLtgK6WXM6RmyohXlDc89v0aNYrwPNeOAsY.jpg

自我博弈

时间返回八年前。

彼时杭州天目里尚在建,陈栋帆受邀参观天目里工地并被委托创作一幅涂鸦作品。但他有自己的思索:“我看到最初的工地后对空间产生了兴趣,觉得不要任何形象,只用色彩切割形状就好。”

《屋顶》系列就此诞生。色块如星散落,五彩炫目却简洁纯粹,极富浪漫情思和视觉张力。彼时,艺术家正在自我博弈。深爱绘画的他试图远离绘画性并怀疑自己能否在创作方式上再往前走。于是《屋顶》自完成后便尘封仓库,陈栋帆选择前往纽约,在全新环境中持续实验。

xy1oWbTNGktNSLAiYKyJ08S66OZNYwaG8ecd9V3M.png

陈栋帆  屋顶 Rooftop(共8幅),2014 木工板,丙烯 尺寸可变

时间流逝初是无意,实为酿造之起。八年后,栋帆回杭,《屋顶》随即启封,置于已建成的天目里实体空间内,落地窗外灯火璀璨,虚实反转间时间摇曳生姿。

“虽然他是以绘画为出发点或基本方法之一,但他一直关心的是整体空间。”好友刘呗宁本身就是艺术家,在他看来,栋帆或许也没想到会这么长时间浸于绘画,所以具象和抽象会在不同时间段的作品中出现,“他其实是通过这种动态平衡的方式慢慢接近想要的状态。”

a47Bb0we8Zg3GwABhfFGHKwiVmZfC3MbkNvB1SM6.png

陈栋帆  把彩虹放上云端(双面绘画),2021 布面丙烯 220✖ 144cm

VQJtjBWy3u2PCwhbV1gxcNhi2K6ZswbunzX6K2E9.png

陈栋帆 触摸虚空(双面绘画),2021 布面丙烯 226✖ 152cm

Bgjhp2jZQZWC0a1uU55lzaj7Rh8Au9sDQoFhY0sw.png

陈栋帆 星空,湿漉漉的夜晚(双面绘画),2021 布面丙烯 220✖ 144cm

W1BP0jAUTWE3rUVakERzmVctRwZql0e5lBsQfrKC.png

陈栋帆 聆听巴赫(双面绘画),2021 布面丙烯 225✖ 150cm

艺术家的敏感让他在只属于个人的经验中赋予作品复杂深厚的穿透力,就算面对完全没有相似经验的观众,也能调动经验以达感同身受。脱离语境,作品照样可以成立。这种倚靠作品本身引发联想的能力是某种天赋,也是擅于自知的良果。所以刘呗宁觉得栋帆特别聪明,“因为他能够做出适合的选择。”

真,实是一种大智慧。“你会发现,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你都要画画。有没人看,你都要画画。没有疫情,我照样也会做出反应,疫情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陈栋帆希望将创作置于生命历程的角度去理解:二十几岁的创作就应该年轻气盛,就是要愣头愣脑,三十几岁时生活措手不及的来了,这时只能条件反射,其实就是度过生命,但如何度过?可以选择有作为和无所为。而现在,能不能保持鲜活的创造力更重要。“创作其实没有‘坚持'这回事,而应是像呼吸一样正常。

xFzvf4tNkRZFEkSkyWgfhZ9vsgiLLzlRvdBGqNFe.png

陈栋帆  抟土造人 Nvwa(共11件),2021 光敏树脂,丙烯,油画棒,铅笔,丙烯喷漆,保护漆 尺寸可变

KTaLOSCC2Ta7VCHd7p0K0XvoxmxuoyN2kZW7GmPi.png

陈栋帆  地板 Floor 2017/2019/2021 木工板,丙烯,喷漆,视频 尺寸可变

从共情到共鸣,从日课到系列性创作,他反复审视自我与时代,“我不愿随波逐流,所以尽量不让自己在惯性里创作。”内核燃烧后可驱动一切。陈栋帆用身体行动这条线串起所有媒介,不排斥经典,不执着类型,凭直觉统摄观点,在作品中坦诚留下不同时代和语境的气息。

近些年来,他基本保持每年至少一次个展的节奏,持有一名职业艺术工作者的高度自律。尤是疫情肆虐的2020年,他一口气在国内外举办了3次个展:《漫长的黎明,海盗和诗人在黑暗中吹口哨》(否画廊,纽约,2020)、《被遗忘的信件2020》(站台中国,北京,2020)和《庇护所》(圣约翰大学,纽约,2020),各有侧重,形式多元,充分展现了艺术家充沛的创作能量。

qcBhDi0G615KOQoTyeLGjLG0D0hG78hoMu9r4hO2.png

陈栋帆  风景画1/2/3 Landscape painting1/2/3,2020 Oil on paper 纸本油画 95x64cm/130x95cm/188x127cm

5BWcOoWNvDeYn1Z6JPY4pTMeUesN5i8IVNFxihN2.png

陈栋帆  被遗忘的信件 Forgotten Letters(共展出其中20幅),2020 纸本油画 28.5✖ 19cm

6AlmjtFaY5K3w0VFdmh9jsTd9YRHH0kDGZr7oQbx.png

陈栋帆  小说 Story(共展出其中22张),2020 纸本油画 28.7✖ 37.8cm

bco7wUE9LLi0Xrv8Friav2h4515xKxwNDisyJ1yx.png

陈栋帆  Oh, My Stars 哦,我的星星,2020 纸本油画 68.6 x 48.3 cm

从小尺幅纸本到大幅架上布面及拼贴,再到建筑外立面的巨型壁画,陈栋帆用突破平面的绘画装置与音乐、舞蹈、行为等艺术形式相互结合,形成独特的平衡了叙述与写意、具态与抽象、公众与个体的绘画语言。无论是2017-2018年间对人像画与想象力作探索的《Daily News》和《肖像》系列,还是2020年于纽约疫情隔离期间创作的《被遗忘的的信件2020》、《日记(衣食住行)》、《小说》、《风景》系列等,以及2021年新近创作的《抟土造人》雕塑和《无题》大幅抽象绘画装置系列等,这类充满情绪张力和日常思考的作品宛若一份综合性宣言,在延续探索笔触和色彩的基础上链接绘画、雕塑、壁画、悬挂物等丰富空间,实践了多维量变的一次关键质变。

QHErMTjlmy6jiRpm8NXejnvBRLwo5n6rnaGinrLY.png

陈栋帆  毛绒人偶 Half a Man(展出其中50张),2017-2018 纸本油画 65.5x57cm

hpugI4yT5YDJN0lw35nJbGnt18bfGKMG1hyyJKxh.png

陈栋帆  抽象 Abstract,2017 报纸,丙烯 尺寸可变

6T0PwySL2c9xqKsRZ1V2CIYsbIHBFd9mv8nh70if.png

陈栋帆  痛苦与荣耀 Pain and Glory,2017 布面综合材料,鲜花,胶带 524x243cm

上元见喜

2月26日,上元佳节,陈栋帆时隔七年回杭后的首个大展“呼吸”在杭州新地标--天目里游牧画廊启幕。

这里,都是时间的痕迹。

ptQ4hA1lNmBe6PlNWXmmn8JDpOl3jYWgJ7PQAmfV.jpg

陈栋帆(前排右二)与“呼吸”个展策展人刘呗宁(后)、虞琼洁(前排左一)徐益英(右一)

“以前做展览,都是呈现一个侧面或片段,但这次,是第一次把它们放到一起,自己也是第一次回看过去。”身处其间,陈栋帆也有点恍惚,“自己是用艺术的方式度过了时间,还是艺术记载了这些时间?”艺术家想在杭州好好呈现自己的多元实践,也很好奇观众进来看到的感受,所以首次重新梳理并全面呈现数年的创作历程。

对于这个城市,他是有情结的。

nnFeuKE2JSoXuyegOSgQCzXKkVB79MKnm1LHyR7g.jpg

cPfRNDCPrDEFCasCACwEJ8jLD1DvWUbcePOuBbIg.jpg

I5JrpcNDXSCxVfCeGF9vHyoxrYUBzJHbgeEhmEXO.jpg

rD4c92Uc3Kom9JgHBXQ7uydr9LHGiY54mstIb1WP.jpg

eDlcZBjjMmYEFdUxOuetwrMmBBDk7beK5saeaYb8.jpg

X46bQYlCvKTgRQXuvKW5vrakuuXskEQSNU3hkatI.jpg

陈栋帆个展“呼吸”开幕现场  杭州天目里游牧画廊

“呼吸”的现场,灵动且跳跃。

整个展厅呈“凹”形,两翼是呼应的《屋顶》与《地板》,《抟土造人》与四张最薄雕塑遥望,台面纸本与《被遗忘的的信件》静静对话。那些诞于股掌间的小生命们最大者高达1米8,如精灵般游历,视频里播放着INNA拍摄的艺术家多年创作的碎片,整体气息循环成圈,确如酿酒,沉淀勾兑,反复发酵,生机盎然。

“我喜欢材料的反复运用,但不是复原,而是重新呈现,碎片就碎片,没必要再去拼一个拼图。”故这次虽是重聚,但不是简单的汇总。有些作品之前展出过,但不是全部,有些则有新的生发。即便是旧作,也在触发新可能。如四年前的《锻炼》,“那时我就想画一个人灵魂刚要离开和回到身体的瞬间。”今时再看,感觉不同,“这时我已经不再考虑画面的意义,而是如何通过色彩和笔触把纯粹的精神状态留在画布上。”搏斗的痕迹慢慢变成一种日常,“我对绘画的理解已不是色彩和笔触,而是痕迹。”这种气息的转变正如艺术家对音乐和舞蹈瞬间表达的喜爱,“画布和画笔之间隔着身体和时间,但我希望离绘画更近一点,像呼吸般自由,不用思索,如同风筝,飞的再高再远也有一根牵扯着的线。”

bdjs4wCS2y5i8f0TqszOiUtEayY9EiFLb6iE4fKY.png

VJ7zOcX8uv8aNZCvyajdPw55sO3Y1l6U3qDbX7pE.jpg

gS28Bb7f2Z3RqHKp4DimG8gUyNA2EVfU4FpoyGXB.png

nSNRCw1ZQTIxx7DBTWzrtMEQCrRxe8jEPx04PVhw.png

陈栋帆个展“呼吸”现场  杭州天目里游牧画廊

“呼吸”一词,本就内涵丰富指症。其不仅是一项生理活动,更含复杂的社会心理,也藏着艺术家追求身心自由的幽隐之意。展名英文为“Rhythm”(节奏),既从不同维度展现了艺术家跨文化的生活创作经验,又通过错位的方式更好打开了词汇本身的意蕴。

某种程度而言,“呼吸”不只属于陈栋帆个人,而是团队的集体创作。三位策展人分别从不同维度贡献了独创能量。同时,艺术家也将把展厅一部分化用为工作室现场,延续他纽约工作室的open studio习惯,邀请观众一起营造“呼吸”绵长不绝的复杂可能性。

1o3sye3aPzBvRz0V1yyeDP8caQ2LHL0GkeVpq1hT.png

BuaamEL8ar0E1TKHebJPBTDL6Tp6TpnoKevrEpwl.jpg

HCAbecvobNQI6VUBtClhddtf4oCDIyZjiqYC8Lk1.png

VQ2jvXf0eNqc7BMABYMrwtF5loRozzO47fyM5LbM.jpg

陈栋帆个展“呼吸”现场  杭州天目里游牧画廊

这次,展览主视觉没有图像。对此,策展人虞琼洁表示:“我想通过文字而不是图像去传递艺术家的思考,因为呼吸本身就很简单自然,不需要其他装饰,所以回归到艺术创作的最本源浓缩。”他们是相识许久的好友。在她眼里:“栋帆是有童心的,也是真心的。”陪伴多年的INNA则认为栋帆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一直在绘画上有较独立的路径,所以能保持单纯干净的状态:“他天生就是艺术家,一直单纯、好奇地面对这个世界。但创作上他是有野心的,喜欢与其它领域的创作者合作。”艺术家亦认可合作的重要性:“我觉得应该用创作的方式交流,这样就可以跟古人交流,跟现代人交流,跟鲜活的即兴现场交流。”

其实,千言万语的最后,就是存在本身。

Z00P7gTVDJAec4EWRyGaYChBWssd4n7gqOII2O6R.gif

陈栋帆:呼吸

艺术家:陈栋帆

策展人:刘呗宁 虞琼洁 徐益英

展览时间:2021.2.26-3.20

开放时间:10:00—18:00 (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杭州天目里16号楼二楼 游牧画廊

受邀画廊:清影艺术空间

展览视觉:非白工作室



注:本文图片由清影艺术空间提供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邹萍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