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H&W新闻:豪瑟沃斯宣布于全球范围内代理艺术家加里·西蒙斯

豪瑟沃斯荣幸宣布,画廊将于全球范围内代理艺术家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摄影:Tito Molina, HRDWRKER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1964年出生于纽约市,在过去的三十年间,他因其深刻而充满活力的艺术实践而广受赞誉;透过对绘画、雕塑、声音与建筑环境等媒介的使用,西蒙斯在作品中探讨了种族、阶级、社会刻板印象与政治等重要的议题。西蒙斯的创作关注过去对当下的影响,并特别回应了记忆不稳定的特性以及美国人嗜好修改甚至替换个人与集体经验的现象。在西蒙斯著名的插图画里,人物与文字的白色轮廓——浸淫在种族主义游吟传统中的二十世纪卡通形象、消失的建筑遗址、经典的电影片名卡、蒸发的烟云、闪烁的星星——被画在了类似黑板一样的表面之上,再用手涂抹成模糊的样子。借助这种标志性的“擦除”手法,西蒙斯别出心裁地捕捉到了历史被改变的效应,而与此同时,历史的能量却仍然继续在塑造着当下的生活。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言,“当你试图擦掉某个东西的时候,总会留下一些痕迹。”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鬼魂》(Ghoster),1997 ,粉笔 黑板油漆 墙上,136 x 436 英寸 / 345.44 x 1107.44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象征性地使用了擦除这一概念,因为后者也与非裔美国人的历史与文化密切相关;借助体育、音乐、电影、卡通等流行文化的力量,艺术家在作品中探讨了国家的形象与性格是如何被构建起来的。与此同时,西蒙斯的实践同样也在致力于拓展行动艺术、极简主义、观念主义与行为艺术的形式语汇。例如,艺术家为即将于2021年4月3日在西雅图亨利艺术馆开幕的展览「加里·西蒙斯:引擎室」(Gary Simmons: The Engine Room)创作了一件可被当作是某种互动空间的装置作品;这件作品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传统美国郊区的车库建筑,而车库也是一个发明、创造与实验的场所,特别是对音乐和乐队来说。“引擎室”同时是一间私人实验室、一个公共舞台与一件雕塑作品,并附带了一件大型壁画新作与一系列绘画新作;此外,“引擎室”也将借助西雅图融贯古今的独特音乐场景,组织一系列的音乐家驻地活动,并进一步挖掘那些鲜为人知但却同样重要的流派与实践。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B 面》(B-Sides),2021,粉笔画 冷蜡 油彩 画布,144 x 360 x 2 英寸 / 365.76 x 914.4 x 5.08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豪瑟沃斯与西蒙斯合作的首场展览将于2022年在画廊位于洛杉矶市中心艺术区的综合体中进行呈现。

我们很高兴宣布与加里·西蒙斯的合作,并荣幸欢迎他加入豪瑟沃斯的大家庭。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加里的绘画、装置、声音作品与雕塑都实现了一种极其难得的“感观炼金术”。他一边描绘一边擦除的工作方法本身就暗示了美国文化的怪异与任性无常,而他同时又创造出了一种强大的艺术语言,来表现美国黑人的个体与集体经验。
——豪瑟沃斯总裁
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走进竞技场》(Step Into The Arena),1994,木材 金属 画布 颜料 鞋子,91.2 x 120 x 120 英寸 / 231.648 x 304.8 x 304.8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马克·佩约特亦表示:“其实,加里早就可以算是我们画廊大家庭里的一员了:他曾跟杰克·惠滕(Jack Whitten)与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学习并与他们建立了非常亲密的友谊,同时他也是包括画廊合作的艺术家格兰·里根(Glenn Ligon)与劳娜·辛普逊(Lorna Simpson)在内的同辈艺术家圈子里的一员。我们很希望能把他的作品介绍给全球更广泛的观众与年轻一代。”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钢琴师》(Piano Man),2020.油彩 冷蜡 画布,84 x 108 英寸  / 213.36 x 274.32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的作品曾在国内和国际上的许多展览中亮相。他最早在1993年的惠特尼双年展以及1994年由希尔玛·戈登(Thelma Golden)策划的里程碑式的展览「黑人男性:当代美国艺术对男性气质的表现」(Black Male.Representations of Masculinit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n Art)中名声大振。西蒙斯近期的个展包括:「褪向黑」(Fade to Black),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洛杉矶(2017-18);「重拾黑色方舟的记忆」(Recapturing Memories of the Black Ark),Southern Exposure,旧金山(2017);「幽灵卷轴」(Ghost Reels),绘画中心,纽约(2016-18);「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由底特律文化实验室与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联合呈现,底特律(2016);「项目空间:加里·西蒙斯」(Project Gallery: Gary Simmons),佩雷斯艺术博物馆,迈阿密(2014-15);以及「聚焦:加里·西蒙斯」(Focus: Gary Simmons),沃斯堡现代艺术博物馆,沃斯堡(2013)。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战斗之夜》(Fight Night),2014,油彩 搪瓷 冷蜡 木材,96 x 144 英寸 / 243.84 x 365.76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曾获得过许多荣誉与奖项,包括哈莱姆工作室美术馆的“乔伊斯·亚历山大·魏恩艺术家奖”(Joyce Alexander Wein Prize,2013);乔治·冈德基金会的“美国冈德奖”(USA Gund Fellowship,2007);以及国家艺术基金会的“Interarts Grant”(1990)。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永远向前…》(Everforward… ),1993,皮革 金属线 缎 蕾丝,35 x 15 x 6 英寸  / 88.9 x 38.1 x 15.24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艺术家的作品也被全球多个重要美术馆纳入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现代艺术博物馆、哈莱姆工作室美术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宾夕法尼亚费城艺术博物馆、华盛顿特区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加州的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与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墨西哥城的La Colección Jumex。


关于艺术家

加里·西蒙斯利用美国流行文化中的标志与刻板印象进行创作,以回应关于种族与阶级的个人以及集体经验。

西蒙斯1964年出生于纽约,并于1988年在视觉艺术学院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1990年在加州艺术学院获得了艺术硕士学位,师从查尔斯·盖恩斯、麦克·阿舍(Michael Asher)、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凯瑟琳·洛德(Catherine Lord)、迈克·凯利(Mike Kelley)等人。毕业之后,西蒙斯在纽约市里的一所旧学校里建立的工作室。在那段时间里,他主要从事雕塑创作,而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他还将重新回到这一媒介。这一时期的作品——比如《大笨蛋》(Big Dunce,1989)——使用了学校教室里的物件,并透过童年经历来讨论种族的不平等与制度性的种族主义。这一主题在作品《Six-X》(1989)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而这件作品是由挂在校舍衣帽架上的六件孩子尺寸的三K党服装组成的。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这是…亲爱的》(Here’s…Honey)1992,粉笔 黑板油漆 墙上,尺寸可变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对教学材料——特别是现成的黑板——的使用,为他的作品带来了形式与美学上的突破,而这也启发了他随后的许多作品,其中对图像的擦除一直是一个强大的、反复出现的主题。擦除与短暂性的比喻暗示着记忆转瞬即逝的特性以及被重新书写的历史。西蒙斯从流行文化、音乐、方言土语以及卡通形象中提取素材,特别是早期动画中那些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角色。艺术家受惠特尼双年展委托创作的标志性作品《眼睛之墙》(Wall of Eyes,1993)探讨了黑板在超大尺度上所拥有的美学可能性。西蒙斯先是用粉笔在直接上墙的石板漆上画出卡通的眼睛,再故意用手把粉笔画出的线条涂抹掉。对此,艺术家如此解释,“我开始思考,黑板上的图像永远都不可能被完全抹去。这就像是试图去抹掉一种刻板印象以及你所携带的种族伤痛的痕迹。”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甜蜜的科学》(Sweet Science),2014,颜料喷墨打印 墙上,尺寸可变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在其他重要的委托创作中,西蒙斯早已超越了美术馆与画廊围墙的限制,从而创作出了许多兼具表演性与场地特定性的作品,并借此强调了其与艺术史轨迹(包括极简主义与观念艺术)之间的联系。在受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委托创作的作品《天空擦除画》(Sky Erasure Drawings,1996)中,飞机用液体石蜡将蒸汽星临时地刻在了日间的天空之上。在他为洛杉矶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创作的沉浸式装置作品《褪向黑》(2017)中,西蒙斯创作了五幅巨大的墙面壁画,并在其中使用了许多经典默片的片名——这些基本已经被遗忘的电影与非裔美国人演员在这些打字机样式的文字中显现,然后又藏身于幽灵般的痕迹之中。在他最近的系列作品中,西蒙斯通过对瞭望塔与灯塔的描绘,挖掘了监控的结构。这些作品故意含糊其辞,打破了安全与控制的能指之间的界限。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褪向黑》(Fade to Black),2017,场域特定墙面绘画装置,「加里·西蒙斯:褪向黑」(Gary Simmons: Fade to Black)展览现场图,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California African American Museum),洛杉矶,2017年 7月12日至2018年7月31日,摄影:Brian Forrest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西蒙斯对音乐的投入也不断地影响着他的实践,并让他得以从dub、朋克、嘻哈、雷鬼与说唱音乐中汲取丰富的灵感。尤其是受到了这些风格流派所带有的种族与阶级政治的影响,艺术家的创作也追溯了许多塑造了当代文化的音乐声音。2014年,西蒙斯凭借其堆叠式的扬声器作品《重拾黑色方舟的记忆》收获了许多重要的关注。受到牙买加音乐声音系统的启发,这件作品是一件活的雕塑,它邀请音乐家们利用它来进行表演,再把他们表演所使用的设置保留下来。此外,这件作品持续演变的历史,也为艺术家在其知名的擦除系列绘画中对过去的记录,提供了一种对照与补充的方法。

▲ 加里·西蒙斯(Gary Simmons),《永远的冠军》(Everlast Champion),1991,镀金鞋,35 x 14 x 5 英寸 / 88.9 x 35.56 x 12.7 厘米 © 加里·西蒙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在2016年受底特律文化实验室委托创作的一件场地特定的装置作品中,西蒙斯受到了演出宣传常用的游击式非法张贴这种营销方式的启发。他使用从跳蚤市场和互联网上找来的海报,并对原件进行再次处理,让颜色变得更加饱和或者对文字进行重新加工,然后再将它们层叠到胶合板或画布上面。与西蒙斯其他许多作品类似,这些作品也同样唤醒了散落于个人与集体记忆之间的碎片。



当前展览
点击图片浏览展览详情


H
H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豪瑟沃斯官网浏览详情

来源:HauserWirth画廊 作者:HauserWirth画廊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