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专稿 | 看古人如何“拍”全家福

元旦了,春节还会远吗?

常说“一家人要整整齐齐”,2020年多少人因疫情而不能回家团圆。2021年第一天,想以平安喜乐的展览来开启一整年。

所以在“拍”全家福,晒“朋友圈”方面 ,古人是如何表现的?而对于未谋面的祖先,又如何画其形象,供后世子孙敬仰?

DoWDtSDgaawzXQ8LC6x5rAjuW2KDK1PlL93G2SQ8.gif

“齐家——明清以来人物画中的家族生活与信仰”专题展现场

euyzPGri7M82nRbOOlAsDUkgwssf8ixn86jE4PUX.JPG

Imfg9jBEZi7eBu3TLex9wX39EmJTiP9GNQQfabpL.JPG

展厅现场

在2020年7月,因国家博物馆馆藏明清肖像画展,雅昌艺术网曾写文科普:中国画中,人物画是最早发展起来的画科。宋元以后文人画兴起,山水画、花鸟画成为主流,人物画才逐渐被边缘化。

到了明清,不受礼教束缚和宗教御用,加之明末西洋利玛窦携宗教画像来华,郎世宁、艾启蒙等西洋教士善画像,让全社会由上而下引起画像风潮。在人物画绘制达到顶峰时,几乎每人都会请人绘制一幅肖像画,还以各种新奇的名字命名,请人题咏。

而在上述背景下,士人阶层的壮大,家族生活与信仰之形象化表达需求的增长,也产生以一系列表现昭穆有序的祖宗画、内外和谐的行乐图、人神共享的吉庆画。

glkI201rclYfBVvIY3eNqwclnW1Po5NnupmFyK6r.gif

“齐家——明清以来人物画中的家族生活与信仰”专题展现场

当时国家博物馆展览以帝王、雅集·行乐、名臣、名士、闺秀和学者像为主。而近期,上海龙美术馆特别引进湖南省博物馆“齐家——明清以来人物画中的家族生活与信仰”专题展,从家庭出发,解读中国文化、中国传统,展现明清以来的传统中国家族社会和普罗大众的生活与信仰,对明清以后的人物画进行全方位补充。

本次藏品均来自湖南省博物馆和长沙大观文化。

古人如何“拍”全家福

GmFNteQmY4OgpKYT3EmS7sVyHnj1ytNJG9236lnb.JPG

“齐家——明清以来人物画中的家族生活与信仰”专题展现场

祖宗画从单一人、一对夫妻到一个家族

IotbHvZpXXpj2VNTHxRoJIOOklmaRSI3NMf8ZGYk.jpeg

《程文德题文林郎案山公夫妇像》,纸本设色,180x92cm,187x93cm,明中期,大观文化馆藏

从展览现场看,祖宗画是从明代一代人的“形影”,过度到几世同堂的“宗图”。他们的形象大多细致,正襟危坐,仅模板有细微差别,但都围绕一个宗旨,全力证明自己的成就和地位:

是官员,必须官服加身,并且衣服细节精致,让人一看便知官阶;曾接受过圣旨,那在画像上方誊写一遍;家庭富有,必须用大量金箔来彰显,衣服、杯子、烟管,更别说是头饰等物件了...

这些人物画最大特点是,完成后并不会经常对外展示,仅在家族祭祖或特殊时间点才拿出来。

而在“全家福”中,对于未谋面的祖先,有两种方式来表现:

MMwZQaiTB9q3YCzn3fWLIM70zyFwY0bkJYnjAajz.JPG

《方氏祖宗像》,佚名、清

纸本设色 198×117cm 大观文化馆藏

首先,用牌位来表现。

如在《方氏祖宗像》里四世同堂时,在世爷爷至孙子三辈为人像,为了严谨以待,选择用牌位来代替祖先,放置在最上方位置。而人物布局严格按照宗族法制,以塔式为形,塔尖为老祖宗,依次往下、左昭右穆、男左女右,所有关系一目了然。

fm5N6PYuDO253cEx9hpwaJmw2AeAXB9eiJtpA4q1.PNG

《卫氏历代先牌位图》 清道光十八年(1838),173×118cm,麻布

当然也有全部用牌位来纪念祖先的《卫氏历代先牌位图》,画面前景有鹤鹿各一只,象征“六合同春”的意思。

后来祖宗画在不断发展下,不仅仅局限于人像,也会增加一些装饰的背景或屏风、文房等物品,甚至有场景叙事性,让后人更好了解当时“全家福”背后的故事。

TivcZaSk5fSZ42QXl8uDF79c8HJ11vTcikpXUznO.jpg

《王氏家族祭祖图》,清乾隆五十八年,纸本设色,182×141cm,大观文化馆藏

在清乾隆五十八年《王氏家族祭祖图》中,画面围绕一位人物的成长时间史来讲述。最底部是他当官后,光宗耀祖回来祭拜的热闹场景;经过一扇门后,便是其中年时期,一直到进入祖宗牌位前。

其次,意想祖先面貌,营造子孙繁荣的热闹场景 。

Lgtpu3KQ1EmLm0KHrUxTobmaQCcdExfei7obSJzV.jpeg

《秦氏家族祭祖像》,绢本设色,188x126cm,清中期,大观文化馆藏

就像清中期的《秦氏家族祭祖像》,此前祖宗画因火而毁。在重新画时,将当时生活也一并入画,包括最小儿童在门前玩耍的真实场景,到五世同堂的祭拜。祖先人物形象通过印象或想象而“绘影图形亦神灵之所依”。

JxNjN28WuKUpmMzyv72WkdyXTP443WCvyVoh7ppJ.jpeg

八品文官夫妇四人像(局部),绢本设色,177x111cm,清中期,大观文化馆藏

那其他在世的人物画就真的写实么?也不一定,据介绍,当时可能存在程式化创作。

如《八品文官夫妇四人像》,看服饰中间男子为八品农政司,头戴金鼎暖帽,着朝服,脸部描绘十分写实,通过光影的细微变化,详细刻画了其眉骨、眼窝、面颊。反观两侧坐着的3位夫人,容貌、坐姿、表情、头饰几乎一致,唯一不同的是肤色和衣服颜色。

bLPaKn5HQs8p7jaL7GSs8OOIy0lqwSuz4ijh2GKZ.JPG

《四妇人像》,佚名,清光绪七年(1881年),纸本设色,188x97cm 大观文化馆藏

还有《八世家族男丁像》和《四妇人像》等书画中,人物形象大多类似。据推测,可能是已完成头型和服装等图像后,最后与人面对面才添上五官。

kam2HXIM3lrnsaKH34Zs4SwKcummni8aPrivYhHU.PNG

《一品官员夫妇像》,清,124×50cm×2,纸本设色

当然,上述也说到,明清后人物像之所以鼎盛发展,也有西方画师的推动。而在留世的作品中,很多绘画中都有西洋文化交流的影子。如《一品官员夫妇像》,画面虽使用中国传统颜料,但人物姿态、背景均是西方绘画风格。女子神情较男子更含蓄,姿态也是传统绘画中不多见的放松。

在这些祖宗画中,明朝开国名将常遇春的画像,其真实身份可以追溯到如今。

OC54vtQGk3IoDMFfBdQeiscfEelYk2RG7TSeNlhf.jpeg

《常遇春画像》, 清晚期,101×55cm,纸本设色

常遇春一生最高职位是被朱元璋追封为开平王。常遇春逝世时,朱元璋非常悲伤并脱下身上的龙袍,覆盖在常遇春遗体上,作为寿终锦衣,并悬挂在功臣庙中。因此,在后世流传的画中,常遇春是身着金绣蟠龙红袍的特殊存在。

百余年之后,常遇春后人去湖南省博物馆看展,发现有一件清晚期作的常遇春画像,与自己家留存的图像几乎一致。唯一不同的是,博物馆展出这件中,常遇春带有耳环。当然,对常遇春后人来说,发现自己祖先画像这并不稀奇,因为已知的,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也藏有一件。

之所以如此多件,是因为当时其眷属请求朱元璋依样画了一张,赐予其家,以便于供奉追念。其后世孙又因原因誊画,又或因后世对其的瞻仰, 才使得多件存世。

所以,为让后世记住,过年回家后,你计划拍全家福吗?

古人如何晒“朋友圈”?

我们选择在元旦推荐“齐家”展览,除了寓意好,另一方面是能看古人是如何晒“朋友圈”的。

Pfwq83mjMZpqWN9iA96ptUw4ONKreUNDEIsuQ1Ya.jpeg

《同堂悟对图》,纸本设色,133x68cm,1867年,大观文化馆藏

在费俊士的《同堂悟对图》中,8位人物均着常服,一派其乐融融的生活场景。其中5位大人中,画面亭子下年纪较大的夫妇是费俊士的父母,旁边是他叔嫂,别人都成双成对,只有费俊士孑然一身坐在庭院中。

从题跋和成双成对的人物关系,也许说明,自嘲“单身”这事,自古有传承。

0L9W5HtGzkjZP4yweseEMFWd8XDVxwNrkugBWBAw.jpeg

《薛家春宴图》,纸本设色,145x84cm,清晚期,大观文化馆藏。画幅上有题赞,下有薛剑侯弟侄亲戚们所作题跋

行乐图和雅集图等宴会活动,在古人朋友圈中当然必不可少。《薛家春宴图》是薛剑侯比附古人在春夜庭院待客、作诗饮酒的场景。画作右下正对观众坐着的男子应为薛剑侯本人。

《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是唐代诗人李白所作,记述了自己和兄弟族人春夜在桃李园聚会雅集的情景,后来诸多画家都以此题作过画。通过这件作品,大家可以看出薛剑侯对于这一著名雅集的向往和憧憬。

wItJ8vjDUbjvNbVvBlsj4Ag0bDAmeSvHsBauTvLx.jpeg

《闺阁晏居图扇面》,绢本设色,24x52cm,清晚期,大观文化馆藏

本次展览中唯一一件表现闺阁女子生活场景的《闺阁晏居图扇面》中,两位女子倚栏聊天。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松树通常象征祝寿、长寿,鹤寓意高洁、清雅。也许,这把扇子是清晚期某位女性送给自己闺蜜的生日礼物。

CoReK2SPBes4YadlSS1j2bIwhGbljcdXFcH7kVSG.jpeg

《婚庆图》,绢本设色,131x68cm,清中晚期,大观文化馆藏

去参加婚礼也是“朋友圈”的素材之一,《婚庆图》中古代娶亲场景,婚轿落在庭院中间,新人的婚礼仪式在其后的高堂里举行,高堂一侧表现了奏乐的场景,另一侧则是宾客献贺礼的场景,画面细节把握精准,生动地描绘了宾客宴饮及闺房内景。

而这类人物画像与祖宗画不同的是,并不会因要后人缅怀而凭空意想,而是比较真实地定格了当时社会安乐的生活场景。

不过,程式化的布局依旧存在。反过来想,如今都流行“拍同款”,更何况在百余年前呢?

我们仅以两条线索来解读本次展览,更多精彩细节可以亲临龙美术馆现场。

#书画 #人物画 的海量数据就在Artbase

汇聚全球艺术数据,权威地行业研究与分析,随手可得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品交易参考工具。

来源:雅昌发布 作者:王璐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