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乾隆南巡》创作札记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以下简称工程)自2011年底立项启动后,美术界欢欣鼓舞,凡有创作实力的画家都跃跃欲试。2012年5月,经中科院历史研究所遴选、专家多次论证的150个创作选题正式通过媒体向全国发布。7月,工程全国动员大会在四川召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性创作活动拉开帷幕。浙江省在组织全省重点画家申报选题、创作小草图时,推荐我画《乾隆南巡》。后来,《乾隆南巡》参加省选,参加工程2012年12月、2013年5月两轮国选,都顺利通过,有幸中标。此时,全国入围的作品共167件。2013年9月13日,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创作草图观摩展开幕暨签约仪式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举行,我应邀赴京参加仪式。这是时代赋予我献身艺术的机遇,五年的创作历程,我要认真走好每一步。

  题材与主题的选择

  “工程”150个选题向全国发布后不久,浙江省美协在杭州召开专题会议,组织全省重点画家申报选题,创作草图参加全国竞选。会上,许江主席提出:浙江的重点作者首先要画好与浙江有关的题材。他与骆献跃秘书长一致推荐我画《乾隆南巡》。但我从来没有画过清代的题材,再者,历史上乾隆南巡六次,事件多,时间跨度大,到底画哪个主题心中无数。因此,一旦受命没有思想准备,感到很突然。于是就大量地研读乾隆南巡相关的历史资料,心中才明朗起来。

  乾隆,个性张扬,是个讲排场的皇帝。其南巡时,随从2500余人,沿途所到之处,所有的地方官员都必须穿戴朝服前往迎接,声势浩大。关于乾隆南巡的所有细节,清宫廷画家徐扬的12卷《乾隆南巡图卷》已详尽记录,如果再重复,显然是没有意义的。如今再次表现该题材,宜在乾隆历次南巡中选择一个最典型、最具历史和现实意义的事件。乾隆六次南巡,历时30多年,所作的大事中,最重要的有两件:一是治理淮河、黄河;二是治理海塘。当第二次南巡淮河、黄河治理告一段落后,从第三次南巡开始,乾隆便把目光转向浙江的海塘治理。治理淮河、黄河实际上只治标,唯有治理海塘做到了治本。自南宋以来,江南成为全国经济中心,尤其江浙粮食赋税占全国的比例越来越高,明清时更是高达40%以上。然而,历史上长三角经济发达地区经常遭受海潮的袭击,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清代自康熙后期,钱塘江海潮主流逐渐北移至海宁一带。因此,乾隆年间海宁段海塘防御海潮灾害成为乾隆当政时的重点水利工程之一。乾隆先后四次到海宁视察海塘工程,第三次、第四次主要考察比较不同材料修筑的利弊。当时对于建柴塘或是土塘还是石塘存在争议,乾隆对此也难以定夺。直至第五次南巡乾隆才决定建石塘,即修建牢固的“鱼鳞塘”,治理海塘由民修向官修转型,本着“不惜帑金,为民生谋一劳永逸之计”的原则,付出长达20年的努力。基于以上讨论,我确定将“治理海塘工程”作为《乾隆南巡》的主题。为此,我特地前往海宁盐官实地考察,亲眼见到当年的鱼鳞石塘,直至今天仍然坚固如初,真是名垂史册的惠民工程!盐官海塘也因此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从视觉艺术的角度来看,这一历史事件表现力丰富,场面宏大,可创作性远超前者。由此,我认为创作“乾隆南巡”,在内容上选择乾隆治理海塘,并选择工程即将竣工、官民同庆胜利成果的第六次南巡,是抓准典型的。

  基本构图的确立

  我善于创作人物众多、场面复杂的主题性大题材、大画幅的作品。乾隆视察海塘工程,需要大场面构图,正符合我的特长。

  经过对主题的深入考察,画面时间确定在海塘工程历经20余年修建、全面竣工前夕,即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乾隆第六次南巡考察海塘工程的场景。画面由三组人群组成--皇室、百姓、筑塘民工,以乾隆为代表的皇室为画面主体。这是74岁高龄的乾隆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南巡。他风尘仆仆地来到浙江海宁盐官,面对屹立海滨的鱼鳞大石塘,回首20多年来海塘工程从决策修建直至现在即将竣工,感慨万千,想到杭嘉湖平原、苏南平原沃土终于得以告别潮灾不断的苦难,更是深感欣慰。他情不自禁地从视察的官员中健步向前冲出去,急得撑华盖的侍从匆忙追赶。乾隆的这个动作设计,不仅让观众直接感受到他感慨激动之情,同时也迅速使其成整个画面的视觉中心,这就是《乾隆南巡》表现的历史瞬间。乾隆的身后是由朝廷王公大臣、侍卫和地方官员排列成的方阵,他们毕恭毕敬地待立在皇帝的身后,构成主体。画面右边是筑塘工地,民工们如火如荼地赶工,力保海塘工程如期竣工;画面左边是老百姓,除了围观者,更多的是在地方“耆老”的带领下,打着万民伞,举着彩旗、载歌载舞的庆祝人群,人们为海塘工程即将有力地保护江南水乡的繁华昌盛而欢欣鼓舞。从画面上看,中段皇家严整的方阵和左右两边百姓自由活动形成了强烈对比。而历史上的事实是在威严的皇帝面前,百姓是不能随便活动的。我为了使画面丰富、生动,具有艺术感染力,采取打破时空的方法解决以上矛盾,使不同的时空场景交织、再现于一幅画面上,极大地增加了画面容量和视觉冲击力 (此时尚为初稿,打破时空的设计将在第三次审稿会遭遇挑战,后文将作叙述)。

  草图第一稿(图1)完成后,发现两个问题:一、钱塘江江面太窄,江水不够壮观;二、“镇海塔”、“观潮楼”顶格的布局不妥。此图虽然表现乾隆视察海塘工程,不在观潮期(大潮时不能施工),但即便不是大潮,也要表现出水势以衬托造石塘的必要性。于是调整画面,形成草图第二稿(图2),感觉比第一稿好得多,就决定上送第二稿参加投标竞选。

  此图采用纸本设色,中段色彩设计较强烈,红调子,意欲突出吉祥的气氛。左右段色彩设计单纯,除乐队外,黑白灰为主,以突出中间主体。

  2012年12月,“工程”浙江省作品集稿选拔,约120件草图(包括小色稿)评出50件上送北京参加首轮“工程”草图观摩暨评选会,全国各地也都评选出优秀作品上送投标竞选,共计1084件,评选结果只有88件作品入围,我的《乾隆南巡》顺利通过省选与首轮国选。由于有近半数的选题作品达不到要求,且还需要继续对空缺的选题进行招标,同时对首轮入围的88件作品提出意见进行修改。2013年5月,“工程”举行第二次专家评审会。评委对首轮入选的草图修改稿以及空缺选题的草图进行评审。结果,首轮入选的88件作品中有7件落选,只剩81件,《乾隆南巡》仍入选。经过两轮投标竞选,共有167件作品入围。

  两次修改的收获

  由于工程作品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并陈列,因此无论在艺术还是历史方面,质量把控都非常严格,六次大评审贯穿始终。第一次、第二次评审从艺术质量角度对作品作者进行选拔。第三次评审从文博、历史、考古等学术角度严格排查画面上出现的硬伤,大到创作主题选择的准确性,小到人物服饰、道具器皿。评审气氛紧张,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发现问题,不少作品需要推翻重画,甚至多次推翻重画,庆幸每次评审我的《乾隆南巡》都属于情况较好的一类。

  《乾隆南巡》比较大的修改有两次,每次都向工程指导委员会书面报告修改情况。

  第一次修改

  一、专家建议(原文):

  史上乾隆六次南巡,规模宏大。构图场面显单薄,体现的份量不够。要超越古人同类题材作品,要在构思上再下功夫,也可换切入点和表现形式,例如乾隆微服私访等。建议再研究选题。以上意见供作者参考。

  二、对专家意见的回应:

  1、选择海塘治理及第六次南巡作为切入点的理由。

  在“题材与主题的选择”一章已作论证,此处不再赘述。

  2、为什么不选择乾隆微服私访作为切入点的理由。

  专家在建议中提到可考虑以乾隆微服私访作为切入点。然而,历史上南巡之前,朝廷就派专员到各地教演迎送仪式。出巡时,大张旗鼓的皇家队伍未到,各地早已家喻户晓。所以,微服私访不可能成为性格张扬的乾隆在南巡时的主体工作。再者,重大历史题材画幅巨大,需要份量重的大场面,所有这一切都不宜选择该主题。

  3、采纳专家建议中可采纳的意见深化原画面。

  《乾隆南巡》原小草图已经花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而且在投标中已被评委认可。因此,我决定在此基础上遵照专家“构图场面显单薄,体现的份量不够”的修改建议做进一步深化,继续把场面画大,把份量画足。

  三、修改方案:继续深化画面  画足场面和份量

  小草图修改阶段的三个月,我继续努力搜集、阅读乾隆六次南巡的相关大量文字资料。在省美协的大力帮助下又数次赴海宁深入生活,勘察石塘现场,观看海塘4D影像资料,参观海塘博物馆,召集有关文史专家对原小草图进行会审,向他们征求修改意见。此后,我对小草图修改就心中有底了。

  具体修改情况如下:

  1、增人数。画面加宽1/5,总人数由原来的383人,增加到453人。

  2、增景物。景物除镇海塔、观潮楼外,增画了祭坛及海堤上的杨柳。史载乾隆每次视察海塘工程都要举行祭海神仪式,祈求海神保平安。此坛后来毁坏,现海宁市在原址上建造了观潮台。此外,乾隆当年还命令在海堤多种杨柳,我便在画面后方沿堤画了一排柳树。

  3、增画太子。与此前不同,乾隆第六次南巡未携后宫。这一年他已74岁,不得不考虑接班人的继承问题,他命太子颙琰(即嘉庆帝)随他出巡,使其了解国情与民生,因此在皇室方阵的阵首增画了太子。

  4、增画耆老。乾隆每次到海宁都住在大学士陈元龙的府上,除了小草图原有的耆老外,在皇室阵首又增画了两位退休的老臣(绅士)。

  5、增旗帜马匹。龙(虎)旗由原来的9面增加到15面;马匹由原来的24匹增加到29匹。

  6、增画条石。传世的海塘工程建筑实际上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功劳,所以根据后来找到的史料增容了大量筑塘细节。查阅资料,得知主要建筑材料条石长五尺,宽二尺,厚一尺。因用量太大,只能从四面八方采集,我在画面下方画了陆路运石的车队,在右边画了水路运石船,并在海塘博物馆得到启发,想象创造了人工“吊车”。

  7、增画铁锔、铁锭扣榫固定条石。根据海塘博物馆的实物和照片获知,为了石条不移位,石条和石条之间用两块铁锔或铁锭扣榫固定,以使条石互相勾连巩固。于是,我设计了外面运进来的是石条粗坯,再由石匠在现场加工榫眼,还有人把铁锭凿入榫口。铁锭也是铁匠现场锤炼而成,他们有的打铁,有的拉风箱,旁边放着木炭框和铁锭的成品。该处部分画面被一块白色的简易布篷遮住,不禁让人联想布篷下又是一番怎样的劳动情景。布篷的设计既是构图的需要,又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8、增画石灰糯米浆砌连条石。历史上,除了用铁锭扣榫固定条石外,条石之间还用石灰浆混合糯米粥砌连。所以在炼铁的锅炉旁边添了大铁锅煮糯米粥的一组场景。有的人用独轮车运米,有的人在锅里搅拌,有的人把粥舀到桶里,有的人则把粥倒向石灰坑中……

  修改后的小草图,无论在画面构图、气势营造上,还是情节表现、内涵传达上,都比上一稿丰富、深入得多。(图四、五)

  第二次修改

  2014年工程办公室通知作品《乾隆南巡》10月16日至19日参加“杭州片区的指导作品正稿创作”审稿会议。这次主要是历史学家审查作品有否“硬伤”。会上,我介绍了《乾隆南巡》的创作情况。专家会审时,王震中等老师一致认为在乾隆历次南巡所做的事情中选择“治理海塘工程”作为创作主题选择准确。创作内容得到了历史学专家的正式肯定,值得庆幸。然而,孙机老师指出我作品中的硬伤:不要打破时空。还有赵连赏老师提出一些服饰问题。根据国家博物馆的作品收藏要求,历史画不能采取一般文艺作品的创作方法,要尽量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主要问题即一个“跪”字。当日晚餐后,我特地到赵连赏老师住的房间登门请教关于“跪”与“服饰”两个问题。赵老师说所有的官(包括京官、地方官)可以都不跪,百姓则都要跪下来。审稿归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直思考、酝酿如何修改既能符合修改要求,又能保持原来恢弘的场面与热烈的气氛。

  修改时,我丢开已画的素描大稿,重新回到原来70cm×120cm的小草图,保留中间皇帝与百官部分,右边的筑塘民工、下面搬运石条的民工及左边欢庆的百姓三组群像全部推倒重画,皆使其下跪。我在下跪人群结构穿插与每个人的动态变化上下足功夫,并取得了成功。原本担心筑塘工地重画后,没有了劳动的热烈场面,会影响生动性,然而就目前的画面看反而感到形式感更强了。重画左边欢庆百姓后,整体感觉百姓都已经下跪(图六、七),但还有一部分人由于以下原因没有下跪:

  一、乾隆优礼“耆老”。根据史料:历次南巡,乾隆都竭力笼络汉族官僚地主、缙绅富商、文人仕子。为表示优礼高年,眷顾旧臣,乾隆每到一地,对前来接驾的致仕归田老臣都是劳问优渥。鱼鳞大石塘建筑费用巨大,除了朝廷拨款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富商捐款,他们当然也是乾隆破格笼络的对象。凡此等等,画面上,如最前面像陈元龙之类的跟在乾隆后面视察的耆老,后面举万民伞、倒酒、欲挤到前面向乾隆敬酒以显示君民和谐关系的几位“耆老”都没有让他们下跪。

  二、历史文献佐证乐队可以不下跪。画面夹道庆祝的百姓乐队载歌载舞以表现他们的感恩之情,这部分群像没有安排下跪,使画面得以有变化,更丰富生动,气氛更好。我查阅了国家博物馆出版的文献图册《乾隆南巡图研究》,由清宫廷画师徐扬奉命全程绘制的乾隆第一次南巡图,有四处乐队在皇帝面前不下跪的文献资料作为佐证。

  第二次修改主要是处理好历史真实与艺术表现之间的矛盾。第四次评审是第三次评审意见的修改通过;第五次、第六次是作品初验收与终验收,后三次评审,《乾隆南巡》都顺利通过,并得到好评。(另附:“工程”专家委员会专家评语)

  时代的机遇

  2016年11月20日,工程历经5年时间的认真创作,精心打磨,经专家评审验收通过的146件巨作构成中华史诗美术大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盛大开幕。我应工程组委会邀请赴京参加开幕式。

  展览开幕式现场,盛况空前。这次工程旨在通过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等视觉艺术形式来呈现中华民族辉煌灿烂的五千年历史文明,为中华民族树碑立传。入选的146件作品将长期陈列于国家博物馆,能够在国家殿堂中陈列的视觉艺术品,是为国之鸿宝,堪比重器,其艺术生命将远远超出作者的生理年龄,其意义甚至堪比生命价值。

  参与创作的美术家都深知这份荣耀的来之不易,大家都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文化使命感和创作热情,创作出这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中华史诗作品,正如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文史馆副馆长冯远所说:“最终确定入选的146件作品在史实凝缩表现、历史情景再现、艺术风格语言铸造和精神境界开拓上达到历史以来最好水平,标志着中国美术在历史画艺术创作领域取得的重大成果和所达到的高度,也填补了中华历史文明主题性美术创作的空白与缺憾。”在京期间,温州几家报社记者来电向我采访此时的感想,我激动地说:“能够参与这次建国以来国家最重大的美术创作工程,一方面是对国家文化事业贡献了力量,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自己的创作实力,实现了个人价值。在看到大展开幕式热烈的盛况和所有的展出作品时,五年来的创作艰辛都忘了,都是值得的,感到非常自豪。希望我的作品《乾隆南巡》能够为广大观众与艺术爱好者们所喜爱,并经受住历史的检验,在中华文明历史画卷中留下浓重的一笔。”

  原载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文献集》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戴宏海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