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他为何让木木美术馆急着发2022年新展预告?

2019年,《时代》杂志开始评选一份名为“100 Next”的榜单,“聚焦100位正在塑造商业、娱乐、体育、政治、科学、健康等领域未来的新星”。

这份榜单被认为是《时代》杂志经典的“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榜的扩充。

正在塑造未来的人,总是给人希望。

今年在这份“100 Next”榜单中,有两位年轻艺术家:1983年出生的萨尔曼·托尔(Salman Toor),1984年出生的阿莫阿科·波阿佛(Amoako Boafo)。

前者来自巴基斯坦,生活在纽约;后者出生于加纳,定居在维也纳。

今天我们要重点聊聊前面这位,萨尔曼·托尔。

2月25日,农历正月十四,按照中国传统,年还没有过完。木木美术馆的官微就发布了一条新展预告:

萨尔曼·托尔将于2022年举办亚洲首个美术馆个展

4R9v2uYUEb47SSagnYX50GU9Qy7htYaHpBJFdmyh.jpg

对于这场即将在中国呈现的大展,托尔表示:“我非常兴奋并深感荣幸能够在木木美术馆举办展览。在将于中国展出的新作品中,我试图探讨关于自爱的叙事性表达以及对于差异的认知,并将其作为‘全球南方’不同文化间的一种对话。我非常期待与美术馆观众分享这些创作中的收获。”

UJTTuErlDgCZJhXTo8zBjLIxXZBsZgqLriv9JnPH.jpg

萨尔曼·托尔,《戴围巾的人和鞋》,2020

布面油画,木木美术馆馆藏, © Salman Toor

lTyOGEU528swZ8pVpbWxFROYG99j1O1tNr38gEcc.png

萨尔曼·托尔,《会面》,2020

木板油画,直径:30.5 cm

作品由艺术家和卢赫灵·奥古斯丁画廊(纽约)惠允

摄影:Farzad Owrang © Salman Toor

别说他的作品没人了解,就连萨尔曼·托尔这个人名,国内恐怕也很少有人关注过。

萨尔曼·托尔,1983年生于巴基斯坦拉合尔,目前生活和工作于美国纽约。

UD3d2AfIA4z9IoEmarjIjVZ2Fx2lipNNoYMqy318.jpg

Photo: Time

在他的个人网站上,我们找到了他参加过的重要个展及群展记录,也没有看到更多的亮点。

2008年,第一次在意大利参加群展Pratt in Lucca;

2009年,第一次个展在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的Kahlo画廊。

qVwakQTgwgLLl1O4o9d9xr09xnBXY6aHJh8Pqa6k.jpg

萨尔曼·托尔,《群体》,2020

木板油画,作品由艺术家和卢赫灵·奥古斯丁画廊(纽约)惠允

摄影:Farzad Owrang © Salman Toor

GPcTSBvujEuxYEpTlSH4GJQQERhdO4qOFbEXSp0k.jpg

萨尔曼·托尔,《绿色群体》,2020

布面油画,作品由艺术家和卢赫灵·奥古斯丁画廊(纽约)惠允

摄影:Farzad Owrang © Salman Toor

RfmEVwSzdS0zZzGJHt2oLPsGzEssvKFJPPfubKZv.png

萨尔曼·托尔,《庭院》,2020

木板油画,76.2 x 61 cm

作品由艺术家和卢赫灵·奥古斯丁画廊(纽约)惠允

摄影:Farzad Owrang © Salman Toor

从2009年到2020年,11年时间,他只在美国的阿默斯特和纽约、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和拉合尔以及印度首都新德里这5座城市办过个展。

但是,2020年11月13日,托尔却在纽约一线机构惠特尼美术馆举行了他的首次机构个展“我如何知道”,展期持续至2021年4月4日。

XJb3DcuZkRFAGQtu6CfRo4aH6bUf0XVHVewBvBNq.jpg

萨尔曼·托尔的作品,图片来自惠特尼博物馆官网

作为人生第一场重要的美术馆级别个展,托尔在这场展览呈现了他最新的一些油画创作。

托尔以其结合了学术技巧和速写风格的小规模肖像作品而闻名,反复使用的调色风格和对艺术史的参考,增强了托尔绘画作品的情感影响,并为他从生活经验中得出的叙述添加了奇幻元素。

比如这幅,华丽的室内场景下,朋友们有人在跳舞,有人在玩智能手机。

FaU6jE9cfcj1jYVkHhqj1X3dXOjvRdjZeo0DykF7.jpg

Salman Toor, Bar Boy, 2019. (121.9 × 152.4 cm).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 Salman Toor.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

在这些理想主义的背景下,他笔下的人物从外部世界强加给他们的枷锁中解脱出来。柔和的场景突出了被动的时刻,传达出来一种怀旧或疏离。

在这次展览中,还有一幅油画,描绘的是一个孤独的男子——他的物品被展出,以供机场安检人员检查;另一种则使家庭餐桌上不言而喻的紧张气氛变得明显。

5wCHKC5EPr57p11Bm8uXZKkbhQkUyxmrVxocFBZU.JPG

Salman Toor, Man with Face Creams and Phone Plug, 2019. 109.2 × 91.4 cm.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 Salman Toor.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

总的来说,托尔的绘画考虑了当代公共和私人生活中的脆弱性,以及酷儿、流散身份背景下的社区概念。

他绚丽而富有洞察力的具象绘画,描绘了艺术家所虚构的棕色人种酷儿年轻男性在当代都市文化中私密的日常生活瞬间。

《时代》杂志这样评价萨尔曼·托尔:“他的艺术创作,公然以南亚血统的酷儿男子为中心,颠覆了古老绘画的风格”。

ea5OkXBD947KwgIWCWJW6AZ34AziuIW5pGEvf6dS.jpg

Salman Toor, view of Untitled, 2017 in artist’s studio. (60.9 × 60.9 cm).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Courtesy the artist

RqXebLCX6kJiC6MsKwmpMeWEYK7WLNY6mVdgQDTZ.jpg

Salman Toor 'Liberty Porcelain',143 x 92.5 cm,PHILLIPS

去年12月,富艺斯在伦敦举办的“New Now”专场拍卖会上,萨尔曼·托尔创作于2012年的“Liberty Porcelain”以37.8万英镑的价格成交,远远高出了拍前4万块英镑的最低估价。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到12月,仅仅三、四个月,富艺斯就拍出了3幅托尔的画作。

C9GNi049vGtviQ3vfP47tTEK82RK14pHRWmHwpRR.jpg

Salman Toor 'Group Dance' (2012),119 x 152 cm.PHILLIPS

紧接着,在佳士得纽约的一场拍卖会上,托尔2015年的三部曲作品“Rooftop Ghost Party I”第一部分上拍,最终以82.2万美元成交,超了最高估价5倍。

DgvT1VddWGLY4lt08JrBdZi72V6Kqx75eUI6kIqL.jpg

Salman Toor,The Star,2019

富艺斯副总裁Jean-Paul Engelen坦言:“几个月前,我们在伦敦晚拍中最先将萨尔曼·托尔推到了二级市场中,从那之后,藏家对他的需求就猛涨起来,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亚洲,都开始争抢他的作品。”

“他从自己的生活、流行文化和更大的艺术历史经典中汲取灵感,他的画作与各种背景的人产生了深刻的共鸣,这当然是他的作品始终超出售前预估的原因之一。而他在惠特尼博物馆展览的成功更加巩固了他的地位。”

回过头来再看《时代》杂志这份榜单选择的两位艺术家:都是80后,都来自小国,都画肖像,都在好好画画,很在踏实地往前走。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张天宇/编译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