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第二届 以美育人 | 张峻明

71LqxbpBExsl5xl8kUBTD9KfNpfF6o6AxJpeRFNk.png

第二届“以美育人--深圳福田美术馆邀请展”

学术主持:薛永年

策展人:  葛玉君

展览执行:霍新天  邢春伟  许佩珊  黄 宙  葛 旸

设计总监:张 辰   贾一楠   周 昉

展览时间:2021年11月15日--11月30日

展览地点:福田美术馆(福田区梅东二路原雅昌艺术馆)

主办单位:中共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

                  福田区公共文化体育发展中心

承办单位:福田美术馆 宝甄艺术

协办单位:喀什古城石榴红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欧古轩艺术空间

艺术家 | 张峻明

HVebAqGR1xWAgDtWI5sIiL8oPNueM8hwGkktBQdT.png

  张峻明,男,山西晋中人,曾先后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主要课程班和中央美术学院第二届油画高研班,师从油画大家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钟涵先生。

  现任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教育推广与合作中心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中国教育智库网特聘专家。

  作品曾在俄罗斯联邦卫国战争纪念馆参加“让历史照亮未来”纪念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作品展,获优秀奖;油画《岁月留声》获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美术奖、创作奖、优秀作品奖;油画《新废墟》获首届南京国际美术展金奖;油画《和平年代--老兵工厂之二》获2012交通银行·时代杯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金奖;追光·合奏--2020提香绘画大赛获评委提名奖;中央美术学院第二届“徐悲鸿奖”。曾入选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和国家主题性创作;伟大征程·时代画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无声诗里送千秋--美术经典中的党史主题展等。

  代表作品《岁月留声》;《石窟艺术》;《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航空报国英雄--罗阳》;《老英雄孟泰》;《三线建设》;《钢铁年代》等。

  作品收藏于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浙江宁波美术馆;山东美术馆;河北美术馆;浙江义乌博物馆等多个重要场馆和私人美术馆、私人收藏家;出版多部个人专著。

幽明与洞察

--论张峻明的“废墟”体验与观看策略

  张峻明最初引起画坛关注的是油画风景--高速路系列,画面空无一人,路是无始无终,从你的眼前通向遥远的天际,边线很硬朗,总在山野间蜿蜒穿行,引发遐想。他不是一位自然主义者,故在路与山野的关系上以承载与打开的方式,追问人的存在。那还是在21世纪初。同时,后工业时代的工厂废墟又进入他的视野,特别是2012年有一批作品,如《钢铁时代》《凝固的空间》《尘封的记忆》,还有2013年的《走过冬日》,到处都是人的痕迹,却只见光阴斑驳,人去楼空。张峻明的画吸引我的就在于画面弥漫着的一种情绪,而且这种情绪能刻入风景,在形色光影之间彷徨。或者说,在画面中的每一个笔触,都带有这种情绪的印记,这不是别人能学到的,那是天性里的东西,我们都说是气质,能在空寂中不断地散发。绘画真正的活性,就在这里。

#张峻明 #第二届 以美育人 的海量数据就在Artbase

汇聚全球艺术数据,权威地行业研究与分析,随手可得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品交易参考工具。

b6FKHV8orjcc7YXYkCZ5IpKhlkbFRdFh69Tdf5ni.png

钢铁年代 布面油画 190×350cm 2012年

  如果说那些表现现实的画,张峻明是在刻写记忆,将人生的种种体验注入其中,那么,再看看他耗费三年心血完成的《石窟艺术》,画幅巨大,人物众多,但主体是大佛,在石窟幽明的光线中,呈现出十分饱满的面容。光线处理得恰到好处,而神情,尤其是佛的眼神似乎看穿了许多岁月。可与其说是佛的看穿,毋宁说是画家对历史的洞察,幽明与洞察,成为我对这一作品难以抹去的印象。张峻明并没有远离原先的创作思路,他依然充分调动光影在空间表现中的有利因素,在虚实关系的渐次推移中,收纳各种细节,丰富画面。这是张峻明写实绘画的工夫。他的空间感觉特别好,控制画面的能力也特别强。论景深,云岗大佛的这20号窟很有限,无论是大佛与背后的崖壁,还是大佛与前置的脚手架,脚手架的上上下下,或工匠或僧人,或远或近,都拉得开。但回到“洞察”这一概念上,便可感觉到张峻明对历史的观看有一双绘画的眼,即在聚焦的过程中推移视线,逼近眼前的事物,洞穿历史的光阴,光,又成为他处理现实与历史之间关系的重要媒介。

NpDXUAhAwBbEe8vM9kHNHREOnMnxtzsgme8gJl9r.png

走过冬日 布面油画  200×170cm  2013年

  洞察,是由近及远的观看,是贴近事物本质的观看,是逼视也是眺望,但要有一个明确的观看视点。张峻明避开了与大佛的眼神对接的角度,让自己的视线投向大佛,又在大佛那里折射出来。其实,张峻明只能让佛像阻挡了观看者的视线,但作者的视线是穿越还是折返,就成为一个被悬置的问题。能看进去吗?能看到什么?我们不是在观看留存至今的历史遗迹,而是来到历史的现场。历史存在于人的认知,可人们在认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又有什么东西被认知。张峻明非常会懂得利用现场,将两个不同向度的历史时间在一个瞬间叠置。即他选择佛像开凿到胸部后正往下落架的时间点,佛像上部完整而下部还处于粗胚状态,可以再现北魏文成帝那个“百废待举”的年代,而现实是,石窟前后来完工的木构楼阁崩塌了,佛像外露,下部风化严重,而上部保存较为完好。时间的逆向转换,其交结点就在佛像胸部,这个被张峻明抓住了。于是,这一废墟状态的遗址又激发起他的绘画热情,他可以充分地利用现场,搭架拍照,使用模特儿,以确保真实地再现。同样是“废墟”,张峻明让云岗大佛有了一个新的解释,同时又给他转换视角提供了便利。

4Rj3ASEjLeD2wjml0nDevSWb7cazIid2NSmd3bkJ.png

石窟艺术  布面油画  470×670cm  2016年

  对许多画家而言,历史的真实永远都是一道难题。他们竭尽情思,耗费心机,都只能在想象中建构,主体形象也难以获得人们的认同。张峻明的《石窟艺术》一画,一尊大佛扑面而来,其他所有的叙事情节都只不过在理顺历史发生的时间问题。从一开始,他的思路就很明确,无论是初稿中表现的龙门石窟中奉先寺大佛,还是最后定稿中表现的云岗第20窟的大佛,画面都是三大要素:石窟的历史现场、脚手架及僧侣与工匠。佛是主体,其余都是陈述性的细节。所以,从草图评审开始,他就一路通畅地走到终评,将那一历史通过他的画笔定格在国家博物馆,虽然其中也经历许多辛劳和困苦。

HtzFxgfXqJh8nZqHMvd2chkDZyU2FqOAOfpR5rP5.png

李维汉办公室 布面油画 50×60cm 2021年

  现实与历史,在张峻明的笔下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他可以透过现实看历史,也可以通过历史反观现实,而“废墟”就是其中的媒介。废墟,意味一种破坏性的力量进入,摧毁了既有的东西。高速路不是废墟,但修建中开山辟岭,自然景色被破坏了,废墟的概念同样存在,特别是路上的残雪,也有废墟感。可见,废墟是张峻明一个明确的审美取向,他可以从中追寻逝去的岁月,缅怀生命的迹象,最大程度地激发人的想象,这让张峻明的绘画有了一份难得历史厚度与思维空间。他会在历史性的时空中洞察事物,会清理许多不必要的介入,他的画有幽幽神思。从这一意义上,他就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历史画家,极其聪明,颇有才华。

--郑工

2016年12月2日于北京

S6t2G5JP6niRJyHTByPJv4ND1aMef6KEOJQ5PQmU.png

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布面油画 300×250cm 2018年

4P3vDo8sgW85OLuCkEBDdglFaflGUmr8dR2cBQoe.png

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一楼大厅永久陈列

  (文艺网评论)张峻明在作品中长期描绘废弃了的炼钢厂房、轧钢车间,一方面不断提示人们曾给予当代人的“钢铁记忆”、曾经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另一方面则形象地揭示了这些被废弃了的工业遗址和楼宇林立的现代化城市景观之间形成的不和谐性。这些被荒废了的钢铁工厂已成为生态城市建设的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而这块伤疤也成为我们这代人难以磨灭的情感记忆。张峻明的这些画作,以写实的手法不动声色地再现了这些曾经凝聚时代精神与情感的钢铁车间--厚实的笔触、沉着的色彩、迷幻的光影,让观者那些被尘封的记忆大门打开,流泻出像画面中即将逝去的阳光一样的伤痛的留恋。

20K4uMZE5qxT787gZPyU6dPW2bChxesbXzloKbDn.png

木工车间 写生 布面油画 50×60cm 2016年

张峻明:“召唤”历史的记忆

--油画《三线建设》创作体会

  画家的伟大事业是处理某种具有纪念碑意义的题材。

--阿尔贝蒂

  历史画,作为艺术家根据某一特定历史所创作的叙述性图像,它并非零散的文献、遗迹和实物的陈述总和,而是深刻地融入和体现艺术家历史观、历史责任感和历史认识水平的创作总和。通过文献取舍、图像结构、空间处理、人物塑造和历史氛围营构等修辞手法,历史画远远超越了历史文本,超越了历史事件的编年性记述。

zPT5QeZtMb8wbRCu1uX5a93oo4jMY1oEPUPGI4uQ.png

三线建设 布面油画 300×600cm 2021年

  三线建设,指的是新中国自1964年起在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我个人的创作一直在关注“三线”建设时期遗留下的“遗址”,即废墟工厂,画了十几年。这些作品力图表达的,一方面不断提醒人们曾给予当代人无限青春回忆的“钢铁记忆”,曾经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另一方面则形象地揭示了那些被废弃了的工业遗址和楼宇林立的现代化城市景观之间形成的不和谐性。

bSpesvmC8b2pDoI5GKEbVQyKy0UfCsnFQ8kAl5Jg.png

三线建设 色彩稿 布面油画 90×160cm 2020年

  这些被荒废了的钢铁工厂区成为生态城建设的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而这块伤疤也成为我们这代人难以磨灭的情感记忆。《三线建设》的情景构造放在了成昆铁路的建设历史上。成昆铁路,也叫昆线,是一条连接四川省与云南省的干线铁路,在新中国“三线”建设历史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1964年,受紧张的国际形势影响,毛泽东作出重要指示:“要搞第三线基地,大家都赞成,要搞快一些;攀枝花酒泉两个基地一定要落实;如果材料不够,其它铁路不修,集中修一条成昆路”。当年许多人都是在毛主席那句“三线建设搞不好,我睡不着觉”的激励下,毅然从生活条件相对优越的大都市奔向了山区。广大“三线”地区中千百条荒芜沉睡的沟壑,就这样迎来了五湖四海的建设者,还有一支机械工程兵部队······

hkpzVmMg6tcT8xS7tjhg8cldvVNVOJzwaS3507dW.png

hKA1HzBocbpMDEX5emzmWykhkGUAs3jgbIKRco0r.png

《三线建设》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四层展出

  过去我一直关注三线工程,但是仅仅在工厂内部,画的是废弃的“兵工厂”,这个题材的作品已经将近画了十年了。尚辉先生曾就“兵工厂”系列作出精彩的评论,“张峻明在作品中长期描绘废弃了的炼钢厂房、轧钢车间,一方面不断提示人们曾给予当代人的‘钢铁记忆’、曾经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另一方面则形象地揭示了这些被废弃了的工业遗址和楼宇林立的现代化城市景观之间形成的不和谐性。这些被荒废了的钢铁工厂已成为生态城市建设的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而这块伤疤也成为我们这代人难以磨灭的情感记忆。”这段历史刻骨铭心,在中国近代工业的标志性建筑当中体会那种时代的印痕,对我来说,有一种积极的、忘我的情感在里头。我希望用写实的手法把这种历史的痕迹、情感表露出来,让观者那些被尘封的记忆大门打开。所以,这次建党百年创作工程,我选择了画三线工程,就是希望将这段历史落实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真正为百年作出自己的一些贡献。

Ga6mgnjB3bDf0yaqGwrzYTMolbpgJ752Xl6j53rw.png

艺术家张峻明与作品《三线建设》色彩稿合影

  最早在中国美协的创作动员会上,在200多个选题中,我看到三线建设的题目,当时脑子里就呈现出一些画面的构想。正好旁边有水彩,我就用水彩把它勾勒了一下,大概是一种室内场景的样式。随后听了中央党史研究院很多党史专家对题目的解读,我开始有了一些新的想法:通过三线建设的室内场景,来反映这一段比较特殊的历史。第一稿的构思是三线建设工厂中的一个故事,当时的文工团下乡来到基层慰问建设者的场景。但作为一个画面,这种表达可能和历史题材的主题性创作距离有一点远。因为整个画面只是现场的一种气氛,看不出来是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举全国之力推动的三线建设工程。

  这就需要重新寻找切入点。中央党史办专家提醒我,说“当年有一支部队改编转业,几十万人投身在三线建设当中,机械工程非常壮观,有好多可歌可泣的事情”。经过专家的解读,我就开始着手进一步来查找资料,最后确立了新中国最著名的成昆铁路的建设场景。按着这个构思,我开始了一系列创作:

q0wb5Q45s7yLm0PS13rzO47JKAQY2GPXNyWVnPxq.png

航空报国的楷模--罗阳  布面油画 300×800cm 2017年

(一)草图阶段

  《三线建设》共画了四幅草图,第一幅的构思、构图确定在工厂车间里,画的内容是经过了一段时期的苦干,迎来了阶段性成果,当地文宣队来驻地工人与知识分子的场景,道具、背景都符合实际的需要,但就是气氛不够宏大,史诗性不够强大。经过了党史专家对这个选题的进一步解读,确定了此幅作品的表现主题:大背景是成昆铁路的建设,从全国各地涌来时的建设者和军队转业的筑路机械工程兵。对于那个火热的年代来说,作品构思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如历史、文化、记忆、陈述、影像等,产生的一种蒙太奇式的组合。以真实的历史为依据进行创作,表达出来的不仅是历史的真实,还有那段历史带给今天人们的思考。

  作品场景中的人物形象,有测量的、测绘的,还有指挥的。在人物和场景的关系中,大体上是营造大伙儿正在干活儿的气氛:前面有几组具体情景的人物;中景是来到前线的知青,他们拉着红旗、白旗,从车上走下来,气氛十分欢快;远景是成昆铁路穿越山洞的建设场景。具体到画面中,比如抬的、挖的,还有铲的人物,他们前后的位置关系、神情动态,包括当时的服装、标语、网兜等等这些道具,都直接映射了那个历史年代。人物形象的设计和表现是隶属于那个时代的,不仅仅体现为每个人的精神状态,而且还要构成整个建设的大的氛围,体现出那个时代整个人的一种精神状态,干活儿的劲头来。

bd5tNvIUmxuJU16d2WsfeyBnz3bvM0advSVez8Ab.png

老英雄孟泰 布面油画 295×500cm 2019年

(二)正稿阶段

  最开始有过去画历史画的经验,正稿进展地还算顺利,但后来遭遇新冠疫情的席卷,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无法出去收集具体形象的素材,以致于很多形象无法展开深入刻画。2020年6月,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艺术组来工作室指导的时候,对画面一些形象如铁道工程兵的服装、形象、道具等,提出了具体的修改意见。期间遇到最大的问题和自己思考最多的,是那个年代人的精神肖像和气质的把握,还有历史语境问题。在正稿深化阶段,我将主体形象及周围人物的组合搭配,都重新做了调整,中景中的人物动态和形象也做了改动,以更好地表达出年轻知识分子的朝气与义无反顾的革命精神。经过了半年多的折腾(期间有三个月给本科生上课),作品展现出了现在的样子。我想,如果再给我半年时间会比现在好。

FHIDZBm7ODsC9UyTmak09Z3IeXqimYqnpUAHW98G.png

山舞银蛇  布面油画  90×160cm  2005年

(三)完成阶段

  从画草图开始到3×6米的大画初步完成,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期间有党史专家、美协领导、学院领导与专家的辛勤付出,在此叩谢大家。一件作品的完成阶段,应该重新回到创作的“初心”上。历史的车轮轰轰烈烈碾过时,深沉的印记不仅会留存在广袤的土地上,更会镌刻在几代人的心灵与生命中。“三线”建设者们,天当房,地当床,披星戴月地创造了世界奇迹。“三线”建设的铁道兵逢山开路,遇河架桥,硬是把封闭的与世隔绝的大山与外界连接了起来。

QPUdQiX5fwhjzihfYEZJkyQvSAGiKSOz7S1AVGsJ.png

岁月留声 布面油画 170×200cm 2014年

  创作过程即“重构”的过程,由实物到思想,再到画面的转化过程,将历史带入新的语境。还记得以前画“兵工厂”系列时,我去废旧的工厂深扎写生,曾画过的工人师傅、桌子、椅子、干活用的工具、沾满油腻的服装和堆满图纸的旧书柜,有的车间仍旧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但有的车间已经空荡荡……情绪平复后,我开始了习惯性的写生,把自然界的东西转变成艺术形态,中间需要一个类似“化学反应”的过程。我选择了最为明确直白的写实语言,来叙述中国五六十年代三线工厂一幕幕感人的故事,以及留下的痕迹与思考。这次三线建设的主题性创作,也延续了这种思绪、追求与表达。我们需要看见,只有“看见”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正在向哪里去。

2021.02.28

于望京

转载自:宝甄网

来源:艺术家提供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