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广美七十载丨叼烟斗的版画家陈晓南

每当我端详陈晓南的照片,总是被他叼着烟斗的样子深深吸引着,有时候仿佛还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草香味。


陈晓南不仅是广州美术学院的教授,还是一位著名的版画家和现代铜版画艺术教学体系的创建者,被誉为“中国版画艺术的先驱者”(迟轲语)之一。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bc46de3e158325cbbe267f7ba6d65c5b/bc46de3e158325cbbe267f7ba6d65c5b.jpg

1947年陈晓南在伦敦居室,背后墙上有徐悲鸿的国画《奔马》。


他是江苏溧阳人,19151月出生于戴埠镇陈家村一个殷实的耕读之家。


自幼喜爱诗文书画,尤其在镇江的江苏省立第六中学读书时,受到了著名国画家、校长吕风子的影响,痴迷上了绘画艺术。


1927年他进入无锡美术学校学习,1930年毕业后应聘赴印尼苏门答腊华侨中学任教。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eg/202105/cda7a9a99b19b02de8051e7681639dd9/cda7a9a99b19b02de8051e7681639dd9.jpeg

年青的陈晓南


1931年他考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以优异的成绩得到系主任徐悲鸿的赏识,从此与徐悲鸿亦师亦友,二人建立了长期的、深厚的友谊。


1935年他在南京中国文艺社任美术编辑;1938年抗战爆发后参加了由著名油画家吴作人为团长的“战地写生团”,赴河南鸡公山、潢川前线釆访写生。


1939年参加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组织的“作家战地访问团”,赴太行山、中条山等抗战前线访问,创作了大量的战地速写并在报纸上发表。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e1dcb3053a3d4bb02214fb144cf66668/e1dcb3053a3d4bb02214fb144cf66668.jpg

1939年,陈晓南(前排左2)与“作家战地访问团”在前线留影。


1939年至1940年,他的绘画《难民》、《轰炸后的重庆》等作品,先后在莫斯科的“中国艺术展览会”、美国和英国的“中国画展”上展出。


1942年徐悲鸿在重庆创办了“中国美术学院”,他受聘为副研究员兼徐悲鸿的私人秘书。


1945年,毛泽东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他作为文艺界的知名人士应邀参加了欢迎毛泽东的宴会。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png/202105/b53328208bea819fd96c7c78ac938c0a/b53328208bea819fd96c7c78ac938c0a.png

1946年,陈晓南(左2)与张安治(右2)等赴英国途中,在意大利参观罗马斗兽场。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447c0a17988738472d44964cb76026ea/447c0a17988738472d44964cb76026ea.jpg

1947年陈晓南于伦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cbeb86c48953ec0ff63ba0ca5b9b56af/cbeb86c48953ec0ff63ba0ca5b9b56af.jpg

1947年,陈晓南(左1)与张安治(左2)、张蒨英(左3)、吴作人(左4)、费成武(左5)合影于伦敦。


1946年冬由徐悲鸿的推荐,陈晓南与张倩英、费成武和张安治等赴英国伦敦留学。他进入了伦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专攻铜版画,师从著名画家鲁滨斯教授。


留英期间,他在伦敦举办了“陈晓南画展”,展出中国画作品50幅。并与张倩英、费成武和张安治一道联合举办了二次“中国画展”。

1950年初他拜会了英国著名的绘画大师勃朗群,获得了大师的几十幅铜版画原作,并带回赠给徐悲鸿的一幅大尺寸铜版画《锯木工人》。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4782916a0f3fcdd5fada016f194a5eb4/4782916a0f3fcdd5fada016f194a5eb4.jpg

1948年,“陈晓南伦敦画展”的招贴。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a480313db8aff55f11f3a3e1b842eeb3/a480313db8aff55f11f3a3e1b842eeb3.jpg

1948年,陈晓南在“陈晓南伦敦画展”上。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41b7f2b980d20ea4663383b63f6ac8e1/41b7f2b980d20ea4663383b63f6ac8e1.jpg

《船坞一角》(锌版针刻腐蚀.1949年)陈晓南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如何迷上烟斗的呢?


应该是在伦敦生活的时候,有吸烟习惯的陈晓南喜欢上了英式烟斗,甚至于爱不释手。


据说最早使用烟斗的是美洲土著人,后经哥伦布带回意大利便流传开来,而且风靡了整个欧洲,也成为英伦绅士文化的一个独特象征。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40a2132a0309db3ed2f1eaf7998c3929/40a2132a0309db3ed2f1eaf7998c3929.jpg

1948年陈晓南在伦敦作画


看官们所熟悉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和侦探小说大师柯南道尔,都是以叼着烟斗的形象而著称于世的。


柯南道尔曾在小说《福尔摩斯》中写道:“没有什么东西比烟斗更能表示一个人的个性了”。世界上爱好烟斗的,往往都是一些严肃的、深沉的、高度理性的男人。


跟他们一样,陈晓南的个性温和低调、处事周密细致;尽管个头不高,但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当他身穿西服、叼上烟斗时,妥妥的透着一副谦谦君子的气质。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3d038055e4281d36a002c7da435b0d12/3d038055e4281d36a002c7da435b0d12.jpg

1947年,陈晓南(后右)与张倩英(后左)、费成武(前)在伦敦。


其实,他爱上用烟斗并非是刻意追求所谓的绅士范儿,而是烟斗的使用特点。


与香烟不同,烟斗燃烧的时间长,吸烟的时候不用随时弹烟灰。尤其是在版画创作过程中,双手沾满了油墨,叼着烟斗便省去了许多麻烦。


另外,烟斗还有一种“DIY”的乐趣。


因用烟斗吸烟是手工的劳作,需要选择烟草、装填烟丝和清理烟管…等等。此时,不仅有助于艺术家创作的思考,也是一种良好的休闲方式。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b5c834a2ce2d292a8181d74498f3e5b9/b5c834a2ce2d292a8181d74498f3e5b9.jpg

1950年,陈晓南(右1)在归国的轮船上。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3231c750516f0a241e6d9fb11020f3f3/3231c750516f0a241e6d9fb11020f3f3.jpg

1952年,陈晓南(右)与徐悲鸿(中)等在北京颐和园。


1950年上半年,陈晓南在徐悲鸿的邀约下毅然回到了祖国,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


陈晓南归国后,受命在中央美术学院创建了第一个铜版画工作室,并担任了院长办公室副主任并兼任院工会主席,徐悲鸿逝世后又担任了《徐悲鸿纪念馆》的副馆长。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5d718445ad6f31dcefd98a3b9546be5e/5d718445ad6f31dcefd98a3b9546be5e.jpg

《建设中的新北京》(铜版画.1957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293c2d32d977110320f7ad22f92b37c9/293c2d32d977110320f7ad22f92b37c9.jpg

《任弼时像》(素描.1950年)陈晓南


1959年时逢国庆十周年,他的铜版画作品《浇钢锭》、木版画《万古长青》等入选了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特别是《浇钢锭》引起美术界的广泛关注,不但被誉为是铜版画艺术的杰作,也是那个年代热火朝天的革命和建设事业真实的视觉记录。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409553760601970709c3469c25e29b54/409553760601970709c3469c25e29b54.jpg

《浇钢锭》(铜版画.1959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99a197ad5cf6743c12d12afc27a0bf96/99a197ad5cf6743c12d12afc27a0bf96.jpg

《浇钢锭》(速写.1958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a51f57bd91375725cdc73e7e0102f5d9/a51f57bd91375725cdc73e7e0102f5d9.jpg

《运钢锭》(锌版针刻腐蚀.1958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f8bcc9226a9c77833cb87df9f08c49c0/f8bcc9226a9c77833cb87df9f08c49c0.jpg

1959年,陈晓南(前排右2)与天津钢厂的工人们。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32920a6e13d797bcbe7d8d3cbb14079a/32920a6e13d797bcbe7d8d3cbb14079a.jpg

《高炉》(速写.1958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1abe223fd2b7794db79694cf834b9e8a/1abe223fd2b7794db79694cf834b9e8a.jpg

《沸腾的高炉》(锌版画.1958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8f5163acaa0dbda21a23745c94ccba15/8f5163acaa0dbda21a23745c94ccba15.jpg

1958年,陈晓南(前排左2)与吴作人(前排左1)、李桦(前排左3)、黄永玉(前排左4)、王琦(后排右2)等在全国版画展合影。


1961年,为了帮助广州美术学院(简称广美建设铜版画工作室,陈晓南正式调入广美从事版画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1966年,“文革”爆发了。


看官们曾留言,每当我说到“文革”时,有的人会心头一紧、担惊受怕;有的人则干脆说,老是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亊儿有什么意思。


说实在的,我的确不愿意写。


十年“文革”是一场狂热的政治运动,也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浩劫,很多精英人士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和迫害,令人不堪回首。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92104abda4f4ca4da8685c19c03e8d18/92104abda4f4ca4da8685c19c03e8d18.jpg

《林海晨曲》(铜版画.1963年)陈晓南


但是,人生中难得有几个十年。


倘若不提“文革”的遭遇,对于陈晓南的一生而言,是不公正的、不完整的,也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与广美许多的院领导、专家和教授们一样,他被戴上西方“文化特务”的大帽子、关进了“牛棚”,家里所有的书画文物及存折等都被没收。


在一次批斗会上,陈晓南双手扶着讲台,被人扒下了裤子,用报纸夹抽打屁股,直到报夹子打断为止。


他的妻子也被扫地出门,押解回乡劳动改造。在火车上强迫跪着三天三夜到达上海后,身上的钱全部被抢光了,幸好有一个好心人给了10元钱才回到了溧阳。


……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b117c475b6a8cc73d79ba9abca728b34/b117c475b6a8cc73d79ba9abca728b34.jpg

《草原老牧民》(钢笔速写.1952年)陈晓南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b3580878683c2d5333b08d85d7f8831d/b3580878683c2d5333b08d85d7f8831d.jpg

《钢铁工人》(速写.1958年)陈晓南


好在历史总是公正的。


1978年左右拨乱反正、“文革”结束,有关部门恢复了陈晓南的名誉,他重新回到了教学工作的岗位上。


1979年又逢国庆三十周年,他的木刻作品《鹤翔献瑞》入选全国美展;1980年他编著了《英国勃朗群画集》,并光荣地当选为广州海珠区人民代表。


1982年他主持了全国“三版”联展,在广州、北京等地展出,成为版画界影响力最大的盛会和学术活动。


……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jpg/202105/ce6711223700f40c1912da8d94b601e1/ce6711223700f40c1912da8d94b601e1.jpg

1948年陈晓南在作画中


如今,版画已成为当代艺术一个重要的领域,版画的表现形式也得到了空前的拓展,百花齐放、种类繁多,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作为现代铜版画艺术的开拓者、“中国版画艺术的先驱者”之一,陈晓南对于版画教学及创作的贡献,并没有被人们遗忘。


他叼着烟斗的美好形象,一直会留在“广美七十载”的历史底片上。



来源:藏龙散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