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真正的艺术家要飞越多少片海--抽象实验水墨先行者杭法基

 

QEdrCY1UBO9cIEs5W8bHDyBAy9U652UcLbNcnMed.png

台湾《waves生活潮》杂志2021春季号专题

  年近耄耋之年的艺术家杭法基站在偌大的画室,身体显得更加单薄,脸上却是禅定般的祥和、坚定,四周的墙壁挂满了他在疫情被困期间创作的大幅新主题水墨,地上展开的是他新构想需要实现的下一个主题的创作,尺幅之大已经让人没有了落脚之处。他说:“我今天画这些,明天又会画新的东西,也可能是做新的装置。在我眼中没有类别,都是艺术,每天都在忙,但有时也会读书看画,还有打坐似的发呆,或许这也是一种休息方式。”面对消瘦、沧桑而又生机勃勃的杭法基,鲍勃.迪伦的那首老歌《Blowin‘in the Wind》在我耳边回响:“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称得上男子汉?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片海,才能安歇在沙滩上?一座山峰要屹立多久,才能回归到大海?一些人还要生存多少年,才能最终获得自由?答案在风中飘荡。”这首歌仿佛就是为这个一生都在为艺术而奔跑的男人而作。

o25z0mpbhkb2XLYSKLLJaARMXOch3TLEBYu1DNfk.jpg

巨幅水墨头像,作者在展出现场.2018

  现今为中国美协主席的范迪安在二十年前出版的《杭法基抽象水墨画集》前言中曾谈到:“他是最早从事水墨实验的画家之一,从80年代中期开始,就以水墨的抽象表现为专攻的目标,持之以恒、锲而不舍。历久经年,他在营造自己的艺术世界和表现自己思想情感上达到了自足的境界,终成一家面貌。他的作品看上去画无定法,随机应变,形态多样,但贯注了饱满的人文关怀。”

tINc2rvf8r5zYMp5GnCACgfoh2hMmCmKbqksyWWB.jpg

杭法基在工作室的水墨人像创作一角 2017

  艺术需要与自己较劲,不断消解自身的能量

  2012年,年近70的退休老人杭法基一个人来到宋庄,似乎比57岁为艺北漂的齐白石还要迟十几年来北京。而此前他在中国抽象实验水墨界奔跑了30多年,是最早一批的先行者,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90年代末,在中国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美国菲尼克斯艺术中心等地,曾先后举办过16次个人画展,近十几年来一直沉埋于艺术求索之中。谈到艺术,他开心得像孩子:“能活多久听从上帝安排,趁头脑与体力还可以时做自己很感兴趣的艺术,做艺术的过程就是不断与自己较劲。”

hOqtgKNUZYoxXFUUjAO4AoNt7i6MkOUSnORUY46L.jpg

疫情初期在自己作品前摄  2020年

  2018年10月,“无相·独行”杭法基艺术文献展在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开幕。展览展出了杭法基近六十年艺术生涯的创作,包含他将近三十年的抽象实验水墨作品,其中有1976年《人民日报》发表杭法基速写作品、1988年中国美术馆“杭法基现代水墨、拼贴画展”、1996年中国美术馆“杭法基现代作品展”等许多历史照片和文献,系统清晰地呈现了杭法基独立而行的艺术之路,他似乎始终走在不断颠覆与否定自我、不破不立的艺术朝圣路上。

PLrlanOXN9hq7jP0TzfbjOphHomRfvzOqojuqfLq.jpg

摄于1980年(拼贴时期 )

  提到杭法基,很多人把他看成是艺术修行路上的“独行侠”。1945年杭法基出生于安徽当涂县,这里是诗仙李白的终老之地,浓郁的文艺气息让杭法基从小就爱上了诗书画,青春艺术路上他最早开始的是写实绘画,其实那时他已经画过许多油画写生,也有国画人物作品参加过国内美术大展。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西方艺术很难见到,特别是生活在相对封闭的江南小城,一位朋友悄悄送给杭法基有关西方现代艺术的小画册,其中马蒂斯,马瑟维尔等大师的拼贴作品使他感到异常兴奋,他大胆探索由刚开始玩的布贴直接踏入受西方现代艺术影响的拼贴画,新鲜的纯抽象性视觉元素在当时沉闷的美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中国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等地都为他举办了个展。但很快他不满足于此,开启了更深的抽象性形式语言的探索,抽象拼贴艺术的经历让他思想上松绑与解放,成为1981年他由传统写实的方法直接跨入抽象实验水墨探索最主要的动力。

tosldEc5oGlFgLoKESJYKxwTXzOHAV95VtlAt9qS.jpg

《消解》系列:作者抽象水墨画集的消解 之二  2013年

  在拼贴艺术创作中,他将“剪”和“贴”的动作性和形式性发挥到了极致,这也成为他接下来创作《宇宙》系列、《魔方》系列显著的视觉特征,以画为主,辅以拓印、滴洒、拼贴等,获得力感与重量感的同时,于墨色变化中充满神秘虚幻,有内在的叙事色彩,涉及从富有东方感性“意象”味道的“热抽象”到西方理性分析的“冷抽象”;1996年“双联画”系列、1998年“书象”系列、2002年《抽象水墨文人画》系列,时而感奋、激越、时而苦涩、苍凉,时而无声控诉,时而潜心思考,时而迷茫无奈,充满现实的思考和人文的关注。任何形式对于他都是随兴致而行,但一种形式一旦开始,就想玩到一种新的高度或自己很满意与过瘾才行。正如他2010开始的“消解”系列,他的艺术创作始终试图消解自身的束缚和禁锢,保持一种警醒、置疑和反思的态度,践行着具有独立批判精神的当代艺术实践。

0ez7rPXoCjLfQw1KPJfZ0TA7C423h2oKwcPTKt5G.jpg

《耗》  装置  泡沫塑料、包装盒 2018

  2015年“一个人o杭法基水墨消解展”在今日美术馆展出,“消解”系列将来源于不同“母体”中的材料抽离出来,进行二次叠加,打破了正常的时间和空间的逻辑属性,杭法基把一些日记、票据、画册、各种各样的报纸等裱贴拼撕成画面,并且留下了原件复印件同时展出。其中的一件装置作品《生命树》由一位已谢世老人的数十本日记搓成绳带半捆绑而成,象征着人的一生都在向往挣脱捆绑与束缚的自由,充满了悲情,耐人寻味,这似乎不是一个个人的自传,而是一个民众整体性的视觉呈现。他将抽象的表达引领到一个新的内涵与境界,具有很强的观念表达诉求,不再是一种纯形式的探求,他的创作紧跟当下的社会、政治和文化动向。有关他不断变化的新鲜感受,达至感性的爆发、理性的凝结,艺术本体与社会结合,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进程中,这种个人思考和艺术实践的价值是不可替代的。

UClPGrit4KuRNx5he97sxfzrPDnsRL5Ek5pcYEX8.jpg

《消解》系列:作者早期作品的消解 2016年

  从2012进入宋庄开始到2018年,杭法基在闲暇之余创作了《宋庄人》系列及多种人像水墨作品,传统水墨人物的延续结合当代艺术实验,他说这是艺术上两条腿走路的产物。这些水墨肖像灵感来自当下生活,线条自由勃发,挥洒淋漓,神秘中饱含生命的灵动,也饱含画家的悲天悯人的深厚情感,杭法基不自觉地表达了东方根性的内美与张力。真是“欲揽狂草入画来”,穿插重叠的线条和水墨交融勾勒出“风雨夜归人”的苍凉、“无房者”的苦恼、“老居士”的苦涩、“老烟鬼”的颤栗,这种非抽象非具象的心象表达格外传神,且充满了诗意与快意。这种潜意识的独具东方魅力的当代艺术表达,融合了西方表现主义与中国写意精神,浑然一体暗藏禅机。

1A6gRUGjWF414HFDP4Ox2STaYaWZ3yqcyHxQ1vDf.jpg

水墨头像系列

  无“象”法门:意象抽象无非心象

  面对当代艺术何去何从与中国画的转型,杭法基从不满足于沿袭传统的路径,也不崇尚西方的方向,他总是以勇敢的姿态从不同方向进行探索,回首杭法基的几大系列,每个时期都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面貌,时而装置时而水墨时而观念,时而抽象时而具象,时而偏于传统时而尖锐先锋,材料、技法、形式多种多样,杭法基只为实现在艺术实验中有更大的自由与自主性,他称自己是无“象”法门,他认为真正当代的意境是不分具象还是抽象的,也无风格主义的偏向,纯粹、本真而又蕴含内在的当代性是自己的追求。

ArKx2gXqUU55pdlBvvUtn5MgiJHKL74Okv8KhuwB.jpg

疫难系列  纸本  2020年

  抽象绘画作为一种现代艺术形态,在西方已有不同流派,杭法基在东西方属性上从未刻意,他的生活就在东方,他说自己是无东无西、无古无今、无新无旧,不论是有意味的形式还是观念表达等,全球化语境时代,他认为当代艺术主流应该是“东西方文化相互包容为一体,意象抽象无非心象”,无论媒介载体如何有差异等,人性内涵本质上是相通的,人类文化呈现出一种整体观念形态,尽管东西方当代艺术现在也面临某种类似瓶颈似的困境。

bzCtrnYOHi0Esbgdt6PkgwU7FTuIIEkxpu7aew3O.jpg

《书象系列____墨书之八》 1998

  对杭法基来说,何为当代?就是从肉身到精神真正活在当下,游弋于当代艺术思潮中,做当代人才会成当代艺术家,拿出的就是当代作品。不是看其一时一事,而是一种整体的精神流向,不排斥任何艺术形式、观念与手法,包括抽象、写实、写意等皆可各行其道,主要是思想观念。对他来说,所谓当代艺术,其精神内蕴、意念倾诉、手法更新、陌生感的转换等等,如同快节奏不断变化令人眼花的当代社会一样,太丰富了,他迫不及待地运用一切方式手段进行实践,当代艺术就是全球化与多元化的精神载体,也不排斥地域性的特色,历经丰富的古代、现代文明跨入今天的“当代”,在艺术上更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与自由个性。当下生活、宏观的人文感悟、历史的追思、感性的触动共同促成了他艺术创作的灵感与面貌。

5IXHe4NZgoqz1awr9QIuhN3rZWHLgCYkH2CahF39.jpg

《抽象水墨--佛光》1990

  他把自己活成了艺术本身

  面对艺术杭法基始终谦卑而真诚,他在生活上可以简陋随意、粗茶淡饭,艺术上却不断求新求变,一有新的想法马上动手实践;他现在交际简单、“耐”得住寂寞,而又保持着恒常状态的激情。他希望自己真正进入一种比较纯粹的类似艺术“修行”状态,他还有搞艺术的激情与欲望,对他来说,好好的画画,也可能是另一类修行。

  随着年纪增大,他经常反省年青时还会产生一点无知的自大,现在感觉自己只不过是一粒微尘,他经常想起美国诗人惠特曼那句话:“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由此,自身也获得了无限的自由。如同孤独行者的梦幻人生,过程却是真实的。

ZVTPH6eTVQcU0H98Dy7vaz2ZJ4Fz5t9YpiP6IXM2.jpg

《魔方系列--月食》 1993

divI37u2goPttRrJRXwJKq1BT6FEzFokKsf4J3gJ.png

双联画系列----生命的律动

  杭法基是一个感性至上的人,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就很幸福与知足,有激情时会干得非常上手,一旦没感觉,就去搞别的实验,隔段时间再回头,反正永远不会闲着。艺术这条河水很深,流很急,有些人中途就歇火了,但是艺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生命中外延内化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撑,衰年变法哪怕再辛苦也一直走下去。他内敛坚定的气质、沉潜专注的态度让他的作品精微细腻、充满质地,有着内心的鲜活,远离外界尘世的浮躁,长期的艺术修炼之路实现他自我融通的世界,这是属于他的心象世界,也体现了他的处世态度和人生理想。他说自己在水墨淋漓中,找到了心灵的归宿,找到了与德库宁对话的酣畅。

nsbnCU8RZopa29whjh2Fh8LICrmq1E7pqaDaQoup.jpg

​假面系列  2019

  77岁的杭法基已经成为了当代艺术中的精神标杆,他不断凤凰涅槃、不苟合于流行的独立性,如老僧般安贫乐道、脱俗的意志,一如既往、自由无惧的探索激情,谦卑而与人为善的悲悯情怀,深厚的艺术修养与综合品性,都鼓励着更多人在喧嚣浮华中坚守本真的力量。真正的当代艺术家,一定是站在这个时代的精神前沿,不停歇地寻找、发现、探索、表达这个时代。

  好象一切都在流向最终的归点,一切又似乎刚刚开始的原点,这就是杭法基的艺术人生。

  本文摘自台湾《waves生活潮》杂志2021春季号

  作者:石菲

来源:法魅艺术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