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艺术黄金周】 黑暗中的明珠 - 中世纪手抄书


说到漫长的中世纪,人们总是联想到瘟疫,死亡和对人性的压抑。事实上,在接近一千年的时间里,也有一些在艺术史上,不能被忽视的瑰宝,无论是高耸入云的哥特式教堂还是繁复精美的手抄书和珠宝,都是那个时期,人类智慧和审美的结晶。


今天我们就来重点讲讲泥金装饰手抄本(Illuminated manuscript)。在教育尚未普及的中世纪,能够阅读文字,并拥有图书是少数统治阶级和精英阶层才拥有的特权。手抄本的内容通常是关于宗教的,内文布满精美的装饰线,边框,字母和图案。人们会选用珍贵的颜料,牛皮或者羊皮纸,黄金和昂贵的珠宝制作书籍和书中华丽的插图。每本手抄书都是独一无二的珍品,至今仍然具有高度的学术和审美价值。





英格兰和爱尔兰的手抄本  

公元6世纪到7世纪


这一时期的手抄本通常带有强烈的不列颠群岛风格,通过无数抽象的线条,错综复杂的几何图案,动植物,鸟类图案组成的字母缩写,具有东方风格的地毯页(只有装饰图案,没有文字)等,使手抄本成为文字载体之外,一种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其中比较有名但是《杜罗之书》,《凯尔斯书》和《林迪斯法恩福音书》


相对于《杜罗之书》,100多年以后问世的《凯尔斯之书》在设计和装帧上更加繁复考究。作为中世纪最著名的装饰性手抄书之一,以书中插图的复杂性著称。这部书由四部福音书组成,每篇短文的开头都有一幅插图,总共约两千幅。和《杜罗之书》一样,这本书也藏于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


2009年,有关凯尔斯经的故事,还被改编成了一部动画。本片曾经获得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篇提名,片中包含大量中世纪手抄本和建筑元素,加上爱尔兰美丽的传说和音乐,不失为一部佳作。

爱尔兰手绘动画片

《凯尔斯经的秘密|The Secret of Kells 

目前三一学院图书馆,通常会在同一时期展出《凯尔斯经》四册中的两册,一册显示主要插图,另一册则显示典型的文本页面。

另一本这个时期著名的作品是《林迪斯法恩福音书(The Lindisfarne Gospels)》 

《林迪斯法恩福音书》共计516页,约用了150头小牛皮,花了10年时间制作。手稿中使用的颜料种类繁多,主要是矿物质和动植物提取物,用了约90种颜色绘制。公元875年左右,由于维京人的袭击,福音书离开林迪斯修道院,几经辗转,最终在十八世纪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与前两本书比,林迪斯在制作工艺和复杂程度上,毫不逊色,书中含有大量凯尔特,日耳曼和爱尔兰的艺术元素。最经典的,应该数繁复的螺旋纹,“凯尔特结”和大量交织的鸟类,动物图案。虽然这本书原有的镶有珍贵宝石的书封已经在历史的迁移中丢失,所幸文字内容完好无损,流传至今。

这些精美绝伦的豪华手抄福音书,不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甚至不是放在图书馆中供人查阅的,而是在重要的仪式和典礼上放置在祭坛上,或在盛大的游行中做展示用的,象征着人们对神的虔诚。书籍本身华丽的装帧常常引来维京人的觊觎,很难想象,经过千年辗转,我们仍然能有机会看到这些中世纪早期的杰作。




在查理曼时期,国王查理曼(Charlemagne)发布命令,统一整个欧洲书籍的版面标准、将字体统一为“卡洛林小写字体”和装饰标准。 查理曼要求每一座教堂和修道院都要设立学校与图书馆,用拉丁文传授“七艺”(语法学、修辞学、逻辑学、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学

查理曼大帝肖像(丢勒绘)

查理曼的统治带动了卡洛林文艺复兴(Carolingian Renaissance),是西方教会一段文学、艺术、宗教典籍、建筑、法律哲学的兴盛时期,被称为是“欧洲的第一次觉醒”。当时欧洲普遍处于文盲或半文盲状态,除了教士以外,几乎没有人会读书。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查理曼广纳欧洲的优秀学者,恢复和兴办学校与图书馆,统一文字和装帧标准,大力推广手抄书。

卡罗林小写体

因为需求的极速增加,泥金手抄本在这一时期开始批量生产,现存的卡洛林王朝时期的手稿有9000册,可见数量之大。卡罗琳的手稿以卡罗琳的小文字书写,风格更古典。他们有时在紫色牛皮纸上用金色或银色墨水书写,在人物描绘中,插图注重二维装饰和三维感的结合。

紫色羊皮纸

查理曼法院学校在这一时期出品了大量的手稿。学院的手稿富丽堂皇,是最早的加洛林手稿,复兴了罗马古典主义,但仍保留着移民时期的艺术传统。

《维也纳加冕福音》

这种风格直至9世纪初,兰斯大主教Ebo将加洛林艺术加入了新的元素,其中比较重要的典籍是《乌得勒支诗篇(Utrecht Psalter)》,它可能是荷兰最有价值的手稿。这本赞美诗集含有166张生动的钢笔画插图,每幅画作都紧扣文字内容,线条风格真实而生动,对盎格鲁撒克逊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此发展而来的风格也被称为“乌得勒支”风格。



在9世纪下半叶,查理曼大帝的孙子查尔斯二世(Charles the Bald)和他的祖父一样,也建立了一个法院学校,编写了许多装饰精美的圣经,将卡罗林中晚期形式与兰斯和土伦风格融合在一起。随着查尔斯(Charles)的去世,也标志着卡罗林风格走向尾声。

在卡洛林时期之后,经过了一个相当混乱的间隔,新的奥托王朝在大约950年恢复了帝国艺术,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卡洛林风格奥托尼亚艺术(约900至1050年)。后来又经过了罗马时期(约1000年到1200年),手抄书地风格逐渐向哥特风格过渡。



到了哥特时期,大学和教堂的兴起导致对书籍需求的增加。卡洛林小写字体又被纤细的哥特体所取代。在这一时期,为富裕阶层精心装帧的祈祷书也大量涌现。哥特式元素包括使用装饰性的页框,建筑元素和自然景观(例如树木和云朵)的出现。最著名的哥特式泥金手抄本要数尼德兰的宫廷画家林堡兄弟(Limbourg Brothers)为贝利公爵设计的时祷书。

《贝利公爵豪华时祷书》总览

先来解释一下,由于当时人们要在一天中特定的时间祈祷,通常这种书被称为时祷书。法国国王查理五世的弟弟贝里公爵是出了名的爱书之人,在1410年时,他委托宫中的林堡兄弟制作一本祈祷书。此书编辑得格外精美,又有大量的插画,因此有“最美时祷书”之称。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创作于1412年至1416年。但直到1416年上半年约翰·贝里公爵与林堡兄弟们相继因瘟疫去世,书中装饰图案没能完成,后由匿名画家补完书中的插画。 这本书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之一,是那些深深浅浅,让人心醉的蓝。当时制作这种颜色的青金石极其稀有,甚至比黄金还要珍贵。

书中的起始部分是代表12个月的插图,每幅画的上半部呈圆形,配合主题画有当月的星座与罗马神话中的天神。下图则描绘了每个月农耕的例行活动或宫廷大事,背景多是国王或公爵的城堡。这本时祷书即体现了王权的威严和奢华,同时也巧妙记载了当时底层人们的真实生活。并且借助画面中的某种联系,让双方产生了互动或者对比,是难得的泥金绘本佳作。

三兄弟另外一部名作是1408年左右完成的美好时祷书(Belles Heures of Jean de France)》。这是唯一一本完全由林堡兄弟三人完成的作品,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林堡三兄弟( Herman、Jean、Paul),他们的手抄本标志着哥特式晚期细密画的最高成就,画面华丽且非常注重细节,尤其是色彩绚丽而明亮(哥特式艺术风格的特征之一),这些颜料也非常昂贵。迄今能确认出自他们之手的几部手抄本绘画代表了法国插图手抄本的最辉煌时刻。他们是国际哥特式风格的积极倡导者和实践者。


哥特时期,还有一种非常特别的祈祷书 - 黑色时祷书(The black books of hours)这种时祷书需要将质量上乘的牛皮或者羊皮纸浸泡在铁胆墨水里染成黑色。因为这种染料具有较强的腐蚀性,后期必须用高纯度的金,银和宝石研制的墨水书写。黑色时祷书成本昂贵,制造过程复杂又极易腐蚀,能保存到现在的整书非常稀有。

《黑色时祷书(摩根MS M.493)》 是后期哥特式手抄书的杰作,也是为数不多的幸存黑色时祷书之一。该书于1460年至1475年之间在布鲁日完成,共有121页,用哥特小写拉丁文字书写。以银色和金色描绘文字,边框底色大多为蓝色。自1912年以来,MS M.493被纽约的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收藏。




到了15世纪文艺复兴初期,人文主义风格的镶框首先出现于意大利。通常这种边框由花朵、叶子,飞禽,昆虫围绕的装饰。随着全面文艺复兴将欧洲带入新时代,这些精美的手工书不可避免地让位于新技术印刷的出现。书籍逐渐成为可以大量生产,被普通人阅览的知识承载工具,而不再是高高放置在祭坛上的珍宝。


手抄书除了记录经文,讲述圣经故事外,也会用来记录乐谱,用于特殊的庆典和祭祀仪式;还有一些迷你版的手抄书,便于僧侣旅行传教时携带。一样制作精良,美仑美奂。


哥特时期的手抄乐谱如此赏心悦目


Le Chansonnier Cordiforme,1470年,法国

疯狂比心,这也太太太太......好看了



下面上一组便携式手抄书, 绝对没有因为尺寸偷工减料。但不得不说,即使是有放大镜的帮助,那个时候的绘经师和牧师们的好眼神绝对是硬核技能。


这个让我联想到一种可以装相片的项链坠儿

但显然,能装“情书”的这款更有“内涵”一些




书封与装帧

与现代书籍不同,中世纪泥金手抄书的封面不仅对图书起到保护和标示的作用,其本身几乎可以独立成为一件艺术品。通常因为镶有名贵的宝石,黄金,象牙雕刻等等,成为盗窃,抢夺的对象。中世纪的古董书不仅书籍封面美轮美奂,书籍装饰的切口工艺亦无懈可击。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组“珠光宝气”“金光灿灿”的泥金手抄书封面。




今天,当人类经历了第三次信息技术革命,印刷书籍作为一种知识的载体正在慢慢让位于电子媒材。但人类对于知识的渴望依然没有改变。当我们回望千年的黑暗中世纪,“文明”,“信仰”,“创造力”和对美的追求在这一本本的泥金手抄书里得以保留和传承。


最后,想借用19世纪英国艺术与工艺美术运动领袖威廉·莫里斯的一句话





来源:锺艺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