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文字艺术的魅

文字艺术的魅


   文/瑶琦

    我喜欢文字,更迷恋文字艺术,常常读一篇文,感动在一行行具有生命力的文风里。墨香,结识了著名油画家王亚中,他是我们同龄人的骄傲。亚中不仅画的棒,他还是一位哲学家,诗人,他写的文章很多,站位很高,视角很远,文字很有气势,哲理……。
     认识了亚中,同时又认识了小兄弟武海龙,武海龙也是执着于艺术,从事教育工作的美术老师。
      从画到文,我被他们魅力四射的文章深深吸引,巧缘,同一个时段,我拜读了王亚中老师写的一篇《实与虚》和武海龙兄弟写的一篇《放胆去做,谨慎收拾》。这二篇文章很有连贯性,因喜欢,且私自收藏在文字乐园,每每细品,惬意浓浓,美妙至上……。
下面就是二篇收藏的佳作。
《神曲·谱》王亚中



《实与虚 》

   文/亚中

  武海龙踏实于艺术教育几十载,他在对生活痕迹与生命状态的记录中,诞生出一件件我们未曾见到的作品,即作品的“呼吸感”与作者的“隔离感”。他在陈述的呼吸间让我感受到丢勒的神经和席勒的扭曲,更让我感受到当代人类的生存状态和冲出内卷的轻松味道。
  艺术审读分两种,可知的和未知的,即具象的与非具象的。艺术家似乎在掌控着视觉的移位,传达着他的意图,将具象与非具象感官状态穿插显现,或凝固在缝隙间停滞。海龙作品在实与虚中寻找着生命的愿望,在笔痕的虚实间,讨论着个情况或是一种状态,而并非具象当中的现实情景。读者无须过多地寻问他画的是什么,他就是个超越现实的自构状态,言论中让我们感受生命的瞬间美好,或永恒的精气神。实与虚,也是我们观赏艺术品时,挖掘作者的细微道理与宣言的又一路径。
  艺术品的魅力,有时是读者看不懂,有时是作者也不懂的区间密码,也就是实与虚的可贵玄妙之处。
《琴声》武海龙



《放胆去做,谨慎收拾》   文/武海龙
      亚中兄一直督促我写点东西说说画画的事情,平日里都是用绘画语言言说世界,倒是要用文字来谈绘画的时候,未言先怯,用自己的短板表述自己的专长,似乎很不明智。一天饭毕起身收拾碗筷,洗漱餐具,一切妥当,觉得脚板有些不对,低头一瞅发现拖鞋穿反了……
      画画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个非常单纯的事情,就是觉得自己可以画的更好些,还有提升空间。几十年过去,自觉画画带给我的快乐越来越多,方向感也越来越明晰,何其幸运,何其奢侈,如果哪天摸着自己的天花板不再画画了,我估计也不会有遗憾。
       多数言说画画的文章玄而又玄,听着头疼,看着麻烦。打比方简单明了地来说这件亊,颜料是车,工具是方向盘,画布是你游走的起始点和终结地,画家游走留下的所有轨迹即是可供旁人观赏和阅读的画家自身的精神世界。我不喜欢还没出门就明了路径、划定驻足景点的旅行,也不会提前抱定沿途必有奇山异兽、高人横舟的怪想。边走边想,边想边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就在昨天接到老妈电话,大意是:“老家村里要提升厕所,免费提供坐便,需要自建一个不见星星的空间,但只给留了两三天的准备时间,不然会罚款,还以千元计……″。我措不及防,两耳嗡噶,脑袋空空现实生活中都有惊奇,画画过程中怎么可能没有惊喜,道理是一样的,不是吗?
       我相信创设情境各自有招,各自有道,“鹰站山巅,狼走山腰,蛇在谷底弯弯绕",王朔在《动物凶猛》里说各行其道,殊途不同归”。有一段时间常有独自一人喝茶的作品,朋友看到一批后提建议说可以画些多人组合的作品,各种关系会变的复杂微妙,工作难度加大,目的是拓宽思路,虽然当时脑子里想着画面上有待解决的问题,还是听取了建议。对于画画从不使用任何资料的我来说,直觉人多不是问题,落笔之后发觉是另外一个问题。人物众多的喝茶场面会有喝酒的味道,脑子里便有了换内容的想法。单位对面就是一个公园,闲暇或疲惫的时候会去走走,头脑里的公园很安静,实际却是嘈杂而丰富,一次看到踢毽子锻炼的场景,脑子里一闪念冒出了把毽子换成鸡的想法,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就乐了……还有公园里卖力行走的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一般都在溜达散步,这种矛盾引起的视觉冲突我也觉得很好玩,这些场面有意无意就会留在脑子里,画布铺陈开来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进了画里,体验生活,收集素材,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一回事。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说我喜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貌似不知深浅,不着调的东西;也说画一幅画太容易了,画一幅好画太难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往没人去的地方去。我的工作方法类似于自己和自己下棋,或者说像周伯通的双手互搏,一手是经验、规则、套路,另一手要战胜一手。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因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妨你也可以试试,当然要做好永不休止的准备;这个也是很好玩的过程,我是乐此不疲,大脑就做裁判,它多数站在感性的立场,因为感性负责创新,理性负责收抬,总结出来也很老套:“放胆去做,谨慎收拾″。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作者、作品要相互作用,工作顺畅时跟着感觉、跟着作品走,遇到困难、不好下手时心里喊一声“大不了从头再来”。画画时要懂得节制,懂得审视不满意的地方,因为不满意的地方不一定是不满意的
原因,想清楚就要果断出手,建立需要时间,破除需要勇气,面对这种局面我说服、安慰自己的办法就是不破除会留遗憾,重建后能得欢喜,画家大多数是有强迫症、有自虐倾向的人,这不是心理问题,只是职业使然。
    画画真的是带着镣铐跳舞,越是名门出身,镣铐就越牢靠,实则是懂得太多又执抛于学会的东西。画布就那么大,感觉阻碍丢掉就是了,除非你觉得丢掉不踏实,或者嘴里发泄着不满心里装着窃喜。这个要从自身找突破
没人拯救你,一般来说,丢掉越多的越是明白人,不就是画画嘛,不会要你命。我画画的时候是连泼带撒,八戒耕地,鼻子耙子一起上拱开了再说,即使这样也常常嫌弃自己的作品不够彪悍。
      能说的太多,码字却不宜太长,到此打住。多说一句,纷纷嚷嚷的世界,作不成弄潮儿,作一不动磐石也很好嘛!《花语》武海龙



来源:油画家王亚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