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青年艺术家 | 张同帅:将木刻版画提升到当代艺术层面

版画是一门强调制作强调技术的媒介,很长时间以来评价一件版画作品的标准之一便是制作的精致程度。从新兴木刻以来,中国版画确实在语言探索以及技术完善等方面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但同时版画也因为过于强调制作而失掉了那种古朴,强劲的原始力量。

yoc6zIlghbLry6klmpEeDIYjIB0NyQvddgFltxu3.jpg

张同帅(B.1981)

学习版画出身的张同帅认为版画是非常直接,非常有力量的一种表现形式,尤其是木刻希望改变以往人们对木刻版画这种媒介的旧有认识,扩大版画的外延,将木刻版画提升到当代艺术的层面,为传统木刻版画的发展提供一个新的可能性。“版”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图形的开始,它需要“版”所提供的痕迹,而并不是通过“版”进行图像复制,那么之后的印刷也并不是对于“版”的完全再现。

zusSz2ZhDD5aB0HkFrx9AqQaru6C2ZoLuycKZpbw.jpeg

张同帅《河》, 木版画,35*37cm,2008

张同帅的这种创作手法可以理解为“间接性绘画”。传统的木刻版画包括绘、刻、印三个基本制作过程。张同帅的“间接性绘画”不再标榜传统版画的技法无需考虑传统木刻版画在印制时的牵绊这也是他别具一格的独到之处。他可以在木板上完成素描稿,然后直接以刀刻制,光影明暗、质感、量感、空间感,统统以刀为之,一次成形,无须再由素描稿转印成木刻稿。张同帅说:“我一直在创作过程中提取并放大版画语言中最有表现力的点肌理痕迹和各种印制过程中出现的偶然性。只有打破这种语言本身的局限性,才能更彻底的回归到作品本身,更不必在乎是版画或是其它画种。

3wjSE0et25RPrJeUNLbShySFq7fylhp7QtvJaHWz.jpeg

张同帅《水》,木版画,60×40cm,2017年

在尺寸上,张同帅的作品是超木刻的。他的版画作品大小多在1-2米之间,这样的尺寸恰恰能够增强其作品潜在的陈述性。黑色的画面主体与白色的背景形成强烈的对比,这种效果也成为陈述的组成部分。“作品的尺寸是作品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张同帅说。“当创作一幅作品时,不同的尺寸有不同的角色和心理效应。当然,这取决于作品的需要和艺术效果的需求

K3XCHRiYqU2Kj6jjKRbRONTZOUVJ81GVfniAXxPi.jpeg

张同帅《扇子》,木版画,200×150cm,2015年

在创作手法上,张同帅绝对是表现主义的。甚至用菜刀,斧子当刻刀,造成泼辣,凌厉,浑厚的气势,直逼矫饰,浮华和遁逸。这种将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创作方式令人耳目一些,而非套入某一门类。这或许不是一种转变的标志,但张同帅运用现代意义上的视觉密码让传统技法重现生机。使得其纸上作品即有中国远古画像石拓片的古朴,又有德国表现主义的巨大力量

aJLs6FebsbA0ihCQBDKjV3imWClcPRDMuchJDFy0.JPG

张同帅《麒麟》木版画,260cm x160cm,2010  年  

虽然尺寸巨大,但张同帅依然采用的是手工拓印这样可以更自由地加入中间层次。张同帅说“这个过程中,可以随时把这个纸掀开,看到画面效果。也可以用比较细的笔或者用刀进行补刻,一点点的去调整,使画面颜色层次和细节更为丰富生动”。所以,他的作品极具随意性、实验性和视觉冲击力他的作品更偏向绘画,且印不出同样的两幅,多为单幅版画。张同帅的这种尝试是非常有意义的实际上,他解放了“版”的应用功能,“版”不再仅仅是一个模具。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版的硬边效果与绘画的场域性的结合,以及软与硬,虚与实,干净与肮脏的不停较量。

#当代艺术 #版画 的海量数据就在Artbase

汇聚全球艺术数据,权威地行业研究与分析,随手可得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品交易参考工具。

张同帅《网96》,铜版画,92x59cm,2017年

张同帅的作品内容上更强调“日常性”《网》系列作品,描绘了由个体形象不断重复所组成的集体的张同帅说:“我创作的人物是我在日常生活中捕捉到的人物百态。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成为社会行为的一种直接的映射。”

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个体形象,张同帅也对“结构性、精神性、图像性”等多重概念进行着大胆构思。在突破体能极限的同时,张同帅也确认着自己,探讨个体意识与集体乃至复杂的当下世界之间的脉络性关联在画面中,每个个体的形象看似相同的,细节又是不同的让观众在凝视作品时,能体验到一种精神启示,或至少是一种深度冥想的心境。

NEmpr4S7L6J1Bl54EVin1qy8TuHYnUhfmOM3qG2z.jpeg

 张同帅《网2968》,铜版画,92x59cm,2017年

在创作上,张同帅巧妙地利用材料与主题相结合,既增添了画面的肌理感和随机刻画的趣味性,也强调了作品的唯一性与独特性。以其极具代表性的《动物》系列为例,该系列作品以具有精神代表性的动物或者动物局部为主题。在表现方式上,更注重利用木板肌理和绘画语言的结合,弱化了传统版画制作过程中的制版和印制环节,使画面有更强烈的绘画性。《熊》这件作品中,艺术家以看似温和、却又凶猛的熊为题,巧妙地利用木板肌理来表现熊的皮毛,与熊的形象相结合,二者相得益彰,强化了作品的艺术性与经典型;《扇子》描绘了雄鸟展开尾屏求偶的最美瞬间。艺术家以刀为笔,大胆处理虚实黑白关系,将一根根的羽毛刻画的淋漓尽致。

zYXoHrZ4t40u2mlUP2c5i74Ae8P8qQcGb9XV5JxS.jpeg

张同帅《熊》,木版画,200×150cm,2020年

刀代笔,心手相连张同帅打破了以往木刻版画创作的习惯“木版画是简单的直接的,亦是充满力量的,张同帅说。“它迎合了我的创造力,表现出了我想要的东西。然而,创作是一件极为个人化的事情。与拓印之间,张同帅似乎正经历着一次漫长的旅行。希望他会一直勇敢的走下去

 


作者:李保兴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 艺文时讯

      10月前 0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